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全员】文(dou)艺(bi)三十题(下)

终于完结了!【撒花】

脑细胞已死光各种OOC你们不要打我……【抱头蹲】

还有我不是故意不带神奇玩的……实在是……想不出梗啊……Orz

PS:刚才看了回复,发现吐槽眉毛家妹子那段地图炮了……过来修改一下~法国姑娘很漂亮哒!(。-`ω´-) /



21.飞鸟的轨迹(网游公会)
又是秋季,大雁自北而来,排成“人”字的形状,如青空上淋漓的一笔墨字,又如秋雨中写意的一折伞。蓝河倚在窗台边上,看着天边遥远的雁群,久久没有回神。

“想到他了?”春易老走了过来,开门见山。

“嗯。”蓝河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慢慢转回,眼底的悲戚清晰可见,“你说他特么都退役了怎么还和我们来抢BOSS?!”


22.玻璃制品(微草)
王杰希收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玻璃杯,做工精良,有种陌生的熟悉感。他挺喜欢这个杯子,叶修代表国家竞技局来视察微草的时候,他正拿着它喝着西瓜汁。

那真的是一件做工非常精良的玻璃制品,灯光下,盛着红色汁液的杯子折射着如红宝石般璀璨的光。

叶修随口放起了嘲讽,王杰希随意听着,顺手晃了晃杯子。叶修一见,随即往后退了一步。王杰希问:“你躲什么?”

叶修吸了口烟:“我下意识地以为你会把熔岩烧瓶扔过来。”


23.樱花铺满的坡道(呼啸)
赵禹哲觉得,唐昊和樱花挺像的。

明明是那样柔弱的花,开时热烈,落时盛大,不论何时都是那般肆意张扬,如同他们的队长,骨子里就镌刻着狂傲的姿态。

就像现在他们走在樱花铺满的坡道上,只是随口一句“战队有人想吃樱桃,市面上还买不到啊”,唐昊就接“等果子结了,这一条街的全打下来”。

他所钦佩的,就是这样想要什么自己去争来的队长啊。

赵禹哲侧过脸,抿了抿嘴,最后还是没忍住说:“队长,我妈说复瓣樱花结不了樱桃。”


24.星空(烟雨)
有一段时间,楚云秀特别喜欢仰望星空。即使夜空已被严重污染,依然无法完全掩盖璀璨的星子,这些零落的星,如同汪洋的小岛,孤独,又美丽得让人窒息。

“我们烟雨的队长,虽然在赛场上比很多男选手还要勇猛,但还是一个很浪漫的女人啊。”舒家姐妹暗自感慨。

终于有一天,李华忍不住了:“队长,你别看了,再看也不可能来一个十项全能只爱你一个的外星男友。”


25.逆光(网游公会)
轰鸣声响起的一瞬间,蓝河愣住了。他看见那人在人潮中逆光而来,普普通通,却耀眼得刺目。他还是和当初一样,再简单的招式、再困难的局面,都能在他手中化腐朽为神奇。蓝河怔怔地想着,心里渐渐泛起了苦。

又是一招!原本正对自己的敌人咆哮着转身远去。

他再也忍不住了,点开尘封许久的QQ窗口,看见各大公会会长正在刷屏:“靠,叶修又回来了!大家注意,集火那个马甲!!!”

 

26.树荫下的细碎光点(虚空)
炎炎夏日,李迅蹲在树下,总算在树荫里感受到难得的清凉。他捂着脸,满地细碎的光点,揉不开他微皱的眉。

“前辈,你怎么突然蹲在这里?”

李迅闻声抬头,他看见细碎的阳光落在盖才捷的脸上,闪耀着少年人独有的朝气。他定定地看着后辈,挣扎着,一字一句说:“我牙疼。”

 

27.你发间的落花(百花)

走在采购的路上,于锋侧过头想和邹远讲话,正看见一朵桃花落在了他的发旋。他怔了怔,说:“你头上有朵花。”

“是吗?”邹远不以为意,抬手想要拂去,却猝不及防,被身边的人捉住了手腕。他愕然地抬起头:“你……”
于锋淡定地按下了他的手:“还有只蜜蜂。”


28.海潮与沙滩与鸥鸣(301)

浪潮阵阵,间或夹杂着几声清亮的鸥鸣。白庶闭上眼,坐在沙滩上静静地感受着耳边咸涩的风。

“能来到战队,来到T市,我真的很高兴,队长。”

杨聪笑了起来,带着点小小的得意:“觉得好就好。对了,英格兰怎么样?”

“各有不同吧,不过美女还要回国内看。”白庶睁开眼,看着杨聪不无调侃地说。

“可我觉得英国姑娘挺漂亮的。”

“不。”白庶面无表情,“相信我,你能看得到的都是胖子。”

(为防止纠纷,过来补充个~看得到的是胖子,看不到的圈内大咖当然是美女啦~Y=w=) 


29.你的背影(蓝雨)
卢瀚文一直记得,当年黄少天牵着自己的手带自己走出训练营的场景。

那时他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看着眼前人颀长的背影,心底是无比的安心明快。

可这么多年了,为何你的背影已没有最初的高大?

卢瀚文终于忍不住了,冲过去大喊:“黄少黄少!喝牛奶真的能助长高吗?我比你高了耶!”

“滚!”


30.诗(义斩)

“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钟叶离小声念着,再抬头,眼里的钦佩无以言表,“看不出来,孙前辈原来还读过李后主的诗词啊。”

楼冠宁的眼神也变了,声音微微有些颤:“孙前辈对后主词有研究?”

“什么?”

“那个‘落花狼藉’的名字,是不是有讲究啊?”

孙哲平平静地问:“拿了本书随手翻的,有问题吗?”

评论(8)
热度(48)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