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孔明灯

给@叶燃。 的贺文~也是给叶家兄弟的贺文~不是兄弟的番外,就当个小短篇看看吧~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他们也终于能一起开开心心过中秋吃月饼放灯啦~XD

不过现实中,大家要按规定燃放孔明灯啊~有些场所是禁止燃放的哟,容易引起火灾。不管怎么样,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十四(下)晚上有~好啦,最后祝大家月饼节中秋快乐~OwO



  “叶秋,你几岁了?”叶修蹲在石栏后头,对着江上清新的水气悠悠地吐着烟。

  “我几岁了你不知道?你是阿尔茨海默氏症提前了吗?”叶秋专注地摆弄着手里纸灯,看都没看叶修一眼。

  “一样的DNA,你也差不多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病吗?”

  “不知道,有问题吗?”

  “那是老年痴呆。”

  叶修斜了他一眼,懒洋洋地笑着:“我说,你的唐氏综合症还没好?”

  叶秋懒得纠正他这是真正的基因病,用脚轻轻踹了踹叶修:“起来起来,看看这灯没问题吧?”

  叶修慢吞吞地站起来,随口敷衍:“没问题,你放吧。”

  叶秋怒了:“你根本没看吧!”

  “放出去我就看到了。”一支烟正好燃到尽头,叶修捻了捻烟头,随手把它丢在路边,和叶秋打了声招呼,“你先放着,我回去拿根烟。”

  “你给我回来!”叶秋怒喊,“你要是回去,我就告诉老头你每天都蹲在阳台上偷偷抽烟!”

  “说好的兄弟爱呢?”

  “没了!”

  叶修挠了挠后脑勺,在“幸福恒久远”和“一根永流传”之间挣扎不定,最后沉痛地再次蹲了下来,一脸的痛心疾首:“何必呢?”

  “这叫战术。”叶秋气定神闲,偷眼瞅着难得在自己手上吃瘪的叶修,嘴角克制不住往上扬。

  叶修接口:“什么战术?打蛇打七寸?

  “不是,是借刀杀人。”

  “……”明明有哪里不对,为何他却无法反驳?

  这回叶秋没忍着,抱着灯哈哈大笑了起来。叶修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腿:“行了行了,你再不放老头就要出来找人了。”

  “没事,他和老妈在看中秋晚会,一时半会出不来。”叶秋也跟着蹲了下来,把灯往叶修怀里塞,“看看粘得怎么样?别飞一半散掉了。”

  叶修乐了,举着明显比市面上大了一圈的孔明灯,一边仔细查看灯底:“要是散了就去举报店家卖假货,要我给你315热线电话吗?”

  叶修满以为自己会等来弟弟不屑一顾的“切”,却半天没听见声响。他把灯举得更高了些,隔着一双手臂,叶秋把头别到了一边,含含糊糊说着:“这,咳,这个是我做的……”

  叶修愣了愣,然后把灯放了下来啧啧感慨:“难怪这个那么丑。”

  “喂!”叶秋扭过头瞪了他一眼,“我说你可以了啊。”

  “不过挺好的。”叶修笑了笑,指腹摩挲的地方是粘在灯罩外已经干透了的胶水,“那么大一个,比黑心老板厚道多了。生意头脑不错啊,叶总。”

  叶秋没理他,按着大腿站了起来,抬头去看半空中高高挂起的那轮玉盘。据说今年的月亮要到十六才圆,叶秋瞧了半晌,也没瞧出十五的月亮哪里缺了一道边。叶修也站了起来,把孔明灯搁在石栏上,一边按着灯,一边按着弟弟的肩膀:“想吃月饼了?去屋里拿,家里月饼都开堆成山了。”

  叶秋觉得自己这个哥哥简直不可救药:“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想点更好的东西吗?”

  叶修说:“什么更好的东西?兔子吃月饼吗?”

  叶秋呆了一呆,眨了眨眼,把目光挪开,对着月亮很快又笑了出来:“你还记得啊。”

  “怎么不记得?家里的经典笑话。”

  “别笑我好吗,是谁说以后买一个送我的?到现在还没买来,骗子。”

  叶修搭在叶秋肩上的手轻轻拍了拍:“那作为补偿,联盟给我的月饼全都交给你负责了,一个也不用给我留。怎么样,哥够义气吧。”

  “……那就免了吧。”叶秋无语地拍掉了叶修的手,看着卧在月亮上睡得安静的兔子,眼里有笑意一点点漾开。

  在那个还相信月亮上有嫦娥姐姐的年纪,把那只阴影绘成兔子当做独吞月饼的贼,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说买个月亮送给弟弟啃,条件是以后弟弟的作业都要给自己抄,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说到底还是会做梦的年纪,孩子梦里的世界,怎么描绘都是好的。

  而现在,转眼间,已经到了要给孩子织梦的年纪了。

  夜晚的江水泛着泠泠的银光,比白日的更澄净,也更清冷。叶秋静静地眺望着远方,眼神没有聚焦,月光落进他的眼中,浅浅的一层光,淡了眼底一贯的墨色。

  “喂喂喂,回魂了。”叶修完全不能体会弟弟心里的情怀,摇着弟弟的力道让叶秋几乎以为叶修是想趁机把他推到江里去。他送了哥哥一个白眼,拿出打火机,准备开始点灯。叶修拿着灯底,最后近距离观察了一遍这个制作简单的纸灯。

  真真是纯手工制品,糊灯的纸在粘连处皱了起来,一看就是胶水放多了。灯架子搭得也不怎么齐整,这么近就看得出有些歪,绝对算得上孔明灯界的残疾人士。叶修看着看着就看笑了,叶秋听得一激灵,险些把火点到纸上。

  “你笑什么?”

  “没什么。”叶修说,“这个挺有特色,放天上一眼就能认出是我们家的。”

  叶秋的头还在下面,声音传过来就有些闷:“这哪里分得清楚?飞到天上就一个点。”

  接下来的过程都很顺利,点好了火,兄弟两个一人擎着一边,慢慢把灯放了出去。

  “哎哎哎,你看,飞了飞了,真的飞了!”

  叶修哭笑不得:“不是你自己做的吗?能不能飞你都不知道?都快三十的人了,镇定点。”

  “管他三十四十,这可是十二年来你第一次在家里过中秋!我高兴点还不行?”

  “行行行,随你随你。”叶修一只胳膊搁到了叶秋身前,以免他一激动真的翻过石栏掉了下去。叶秋当然不至于那么傻,他盯着那个长得歪歪扭扭的孔明灯一点一点升起,到最后,只能看见夜空里一点暖橙色的火光。

  “真的分不清了啊。”叶修右手横在眼睛上面往上望,“真是身残志坚的典范。”

  叶秋纳闷地瞥了他一眼:“身残志坚?你说谁?”

  叶修笑:“没谁。对了,这么多年没放这玩意儿我都给忘了,我们是不是忘写字了?”

  过节放孔明灯,总要写点东西祈愿才算完满。

  叶秋凝视着夜空中最后那一点火光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咧着嘴笑了:“有必要吗?又不是小孩子了。”

  “哟,不是小孩子了还来放孔明灯?叶总,你这是环境污染懂不懂?”

  “我这是偶尔为之。要说污染,你天天抽烟的量加起来才是导致温室效应的元凶吧!”

  “太夸张了吧,我这最多就是室内污染。”

  兄弟俩一边拌着嘴一边往屋里走,等到了家门口,账已经翻到当年到底是谁把孔明灯放到了屋子里,害得两人都被叶爸爸狠揍了一顿并勒令永远不准在家里出现孔明灯。

  “你胆子还真不小,在老爸眼皮子底下违法乱纪。”

  “要说胆大,十二年不回家的家伙底气才更足吧!”

  叶修自知理亏,难得不回嘴卖了个乖。叶秋顿时也没了脾气,想起那个素得什么都没有的孔明灯,微微笑了起来。

  就因为不再是小孩子了,才不会去想那些梦里的东西。

  比起祈愿,还是真真实实的现在来得温暖动人。

  叶秋转过头,对着正在脱鞋的叶修,郑重地轻声说:“哥,中秋快乐。”

  叶修抬起头,橙黄的灯映在叶秋脸上,说不出的安宁,和和暖暖。

  他也跟笑了:“你也是,中秋快乐。”


-终-


评论(10)
热度(34)
  1. 叶燃。打牌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叶总不知道憋了多少年,总算等到了能和自家老哥放孔明灯的机会。对兄弟俩相处的描写还是一样简洁清新又暖人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