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十七·上)

兄 

  君莫笑,君莫笑,醉卧沙场君莫笑。

  谁想竟会一语成谶。

  可你都没能卧在那片本应属于你的沙场,这让我们如何笑得出口?

  君莫笑,千机伞。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这就是你想告诉我们的吗?

  连人都不在了,你倒是来告诉我们,要怎样才能重头再来?

  过了一会儿,苏沐秋被推了出来,叶修捏着卡慌忙转头,看见苏沐橙不知何时已站到自己身边,只是木然地看着,没什么反应,也没什么表情,脸色比苏沐秋脸上盖着的那方布还要再苍白几分。他心里狠狠揪了一揪,一把抱住了她。

  “不要怕,沐橙。”叶修把她的脸摁进自己怀里,颔下是她柔软的黑发,“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别怕……我陪着你……”

  苏沐橙还是那样站着,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僵硬地由着叶修抱着她不住地安慰。这样的安静让叶修开始慌乱,又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更用力抱紧了她,安慰的声音都慢慢带上了哭腔。

  “沐橙……哭出来,哭出来好不好?别这样……还有我呢,难过就哭出来……算我求求你,哭出来好不好……”

  “叶修。”苏沐橙忽然愣愣地说,“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她突然推开叶修,扭曲着五官硬生生拼凑出一个笑脸:“哥哥在和我们开玩笑对不对?根本没有什么车祸,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坐起来和我们说‘是不是被吓到了’。一定是这样的!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吓唬我们?等他醒来了我一定要好好骂他!

  “沐橙。”

  苏沐橙带着笑抬起头,看见叶修定定地凝视着她发颤的眼睫,伸手抚上了她的脸颊。

  “这是真的。”

  “沐秋死了。”

  苏沐橙的笑脸霎时收敛得干干净净。

  “你骗人……”

  “我没骗人……”叶修重新把她揽进了怀里,小心翼翼,仿佛怕稍稍一用力,怀里的女孩就能给揉碎了,“沐秋他……死了……”

  “你骗人!”

  “苏沐橙!”突如其来的大吼把苏沐橙吓了一大跳,一下子停了挣动,“你哥哥他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的,你明白吗?看见君莫笑了吗?他希望我们好好活着,就像千机伞一样,即使什么都没有了,他也希望我们能往前看而不是留在过去!”

  “沐橙,他走了,可是我们还活着……”

  “他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苏沐橙不声不响,等叶修说完开始大口地喘气,她慢慢伸出双手,揪住了叶修的衣服。起先叶修感到胸口的布料一点点被洇湿,他轻轻地抚着苏沐橙的长发,最后听见她在自己怀中哭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啊?叶修你告诉我为什么啊!凭什么是他?哥哥他那么好……他那么好……凭什么……你说……凭什么啊……”

  叶修仰起了头,仰得很高很高,高得眼里只剩下天花板冷冷的白色。

  不能哭。

  不能哭啊……还有沐橙呢,就算为了沐橙,也不能在这里放纵哭泣。

  多残忍,多残酷。

  那是她唯一的亲人。

  那是他最好的兄弟。

  而此刻他们站在这里,她只能无力地哭泣,他只能红着眼眶为她坚守最后一份坚强。


  车祸的后续处理非常迅速,肇事司机良好的认错态度给事故的解决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车祸的起因很简单,肇事者新手上路,见了红灯本想踩刹车,忙乱之下错踩了油门。

  偏偏撞上了过马路回家的苏沐秋。

  叶修麻木地听着肇事司机真诚的忏悔,听他说愿意承担全部责任,听他说如果需要可以先垫付丧葬费。

  可忏悔有什么用?有这份心现在来真诚,为何不在上路时调整好心态?

  赔偿又有什么用?能换回一条人命,还是能免去亲友的痛彻心扉?

  叶修知道,如果可以,苏沐橙大概会当着那人的面把赔款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而她到底没有那么做,尽管她通红的双眼,连负责此事的警察见了都胆战心惊。不用叶修提醒她也清楚,没有这笔钱,他们连块像样的墓地都买不起。

  老苏啊,到头来你连下葬的钱都得自己挣。

  如果苏沐秋此时能坐起,叶修想自己一定要这样嘲笑他!

  所以你怎么不坐起来呢?你平时不是最受不了我这样嘲讽的吗?现在躺在这里算怎么回事,乖乖任我开嘴炮?

  别玩了好吗,没点反应的话,开嘲讽都没成就感啊。

  叶修低头揉了揉眉心,又抬起头,对坐在一旁打哈欠的苏沐橙说:“累吗?累了就去休息,这里有我呢。”

  苏沐橙摇了摇头:“不累。”

  叶修叹了口气,用力揉了揉她的脑袋,不再说什么。

  毕竟,今天已是守灵的最后一天了。

  苏沐秋要是知道叶修这样由着自己妹妹为他守了三个晚上没睡好觉,非得跳起来直掐叶修脖子。不过他背着苏沐秋偷偷给苏沐橙开后门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不差这一次。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

  殡仪馆的灯到了该退休的年纪,颤巍巍地隔一阵就闪一闪。苏沐橙一下一下点着头,最后趴在苏沐秋的棺材边上费劲地撑起眼皮。

  “叶修……”

  “嗯?”

  “我真的见不到他了吗?”

  叶修把手按在了她的头上:“沐橙,睡吧。”

  苏沐橙慢慢闭上了眼,叶修抬起手,手指微微蜷了蜷,然后轻轻拭去她脸上湿润的痕迹。房间里的温度打得有些低,叶修绕着墙走了一圈,找到空调调控板后,把温度按了上去。温度缓缓回升,叶修在苏沐橙边上坐了一会,看了眼冰棺中少年安静的脸,又站起来把温度调了回去,到外头找了床毯子,给苏沐橙盖上了。

  这一幕有些熟悉。叶修看着棺前明黄的烛火,呵地笑出了声。

  啊,好像是叶秋住院那次吧,他坐在病床旁不挪窝,一边逗着弟弟一边催促爸妈赶紧回家。叶家夫妇一步三回头地出了病房,等到了家,还给俩孩子打了通电话催他们早点睡觉。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就趴在床沿睡两了过去,比叶秋早?大概要早些吧。他总记得那天晚上身边有什么动静,后半夜的病房比白天少了些凉意。第二早醒来,他伸了个懒腰,一床被子软绵绵地从肩上滑了下去。

  那时候是什么心情呢?

  叶修给苏沐橙掖了掖被角,转身出了房间,按着门把带上门。他往前走了两步,最后停在了一部公用电话机前头,取下话筒,眯着眼拨号。

  他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从来不用手机的他,心里记着一个从未拨通的手机号码。

  “嘟——嘟——嘟——”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也许早就废弃的号码,但总有一些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他盯着荧绿的电话屏幕,悠长的提示音按着节拍规律地响起。

  “喂!”

  真的等到了!

  “喂,是叶秋吗?”

  “……哥?”

  叶修在裤袋里摸了半天,终于从皱成一团的烟盒里摸出了一只烟,叼在嘴上。

  “嗯,是我。”

  滋滋的电流声兀自响了一会儿,叶修听见一个明显压抑着什么的声音:“你这时候打给我做什么?”

  叶修不知道叶秋在努力掩盖什么,但他不想猜测。疑惑成了伪装,也并非作假。他从另一个裤兜里掏出了打火机,借着微弱的火光给自己点上了烟:“没什么,想到就打了。”

  烟雾渐渐升起,叶修发现今天这通电话总是需要等待,好在,他并不缺少耐心。

  “想到什么了?”

  “也没想到什么。”

  “让你说句想我有这么难?”

  叶修揉着鼻子开始笑:“你行啊叶秋,几年没见,智商没长脸皮倒长了不少。”

  “你滚!”

  烟草苦涩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叶修没什么烟瘾,只是喜欢通宵的时候点根烟提提神。这两天忙着车祸的后续处理,他忙上忙下连抽根烟的工夫都腾不出来。现在来上一根,他忽然有种不想放下的冲动。

  “最近过得怎么样?”

  又是等待,没等多久,只有一句寥寥草草的“还行吧”。

  “你呢?”

  “也还行吧。”

  “你这是赤裸裸的抄袭!”

  “有证据吗?录音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录?”

  叶修险些被烟呛着,他清了清嗓子,说:“多了个‘也’,最多也就借鉴。”

  “切!”

  三年没说过话的两兄弟就这一些无聊透顶的问题扯了半天的皮。一支烟很快燃到了尽头,叶修摸摸口袋,又拎出一根来。他兴致颇高地点上,那头叶秋正质问他去哪儿浪了。

  “你去打游戏了是不是?你少骗我,三年前你离家出走怎么不去打游戏?”

  “诶,你怎么知道我没打的?”

  那头回答得干脆利索:“猜的!”

  “呵呵。”

  要是三年前的叶秋,这时候大概会恼羞成怒,闷上一会儿再补一句“哼”。这次他转移话题快得让叶修一时没接上话。

  “爸也这么猜的。”

  “妈也这么猜的。”

  “我们还猜那罐龙井和那柄王星记加起来要三千多块。”

  “哦对了,我还猜你一定是知道茶几上那个蛋是爸早上没吃留着晚上吃的,所以才没吃。”

  “你说我猜得对不对?”

  叶修捏着话筒,张了张嘴,声音慢了半拍才传出来。

  “一半一半吧。”

  “哥,回家吧。”

  叶修闭上了眼。

  苏沐秋真的教给了他很多事情。

  比如处事,比如乐观,比如坚强。

  再比如,责任。

  守护好他惟一的、最最珍视的妹妹,他仅有的、最后一个亲人。

  “我还不能回去。”

  “哥!”

  “叶秋。”叶修的声音疲惫得几近沙哑,“沐橙只有我了,我不能把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丢下。”

  叶秋的声音略略尖锐了起来:“沐橙是谁?”

  “我朋友的妹妹。”叶修扯了扯嘴角,“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朋友出了意外,我要帮他照顾好他唯一的亲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叶修也沉默了很久,他闭着眼吐了一口烟,听着对面有些颤抖的嗓音沿着电路一直到达耳中。

  “那我就……不是你唯一的弟弟吗?”

  电话挂断得决绝,对面的忙音“滴滴”响起,叶修慢慢松开了话筒,任由它笔直地掉落,又被电线拉回。他沿着墙,一点一点滑坐在地,拿着烟的手覆到眼上,掌心顷刻间一片潮湿。他努力想要克制,可破碎的哽咽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从喉咙深处溢出。

  叶修永远记得十八岁时的那个夏夜。

  殡仪馆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人影,没有声息,门缝漏出的光微弱地在漆黑的长廊上留出一片灰暗的视野,他跌坐在公用电话下,于一片寂静中痛哭失声。


-tbc-


评论(43)
热度(83)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