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九国同人】花开

死了很久我回来了…… @鲁不言呼叫萧靡卿 答应你的金蛉公主昨晚上终于搞定啦~Y=w=

OOC得我都不想说……对话完全照搬原文我是有多废!【摔】

差点弃文,但还是码完了~金蛉公主是全文除主角外我最喜欢的角色,尽管她出现的场景满打满算还不足10页。可是真的喜欢,正因为她,才有了那样干净的幽昙。其实我觉得她才是九国里看得最透彻的人。

神佛不悯,人世方苦。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我出生的那日,煌煌烈日顷刻大雨倾盆。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润泽了西临国几近枯竭的山脉源头,涨满了养育七国土地和百姓的遇龙江。云收雨歇那日,数万只金色翅膀的青蛉在宫中飞舞。

  雨歇那日,父皇为我赐名金蛉。

  自那之后,我的人生与其他王侯公主并无不同,为了皇族与多洛公子联姻,心怀苍生却被困于一隅之地。唯一的优宠就是父皇对我格外的溺爱,但我明白,那并不是因为我,只因为我是一位带着祥瑞降世的好性子的公主,换一个人,换一个名字,也一样。

       但我不抱怨,茫茫九国,多少水深火热,世事艰难,能偏安一隅已是莫大的幸运,我无可抱怨。

       即使,我并不甘愿。

  我本以为我这一辈子也就如此了,我出生的意义,不过是为了那一场声势浩大的雨。直到我遇见它。

  那是一颗刺儿头,青色的,外人看来再丑陋不过的一颗刺儿头,可我知道,我遇见它了。

  我买下了它,连带着一整个铺子的植株,送到了城外的十八里湖。十八里湖的湖心岛上是我的府邸,算上它,这是我人生中唯二的两次任性。

  每日我都用凉透的天青云雾茶浇灌它,侍女不解,我笑笑说:“你别看它这样,它可会开出世间最纯洁无暇的花来呢。”

  几日后,我抱着它参加赛花会,没有去理会那些奇珍异草,我说:“它极美,只是它还没开花呢。”

  人们纷纷附和,透过他们的眼睛,我知道那些奉承并不是信任。

  但那有什么关系,它是懂人心的花,我确信终有一日,它会开出出世间最纯洁无暇的花。

  我无暇去管庭院里其他的花花草草,也无心去管。世间疾苦,凡人已自顾不暇,又何苦去为难那些草木。到底众生皆苦,凡间生灵争权夺势,天上神佛又能有几分悲悯?

  兴许是感慨于我的固执,父皇对我说,只要它开花了,我就无需嫁给素未谋面的多洛公子。我知道他是不信的,他也知道那一桩亲事并非我愿,更知道我自幼多病,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撒手人寰,留个念想,总是好的。这是一位父亲的安慰,我很感动,因为这或许是他一生唯一一件为了女儿而做的事情,即使这份安慰有几分戏谑。

  然后那一夜,我碰见了长溪。

  他踏花而来,我披衣而立。神明并非凡人所能染指,我本想悄悄走开,但看见那张脸后,我选择留下,平心静气问道:“神仙从何处来?”

  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我却从未见过有谁可以美得那样纯粹,不掺杂半点杂质。那一刻,我想我看见了它的面容。

  那夜以后,长溪成了竹楼的常客。与神仙为友,他不狂妄,我不卑微,我想只有真正看穿世事的神,才能有这样的从容与情怀。与他相交愈深,我愈感到他和它的相似,但后来我明白,他们到底是不一样的。

  “你留着这难看的刺儿头,是要做什么?”

  “父皇说,如果它开花了,我就无需嫁给从小就有婚约的多洛公子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你若不中意那位多洛公子便换别人就好了。”

  他不会懂,他足够纯粹,可太过纯粹的事物,是无法在这比淤泥还要肮脏的世间存活下去的啊。

  凡人啊,就是这样复杂,我们自大而卑微,恶毒又善良,一纸婚姻维系不了任何东西,我们却固执地坚信这样一份无所依凭的契约。但这一份契约,是我唯一能为世人所做的事。我不是赤松的神女,也成不了云国的国巫,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一点,纵使没有任何人会理解。

  就像不会有人理解,这颗青色的刺儿头,可以开出怎样绝美的花来。

  所以“我不过是想让父皇知道,我在期待的不是奇迹,而是事实。你们都看不上的这颗刺儿头,只要被善待、被期待,就一定能开出世间最纯洁无暇的花来。”

  “我也很期待他能开花呢。”

  我笑笑,他不会期待,因为他不是凡人。

  凡人也不会期待,这颗我甚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刺儿头,在人们口中成了痴心妄想的笑柄。

  我不在意,我所在意的只有这苍生,还有这颗始终不曾抽芽的刺儿头。父皇问我出嫁的时日,我只说全听父皇安排。争辩是没有必要的,我要做的事实,我要等的是事实,既然如此,只要等待结果就可以了。我时日无多,不想连自己唯一能做的都错过。

  于是两年后,我坐上了三十二人抬的婚辇,在红色的月季花雨之中,穿过了都城看不见尽头的长街。

  坐在车辇中,我盖着鹤纹的大红盖头,捧着与我相伴多年的刺儿头,很平静,又有些恍惚。据说我出生就伴着一场惊天动地的瓢泼大雨,现在出嫁了,还是雨为我送行。

  或许我的一生都逃不过一个雨字了。

  胸口一阵剧痛,我想,我应该撑不过今天了。于是我对着它,说出了藏在心底很久很久的话。

  “你不寂寞吗?”

  “你能耐得住寂寞不开花,是因为你不屑于像百花那样争奇斗艳,你懂得开得再好也无法长久,拼尽了力气也难测人心的喜新厌旧。男人妻妾成群,花园里梅兰竹菊哪个不清高,惜花之人却难有专情。传说中天地间有一种花,三千年一开花,盛开在夜色里,生来就刹那芳华,任你有黄金万两却也留不住,令人魂牵梦萦。父皇说,不过是市井说书杜撰出来的。可我相信,这种话就在身边。你懂人心,所以你不开花。”

  一直到我下了车辇,它还是没有开花。

  烟火灿烂时,整个夜空仿佛都成了辉煌的底色。我跪了下来,叩首拜堂时,我想我这一辈子,没留下什么遗憾,可还是留下了点遗憾。

  突然,一口血就从心口用到了喉间,不偏不倚,正好洒在了刺儿头上。

  我不知道这是命运还是巧合,我用我的生命等到了一个事实,可我很满足,满心满心的,都是欢喜。它真的是一株懂人心的花,被期待而盛开,最是纯洁无暇,也最是温柔透彻。

  我看它抽出枝芽,迅速地生长,抽叶,吐蕾,开苞,然后,花盛如玉。

  蜷缩在花心的花灵,墨发及足,白衣胜雪,一张脸绝美如谪仙。他睁开眼,眼里藏着世间最纯净的梦境,与长溪相重叠,却比长溪更清澈。

  终于等到了。

  他向我走来,一步一步,步步生花,花香馥冽。最后,他蹲下身,执起我的手覆在他脸上,微笑着,轻声说:

  “公主,你看,开花了呀。”

  是啊,世界上最纯洁无暇的花,懂人心的花,被期待而开的祥瑞之花。

  我笑了,缓缓地闭上了眼。


-终-


评论(6)
热度(18)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