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上)

有妹子提出疑问,来前面解释一下设定~

虫爹原著中,沐橙认错人后失望地对叶秋说了一句“你不认识啦”,并不像第一次见面。而且一贯温和有礼的她,在误把礼花喷到陈果身上后立刻道歉,对叶秋却没什么表示,如果是初见,这样的行为显然不合理。所以私认为,沐橙和叶秋不但以前见过面,弟弟应该还给沐橙留下了很随和的印象~只是日理万机的弟弟不记得了……

不过后来和朋友讨论,“你不认识啦”也可以理解成“你不认识(我的)啦”,这样秋橙两人之前就没有见过……Orz这个可能性我还真没想到……最后设定秋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沐橙还没长成后来的联盟女神,几年后弟弟就没认出来……有些细节也修了一下~就是这些~=w=


  呐喊和掌声再次雷动。夹着烟头的手垂到一边,叶修转过头:“还不坐回去?”

  苏沐橙软着调子说:“反正一样嘛。”

  “这能一样吗?你现在可是正式选手。老板都过去了,快坐回去。”叶修催促。

  苏沐橙弯着眼看他:“队长不以身作则?”

  “队长有特权知道吗?”叶修弹了弹她的额头,轻轻推推她的背,“好好努力,等你以后做队长了也有特权。”

  苏沐橙扁扁嘴,拖着步子往选手席挪。场内的灯光打得炫目,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苏沐橙忽然止住了脚步,转身,漆黑狭长的甬道里,那人的眉目已被阴影模糊。她抿了抿嘴:“还疼吗?”

  叶修披着夜风回来的那一晚,苏沐橙看着他高高肿起的半边脸,捂住嘴,眼里蕴着的水气险些溢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呢?

  被哥哥小心保护着长大的她手忙脚乱地给叶修敷上了冰毛巾。

  不是一家人吗?

  肿了半边的脸,看着都感到钻心的疼,当事人龇着牙,反过来笑嘻嘻对她说其实一点也不疼,这可是革命阶段性胜利的勋章。

  这算哪门子的胜利勋章?她破涕为笑,嘴角刚刚上翘,又垂了下去。

  那么,现在呢?

  叶修一愣,然后笑:“早不疼了。”

  是吗?苏沐橙也笑:“那就好。”

  她再一次转身,一步迈出,星光与暗夜,前奏已然鸣响。

  那是星光璀璨、英雄辈出的一年,那一年,未来的三位荣耀战术大师亮相登台;那一年出道的新人,在不久之后被称为“黄金一代”;那一年,霸踞荣耀职业联盟未来四年“最佳组合”称号的炮矛组合横空出世。

  也是在那一年,神坛之上的嘉世,被霸图重重打下高台。

  输在哪里了?以新人身份担任主力的牧师高妙的战术布局,还是霸图刺客一记神来之笔的舍命一击下一往无前的气势?

  不论如何,毕竟已经过去了。

  叶修捏了捏苏沐橙的肩,不重,也不是轻飘飘的力道:“别想太多,今年输了明年再赢就是。”

  苏沐橙还是没有抬头,吸吸鼻子,声音有点塞塞的:“如果是老吴,我们今年会不会还是冠军?”

  “你是你,老吴是老吴,没什么好比的。”叶修揽着她的肩,用力抱了抱,“他都年纪一大把了,哪有美女选手来得振奋士气?”

  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你这么说他不怕被打?”

  “怕什么?反正他也打不过我。”说着,他又改了口,“呃,当然,我们要反对真人暴力。”

  “什么嘛,老吴根本不稀罕和你打。”

  “嗯,我知道他是打不过。”

  苏沐橙不说话,只是扬着笑脸看他。叶修拍拍她的头:“高兴了?”

  比赛输了,当然还是不高兴的。不过叶修这么插科打诨胡搅蛮缠,心情倒也不想先前那么灰暗了。

  也是,吴雪峰年纪已经大了,今年再上场,能发挥出几分实力实在很难说。输就输了,就算是叶修,该被一击毙命的时候还不照样没有逃掉?输从来都不可怕,怕的是连重头再来的气魄都没了。

  苏沐橙摇摇头:“明年我们再来。”

  “当然,我们的目标可是总冠军。”

  心情重新明朗,来自身体的怨念终于有了存在感。苏沐橙勾住叶修的胳膊轻轻晃了晃:“有点饿了。”

  这么一说,叶修自己也有些饿了。在外人看来,坐在电脑前敲敲键盘根本不耗费什么力气,事实上这么长时间一场决赛下来,身体消耗并不比其他体育项目要少。他问:“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行啊,吃什么?”

  “都行,听你的。”

  “那先出去看看吧。”

  食堂早已打烊,大门也落了锁,叶修和苏沐橙从侧门偷偷溜了出去。这一年苏沐橙都忙于适应比赛,这样的夜半偷食已是许久没有过了,一路上不停和叶修叽叽喳喳说笑着。叶修静静听着,听到有趣的地方,就插个两句,然后两人和任何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兄妹一样,齐齐笑了出来。

  “这样的时候出来很容易碰上灵异事件啊。”

  “小说看多了吧。”叶修打趣说,“十一点都没到,哪儿来的灵异事件?”

  话音刚落,他的脚步猛地刹住了。

  苏沐橙正朝前走着呢,叶修一停,她被拉着往后倒了一步。她抬头,看见叶修满脸的愕然震惊:“你怎么了?”

  “呃……我们大概……真的碰上灵异事件了……”

  什么跟什么啊?苏沐橙顺着叶修的视线看了过去,嘉世俱乐部大门口,一位衣着考究的青年戴着一副蛤蟆镜仰着头,神情专注,看样子是在欣赏那块大大的嘉世队徽。苏沐橙头一回见到有人只一个侧影,都是通身的气派。可是……

  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还没等苏沐橙有所发现,青年率先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他摘下墨镜,也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

  叶修按了按苏沐橙的肩:“低调低调,我在这里。”然后他同对面与他面容极为肖似的青年说,“这该我问你吧?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苏沐橙登时回过神来,偏过头问:“他就是叶秋?”

  “没错,我就是叶秋。”叶秋走上前来,对着苏沐橙露出一贯得体含蓄的笑,“真的那个。”

  “噗!”苏沐橙一下被逗乐了,“你这人真有意思。”

  叶修不高兴了,推了推自家老弟的肩:“怎么说话的?还有啊,现在大家都管你哥叫‘叶秋’,你小子这就给我露馅了?”

  叶秋乜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人妹子叫都叫出来了你还装什么蒜?”

  叶修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痛心疾首:“只有她知道啊,这要换个人来你也这么把我卖了?你小子行啊,这么大大咧咧地站在我们俱乐部门口,变魔术啊?”

  叶秋飞快地把眼睛挪开,左瞧瞧右瞅瞅:“哎,你们这里装修得还挺不错啊。”

  “就一大门你还看出装潢来了?”叶修无情打断。

  叶秋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反正又没人知道你长什么样。”

  叶修冷冷一笑:“要是你碰上韩文清呢?”

  “……”这个可能性光是想想就有点可怕,叶秋还是不甘示弱,“韩文清是谁?”

  “……”这么死鸭子嘴硬实在够了,叶修呵呵一笑,“就算之前不知道,今天看了比赛还不知道吗?”

  叶秋终于被逼得说不出话来了。明明是嘉世主场,擂台赛大漠孤烟出场后,霸图粉的咆哮却险些掀了场馆的房顶。如此嚣张,是个嘉世粉都忍不了,场上比赛还没开始,场下观众一笔一笔数着旧账,快要先打起来了。就算是一个完全不懂《荣耀》的人,听了这一场激情滂湃的口水仗,也该知道叶修和韩文清的宿怨了。叶秋疙瘩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这很值得骄傲吗?”

  “当然,要换你上他们都懒得搭理吧!”

  兄弟两个当街拌起了嘴,也不怕嘉世或霸图内部的人见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叶秋”惊掉了下巴。还是苏沐橙把他们拆了开来。外出觅食的计划改到了选手宿舍中,叶修翻箱倒柜,总算挖出了几包还没有过期的方便面。

  “就是委屈我们叶秋大大了。”叶修拎着袋子在叶秋面前晃了晃,“方便面,吃不吃?”

  叶秋横了他一眼:“别说得我在大学里没吃过泡面好吗?”

  “哦对,忘了。”叶修提着三袋方便面,晃晃悠悠去找开水了。

  也不能算忘了,零零碎碎听过的一些大学生活,实在不够脑补出一个完整的大学。但没什么好遗憾的,各人有各人的路,有了选择,势必要有所放弃。

  吃完夜宵,苏沐橙很体贴地给兄弟两个留下了独处的空间。看着被轻轻带上的门,叶秋的眼里不乏欣赏,他凑到叶修耳朵边悄声问:“你和这妹子到底什么关系?”

  “你什么时候也变那么八卦了?”叶修推开他的脑袋,“我拿她当妹妹看。”

  “在我这里还装什么装啊?”叶秋很是看不起叶修的敢做不敢当。

  “真不是啊!你不记得了?苏沐橙,她就是我那个朋友的妹妹。”

  叶修本以为叶秋还会揪着不放打趣他,没想到叶秋微皱着眉想了一会儿,随后舒展了眉眼,神色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伤感。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经验似乎告诉他的确如此。每次叶秋难过的时候,总会微微抿起嘴,不由自主地移开视线。

  他知道了什么呢?

  叶修碰了碰面前苏沐橙泡好的茶,刚烧开的热水,拭上去还有些烫手。

  伤感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叶秋很快回到常态,问:“暑假,不打算回去吗?”

  叶修反问:“我哪来的暑假?”

  叶秋飞快换了个词:“夏休期。”

  “呵呵,还挺清楚的啊。”叶修点上一支烟,火光晃了一晃,很快只剩一点火星。

  叶秋等了半晌没等来回应,只好继续说:“你走了之后,他们身体都不好。”

  叶修沉默:“哦。”

  “你一个‘哦’字就完了?”

  “不然呢?回去等着哪天把老爸气进医院?”叶修抽了几口烟。

  叶秋抓了抓头发,一点没有谈判时冷静镇定的模样:“你……你就不能服个软吗?老爸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叶修说:“就是因为知道才不回去啊。”

  话说到这份上,叶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屋里又沉默了一阵,叶修吐着烟问:“对了,你今天怎么突然赶过来了?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一套。”

  “别臭美了好吗,我今天是来谈生意的。”

  “哦?实习?”叶修倒是很清楚,算算时间,叶秋差不多该准备毕业了。

  叶秋说:“不是,是我谈。”

  最后三个字,叶修太明白它们代表了什么,他抖了抖烟灰:“怎么,不打算往下读了吗?你成绩不是挺好的吗?”

  叶秋瞥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成绩挺好的?”

  “猜的,这不你一直都是优等生吗,叶秋大大。”叶修咬回滤嘴,露着一口大白牙,一点没耽误讲话。

  叶秋收回了视线,算是认可了他的回答。他的手指在茶杯上摩挲,每一个字出口都像在嘴里含了很久:“家里的事,总要有人干的。”

  叶修吐出了嘴里的烟,一支烟夹在指尖,直到它烧到只剩短短一截,他才把动手把它摁灭在烟灰缸里:“辛苦了。”

  “哪能呢,总没有你辛苦。”

  饶是叶修,一时也没听出这是体谅还是讽刺。叶秋的眼神太正直,清清亮亮的,实在不好让人往恶里猜度。

  这小子,一年不见,功力见长啊。

  叶修感慨着端起了桌上稍微凉了些的茶。茶叶早已完全泡开,大多安安静静沉在水底,还有一些浮在水上。叶修拿着杯盖随意拨了拨,雾气袅袅,茶香浅浅散开。他也不喝,耷着眼皮问:“什么时候走?”

  叶秋看了看表:“两个小时后的飞机。”

  叶修吃了一惊:“这么赶?”

  “明早有个会。”叶秋揉了揉太阳穴,“老妈亲自下的指令,要我务必赶到。本来也没那么赶的,这不是晚上看了一场比赛吗?”

  比赛结束是不早,也不至于晚到凌晨。H市到B市的航班从来都不缺,何必要拖到那个时候?

  叶修不问,叶秋也不说。两人各自捧着茶,眼神一直没对上。还是叶修先开了口:“要不要先休息会儿?”

  叶秋断然拒绝:“不睡,睡过头了怎么办?”

  叶修站起,无语地拍了他一记:“你当我是死的?去睡会儿,时间到了我叫你。”

  “别打我的头!”叶秋捂着头瞪了他一眼,接着一下子扑到软绵绵的床铺里,脸埋进枕头蹭了两下,声音闷得软糯糯的:“记得时间到了叫我。”

  “喂喂喂,起来起来,先给我把鞋脱了!”

  叶秋趴在床上装死,叶修只好亲手伺候给他脱鞋脱袜。等拾掇好了,叶秋惬意地“嗯”了一声,翻身用被子把自己团了起来。叶修刚放下他的鞋,又忙着去给他扯被子:“别那么睡,把头露出来。”

  “不要。”叶秋裹得更紧实了,“这样舒服。就是烟味重了点……”

  “别闹了好吗,我不在被子里抽烟。”叶修没辙了,“至少把鼻子露出来,要不你闷死了算谁的?”

  “安心,不算你的。”露了脑袋的叶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这可是你说的。”叶修拖过椅子,在床边坐了下来,顺便把台灯调得暗了些,“好了,睡吧。”

  叶秋像是要说些什么,可一直到闭上眼也没说出什么。叶修笑了笑,靠在椅子上搓了搓脸,重新把视线聚焦在叶秋脸上。明明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叶修却觉得自家弟弟还是小时候求着让他唱歌的模样。

  说起来,他已经有好多年没见着叶秋睡着的样子了。去年回家,他最终也没能在家里过夜。

  叶秋入睡很快,看样子是真的累了。枯坐是一件很无趣的事,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手指已碰上烟盒,缩了缩,又收了回去。

  今晚就算了吧,哥也是能为环保事业做出贡献的人啊。

  叶修胳膊肘支在腿上撑住头,一双眼半睁半闭,时不时去看一眼床头的闹钟,一副随时要睡过去的模样。六月,H市的蝉鸣尚未嘹亮,树叶娑娑,偶尔有车辆经过的声响,像一首没有终章的夜曲。叶修只是坐着,发觉时间也没有他想的那么难熬。

  忽然,叶秋翻了个身,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东西。无聊久了的叶修赶紧凑上耳朵去偷听,正好听到最后几个含糊的尾音。他眨了一下眼,轻轻勾了勾嘴角,有那么一点点的无奈。

  “好吧,晚安。”


-tbc-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次真的超级晚!!!【跪哭求原谅】

上一周作业堆在了一起,外加有一点点感冒,一到晚上就犯困,码了两行字就趴键盘上睡过去了……很抱歉不负责地把文丢了那么久……这次继续爆字数,能不能原谅我一下?QAQ

本来今天是想直接整章的,但实在太晚了,虽然还不困,可明早有课我怕起不来……Orz 还有一千五百个字明天写好就放!

这章真是平淡得要死……嗯,其实是大结局前最后的铺垫了~接下来两周我会加快速度码字!还等着给莫凡写生贺啊,我争取在30号前完结!!!【握拳】


评论(26)
热度(51)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