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一)

实在是特别喜欢叶家兄弟的相处模式,于是过来摸个原著线亲情向的中篇~全职的处女作就交给我叶神啦~XDDD

之前忘说了,过来补上……本文无CP!无CP!无CP!中间会穿插伞哥和沐橙的感情线,但都是友情和亲情向哟~OwO

关于本文设定有兴趣的妹子可以点这里~可能有剧透,大家慎点哈~=w=


 

【序】

  那是平凡的一天,对叶家夫妇而言,却是一生中最不平凡的一天。

  那一天,他们从父母的孩子升级为孩子的父母。

  且喜得双倍经验道具——双胞胎一对。

  双胞胎属性见下——

  等级:0。

  属性:未知。

  职业:未知。

  技能:未知。

  他们的未来才刚刚开始,未知的地方还等他们自己去填好。

  当然,有些基础设定可不能空白了。

  关系:兄弟。

  姓名:叶修,叶秋。

 

 

【一·兄】

  叶修从小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

  大抵天下所有父母都有把双胞胎打扮得一模一样的癖好,显然,叶家夫妇也未能免俗。毕竟手握答案看别人傻逼呵呵地玩“大家来找茬”的快感,还是比较回味无穷的——呃,前提是,别玩脱了。

  叶家夫妇都有父辈曾在军界,叶爸爸更是早年从军,因伤退伍后改入政坛,仍不改严谨作风。现两人一政一商,权财皆有,但都看不得自个儿四肢健全还要去另请保姆。带孩子的事夫妻两个亲力亲为,这洗澡的任务便落到了叶妈妈头上。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洗澡到底辛苦了些,何况这俩娃子扒光了,水里头一晃眼,可不容易让人弄混吗?叶妈妈是个谨慎人哪,于是啊,干脆定下了两人分开洗澡的规矩。

  多周全的做法,也就叶修,偏偏让他们“玩”脱了。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冬夜,屋外大雪洋洋如飞絮,屋内暖气融融似春阳,叶家妈妈不知怎的心血来潮,头回抱着弟弟先去洗澡。

  “小修乖乖,弟弟洗好就轮到你了。”

  小叶修乖顺地眨了眨眼,看到叶妈妈关上了浴室门,一双乌溜溜的眼立刻眯了起来。

  他安静地等妈妈把洗干净了的弟弟抱出来,安静地看妈妈把身上还带着湿气的弟弟放到一边,安静地让妈妈解开自己的小衣裳,等衣服完全脱下的时候,他突然不安静了。

  “啊,啊啊,啊。”

  叶妈妈顺着小叶修的小手回头看了一眼:“小修,怎么了?”

  “啊啊啊,啊啊啊!”

  小叶修的声音急促了起来,已经带上了哭腔。

  这还了得?

  “哦哦哦,小修乖,不哭,妈妈去看看。”叶妈妈安抚地拍了拍小叶修的胳膊,站起来转过了身。等她背着身转了一圈又满头雾水走回来的时候,小叶修已滚到了另一边,依旧挥着小手咿咿呀呀地叫着;小叶秋还是缩着,乖巧地闭着眼小憩。她给小叶秋裹好毯子,见那头非但没有消停,反而有越哭越厉害的架势,索性一伸手把他抱了起来。

  “小修不乖,再哭要打屁股了啊。”叶妈妈在他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不哭了不哭了,乖孩子,妈妈给你洗澡去。”

  半年为人母的生涯已给了叶妈妈丰富的哄孩子经验,她哼起歌哄着怀里哭闹个不停的宝贝,按着拍子晃起了胳膊。事实证明此举效果显著,小叶修很快收歇了哭声,可没想等入了水,他猛一下哭得更厉害了,在水里死命扑腾,活像扔在旱地上的大白鱼。

  “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

  好容易给他洗完了澡,叶妈妈一边给他擦干,一边冲听见动静进来查看情况的叶爸爸抱怨。

  叶爸爸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还在抽噎的小叶修,又看了看毯子里睡得香甜的小叶秋,目光转了回来,抬手一指:“这好像是小秋吧?”

  “怎么可能?”叶妈妈睁大眼,低下头,仔细分辨两兄弟。虽说是同卵双胞胎,但哥哥弟弟在体型上还是有些许分别的。

  别说,还真是叶秋。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弄错呢?”叶妈妈百思不得其解。

  叶爸爸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盖着小毯子乖乖睡觉的小叶修。

  “唔,先给小修洗澡吧。”

  这样的意外,一个星期后又重演了一次。

  “一定有问题!”

  “先给小修把澡洗了吧。”

  又一个星期后,站在房间门口的叶爸爸,看见小叶修把还未穿衣的弟弟推到了一旁,装模作样地躺在那里一声不吭。

  1997年的年尾,半岁大的小叶修挨了人生的第一顿打。

  对了,替小叶修洗了两次澡的小叶秋,已经在澡盆子里替他挨了两顿打了。

 

【一·弟】

  叶秋从小就是个看上去省心的孩子。

  当然,只是看上去。不过头回当爹娘的,在有比照的时候,往往只能注意到看上去的。

  比如第二次被放进水里的时候,小叶秋玩儿命了地哭。

  其实哪儿有那么委屈?只是直觉告诉他:狠狠地哭,反正被骂的是另一个名字。

  这纯粹是压迫下的反抗。反抗成果颇为显著,英明的领导叶爸爸最终看穿了真相,压迫者被镇压了,他在澡盆子里白挨的两顿打原封不动地被还了回去。

  这是一次革命的胜利,这是一次进步的阶梯!本当翻身弟弟把歌唱,可什么都不懂的小叶秋,只知道他再也不用被按着洗两次澡了。这让他很是开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都要洗两次澡,可他清清楚楚瞧见,哥哥的屁股被爸爸的手拍了几下,他就免去了这番折磨。

  他知道被打屁股的滋味,疼,真疼!半岁大的小叶秋本能地感激起了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哥哥。于是乎,他睡觉时总会往哥哥身旁蹭,玩耍的时候紧跟哥哥脚步不动摇,对哥哥的拳脚不再次次都怒起回之。

  唔,这样看来,有些小心思的叶秋,本质上还是个厚道孩子。

  两株小苗在爹妈的呵护管教下慢慢茁壮了起来。可就是按部就班地抽枝长叶,叶修也比弟弟长得更恣意随性些。小叶秋越发喜欢黏着哥哥,鬼头鬼脑的哥哥,喜欢身先士卒,做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名堂不断的哥哥,总会挺身而出,替他挨了一顿又一顿打。

  呃,至于这个“挺身而出”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大家自由心证就好。

  但厚道的小叶秋可不会想那么多,树干越抽越高,枝丫越抽越密,哥哥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形象在他眼中愈发高大起来。

  事实上,叶妈妈和叶爸爸一直都很担心。

  “你说,小修老欺负小秋,兄弟两个以后会不会有隔阂?”

  “没事儿,男孩子嘛,打打闹闹才正常。”

  “睁眼说瞎话呢不是,你看这只是打打闹闹?”

  叶爸爸把报纸往下一移,把两眼往上一抬,正看见大儿子抢下了小儿子的奶瓶,把自己喝得只剩下几口奶的奶瓶塞到了弟弟手里。

  “这兔崽子还得意上了?”

  叶爸爸一撂报纸刷地站起,却见叶秋抓住了叶修伸过来的手,咯咯直笑,嘀嘀咕咕地念着:“国,国国……国国……哥哥……”

  念着念着,像是知道自己找对了音,小叶秋开心地一边笑一边不停地喊:“哥哥,哥哥!”

  叶家夫妇面面相觑。

  “这……小秋会讲话了?”

  本来嘛,孩子会讲话实在是件值得大肆欢庆的事,可他学会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不是爸爸,怎么是成天净知道欺负他的哥哥?!

  叶家夫妇有点心伤,瞧那头叶修不动了,歪着头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点子。叶爸爸往前动了动脚,被叶妈妈抓住了手腕。

  “先别急,你看……”

  歪着头的小叶修像是思考好了什么重大问题,他正了正脑袋,定定地看着眉飞色舞的弟弟,慢慢张了嘴。

  “秋……小秋……”

  然后咧开了嘴,很笃定地说:“小秋。”

  叶爸爸和叶妈妈愣愣地看了看两个互相叫得起劲的孩子,又对视一眼,笑了。

  “让他们闹去,不管了。”

  “嗯,不管了。——哎,叶修!你小子在干什么!别以为我没看见,把你的手放下!”

  三月的都城,寒意尚未消减,北风依旧凛冽,而阳光不减暖意,融融地抚在孩子柔软的脸颊上,和着初归燕子呢喃的细语,转眼又是一片明亮斑驳。 

 

-tbc-

 

评论(15)
热度(155)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