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九)

  “……按定义,实数可以分为有理数和无理数。什么是无理数呢?我们平常所说的无限不循环小数就是无理数,除此之外的实数全部都称为有理数……”

  坐在初中的教室里,叶修拄着头,半撑着眼皮,右手时不时贴着课本装模作样地凌空划拉几下,看上去倒和周围正襟危坐的同学一样勤快地做着笔记。

  “……整数,分为正整数、0和负整数,要记住0不是正负数!每次都有同学会错在这种概念问题上……”

  半阖的眼皮已濒临极限,原本悬空的笔尖在纸上勾起了鬼画符。人在半睡半醒间对外界刺激的反应会格外激烈,所以在感受到背后一阵尖锐的刺痛时,叶修猛地坐直了身子。

  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不疾不徐地问:“叶修,你在做什么。”

  永远不要小看老师的洞察力,走神打盹有没有被发现,大多取决于老师有没有那份闲情来搭理你,而不是你的掩饰是否高明。

  早在小学就彻悟了这个道理的叶修深刻地明白,被抓的时候,比起默认或狡辩,恰到好处地转移注意力才是免罚防批的不败高招。

  “老师,为什么不讲虚数呢?”

  老师果不其然被带偏了主题:“初中不需要掌握这个,你们把实数搞清楚就够了。”

  叶修不依不饶:“不需要掌握就不用提吗?”

  “提了也不会考,现在我就是解释给你们听,你们也不懂。”

  一记声东击西,老师不再为难,给了叶修一个警告的眼神,继续自己的讲课。叶修见多了这样的场面,对此只报以一个掩藏在手心后的哈欠。趁老师转头写板书的功夫,他敏捷地往身后一靠,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接过了背后的纸条。

  “……按符号,我们可以直接把实数分作正实数、0和负实数,同样,做题目的时候要注意0的问题。好了,下面,我们来讲一下数轴……”

  “真无聊,放学去不去打WOW?”

  是挺无聊的,枯燥的内容,无趣的讲解。考试不涉及,就不用学习,那么我们挂着“学习”的名号,究竟在学习什么?

  还是游戏好啊,叶修不由自主地感慨,至少我现在找到了我的目标。

  他拿起笔,这次倒是正正经经地在写字。

  “不去,要学琴。”

  他把纸条揉成一团,板板正正地坐直,目光沉凝地跟着老师的眼睛,然后,左手伸到背后,轻轻巧巧地把纸团扔到了身后的桌子上。他继续保持端正的坐姿,这让原本对他特殊照顾的老师也不好意思再对他使用视线激光,重新把目光对准全班进行扫荡。

  叶修等了很久都没等到戳他的那支笔,事实上这一次,纸团是直接越过肩飞过来的。

  “你逗我呢?”

  “是真的,我那么热爱艺术的人。”

  “……那你那时候以被老爸揍一顿作为不学琴的代价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因为我对艺术爱得深沉。”

  ……你这么用问过艾青吗……

  胖哥无语凝噎了一会儿,笔杆子在桌上敲了两下,换了张纸写道:“你要练手速?”

  这次的答案终于正常了起来:“试试呗。”

  胖哥还想问点什么,前面的卷子已经传了下来。他挠挠脖子,最后决定屈服于老师的淫威,做起了随堂练习。

  初中数学的基础,对于重点班的学生完全不在话下。只是十五分钟,老师就要求停笔,随机点学号让同学们报出答案,支支吾吾的同学都被老师要求讲解解题思路。这样的校对方式高效且有覆盖性,连随随便便的叶修在老师点学号时都认真了几分。这的确是一位相当有教学经验的老师,他懂得如何有效地来提高学生们的学习效率。

  当然,在这种老师手下,学习也绝对不会轻松。

  这样的老师,区重点的重点班配备了全套。

  一天下来,别同于小学的紧张氛围已慢慢渲染开来,作业还不算多,压力的种子已渐渐埋下。叶修倒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把作业往书包里一扔,拉链随便一扯,抄起书包背上对教室另一端的叶秋说:“好了吗?”

  “马上。”叶秋迅速地写下了最后一个句号,把完成的作业整整齐齐地码好放进课桌里,背起书包走了过来:“走吧。”

  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叶修在课堂上永远不会自己完成作业的无耻行径,新班级按身高排座,叶修和叶秋分别坐在第四排的左右两端。对此叶修向老师提出抗议,被老师以“坐哪里都一样”的理由无情地驳斥了。

  “肯定是老爸事先打点过了。”叶修表示严重怀疑。

  胖哥还在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见两兄弟要走,问:“真不去?”

  叶修无奈说:“真要学琴。”

  “还来真的?”胖哥咋舌,“被谁刺激的你?”

  “没谁,就是想练练。”叶修挥了挥手,“先走了。”

  初中放学比小学要晚不少,苍青的天穹与橘色渐次相接,回家的公路上,夕阳铺了一路的金橙地毯,给高高矮矮的楼房镀了一层浅金,如一席晚宴的散场,又如一曲歌剧的开幕,奢华与陈郁交融,辉煌与壮阔相织。

  当叶修拿起五线谱时,叶秋不敢置信地问:“你真的想学琴?”

  “我还和你开玩笑?”叶修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你和我开的玩笑还少吗?”叶秋咬牙加了重音。

  叶修指着五线谱直接扯到重点:“叶秋老师,还不开讲吗?”

  “能给个理由吗?”叶秋迟疑地坐了下来,“我有预感,五线谱回头一定被你扔河里去!”

  “我很严肃的好吗!叶秋老师,这就是你对学生求学的态度吗?”

  “……我先教你识谱……”

  其实不是没有学过,只是原先学的全都拿去喂邻居家的狗了。

  而现在……

  叶修回想起,很久以前在胖哥那里看到的电竞杂志;回想起昨天晚上,在胖哥的PSP上看到的几个“WCG2008星际争霸比赛”视频。

  真正意义上的,快速操作,精准走位,炫目招式。

  他不清楚这些视频在顶尖游戏圈里代表着怎样的水平,但他忽然明白了,原来游戏,并不只是消遣。

  原来游戏,也可以是荣誉的代名词。

  原来他还远未到达终点,他才刚刚起步。

  仿若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心脏开始躁动,指尖开始颤抖,原本浮动的魂魄开始有了落点。诱惑在心底响动,回声渐起,一点点沦陷,无可自拔。

  这就是你所执着的目标吗?

  不能经常实战练习也没有关系,他总有他的方法。

  叶修握紧双手,灯光于眼中寥落成星火,不知何时,已隐隐燎原。


  “你在想什么啊?”

  叶秋再一次觉得,尽管自己和双胞胎哥哥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但他们能有相似点的,也只剩下这张脸了。    

  “《野蜂飞舞》?我说你《致爱丽丝》能弹了吗?”

  “我还弹那个做什么?”叶修反问。

  “……”这话简直没理找理出了境界,“那你弹这个做什么?”一个才学了十个多月钢琴、平均每天练琴不到一小时、都没有完完整整弹过一首曲子的家伙,居然要弹《野蜂飞舞》,还是八度版!先不说节奏感,你手指不会打结吗?

  “我练速度。”

  “练速度?你先把《致爱丽丝》从头到尾不出错弹一遍试试!”

  “多浪费时间。不是你说《野蜂飞舞》是最快的钢琴曲吗?直接把这个弹会不就好了。”叶修轻描淡写地回绝了叶秋的要求,盯着五线谱磕磕绊绊地敲着琴键。

  叶秋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见到比现在自己面前更狂妄的家伙了。浪费时间?有精力一个键一个键敲过去学《野蜂飞舞》的家伙,居然嫌学《致爱丽丝》浪费时间?他都快替钢琴老师晕过去了。但他冷静了片刻,一下子就找出了上述对话的关键词。

  “等下,练速度?既然你想直接练速度,怎么不开始就弹《野蜂飞舞》?”

  “我谱子和琴键都不认识,怎么弹?你会直接这样教我吗?”

  叶修直指关键,叶秋彻底哑口无言。没错,要是叶修一开始就说,你教我最快的钢琴曲,他肯定不会把这话当回事。不是说他对艺术有多虔诚,只是听到这话,谁都会想你这不跟我开玩笑吗?

  咳咳,要说觉得这么做太小瞧音乐了,也有一点……虽然是被逼无奈,不算专业,但好赖也学了这么些年的钢琴,一个纯业余的家伙突然冒出来以极随意的态度说“我就是练练速度,教我弹弹最快的曲子呗”,他涵养再好,都想把对方脑袋摁到钢琴上。敢情我们辛辛苦苦练那么多年的成果,就让你一句“练练速度”给赶上了?有这么瞧不起人的吗!

  虽然眼前这家伙一直都是这样瞧不起人的……

  “你花了这一年就为了练速度,你练速度做什么?”叶秋提醒自己要心平气和,一个猜测却让的他语气无论如何也无法保持毫无波澜,“为了打游戏?”

  叶修应得很痛快:“难道还不明显?”

  这话说得好像没看出来是自己IQ不够,叶秋强忍着没让自己吼出来:“你这样有意思吗?打个游戏消遣消遣,你那么认真做什么?”

  这话已是无礼,对其他人,叶秋绝不会让自己的感情如此放肆。但他克制不住,在叶修面前,他总是克制不住,一是因为他是叶修;二是因为,这是他的亲生哥哥。

  叶修没有生气,笑呵呵地问:“叶秋,你有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

  印象里,叶修很少会直呼自己的名姓,最多不过在压榨捉弄自己的时候恶心兮兮地来上一句“小秋”。这一次他笑着叫出自己的名字,完完整整,清清楚楚,眼里没有戏谑。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

  这个困扰了我整整三年半的问题。

  我也想知道啊,为什么你能这样简单地说出“喜欢”,我到现在都只能在原地踟蹰,不知道自己坐在桌前疾笔是为了什么。我试图去靠近,试图去理解,到头来只能一头雾水地看着你往执着的方向更进一步。

  迷茫,无措,羡慕。

  犹如鲲鹏之于燕雀,一个扶摇万里,一个困厄于地。 

  到底是我做得不对,还是你走得太快?

  叶秋深深吸了口气,绷着一脸“败给你了”的阴沉,重新拿了本曲谱搁在《野蜂飞舞》前面。

  “先试试这个,如何?”

  那就让我试一试,我们的差距到底在什么地方。

  《<悲怆>第三乐章》,贝多芬。

  这也是一首快节奏的曲目,比起《野蜂飞舞》要简单些,但对初学者来说也够呛了。

  叶秋坐到钢琴凳上,侧过脸对叶修说:“你先起来,我给你示范一遍。”

  等叶修起身,叶秋调整了下坐姿,双手平稳地放在琴键上,继而一个键音响起,乐声如雨水般突如其来,叮咚直下。紧接着,越来越快,越来越急,暴雨倾泻如注,铿锵错落,壮阔激昂。他的手指在黑白的行道间游走,就像地面上不断溅起的水花,起起落落,潇潇洒洒。

  站在叶秋身后,叶修微微瞪大了眼。

  不是没见过叶秋弹琴,也不是没听过叶秋弹《<悲怆>第三乐章》,可像这样全情投入的叶秋,叶修还是第一次见到。

  跃动的指尖,端正的坐姿。

  暴雨般飞溅的音符,磐石般稳定的节奏。

  指尖下光影交错,琴键上黑白相间。

  一如既往的沉静面容,不同以往的热烈目光。

  所有的矛盾,都在此刻交融成了一个完满的整体。

  等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叶秋听见身后的人近乎感慨的赞叹:“我差点以为你真的很喜欢弹琴。”

  叶秋愣了一愣:“怎么可能?”

  “所以说差点啊。”

  叶秋没把叶修的话放在心上,他站了起来,问:“怎么样,能行吗?”

  叶修笑了,把叶秋推到一边,像模像样地把手搭在了琴键上:“哥想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

  几串流畅的音节之后,他听见身后叶秋忍无可忍的咆哮:“哥,你弹琴的时候不看谱子的吗?!”

  别看叶秋弹得如此漂亮潇洒,人家那是有着七八年积累的。练到数学老师快来了,叶修满头是汗,也没练出个什么名堂,咚咚哒哒的,整个一群魔乱舞。叶秋却一直没走,很是耐心地在旁边纠正哥哥的指法,帮他梳理乐谱,一个小时下来,忍受着魔音入耳,水都没去喝一口。

  估摸着时间差不离了,两兄弟收拾好琴谱,准备恭候数学老师大驾。两人百无聊赖地翻着补课的课本,叶修敲着书说话了:“其实你那样挺好的。” 

 “啥?”叶秋不明就里。

  “你今天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叶修合上课本,拿起来当扇子扇了起来,“你小子,总是想些有的没的东西,有功夫想那些,还不如找点有趣的事做做。我看你今天弹琴,不是挺享受的吗?”

  捏着书页的手指险些给纸戳了个洞。

  “我……”

  我哪里享受?我一点也不喜欢弹琴,我只是想看看,这样的挑战,你到底能不能接下来。

  但,说不出口。

  他忽然有些惶恐,当年心底逐渐清晰的迷雾似乎更清晰了些,又似乎变得更加模糊。

  我明明是不喜欢的。

  可为什么说不出口?

  他看着身边的叶修,突然很想问他一句。

  哥,喜欢到底是什么?


-tbc-


———————————————————————————————

关于游戏和钢琴我都完全不懂,全部是现成找的资料……莫名很期盼有个游戏/钢琴帝站出来给我科普一下……TUT

不过自己找总能找到很赞的东西~给大家推两个贴吧里的视频~(因为贴吧可以跳过广告)

八度版《野蜂飞舞》《悲怆》第三乐章

这两天要出个远门,可能要到下周二才有更新,提前请个假……【土下座】(说得你现在更新很勤快一样?!【揍】)


评论(15)
热度(66)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