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三)

兄 

  甭管两兄弟自己怎么相亲相爱相爱相杀的,和老爸的较量倒是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在叶老夫妇的保护伞下,叶家兄弟和叶爸爸的斗智斗勇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们的战场马上要转移了。

  “在幼儿园要听老师话,知道吗?”

  叶妈妈最后给两个宝贝儿子整了整衣领,和老师招呼一声,硬着心肠走了。

  走到拐角处,叶妈妈忍不住藏起来悄悄往回看了看,一点不符合她平日里在员工面前雷厉风行的模样。她抿了抿嘴,看见发现妈妈不见的小叶秋转过头来四处张望,小叶修跟着回头扫了几眼,不知道和弟弟说了什么,叶秋又转过头乖乖地跟着老师走了。

  叶妈妈点了点头,笑着离开了。

  ——妈妈在和我们捉迷藏。

  这一句话让弟弟放下心来,可叶修自己被老师拉着的小手里黏黏的全是汗。

  叶修从小就是个聪明孩子,他知道眼前温声细语和他说着话的老师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而这并不代表他到了一个全新环境会不紧张。这是记忆里第一次离开父母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三岁大的孩子,在此时不管怎么慌乱怎么害怕怎么哭闹都是应该被理解的。

  但他还有一个弟弟,尽管只比他小了五分钟。

  做兄长是一件苦差事,你要比弟弟坚强,你要比弟弟勇敢,你要比弟弟承担更多的责任,即使他只比你小五分钟。

  但做兄长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你可以捉弄他,可以使唤他,可以在他面前装模作样,享受他崇拜的目光。即使被欺负得厉害了,生气的弟弟转头就会和他冰释前嫌。

  所以叶修还是挺喜欢当哥哥的。

  进了教室,他松开老师的手,看了看其他哭成花猫的小朋友,扬起小脸,在裤子上抹了抹汗湿的手,拉着不解地看着周围哭成一片的小朋友的叶秋跑去撒欢了。

  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小孩子的适应能力可是很强的,在知道幼儿园是一个可以躲开爸爸咆哮尽情玩耍的地方后,叶家兄弟的武力值开始持续上升了。

  准确的说,是叶修的“武力”值。

  比如“不小心”气哭了哪个女孩子,“不小心”拆坏了园里的玩具,“不小心”干了坏事让亲生弟弟过来顶罪。

  可是要批评他了,本该理直气壮的老师们却理直气壮不起来了。

  “小修,你怎么能说人女孩子长得像个哈密瓜呢?多伤人啊。你看,她都哭了。”老师谆谆教导。

  “我没想弄她哭。我说的是,你已经像个哈密瓜了,怎么还吃那么多?”小叶修无辜地说,“老师,您看她不像个哈密瓜吗?”

  老师噎了一噎,看了看一边哭鼻子一边还啃着饼干、穿着淡绿色蓬蓬裙的胖墩墩的小姑娘,立场一时间有些动摇。

  别说,还真挺像哈密瓜的。

  不对!这不是关键!

  老师回过神,严肃地批评道:“不管怎么样,这样说都是不礼貌的。勇于承认错误也是好孩子的表现,来,听老师的,和她好好道个歉,好吗?”

  叶修有点不服气:“老师,说实话也有错吗?”

  这下老师真的有些生气了:“说实话当然没有错,但是如果你被人那么说,你会高兴吗?”

  叶修很是坦然:“可是我长得又不像个哈密瓜。”

  “……”

 

  “叶修!你怎么把这个玩具弄坏了?”

  “不是我弄坏的,那是个意外。”

  “什么意外?”老师满脸怀疑。

  “我在试验玩具的性能。”叶修仰着脑袋,看上去还有些骄傲。

  顾不上询问小叶修是从哪知道“性能”这么个高端的词的,好脾气的老师再一次怒了:“这难道不算你弄坏的?”

  “不算的。老师您说了,科学家在成功之前,要做好多试验,有好多失败。”小叶修一本正经,“老师,我以后想当科学家。”

  “……”

 

  “叶修!这件事是你干的吗?”

  小叶秋自行请罪:“老师,是我干的!他们都看见了!”

  总是分不清双胞胎谁是谁的众小朋友纷纷点头。

  “我看见了,是叶秋干的!”

  “我也看见了!”

  小叶修一派天真地给弟弟开罪:“老师,您说勇于承认错误,也是好孩子的表现,叶秋是好孩子,能不能不罚他了?”

  “……”

  老师们快哭了。

  你们以为你们长得像我们就真的分不清楚了吗?谁要罚他?我们想罚的是你好吗!

  受不了的老师决定和两兄弟来一次严肃的谈话。

  “小修,小秋,你们知道你们这样做其实是不对的吗?”

  叶修一脸莫名其妙,叶秋一脸不知所措:“哪里不对?”

  老师说:“小修,你怎么能让弟弟承担错误呢?做哥哥的,要学会怎么爱护弟弟。还有小秋,帮哥哥承担错误是不对的,这样做对哥哥纠正错误很不好。老师这么说,你们明白吗?”

  兄弟两个对视一眼。

  “老师,我爱护小秋的,我说了能不能不要罚他。”小叶修一脸正直。

  “老师,我也犯错了,不认错,对纠正错误不好。”小叶秋一脸诚恳。

  老师泪流满面。

 

【三·弟】

  叶秋喜欢去幼儿园,因为在这个地方,他可以跟着哥哥使劲地撒欢。唯一遗憾的是,和妈妈的捉迷藏,被找到的总是他。不过时间一长,这一点点不愉快也被他抛诸脑后。

  叶秋真的只是一个看上去省心的孩子。

  你说一个真正让人省心的孩子,会是一边乖乖听老师话,一边帮哥哥打掩护的德行吗?

  但管着一群熊孩子的老师,在有比照的时候,往往只能注意到看上去的。

  叶秋是个特别乖巧的孩子,真的,这是所有老师公认的。

  乖巧到成天帮哥哥顶罪!

  老师们抓狂了。

  开始来了一对双胞胎,老师们很是喜欢,这样有趣的缘分不算稀少也挺难得。可谁想到,这来的不是两个小天使,里面混着一个小恶魔!

  老师对着前来接孩子的叶妈妈极尽婉转地控诉,以细致关怀掩护着声泪俱下。

  “两兄弟感情那么好,我们做老师的都很欣慰,但我们觉得,现在的孩子需要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叶妈妈,叶秋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但我们希望看到他一个人站出来的时候,也一样优秀自信。”

  叶妈妈何等精明的人,结合一下家里的实况,迅速翻译出了老师的画外音。

  你这个小儿子成天受他恶魔哥哥的指使出来顶罪你知道吗?这么听话一孩子这样被他哥哥戏弄你当妈的能忍吗?这么好一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被他哥哥带坏?

  当老师很辛苦,真的,为了避免背上挑拨兄弟感情的罪名,一通咆哮体愣是被她憋成了官话体。

  只是真没这么夸张。

  毕竟叶妈妈是亲自把娃带大的,怎么也不至于对俩孩子的脾性都不了解。叶修是喜欢捉弄弟弟,但这不代表他不是个好哥哥;叶秋是个听话懂礼的好孩子,但也不代表他是个任人鱼肉的傻瓜。正因如此,叶妈妈对两个孩子的小花样一直都比较宽容,不会像叶爸爸那样动不动就怒气上头。

  对于老师的状告,叶妈妈一如往常地一笑而过了。

  谁没想到,一点破事居然被捅到叶爸爸那去了。

  叶修偷偷拔了幼儿园里老园丁种的青菜,拿去和叶秋一起喂了兔子。

  本来嘛,小事一件,偏偏叶修偷菜的时候动静大了点,不但把菜地踩得一塌糊涂,还招来了老园丁;本来嘛,道个歉,老人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偏偏干坏事的小叶修脚下抹油,拔腿就跑,追都追不上。这般行径激怒了牛脾气的老园丁,老人家找上园长,一间教室一间教室找过去,最后指着正在拼拼图的小叶秋怒气冲冲道:“就是这小鬼!”

  叶秋的老师当然不信,可老园丁一问青菜哪去了,叶秋却说:喂兔子了。

  很自然,很平淡,唯一的破绽,就是眼神有点慌乱。

  废话,一还不到四岁的孩子被一急赤白脸的老人瞪着,眼神能不慌乱吗?

  老师有点不敢置信,突然,她一拍脑门。

  “那菜……不会是叶修偷的吧?”

  一个电话很快打到了叶爸爸手机上——那时叶妈妈正在开会,关了机。老师也是气着了,干脆把叶修之前干的事一股脑向叶爸爸抖了出去。

  “叶爸爸,我说句心里话,您别见怪。叶秋老帮哥哥顶事,对两个孩子的成长都不好。”

  再然后,家里又是一阵暴雨狂风。最后叶妈妈看不下去了,抱着两个孩子对丈夫喝道:“行了!多大点事儿?孩子不懂事儿批评批评就算了,你老说他们给你丢人做什么?几岁的孩子,你这么说想过他们的感受吗?”

  叶爸爸气急败坏地喊:“没多大点事儿,大的欺负小的,小的甘愿受欺负,脸都丢到外头去了,这还没多大点事儿?你问他们的感受,你问没问过我的感受?都是你给惯的!”

  “对,我惯的!谁小时候不犯点错?你面子重要还是孩子重要?兄弟俩感情好你怎么不看看?”

  “我是没看,就你看了!他俩以后要出什么事儿老子全不管了!”

  一场战争就这样带着火气停了下来,叶妈妈叹了口气,领着两个孩子洗漱去了。

  其实这次叶修没有坑害叶秋,只是老园丁认错了人,老师想当然地认为肯定又是叶修的错。叶爸爸不是不知道兄弟两个只是表面胡闹,可他更知道,外面的人,到底不会有家人那样的理解和宽容。

  战后,叶修满不在乎地躺下睡觉,叶秋却抱着靠垫发了很长时间的呆。即将要过四岁生日的他隐约意识到,外面的世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想什么呢?”

  叶秋吓了一跳,把半张脸遮在靠垫下面,闷声说:“没什么。”

  叶修没有说话,今晚的夜特别黑沉,叶秋不知道他是不是又睡了过去。他莫名地有一点气恼,而下一刻,他就被气恼的源头抱了个满怀。

  “笨蛋才想那么多。”

  叶秋很想反驳“我才不是笨蛋”,只是耳边渐渐平稳的呼吸让他的心慢慢安定了下来。他闭着眼感受着耳边轻柔的气息,忽然用力回抱了过去。

  “你才是笨蛋,笨蛋哥哥。”


-tbc-


评论(7)
热度(90)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