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六)

  救护车很快赶到,叶修和班主任一起上了车。一路上班主任“你知道叶秋身体不好为什么不和老师说”的问话和指责他一句也没听进,从头到尾,他只是死死地盯着叶秋潮红得不正常的脸颊,唯一听见的只有医生说出的一个冰冷冷的数据。

  “40.2度。”

  那一刻,他的双手比自己手心里紧握着的那只手还要冷了几分,脑子里盘旋的,全是弟弟昏倒前那句“哥,对不起,不要……担心……”。

  该说对不起的,其实是我……

  如果自己能好声好气劝他,叶秋会不会就不去跑步了?或者如果自己再强硬一点把叶秋赶去休息,是不是就不会烧成这个样子?

  从小叶家夫妇就很注意两兄弟的身体锻炼,不要说40.2度的高烧,平日里感冒都对他们敬而远之。怀着侥幸允许叶秋去比赛的叶修,哪里想到弟弟这一病会病成这副模样。

  医院离学校并不远,差不多两分钟的车程,可这两分钟比课堂上的四十五分钟更让叶修觉得难捱。直到看着叶秋被推进抢救室,他才松了口气,佯作镇定地对一脸紧张的老师说:“他不会有事的。”

  班主任下意识地把悬在喉咙口的心放回了原位,不过正准备拍胸口的她很快回过神来,自己一个老师被自己学生安慰算怎么回事?她一下子对不上话来,噎了一会儿,开始转移话题:“你早知道叶秋身体不舒服对不对?怎么不来和我说?”

  “老师,他一定要跑,和你说有用吗?”

  班主任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怎么没用?我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让他去跑!”

  叶修淡淡说:“老师你都没看出来叶秋身体不好,他要是硬说自己没问题,你让不让他上?”

  班主任一下子没话了,她还年轻,经验不多,运动会一片忙乱,她当时还真没注意到叶秋身体不佳。叶修说话向来直接得让人想磨牙,却无从反驳。这样的人放在大多数老师眼里都是刺头,就算不讨厌,也绝对称不上喜欢,这位老师就是其中之一。但此时除了不喜,她竟然有了一点点慌乱。

  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不会有哪个成年人会愿意承认自己在一个十岁的孩子面前乱了阵脚。

  可这点慌乱带来的下意识戒备,让她对闻讯匆匆赶来的叶家夫妇并不那么热切,只是大概讲了一下事故的情形,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自责和安慰。急得坐立不安的叶家夫妇这会儿哪里还管得上老师的态度?倒是看见叶修淡定地坐在椅子上后,他们也慢慢镇定了下来。

  只要叶修在那里,就能给人以安定感。这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才能。现在在场的人并没有把这种感觉放在心上,但他以后的队友和对手却明白,这种无意识的影响力究竟有着多么惊人的力量。

  手表的指针滴答滴答地走动,缓慢得如同石钟乳上滴落在深潭的水滴。平静不代表安逸,抬起手腕看表的动作已经重复了十次,叶爸爸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妈的怎么还没有好?”

  话音刚落,抢救室大门打开的声音一下子冲破了水潭的死寂。几人齐齐一怔,一直不动声色的叶修率先冲了上去,:“我弟弟怎么样了?”

  其他三人也赶紧围了上来,纷纷问着“医生,我儿子情况怎么样”“医生我学生没事吧”。医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吁了口气说:“孩子没事,暂时退烧了,但最好是留院观察几天。”

  叶爸爸忙不迭跑去办理住院手续,留下叶妈妈他们陪着叶秋到了病房。病床推出后,叶修就一直攥着床沿,等到了病房门口他不得不撒手让护士把床推进去的时候,床单上已留下了一个轮廓鲜明的手印。

  护士有条不紊地安置好了叶秋的床位,没等她们走开,叶修已趴到了弟弟的床边。他看看叶秋苍白的脸,又抬头去看挂在床头的吊瓶。吊瓶里的药水顺着长长的软管和冰冷的刺针流进了叶秋的血管,叶修盯了会儿他手背上的创可贴,低下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门口医生对母亲的叮嘱。

  “……记得孩子醒来后多给他喝些水。老师以后也要多注意啊,都重感冒了还让学生去比赛,这不是瞎胡闹吗?”

  班主任连连跟叶妈妈道歉。叶妈妈是明事理的人,见孩子没事,就不再追究,还催着老师赶紧回去看着学生,别又出什么乱子。

  送走了老师,叶妈妈搬来了两把椅子,示意叶修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她给叶秋掖了掖被子,轻声问:“老师说叶秋比赛的时候你就跟在他后面跑,他摔倒了,还是你接住的,是不是?”

  叶修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知道弟弟身体不好,为什么不和老师说,还擅自让他去比赛?”

  “我没让,可他非要去。”

  “他非要去你就心软了?”叶妈妈的声音很轻柔,一点都不像在责问,可一字一句尖锐得让叶修无所适从,“那如果今天的抢救并不成功呢?”

  叶修愣怔地抬起头,眨了眨早就通红的眼,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

  “对不起……”

  自三岁起,叶修就很少哭,小时候被叶爸爸打得再疼,他都能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反倒把叶爸爸气得不轻。而这一回,坐在弟弟的病床旁,他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对不起……”

  叶妈妈一下子就心软了,她搂过叶修的肩膀,轻轻地抚着他的背:“妈妈这么说,不是在批评你,也不用你道歉。妈妈只是想让你知道,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到后果,很多事不是靠一时意气就可以去做的,你明白吗?”

  叶修重重点了点头。背上不轻不重的安抚让他平静了下来,他渐渐止住了哭声,抱着母亲,闷声闷气问道:“你说是很多事,那什么事可以凭着一时意气去做?”

  背上的手忽然停住了动作。叶妈妈沉吟了许久,久到叶修以为母亲要忽略这个问题了,才听见她低声的回答。

  “除非,是你不做就一定会后悔的事。”


  头好晕,眼皮好重……原来课本里说眼皮跟灌了铅一样的感觉是真的……可是嘴好干啊……好想喝水……还有谁在叫我……好吵……

  叶秋糊成一团的意识渐渐清晰,等他彻底醒转,一睁眼都是刺目的白。他下意识地一闭眼,等再次睁开,映入眼帘的是父母惊喜的笑脸。  

  “小秋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臭小子生病了还逞什么强?知道你妈多担心你吗!”

  “别那么大声!孩子才刚醒,要训等他病好了再说!”

  叶爸爸哼了一声,脸上却笑逐颜开,任他怎么皱眉都遮不住。

  反观叶修,还是挂着那副欠扁的笑容,伏在他耳边慢悠悠地说:“笨蛋才比个赛就住院。”

  叶秋立时觉得,在晕倒前有一丢丢感动的自己真是一个大白痴!

  可他现在浑身软趴趴的,脑袋又昏又涨,连给个白眼的劲儿都使不出来。

  算了,等我好了再找你算账!

  他正暗自恨恨地想着,一杯水蓦地递到了面前。

  “先喝点水吧。”

  叶妈妈连忙去床尾把床摇起了一个方便叶秋喝水的角度。叶修凑近了些把杯子送到叶秋嘴边,小声说:“来,慢慢喝。”

  叶秋的眼神软了下来,他微微低头,嘴唇碰到的一点湿润像是触动了机关,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咽。顺着喉管往下的水流温暖细腻,一点一点抚平了因为干燥而产生的刺痛。

  “诶诶诶,你慢点喝。”叶修说,“那边一桶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每次在我有点被你感动的时候你就要来插一刀子……所以才说你那么讨厌啊,混账哥哥……

  叶秋默默在心里掐着叶修的脖子狠狠摇了两下。可等一杯水下肚,他又眨巴着眼,冲着哥哥可怜兮兮地说:“还要。”

  叶修也没说什么,转身去饮水机那又倒了一杯。先是三分之一的热水,再是三分之二的冷水,温温热热,刚刚好的温度。

  这次叶秋改成小口抿了,一杯水喝了大半分钟。叶修也不着急,一点一点给他喂,等叶秋全喝下了,才收回手不经意地甩了甩。喝了两杯温水,叶秋又有些困了,眼皮子越垂越低。叶妈妈知道他想睡了,把床摇了回去,摸着他的头柔声说:“困了就睡吧。”

  叶秋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又睡了过去。这一睡再醒来,已是下午四点了。

  “醒了?”叶修坐在一旁,回头看了看他,“老爸老妈去上班了,过会儿就回来。”

  叶秋撑起头往前一看,电视上的俄罗斯方块正好又消掉了一排。

  “怎么在玩这个?”

  “没事干,随便玩玩。”叶修关了游戏,伸手探了探叶秋的额头,“嗯,不烫了。”

  叶秋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他把嘴闷在被子里头,过了一会儿别别扭扭地说了一句:“哥,对不起……”

  叶修愣了一愣,揉了揉叶秋柔软的短发。

  “为什么不喝水?”

  “什么?”

  “昨天晚上冻着了吧?知道自己感冒,早上为什么不喝水?”

  叶秋有点窘,用被子把脸埋得更深了点,支吾着说:“都要比赛了,我才不要来回跑……”

  叶修起先没反应过来,想了想,没忍住笑了。他们学校挺大的,从他们班盘踞的地方跑到厕所确实挺费劲,更别提喝多了水就不止要跑一趟了。

  叶修笑了会儿,咳了一声,正色道:“然后你就不喝水,不请假,把自己弄成这样?”

  叶秋心虚了,这次整张脸都埋进了被子下头,大有闷死算数的架势:“对不起……”

  叶修把他的被子扯了下来,重新盖好:“行了,对不起自己去和老爸老妈说。还喝水吗?”

  “我想上厕所。”

  “……行,我扶你。”

  两兄弟就这样在医院里呆了两天,周四周五的运动会被叶修以“反正我没项目”的名义推掉了。叶爸爸一句“我教你的集体荣誉感呢”险些脱口而出,可一想到他们夫妇两个腾不出空来照顾孩子,又怕老父老母听见消息担心,只好勉强同意让叶修留在医院里。期间,叶秋又发了几次低烧,但很快就退了下去。到周五下午,医生终于放行让叶秋回家休息。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们孩子平时不怎么生病,真的病起来就比较厉害了。建议回家多休养几天,别立刻让他回学校,容易落下病根。”

  听见医生嘱咐的叶修在周日晚上蹭到了父母的卧室。他刚想开口,就被叶爸爸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想也别想!明天给我回学校去!”

  叶修蔫搭搭地回了房。难得看见叶修吃瘪,叶秋本来以为自己会很高兴,可他躺在被窝里,愣是没笑出来。叶修关了床头灯,拉好被子说:“睡吧。”

  叶秋闷了一会儿,说:“我睡不着。”紧接着,他又想到了什么,嘴角弯了一弯,“要不你唱歌给我听。”

  “……别闹了。”

  叶秋有点失落,刚想转身以示抗议,却听身边的人顿了顿,清了声嗓,又等了一会儿,轻轻唱了起来。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摇篮摇你,快快安睡, 

  夜已安静,被里多温暖。”


  这是音乐课上老师教的新歌,舒伯特的《摇篮曲》。

  他想说,哥,你跑调了,老师肯定给你打不及格;他想说,我都上小学了,唱什么《摇篮曲》啊;他想说,谁是你亲爱的宝贝啊,你又不是我妈。

  可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睁着一双眼,看着别过脸低声哼唱的叶修。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的手臂永远保护你,

  世上一切美好的祝愿,

  一切幸福,全都属于你。”


  歌曲进行到三分之二,叶修忽然伸手,盖住了叶秋的眼。叶秋本能地想打掉他的手,却听他说:“睡吧,我陪着你。”

  叶秋不再动作,乖乖地闭上了眼,细细地听着有些走音的曲调。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妈妈爱你,妈妈喜欢你,

  一束百合,一束玫瑰,

  等你醒来,妈妈都给你。”


  虽然跑调了,但如果我是老师,一定给你打满分。

  叶秋迷迷糊糊地想着,安安心心地窝进了黑甜乡。


-tbc-


———————————————————————————————

以后请叫我打脸作死妖……我再也不说什么“保证XXX时候一定更新”这种鬼话了……Orz

感觉这两章OOC有点厉害……大半夜的脑子有点昏……我到时候再改改……【弟】章老是爆字数我真的要哭了……

话说又台风要来了,沿海的小伙伴们要多多当心啊~下午出个门我是带着一身水回家的……所以说伞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看着物流开始担心伞哥出场前番外能不能到我手上……我才不要被官方打脸……【哭瞎】


评论(26)
热度(89)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