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十八·上)

  “叶修,我真的……可以吗?”

  叶修按上苏沐橙的肩用力捏了捏:“当然,‘沐雨橙风’就是专门为你创建的啊。”

  苏沐橙笑着说:“说得也是呢。” 卡嵌进皮肉有些痛。

  “加油!”

  “嗯!”

  叶修站在选手通道的阴影里,无言目送苏沐橙一步一步走向星光灿烂的赛场。

  “你很紧张嘛。”

  叶修没有回头,左手插在队服口袋里,难得穿出了几分帅气挺拔:“这可是沐橙的第一场比赛。”

  “你自己第一次比赛的时候不是淡定得不得了吗?”陶轩递过了一根烟,“抽吗?”

  叶修直接接过了烟,就着陶轩递来的打火机点了火,发狠似的吸了口,又重重地吐了出来,过道里霎时一片乌烟瘴气。陶轩陪他一起污染周边空气,这时候要是有人经过,八成会以为这里闹了火灾——剩下两成是发现警报器没有被惊动。

  “别那么紧张,她可是那人的妹妹,还是训练营里最出色的学员。”

  叶修笑笑说:“也不看看是谁教出来的?”

  就算我们都知道你能不能也不要那么自然而然啊……

  无语归无语,陶轩对叶修的大言不惭早就习以为常,随口转移了话题:“如果他还在,你们三个配合是不是……”

  “如果他还在,沐橙也不一定会玩《荣耀》了。”

  陶轩沉默了一下。

  “看比赛吧。”

  “嗯,看吧。”

  这不仅仅是苏沐橙的第一场比赛,也是第四赛季嘉世的第一场比赛。

  更是“沐雨橙风”的第一场职业比赛。

  如果他还在,沐雨橙风早在三年前就该耀眼夺目。

  还好,现在也不算太晚。


  沐雨橙风是原本苏沐秋打算拿来参加职业联赛的枪炮师账号,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对外宣布,就被迫尘封。

  苏沐秋入殓那天,天气特别的好,盛夏的阳光炽热灼人,暑气氤氲,蝉鸣裹着热浪不绝于耳,墓园的树模糊得只剩下绿影。明明他出事的前两天,H市的雨还下得瓢泼,活像法海又打算来一次水漫金山。

  只是这回没镇着白娘子,却多了一人在南山长眠。

  他留下的东西不多,几件衣服,几个本子,几样苏沐橙送给他的小礼物,外加三张账号卡,烧起来不费什么功夫,可挺费时间。日当正午,两个不常出门的人烧到最后都有些头晕了,没一个发现不远处就有可以遮阳的地方。还剩下三张账号卡,叶修取出秋木苏,犹豫了一下。

  “烧吗?”

  “烧吧。”

  卡比衣服本子难烧多了,塑料的外壳一点点融化,金属的芯片慢慢露出,在火焰中发出“哔剥”的声响。苏沐橙看了一会儿,从叶修手中拿过了沐雨橙风。叶修没有询问,把剩下的君莫笑收进了口袋。

  “今天天气真好呀。”

  叶修眯着眼抬头看了看澄蓝的天空:“是啊。”

  “他最喜欢这样的天气了。雨天太潮了,衣服老是晾不干。”

  “这里的雨天的确吃不消。”叶修对比了一下H市和B市的天气状况,想想春秋绵绵密密的雨和梅雨黏黏腻腻的潮,深有感触地点点头。

  苏沐橙轻轻笑了一下,眼角还是红的,眼神已然明亮。

  “明明前阵子雨还不停。他果然还是喜欢这样的日子。”


  观众席上传来雷霆一样的掌声和呐喊,叶修站得老远都觉得耳膜发疼。当下的联盟,也只有连夺三冠的嘉世能在每一场普通的胜利后都维持着这样澎湃的激情,这是王朝之队的粉丝当有的气势。

  况且这场胜利并不普通——这是嘉世战队在第四赛季的开门红,这次获得胜利的新人还是一个卖相不错的妹子。

  叶修对向他走来的苏沐橙竖起了拇指:“打得漂亮!”

  苏沐橙摇摇头:“运气好。”第一次上台,紧张在所难免,她知道自己有三次明显的错误可以让对手翻盘,所幸对手发挥不佳,还是让她稳住了局面。

  叶修说:“赢了就是赢了,问题等复盘的时候再说。”

  苏沐橙抿了抿嘴:“如果是他,那三个地方就不会出错。”

  叶修揉揉她的头:“可现在沐雨橙风在你手上,没有你,它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发型被弄乱了,这样的安慰也不算贴心,苏沐橙却笑了:“嗯。”


  拿去了账号卡都不问原因,看到她偷偷摸摸练着枪炮师当然更不会纠结这个问题了。

  叶修夹着烟站在她身后,半晌没吭声。还是苏沐橙率先打破了平静:“你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闻到烟味了呀。”

  也是,味还挺重的,难为苏沐橙忍到了现在。

  自从那个晚上主动和叶秋联系之后,叶修就迷上了抽烟。那种趁虚而入的刺激感很容易让人上瘾,淡淡的苦,让人愈发清醒,也愈发糊涂。对经常熬夜的人来说,烟的确是个提神的好东西。

  被发现了叶修便不再保持沉默,抽着烟一步步教导。

  “别一掉血就急着往上加,注意药剂冷却,保持续航能力。”

  “看这里,你碰到其他小怪的仇恨范围了,小怪拉太多会加大战斗负担,控制不好很容易挂。这时候你要发挥职业优势,枪炮师有全荣耀最远的攻击距离,你可以通过移动摆脱仇恨。”

  “怎么移动?”苏沐橙问。

  “来,我示范给你看。”叶修接过了鼠标键盘,一边操作一边解说,“看见了吗?要尽可能利用地形,脱离小怪视野,几次之后就可以摆脱仇恨。你还可以利用飞炮,注意我的技能使用。”

  一个教得用心,一个听得认真。几次讲解,几下实践,苏沐橙也能有模有样地用起飞炮了。

  叶修继续说:“不要只想着用飞炮移动,移动的同时还要随时注意周围情况,随机应变。至于飞炮的节奏和时机,这些都要你自己在使用过程中去熟悉和掌握。还有记得熟悉自己的技能冷却时间,你现在等级还不高,技能冷却快,等级上去之后,控制技能释放时间会越来越重要。”

  苏沐橙郑重地表示自己会注意。两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所讲的内容已超出了普通网游的范畴,诸多细节,更不是寻常新人玩家需要掌握的。

  真的没有意识到吗?

  这个问题很无所谓,反正他们在做什么,自己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就足够了。

  所以在苏沐橙提出要留在嘉世训练营的时候,叶修完全不感到惊讶,也不去问她是不是真的想好了,只问:“学校那边处理好了吗?”

  苏沐橙回答得干脆:“这个训练营会替我操心的。”

  事实证明她应对得很好,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苏沐橙本来就是个课业优秀的好学生。高中学习紧张,课业繁杂,苏沐橙没能维持住初中骄人的成绩,但最终后也顺顺利利拿到了高中毕业文凭,学业水平考试的语文、计算机和通用技术还是漂漂亮亮的A。

  苏沐橙自如地在游戏和学习中保持平衡,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在书山题海里苦苦挣扎还上不去的家伙。只有叶修看见她彻夜彻夜地趴在电脑前或者题海中,每一个大假之前人都要瘦上一圈。高二快结束的时候,接二连三的大考闹得她神经衰弱,她愣是瞒着叶修直到他第二赛季再度问鼎冠军。

  “你不是也一样吗?”面对叶修“把自己逼成这个样子做什么”的质问,苏沐橙和和气气笑着反问了一句。

  叶修叹了口气,把药放到她面前:“暑假期间禁止熬夜,药我会监督着你吃的。以后每天的锻炼,你要是想耍赖我陪你去。”

  反正陪跑这种事情,他小时候也干过,不介意现在再捡起来。

  不过从某些角度来说,他和苏沐橙确实没什么不同,只是他没有把自己折腾到神经衰弱那么严重的地步。

  毕竟一个人再强大,肩负起两个人的梦想也是很辛苦的,而且他身上背负的,不仅仅只是两个人的执念。

  嘉世三连冠,是奇迹,也是必然。

  谁都有夺冠的机会,赛场上很多时候就是拼那一口气。叶修的天赋在职业圈中都足以让绝大多数人仰望,而那三年,一叶之秋的气势连大漠孤烟无法阻挡,一往无前,势如破竹。

  外加,他身边还有一个无比可靠的搭档和一帮值得托付的队友,以及一个全力支持他的老板。

  这样完美的阵容,嘉世简直找不到会输的理由。

  唯一缺少的,就是他想要尽全力去说服的。


  “那边真的没问题吗?”苏沐橙突然发问。

  叶修有点摸不着头:“哪边?”

  苏沐橙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吧。”

  叶修反应过来了,笑笑:“想法不同,没办法解释。”

  苏沐橙侧过脸,瞳孔的墨黑在烟雾中显得更深了。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再怎么亲近,也有一些界线是不便触碰的,她有,叶修也有。

  只是啊,真的很少见呢,叶修那样强作镇定、按捺兴奋的模样。

  还有他故作从容、若无其事的姿态。


  三连冠的那晚,叶修罕见地喝了酒,不是被灌,是自愿的。他的酒量实在不敢恭维,区区两杯啤酒,已经倒得人事不省了,也不知到底是醉的还是累的。厚道的吴雪峰第二天见着宿醉头痛的他都忍不住笑话两句,和赛场上无往不胜的斗神相比,酒桌上的嘉世队长实在是太菜了。

  苏沐橙早就知道叶修喝不了多少,还是几年前的除夕,苏沐秋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罐啤酒,一边喝着一边和叶修大谈《荣耀》前景。没想到喝着喝着,他正兴奋着,叶修已经睡死了过去,他和苏沐橙哭笑不得,又很高兴自己抓住了叶修的一个把柄。  虽然这个把柄一直没用到就是了。

  阻止不是苏沐橙的行事,她知道叶修做什么都有自己的理由,这样的信任到后来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不管是生活中,还是赛场上。

  而她没想到,那两杯酒,居然是为了壮胆。

  “那么多年了,该回去看看了。”

  拿着三年冠军的戒指与证书,这样的分量,总该足够了。

  这够周全了,按其他过来人的经验,再汇报一下自己的工资,80%的父母都会松口。叶修的钱大多都拿去接济朋友了,这并不是问题,叶修知道,钱在自家爸妈面前屁都不是。

  这三年他也去了不少次B市,亏得他够低调,叶家在B市那么深的人脉,愣没发现叶家长子混在电竞队伍里偷偷转了好几遭。

  这回,他真真正正要光明正大地踏着大路回去了。

  场景恍恍惚惚地轮回,不知是不是巧合,这一次回来恰好又隔了三年,唯一不同的是时间,这次回来,早上的阳光很温和。叶修拿出钥匙开门,比前两回都更为从容,自己的心律倒还是老样子。

  啧,没长进啊。

  叶修也没顾上检查钥匙是不是锈了,他转了半天,门很不给他面子,哼哼唧唧转了半圈,剩下半圈怎么都不肯动了。

  “你倒是开啊。”叶修嘟囔了一声,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出来。

  未必是想不到,只是没做好准备罢了。

  对面的人似乎比他更加惊讶,按着门把的手一直没有放下,表情凝固在开门的那一瞬,眨眼的动作都被禁锢。

  他应该要说点什么的。

  叶修这么想着,嘴唇轻轻抖着,音节被压在舌下。他一贯牙尖嘴利,这回他最锋利的武器全缴了械,还未出刃就投了降。

  还是那人先开了口:“叶,修?你,你回来了……”

  有什么东西重新开始流淌,风声呼啸而过,身后是一片刷拉拉的声响,恣意到放肆。

  叶修稍稍站直了些,和原来一样随便扯了个笑,只是这回扯得并不那么成功。

  “妈。”


-tbc-


———————————————————————————————

我有罪……晚就算了……(有脸说算了?!)连我自己都没觉得甜……【一口血】Orz

说好的要写老叶酷炫狂霸屌炸天呢?!尼玛又是一章回忆杀,手!!!你在做什么?!!【剁】


评论(10)
热度(44)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