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十九)

兄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叶修,别以为你妈和你弟弟都护着你,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我今天态度就摆在这里,我不同意!”

  窗外有鸟雀惊起,叶修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爸,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已经这样做了。”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叶修换了口气,“我还想继续打下去。”

  叶爸爸霍地站了起来:“荒唐!”

  叶修的视线跟着抬高,他看着自己的父亲,用与先前相同的姿态。

  “爸,我是认真的。” 


  吵架也要先填饱肚子攒足力气,叶妈妈把父子三个呵斥了一顿,总算换来了一顿尚算和平的午餐。席间,也不管那三头犟驴到底听没听进去,叶妈妈不停地给几人夹菜,说说笑话,唠唠家常,和那时叶修没走前一样。

  再大的火气,和着饭吃到肚子里也能消化掉一些了,更别说一旁还有人盼着熄火,那个被烧着的几次三番主动示好。

  在叶修夹来一筷子菜,说“老爸,你吃菜”的时候,叶爸爸搁下碗,脸板得都发木了。

  “吃你自己的,有事吃完再说。”

  叶修把一声“喳”咽了下去,回了个规规矩矩的“哦”,恭恭敬敬地收回了筷子。偏过头的功夫,刚好瞧见叶秋冲他眨了眨眼,他一时没稳住,“噗”地笑了出来。叶爸爸瞪了过来:“笑什么笑?教你的规矩都忘了吗?”

  叶修当然没敢回嘴,端正态度,全身心投入到吃饭大业中。

  还有边上那个,你真以为老爸看不见啊?别憋着笑了,伤身。

  后半餐饭,父子三个还是没什么声音,叶妈妈倒笑得很快活,袖口不小心沾了酱油,也只用纸巾随意拭了两下。

  真好。

  叶修往衣袋里摸了摸,指腹碰上了卡片光滑坚硬的轮廓。他又往里探了探,最后用力捏住。叶妈妈瞧见他的动作,问了句:“叶修,你拿什么呢。”

  “哦,没什么。”他松开手指,把手放回到桌面上。

  事情应该,会比自己想的……更顺利些?

  阳光穿进房里,映在精致的水晶吊灯上,循着物理定律,闪出一片亮晃晃的光。兴许是刺眼的光给了他错觉,叶修仿佛能看见当年也是在这个位置,叶爸爸质问他为什么不肯学琴。

  那时候他才多大呀,刚刚上小学的年纪,小小的一个娃娃,为了不学琴屁股被打得发肿,眼角都红了,却硬是没有出声,只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要理会这个混蛋老爸了!

  后来,后来也没什么后来。“老爸”还是照常叫,祸还是照常闯,当时气得怒焰万丈高的老爸,还是默许了孩子的任性。

  其实一直都是这样,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变过。

  所以在说出自己打算的时候,叶修无法否认,心里尚存的一点侥幸。

  真的,只有一点侥幸而已……


  叶修也站了起来——让父亲站着和坐着的自己说话,没有这样的道理。他试图让自己说得更稳些:“老爸,不是我吹牛,电竞方面,我真的很优秀。”

  叶爸爸比叶修还要高一些,此刻他把身体微微弯下来一些,脸和叶修贴得很近:“我知道你很优秀,但是叶修,你也要知道,这是游戏,游戏你懂吗?打都打了,先前的六年我不和你计较,可是现在,现在你已经二十一岁了!二十一岁是个什么概念你明白吗?一名正常的大学本科生,明年就该毕业正式踏入社会了!别那么幼稚了!你要知道你再这样下去,你毁的是你自己!”

  “我现在已经步入社会了,爸,我已经在工作了。”叶修说着,从桌上那沓纸里抽出一小叠装订齐整的,“你看,这是我工作的合同。或许在你们看来这份工作不是那么体面,但至少我敢说,靠它,我能把自己养活得好好的。”

  “胡闹!”隔着一叠纸,被叶爸爸敲打的桌子依然“叩叩”直响,“你脑子清楚点!叶修,那只是游戏!”

  “国家体育总局早在03年就承认电子竞技是我国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了。”叶修据理力争,“爸,这不仅仅是游戏,我参加的是电子竞技。”

  叶爸爸冷笑一声:“不仅仅是游戏?你还真敢说,那你现在敢不敢把拿你比赛的那个什么问问别人,你说的这个是不是游戏?”

  叶修嘴都快说干了:“大多数人对电竞项目还有误解。网游是电竞的基础,这和普通人打篮球踢足球的概念是一样的。”

  “那你再去问问,有没有人打篮球踢足球弄得玩物丧志的!”

  “你能说没人为了打球翘课逃学的吗?”

  叶爸爸反唇相讥:“呵,有打球打到离家出走六年不回家的人吗?”

  “我……”叶修一噎,缓了缓,闭上眼,又睁开,“没听说过并不代表没有,至少说明,我比那些人更加优秀。爸,我知道当初是我幼稚不懂事,你们要怎么打怎么骂我都接受,但我也有我自己想追求的事。如果那时我和你说我要打游戏,你会答应吗?如果我说我要打球,你又会怎么样?这样的歧视本来就是不合理的。既然国家承认了,电竞就有它存在的意义,为什么你不试着理解,只是依仗自己的认识一味反对呢?”

  这回叶爸爸可算被堵得没话说了,哆嗦了半天嘴皮子,扔出一句:“老子就是看不惯打游戏的!你他妈这就是玩物丧志!”

  对话进行到这里,根本无法继续。那几张象征荣誉的证书奖状放在桌上,叶爸爸拿手压着,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过。叶修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再往下他不敢轻易开口,他怕自己一张嘴,直接成了一场世界大战。

  两相僵持,一段手机铃声掐准时间响了起来。

  两个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叶修是没有手机的,叶爸爸听了一听,才发觉铃声来自自己身上。他拿出手机,语气不是很好地“嗯啊好”了几声后挂断了电话。之前在厨房的叶妈妈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怎么了,有事?”

  “有点急事,要我过去一趟。”

  “那你快点过去,家里有我呢。”

  叶爸爸深深看了叶修一眼:“你好自为之。”

  叶修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应该要说点什么的,可直到父亲摔门离开,他都没能组织出一句得体的措辞。他坐了下来,手指深深插进发间。

  “你不该和你爸这样讲话。”

  叶修没有回应。

  “不管有没有道理,他都是你爸。”

  “我知道。”叶修撑着头趴到了桌上,“我没想和他吵,我只是……”

  “只是什么?”一只手搭到了他的手上,“追求理想?”

  答案又是缄默。

  叶妈妈坐到叶修身边,不轻不重地捏着他的胳膊:“叶修,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立场?”

  “换一个问法,如果你爸咬定了不同意你继续参加电竞比赛,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继续打下去。”叶修的嘴压在下面,听起来有点鼻音,“我以为这些已经足够证明了。”

  一份长期合同与高薪奖金、最有价值选手证书和三张冠军奖状,还有三枚货真价实的,冠军戒指。

  “妈,我是真的喜欢。”

  “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叶妈妈说,“可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知道,很多事不是喜欢就可以的。”

  “道理我明白。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去争取?”

  叶妈妈仍是不紧不慢:“那你打算怎么样?留下来和你爸天天吵架,还是再一次离开?”

  “电竞我不大懂,但我也知道,你要成为职业选手,就不能经常呆在这里。话说到这里,叶修,我问你,你是选择游戏,还是家人?”

  叶修一激灵坐起:“不是,我……”

  “你的计划里一开始就没有‘留下’,你回家,只是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想得到我们的认同。”叶妈妈拍拍他的手臂,“我说对了吗?”

  哑口无言。

  叶妈妈的眼神很温和,就是这样温和的眼神,一次又一次让叶修进退维谷。

  这是一次危险的博弈,叶修知道,他不能输;一旦输了,他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是。”叶修盯住了叶妈妈的眼,一瞬不瞬,“但是这很重要。”

  “小修啊……”叶妈妈轻轻叹了口气,“妈不怪你。但这件事,我和你爸一样,是不会同意的。你问过自己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有一个词,你爸说对了,‘有恃无恐’。只是哪怕是亲人,承受力也是有限的。你那么聪明,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修的嘴唇颤了颤,他什么也没说出来,也说不出来。他低下头,看见自己大腿上的裤子,早被抓得不成样子。

  “妈,这不是威胁。这件事,我真的想做好,我也相信我能做好。”

   叶妈妈点点头,缓缓说:“是啊,我也相信。”

  她顿了一顿:“叶修,你还记得那年在叶秋的病床旁,我对你说了什么吗?你有考虑过你做这些事的后果吗?”

  墙上的钟“滴答滴答”地走动,声音响亮得烦人。叶修终于抬起了头:“那个时候,我的确没有考虑清楚后果,但我知道,如果我不那么做,我一定会后悔的。”

  “可我们并不接纳你现在所做的事。”叶妈妈问,“即使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叶修深吸了口气,把证书往母亲面前一推,起身,字字掷地有声。

  “绝不。”


  “你要走?”

  “几年不见,你的反射弧越来越长了啊。别那么惊讶,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叶修坐在床边,从包里抽了袋东西扔给叶秋,“喏,给你的。”

  叶秋没顾上反驳他的反射弧一点也不长,接住袋子低头一看:“藕粉?”

  “H市特产,不用谢了啊。”

  “嘁,稀罕。”叶秋拎着袋子转过头,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叶修再招呼他,又悄悄把头偏了点过去,正好扫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叶修捏了捏又把它放进了包里,叶秋有点发怔:“你抽烟?”

  “嗯,是在抽。”

  “你……什么时候开始的?”叶秋问。

  “好几年了吧,记不太清了。”

  叶秋蹲了下去,把那包烟拿了出来,默默看了一会儿。

  “是你打电话给我的那年开始的?”

  叶修没想到叶秋真能猜出个时间:“大概……是吧。”

  叶秋把烟丢了回去,抬头斜着眼瞧他,正儿八经地说:“吸烟有害健康。”

  叶修一掌摁上他的头,迅速把叶秋梳理整齐的发型揉成了鸟窝:“知道知道,你哥我健康着呢。”

  “喂……你别弄我头发!”

  叶修笑呵呵把手抽了回来:“那么在意形象,又不是小姑娘。”

  “这不是形象问题好吗!”

  “好好好,你说不是就不是。”边说,叶修边站起来往里头走去,没走两步,就看见窗台上摆着的一盆葱翠。他愣了愣:“这是……”

  “吊兰。怎么,没见过啊?”

  叶修笑道:“你都见过的东西,我怎么会没见过?”

  叶秋眉毛狠狠一跳:“凭什么我见过的东西你也一定要见过啊!”

  “凭我是你哥啊。”叶修捻着吊兰修长的叶子,来回抚弄着把玩,“我呼出的气比你吸进去的还多。”

  “……就五分钟的气你还计较上了?”

  叶修端着脸挥挥手:“五分钟也是时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不把时间当回事了。”

  “只大我五分钟的家伙装什么老前辈啊!”

  再一次成功惹毛弟弟的叶修愉快地笑了:“怎么想到种这个的?”

  叶秋还置着气呢,直接呛了回去:“种就种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呵,没什么。就是摆你屋里有点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是我们屋里。”叶秋粗着声纠正。

  吊兰嘛,又可观叶又可观花,好种好养好成活,在家里摆上一盆是没什么奇怪的。

  只是叶秋从小就不爱摆弄花花草草,叶修又碰巧知道点什么罢了。


  “沐橙,这是什么?”

  “吊兰呀。”

  “你要养这个?”

  “嗯。是不是很好看?”

  “是挺好看的。”

  “呵呵,而且意思也很好。”

  “意思?花语?”

  “是啊。”


  的确是很好的意思呢。

  叶修笑着松开手,戳了戳叶片。


  “无奈而又给人希望。”


  饭后,叶秋跟着母亲进了厨房。这一回叶妈妈没有拒绝,一边洗碗,一边使唤叶秋帮忙整理整理。有叶妈妈在的地方,很难有不齐整的地方,叶秋在厨房转了一圈也没转出个什么名堂来,最后只能摸出一根还没剥开的玉米棒子,蹲在厨房门口的垃圾桶前以极散漫的服务态度地给玉米脱衣服刮胡须。

  嗯,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偷听……

  起初父子两个还聊得挺和谐,正常的音量,隔着一面墙钻到叶秋耳朵里,已经不剩什么了。叶秋不介意,头三年有什么事,他的确不清楚,但凭着零零碎碎的线索,也早拼凑出了个七七八八;至于后三年的事,他不知道的,叶修大概也不会和自家老爹说。

  除了苏沐橙,怕是不会有人比叶秋更了解那位“叶秋大神”了,尽管他既不看比赛,也不玩《荣耀》。

  嘉世战队,一叶之秋,气冲云水……

  霸图的大漠孤烟,皇风的扫地焚香,蓝雨的索克萨尔……

  不仅是叶秋自己所属的嘉世,连嘉世的劲敌们,他都去了解过。那一个个游戏角色和它们背后的一位位操作者,他背起来不比任何一个荣耀死忠粉陌生。

  虽然他只看过寥寥几场比赛,而且每次看到中途就睡过去了。正因为看过、了解过、参与过,他才不能理解为什么叶修对这个游戏有如此之深的执着。

  只是不理解归不理解,他对《荣耀》不感冒,并不妨碍他明白从万千敌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的艰难。为这一份胜利的荣耀,叶修也有坚持下去的理由。

  现在他回来了,是不是说这样的荣誉终于拿够了呢?

  外皮被扒掉了,叶秋一绺一绺揪着玉米须,想着叶修两次的欲言又止,快把玉米拔秃了。

  你想和我说点什么呢?

  墙外老爸的嗓音渐渐高了起来。

  重头戏来了!叶秋按捺下兴奋,把耳朵贴到了墙上。

  “荒唐!”

  要早知道老爹会突然效仿帕瓦罗蒂,他绝对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贴墙!声波透过墙体刺入耳膜,叶秋感到墙都在随之振动,一个没准备,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叶妈妈也听见了,甩甩手上的水往外走,看也没看狼狈起身的叶秋。叶秋拍拍手,也不好意思猥琐地躲在后头了,跟在老妈身后向餐厅张望。

  争吵,意料之内的争吵。叶秋听了两句,顿时明白为何父亲会再一次雷霆震怒。

  他……居然还打算继续打游戏?三个冠军还不够吗? 

  叶妈妈跟着听了一阵,忽然问:“叶秋,怎么回事?你哥说的游戏是什么?”

  叶秋眼珠子开始四下乱瞟:“呃,我也不太清楚……”

  叶妈妈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一直蹲在这里偷听的吗?”

  “……是一款叫《荣耀》的游戏……”

  “《荣耀》?”叶妈妈反问,“前段时间有比赛的那个?”

  “呃,啊,前段时间是有比赛。”叶秋旋即抓住了重点,“不对,老妈你知道?!”

  叶妈妈说:“分公司和他们主办方有来往。叶修是职业选手?打得还不错?我怎么没见过他的名字……”

  叶秋别过眼:“老妈,他就是‘叶秋’。”

  “叶秋?”叶妈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脸色忽地变了,“你是说那个从来没在公众面前露过脸的‘叶秋’?”

  “难怪……”叶妈妈喃喃道,接着又看看叶秋,“只是按照规定,电子竞技选手参赛是要用真实证件报名的吧。叶修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身份证……叶秋,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叶秋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叶妈妈看他的反应,什么都懂了。她没说什么,走到厨房里面拨了一通电话。

  “喂,老蔡吗?”

  “嗯,是我。”

  “你现在给老叶打个电话,让他过去一趟。赶紧的。”

  “现在不方便说,你先让他过去,我下回和你解释。”

  “嗯,就和他说有急事,让他赶紧过去。”

  “好,麻烦你了。”

  叶秋回过头看她:“妈……”

  叶妈妈放下手机:“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叶秋,你先回自己房里去。”

  叶秋瞥了瞥屋外已陷入僵局的两人,又瞧瞧一直盯着外头没什么表情的母亲,只好乖乖回了自个屋里。

  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家里真正不能惹的,是看上去最温婉不过的母亲。叶爸爸气急了无非打骂,打够了,骂痛快了,就消气了;叶妈妈不一样,想想每次叶爸爸气上头的时候,爷爷奶奶都劝不住,她只一句话,就能让失去理智的丈夫暂时冷静。

  老妈肯定发现了,自己故意瞒着他们的事……

  想到这里,叶秋不禁抖了一抖。他在房间里,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走到这边,又走去那头,最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抓着头发唉声叹气。

  怎么办?难道这回他还要给叶修陪葬?还是自己把自己给埋了的?

  越想越胸闷,他都快把头塞到膝盖里了,门突然开了。叶秋一呆,抬起头:“你们……好了?”

  “不然呢?打一架?”叶修坐到叶秋边上,把包甩到脚边,拉开拉链翻来找去。

  “这……不是,叶修,我和你说正经的!”叶秋发现自己又被叶修带跑了,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也和你说正经的啊。”叶修说,“我马上要走了。”

  “去哪里?帮老妈买菜吗?”槽吐到一半,叶秋幡然醒悟,“你要走?”

  这是叶秋怎么也没想到的。叶修走了六年了,这次鼓足勇气,冒着被老爸抽死的危险回来,当然不是为了再一次离开的。他想追问,马上被叶修一袋藕粉给转移了注意力。叶修太清楚怎么对付自己这个大愚若智的老弟了,和他东拉西扯,直到他对着那盆吊兰装起了文艺小清新,昏了头脑的叶秋才终于把方向给正回来了:“等等,你干吗一定要走?”

  “我留下来老爸看见我都烦。”叶修收回了摧残小花小草的手,“而且队里需要哥去拿冠军啊。”

  “要点脸行吗?”叶秋受不了了,“三个冠军还不够?”

  叶修笑:“冠军总是不会嫌太多的。”

  叶秋摇摇头:“不行,你得留下。你有没有和老妈好好说啊?你用这种口气说话,脾气再好都要被气出病来吧!我告诉你叶修,这回你必须留下!你偷我行李的账我还没和你算呢!”

  “叫哥叫哥,才几年不见连规矩都忘了?”叶修打掉叶秋戳他鼻子的手指,装得一派老气横秋,“离家出走是你该做的事吗?好的不学尽学坏的,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

  “你有立场这么说我吗?”叶秋瞪了他一眼,往门口跑去,“你在这里等着!不许出来啊!”

  “你真是……”

  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摔门声。

  叶修摸摸鼻子,环视了一圈又是三年没见的房间。

  “也好,那就再看看吧……”


  叶秋冲出去的时候,叶妈妈还坐在桌边。听到声响,她侧过头看了叶秋一眼,对他的到来并不惊讶。

  “你也是来劝我的?”叶妈妈对坐在对面的叶秋发问。

  叶秋皱眉:“不是,老妈,你就让哥那么走了?”

  “这是他自己选的,叶秋,你应该去问他。”

  “我知道你们反对他打游戏。”叶秋说,“但有必要要他走吗?”

  “我再说一遍叶秋,这是他自己选的。”叶妈妈看着墙上挂的钟,视线慢慢转移到叶秋脸上,“我没想要他走,我和你一样,都希望他回家。”

  “但是……”

  “先不说这个了。”叶妈妈打断了他,“我问你,他还要继续当电竞运动员这件事,你怎么想?”

  话题拉到了关键,叶秋当然是不赞成的,可话到嘴边,却组不出合适的句子:“我……我也觉得这样不好。”

  “你真的这样觉得?”叶妈妈笑了一声,“叶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叶修去干什么了。”

  “妈……”

  叶妈妈吸了口气:“叶秋啊,你知道那年你住院,我批评他不该意气用事的时候,他问了我什么吗?”

  叶秋自然是不知道的,叶妈妈也没打算等他回答,径自说了下去:“他问我,有什么事是可以凭着一时意气去做的。”

  啊,叶秋想,真像叶修会问的问题。

  “早在他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你哥哥不是那么安分守己的人。”叶妈妈苦笑一声,“养了十多年的儿子,到头来我还是一点都不了解他。”

  叶秋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想了想才斟酌说:“可他现在……做得还挺不错的……”

  “现在是不错,可是以后呢?他真能打一辈子游戏?妈是不懂,可妈也知道,像他们这样的电子竞技选手,根本没几年职业生涯。等他该退役了,你说,他还能做什么?”叶妈妈说着说着声音也扬了起来,“我不是反对他打游戏,但他不能除了打游戏就一无所长!你看看他,初中才毕业就去打游戏,连正经的高中学历都没有,以后出去,还能有什么出息?

  “没错,妈是觉得打游戏不上台面,可他毕竟还是我的亲生儿子。你们真以为我们反对,只是觉得有个打游戏的儿子面子上挂不住?我们是心疼他!你说说,叶秋你说说,他都二十多岁了,怎么还这么不知道给自己打算?打游戏,那能是个事吗?”

  叶妈妈右手捂住了眼,把脸转了过去。

  “你也别劝了,路是他自己选的,我让他走,这是我最大的宽容。叶秋,你也这么大了,再过几年,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妈对你们没什么要求,只求你们想到的时候,也站在我们父母的角度想想问题。我们也……”

  后面的话,叶秋只听见了一声极轻的啜泣。

  他没能再看下去,转过头,叶修不知什么已背着包站在房间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们,眼神是静的,表情也是静的,像一尊平淡无奇的雕塑。叶秋心里动了动,不自觉张开了嘴。

  怎么就那么难呢?

  餐桌到房间,不近的距离,叶秋想叶修大概是看不出什么的。而叶修先是一愣,随后笑了笑,歪着头靠在门框上,轻飘飘地做着口型。

  是啊,怎么就那么难呢?

  叶秋是一点也不懂唇语的,他相信叶修更不会在这六年里用唇语来充实自己的语言系统。但那一刻,他却知道叶修说了什么。

  叶修也知道。


  老爸回来后,屋里简直呆不下去。

  还不如刚刚吵架呢……

  叶秋叹了口气,向坐在沙发的父母打了声招呼:“爸、妈,我去送送他。”

  叶爸爸理都没理他,自顾自看着电视上的红色电影;叶妈妈对他点了点头:“去吧,让他路上小心点。”

  叶秋出去的时候,叶修正倚在门口,微微仰着头,默不作声地吞云吐雾。叶秋不知道烟雾之后他的眼在看向何处,还是没有聚焦地放空。见自己来了,他拿下烟抖了抖烟灰,冲着叶秋微微一笑:“哟,送哥来了?”

  叶秋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他眯了眯眼,拿起叶修脚边的包,率先走了出去:“走吧。”

  身后没有响动,叶秋走到大门口停了停,回头一看,叶修慢吞吞地才走了一半。他没有催促,说真的,他心底竟希望叶修能走得更慢些。

  但,再慢的步伐也有抵达终点的时候。叶修走到叶秋身边重新拿过自己的行李,拍了拍他的肩:“到这里就可以了,回去吧,要开饭了。”

  “哥……”

  叶秋想说些什么,却梗在喉咙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慰?看他这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叶秋突然觉得自己才是需要被安慰的那个。意识到这一点,叶秋的后槽牙又开始痒了。

  一个不留神,一张薄薄的的东西沿着抛物线飞了过来。他惊了一惊,倒退半步,下意识地低头接住,再抬头,那个家伙已挥着手走了。

  “东西还你了。回头见,傻瓜弟弟。”

  “你才是傻瓜你个混账哥哥!下回我看见你一定要连本带利把你欠我的讨回来!”

  说完,他怔怔地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日暮斜阳,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指间的力道重了几分。

  那是一张身份证。

  叶秋。

  这个名字,承载着《荣耀》中最伟大的荣耀。

  那一刻,在夕阳暖色的光辉下,叶秋仿佛看到了擂台上的一叶之秋,意气风发,战意昂扬。他的血液开始沸腾,他的灵魂暗自喧嚣,他忽然明白为何叶修还能有这样从容的姿态,为何朝阳而行的是他不是他。

  因为荣耀。


-tbc-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志们同志们我真的做到了!!这一章快不快快不快快不快?而且量超足啊!!久违的整章,让我幸福地去晕倒~_(:з」∠)_

【弟】字数爆到我心焦……努力缩缩缩,如果大家觉得哪里衔接得不好,不要大意告诉我吧!

还有我真的尽力在甜了……剧情这样窝也没办法啊……(;´༎ຶД༎ຶ`) 

话说今天种下的波斯菊居然抽芽了!奇迹啊!我以为我水浇过头它已经淹死了啊!(有脸说?!)如果有幸能养到开花,就给大家看照片~ (/^▽^)/ 

PS一下~【兄】章结尾的吊兰梗本来是留到番外的,但仔细想了一下……一盆吊兰养了十二年都没死就先不说了,也许人家就是那么坚强茁壮呢?死了也可以买新的嘛~可是……老叶第一次回家的时候就没看见一定要留到第二次吗?!Orz

那么沐橙养吊兰的时间大家应该猜到了……

很喜欢吊兰,无意间查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花语~感觉真的很合适呢,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笑】


评论(29)
热度(77)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