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八)

我死回来了……前两天为了换脑子码了个三十题,结果发现脑细胞都磨光了……【哭瞎】过渡章写得各种纠结……叶修大大你何时才能离家出走?我要写剧情!(滚!!!)

今天录取通知书到了~激动的同时吐血这两天有的跑了……我觉得说好的黄少生贺要泡汤了,让我蹲墙角自己去哭一会儿……



  这次轮到叶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没想到叶秋沉默了一路,居然酝酿出了这么一句废话。

  “你想什么呢?”叶修无语地弹了弹弟弟的脑袋,“我们不考一个初中,你是想让我搬家还是你自己搬家?”

  按照九年义务制教育规定,各校不得招收择校生,学生按学区划分就读相应学校。其中猫腻自然不少,可凭叶家的地段和手段,叶家夫妇怎么也不可能让两兄弟分头跑到两所学校去了。叶修虽然不懂这些繁琐的规定和不可说的内幕,但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叶秋要就读的,是全市学生挤破了头都不一定能进的重点中学。

  “还有分班考试好吗?”叶秋捂着额头委屈地说,“如果不在一个班,在一个学校有什么意义啊……”

  “不还早着吗。”叶修哭笑不得,他拉起叶秋的手腕往里走,“走吧,先吃饭去。”

  叶秋没有动,日暮的薄辉为他勾出了一圈暗金的轮廓,逆光看去,他的五官依旧清晰,脸上的光影却是前所未有的暗沉。夜风轻轻柔柔地撩起他的额发,没有撩动他眼上的那点高光。

  “叶修,你根本不在乎,是不是?”

  在乎什么?是不是一个班有什么关系,反正总是在一起的。

  叶修没有那么说,不用观察,直觉已告诉他今天的叶秋不大对劲。他干脆上前一步,一把勾下他的脖子粗暴地把人往屋里拖:“没大没小的,不就是考重点班吗?一起考上去不就好了。”

  “那说好了,以后作业你自己好好做啊!”

  叶修的眼皮狠狠跳了一跳,这一刻他几乎以为,叶秋这混小子就是为了这句话才在这里闹脾气。

  “行啊,不过要追上优等生的步伐,还是要经常参考参考优等生的作业啊。”

  “……反正你还是要抄,是吧?!”

  叶修笑嘻嘻地推开门把叶秋丢了进去:“不会的题目学习一下,很有必要的吧。”

  还早着,还有两年呢。叶修这么想着,没把这个傍晚许下的摸不着头脑的口头约定放在心上。

  可这回,他失算了。

  “这一道其实是鸡兔同笼问题。把甲完成工作的时间当做‘鸡’头数,乙完成工作的时间当做‘兔’头数,两人共同完成工作的时间是总头数。这样,先来取一下甲乙工作时间的最小公倍数……”说着说着,叶秋突然停下,不满地看向叶修,“你在听吗?”

  叶修头疼地叹了口气,拿过笔开始写:“你直接设未知数不是快多了吗?”

  叶秋惊奇地看他:“你居然知道设未知数?奥数作业你不是都抄我的吗?”

  “……我上课还是听的好吗……一对二补课睡觉我胆子还没那么大啊……”叶修非常无语,“难道我考试还去作弊吗?”

  叶秋讪讪一笑。叶修的成绩虽然不像他那么拔尖,但也处于上游,偶尔还能冒个尖。像这样的鸡兔同笼问题,对普通四年级学生来说不大好懂,对他们这种学过奥数的学生来说,用个xy方程式就可以轻松搞定。

   但,叶秋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叶修:“不用未知数,你能做吗?”

  叶修想了想,很诚实地说:“忘了。”

  “好,那我接着给你讲,你好好听啊。”叶秋一本正经地说,“我听说那学校的分班考试是不允许用xy方程式的,说要检测学生真正的数学思维能力。你这样不行,鸡兔同笼都忘了,牛吃草你怎么做啊?”

  正常四年级学生,连鸡兔同笼都还没学吧?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叶修用力揉了揉额角。

  这小子,来真的啊。

  瞥了眼认真讲题的叶秋,叶修叼了只笔,身子坐正了些,眼神终于有了几分认真。

  叶秋讲完题,嘴有些干。他伸手去拿手边的水杯,抬头,正好看见叶修专注的目光。他捏着水杯,张了张嘴,又闭上,等叶修提笔开始做题,他才问:“哥,你到底想做什么?”

  “嗯?什么?”

  “你突然这么认真,不正常啊。”

  叶修觉得自家弟弟简直不可理喻:“不是你说不然不给抄作业的吗?”

  “你也可以和以前一样偷走去抄啊。”叶秋说。

  “……你这是鼓励我抄你作业咯?”叶修笔尖一抖,眼睛不由自主地往旁边一斜。

  “你不喜欢吧。”叶秋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你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像现在这样。”

  “所以呢?”叶修咬起了笔。

  “为什么不做好一点呢?”

  叶修笑了起来:“你不是说了吗,我不喜欢啊。”

  叶秋反问:“挨老爸批你就喜欢?”

  “小朋友,去把《海的女儿》好好复习一下啊。”

  故事里的人鱼公主,为了一双在陆地行走的腿而献出了自己甜美的嗓音。

  “你算哪门子人鱼公主……”叶秋送他一记眼白,“那游戏呢?你和胖哥玩的那种。”

       “喜欢啊。”叶修重新看了看自己的解题步骤,继续往下解题。

  “怎么这个你就喜欢?”叶秋不满地撞了撞他的手臂。

  稳住了被撞的手,叶修觉得今天的叶秋无理取闹得令人发指,所幸字没有被撞歪。叶修懒得搭理他,等求出答案,他搁下笔,把作业本往叶秋面前一推:“玩得开心就喜欢呗。——你看看对不对。”

  叶秋扫了眼解题过程,拿笔在某个数字上圈了一圈:“没写完整,你的最小公倍数怎么出来的?——怎么玩游戏你就觉得开心?”

  叶修咬咬笔,硬是在空隙里把漏掉的步骤塞了进去:“这哪有什么为什么?去,今天把《海的女儿》复习一遍。”

  “……都说了你算什么人鱼公主啊?”叶秋把自己的数学作业扔了过去,“你就那么喜欢打游戏?”

  真的有那么喜欢?

  叶修不知道。

  《海的女儿》只是顺口一说,年仅十岁的他也不甚清楚,那个美丽善良的公主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甘心让自己化为泡沫。但没理也能占三分才是叶修一贯的风格,他翻着弟弟的作业,随意地笑笑:“也许吧。”


  叶秋高中看《红楼梦》的时候知道了这么一句话。

  猪油蒙了心。

  回想起来,用这两句话形容自己四年级之后的那五年时光,真是再特么贴切不过了。

  叶秋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中规中矩那种;叶修也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属于剑走偏锋。两相比照,叶秋的聪明就显得温和了很多。久而久之,人们就习惯只关注他表面的光芒,而忽略了他不输给同胞哥哥的机敏与早熟。

  但我们一开始就说了,叶秋从来就只是一个看上去让人省心的孩子。

  一个四年级的孩子,成绩拔尖、艺体出众、处事周全,既让父母安心,又让老师省心,还能在同学之间博得不错的人缘,这样的为人处世,仔细想来,甚至让人有些胆寒。

  可事实上,没有人会产生这种想法。他是个认真努力的人,这让他表现在外的优秀不显突兀;他也是个会犯错误的人,偶尔的傻气时常让人哭笑不得。比如他喜欢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会在课间忙里偷闲玩一把PSP,吃饭挑嘴还总把自己不爱吃的菜偷偷放进哥哥盘里。

  游刃有余于方寸之间,这才是叶秋真正聪明的地方。

  而四年级那年,他却亲手打破了这个平衡。

  “怎么这个你就喜欢?”

  “玩得开心就喜欢呗。”

  “怎么玩游戏你就觉得开心?”

  “这哪有什么为什么?去,今天把《海的女儿》复习一遍。”

  “……都说了你算什么人鱼公主啊?你就那么喜欢打游戏?”

  “也许吧。”

  下一个问题,被他压在了舌下,他想了很久,还是没能问出口。

  可为什么,我喜欢不起来?

  那天晚上,他真的把《海的女儿》复习了一遍,故事的结尾,人鱼公主为了她的爱情,投入海中,在阳光下化作了泡沫,天空的女儿告诉她,她得到了一个机会,三百年的善行将让她不灭的灵魂升入天堂。

  有什么意思呢?叶秋把书放回书架。四年级的他,不懂爱情,不懂牺牲,他更不明白,为爱情牺牲自己的人鱼公主,和叶修喜欢打游戏有什么关联。

  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他本应是这样想的,良好的教养予以了叶秋无以伦比的耐心。但这一回,他猛然意识到,坐以待毙从来不是问题正确的解决之道。

  “小胖,暑假我们能去你家学习吗?”

  暑假放假的前一天,晴天里震起一个霹雳,所有嬉皮笑脸瞬息戛然而止。

  “学习”?这个“学习”里头掺了多少水,不还有叶秋你自己的一份吗?

  叶修迟疑着探了探叶秋的额头:“没发烧啊……”被叶秋毫不客气地打掉了手。

  胖哥严肃地审视着叶修和叶秋,摸着下巴说:“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啊。”

  叶秋呵呵一笑:“你试试看是不是愚人节?”

  等第二天,眼睁睁瞧见玩腻了游戏的叶秋坐在桌旁掏作业本的时候,胖哥和叶修终于醒悟了。

  “原来今天才是愚人节?”胖哥喃喃自语。

  “不算吧,他说的大实话。”叶修勉强保持着镇定。

  叶秋是认真的。胖哥没修炼出叶修那么厚的脸皮,自己坐在电脑前面疯,放着客人坐在一旁写等会儿要给自己抄的作业,这么无耻的事他自问还做不出来。游戏很快就打不下去了,胖哥一把推开键盘,无可奈何地坐到了叶秋对面:“得,我陪你吧。”

  叶修瞥了两人一眼,麻利地退出了联机模式,改玩单人模式。胖哥看不下去了:“喂,你不来……学……习一会儿?”

  “我没带作业。”

  这个理由堪称无敌,胖哥无语了一会,继续规劝:“那我的书借你?”

  “不必了,你自己看吧。”叶修面无表情地爆了敌人的头。

  胖哥识趣地闭了嘴。叶修是个目标明确的人,说好了是来玩的,就绝不会因为他人的一时兴起去强迫自己做计划之外的事。

  然后庞家爸妈敲开房门的时候,惊喜或者说震惊地发现,自家看到课本就犯困的儿子,居然坐在桌子后面乖乖地写着作业!

  临走前,听着庞家爸妈诚恳的“有空多来玩”的客套话,叶秋得体地笑笑,冲胖哥眨眨眼:“小胖,这样叔叔阿姨是不是就不会为难了?”

  当然不会为难,就算是对儿子学业不作要求的庞家爸妈,也绝不会排斥有学霸定期前来安营扎寨。

  至于叶家夫妇,他们一度担心日程过满的补课会不会妨碍两兄弟与同学的日常交往,现在看到儿子们与其他同学的学习互动,高兴都来不及,很是爽快地答应了庞家爸妈请兄弟两个经常过去做客请求。自此,到胖哥家学习or打游戏,成了叶家兄弟课余之外的必修课。

  叶修毕竟不是真石头,一身百毒不侵油盐不进,看见叶秋和胖哥学习得热火朝天,实在做不到次次都置身事外。余下两年的小学进度条,就在闲暇时三人疯狂刷作业和叶修狂刷游戏的剧情中,嗖——的一下窜过去了。

  看到三人齐齐入选市重点的重点班,当天晚上,庞家爸妈就拎着两大篮水果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叶家。

  “真是多亏你们家两个孩子,不然我家小胖肯定上不了那么好的班级!”

  叶爸爸嘴上客气地说着“过誉了过誉了,是小胖自己努力,我家孩子才是承蒙照顾了”,脸上的笑已经快扬到后脑勺了;叶妈妈只是谦和地笑笑,去厨房给两位欣喜若狂的家长准备果盘,下刀明显不如往常利索。

  不管表现得再怎么随便,看到孩子做出成绩,父母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这个道理,叶修在很多很多年后才明白,叶秋比他早了几个月。

  而现在,准初一生叶秋只知道坐在身边、正在翻看游戏攻略的叶修,对游戏的热情不曾消减。

  他恨恨地往嘴里塞了个苹果。两年的进度条,真的,太短了。 


-tbc-

———————————————————————————————

卖糕的!没人发现我漏贴了一段吗?难道是因为那段去了也不影响理解吗……Orz我是有多蠢复制粘贴都能漏贴一段啊!【自pia】

错误已补,欢迎继续捉虫



评论(3)
热度(56)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