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下)

弟 

  站在嘉世俱乐部的大门口,叶秋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

  啊,今天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已经休息了吧。

  所以说自己买了那么晚的机票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荣耀职业联赛第四赛季决赛夜,叶秋累惨了。

  是真叶秋,不是披着“叶秋”皮的叶修。

  餐桌上的生意从中午一路磨磨蹭蹭谈到傍晚,为了加快进度,叶秋最后敲定合同时的气魄,连协助他的前辈都啧啧惊叹。好容易推掉晚上的饭局,叶秋一边吐槽着南方人就是锱铢必较,精明得和鬼似的,一边匆匆忙忙解决了晚饭,嘴里的饭才咽下,就掐着点直奔萧山体育馆观战去了。

  这一场决赛打得难分难解,宿敌相见总是分外眼红。身边爆发的助威声一浪高过一浪,两耳生疼的叶秋坐在中间,格格不入的感觉让他分外难耐。四周全是打了鸡血的狂热分子,他像一只误闯鸡窝的鹤,还硬要让自己装得像只鸡,还是最根正苗红的那种。

  叶秋往手上掐了一把,习惯了嘈杂,他发现自己已经昏昏欲睡了。

  蠢透了真是。

  这样遗世独立的气质在一众荣耀死忠粉中显得过于清奇,等擂台赛第四场以韩文清胜利结束后,叶秋围观嘉世粉和霸图粉互喷嘴炮,他身边某位战意激昂的嘉世粉终于忍不住了:“这位兄弟,你是不是跑错地方了?”

  有这么明显?

  没跑错的叶秋同志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等转过弯后自己也是醉了。他正想解释,又一波高潮猛地掀了起来,人浪汹涌,坐着不动的叶秋看上去更像异类了。他只好跟着站了起来,目光扫到电子屏上,眼睛刷地亮了。

  叶秋。

  终于轮到守关大将了吗?

  发问的嘉世粉瞧见他的眼神,顿时了然:“你是叶神粉啊?”

  “啊……是!”叶秋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啊!”那人往叶秋背上使劲一拍,两手握成喇叭喊了起来,“叶秋,打爆他!霸图的,下去吧!”

  这一记打得叶秋一个重心不稳,后面那声“叶秋”更是让他差点跌到下面那排座位上去。顾不上揉揉被拍痛了的背,他稳住身形,紧跟着喊了起来:“叶……神,打爆他!”

  丢人是丢人了点,可现在满场看去,谁不是激动得脸红脖子粗?这时候再不喊,叶秋担心自己真会被周围这群家伙丢出去。

  一叶之秋的登录信息还在读取,观众席上口水仗的内容已从第四赛季丰富到了第二赛季。他从来没有这样佩服过霸图汉子的彪悍豪气。放眼全联盟,除了霸图,还有哪个战队的粉丝能在宿敌的主场上都如斯热血张扬?

  情绪这种东西是最容易被感染的。先前的百无聊赖到底是因为无所牵系,等真真正正的自己人上场了,半逼迫着投入热情的叶秋慢慢地也真的激奋了起来。

  大漠孤烟,84%;一叶之秋,100%。

  大漠孤烟,60%;一叶之秋,82%。

  大漠孤烟,45%;一叶之秋,61%。

  大漠孤烟,20%;一叶之秋,30%。

  大漠孤烟,0%;一叶之秋,8%

  只玩了不到两个月《荣耀》的叶秋根本看不懂什么比赛内涵,但生命值这种直观的数据,但凡有点网游经历都不会陌生。大漠孤烟倒下的那一刻,被人群带动的叶秋也情不自禁欢呼出声。

  “叶神好样的!”先前那位哥们对着叶秋吼道。

  叶秋也同样在吼——这个时候不用吼的,根本听不清旁边的人讲了什么:“必须的!他可是叶修!” 

  最后一个音节才出口,他就愣住了。那位兄弟倒是没有在意。现场实在太闹腾了,“秋”和“修”发音近似,在这样的场合不大听得清有什么分别。倒是叶秋这样一吼,他彻底把叶秋当自己亲人了。对嘉世不够热情有什么关系?《荣耀》哪里都不缺粉选手不粉战队的人,对嘉世粉来说,粉叶秋和粉嘉世压根没什么分别。

  叶秋却是渐渐平静下来,他坐了下来,对嘉世粉和霸图粉再度开战,一点没去理会。那名嘉世粉这回没质问他,权当叶秋粉得比较含蓄,不好意思加入对骂的行列。

  现在,他是“叶秋”啊……

  团队赛前的休息要长一些,两路粉丝也不再只顾着互相攻讦——老这样跟疯狗咬人似的,也挺给自家战队掉价的不是?他们开始有组织地给自家战队加油,人浪喇叭横幅,什么最有气势就来什么。“叶秋”的名字不绝于耳,正牌叶秋听多了,开始的尴尬慢慢变成了麻木。

  连名字都不属于自己。

  团队赛开始,两方队员的数据被系统快速读取。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哥?

  擂台赛最后两方大将强强过招已将现场气氛点燃,最为关键的团队赛却一点一点把火熄灭了。都说决赛无名局,为求稳妥,两方的战术布局都非常谨慎,霸图表现得尤其明显。保守从来不是这支队伍的风格,这回他们却保守了起来,前后反差太大,乍一看还以为整支队伍都换了一换。

  “呵呵,他们霸图还敢自诩铁血真汉子,怎么,换了个新人做主力就直接萎了吗?”

  这话粗鄙得叶秋皱起了眉。他不玩《荣耀》,对联盟的各支队伍却都有所了解。作为嘉世的劲敌之一,叶秋对这支队伍表现出来强硬印象无法不深刻,尤其是他们的队长韩文清,叶秋坚信,自家老爹固执起来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

  叶秋看不懂局势,耳边零碎的议论声,让一个莫名的预感渐渐萦绕心头。

  叶修这次有麻烦了。

  事实证明,叶秋猜对了。

  缓慢细致的布局并不意味退缩,只是比起原先直白的横冲直撞,这次有了张新杰的带领,他们的刚猛找到了更为合理的节奏。

  循序渐进,厚积薄发,一击必杀!

  在季冷横空出世的一记舍命一击直接带走一叶之秋后,霸图的冲势再无人能够阻挡。“荣耀”跳到大屏幕上时,体育馆某个角落的上空一时聚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各色吼叫呼喊活像荣耀版《动物世界》;而更多的人却是一言不发,偌大的体育馆,一时安静得瘆人。很久很久,叶秋听见人群里似乎有极低的抽泣。

  嘉世输了。


  叶修输了。

  这家伙为什么老是不按照剧本来?

  心里编排好的台词都安错了场景。比赛一结束,叶秋就捏着手机晃荡到俱乐部外混在一众嘉世粉中傻站了很久,直到人群陆陆续续散去,他还没什么动作,像在等待什么隐藏剧情的展开。

  H市六月的夜晚还是挺舒服的,夏日炎热的温度已悄然攀升,夜风却还没跟上气候的节奏,清清爽爽的,倒入敌营给路人解暑。叶秋发现自己真是比原来耐心多了,要搁在一年前,他一定没有这份心思,去候着一幕在剧本里已被切掉的场景。

  虽然,只要一个电话就够了。

  拇指又一次按上了HOME键,叶秋想,也不知道这么晚叫司机过来接驾,会不会被他在心里拿针扎成筛子。

  所以叶修真正出场的时候,叶秋还以为是墨镜糊烂了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视力。

  “你怎么在这里?”

  哎不是,刚输完比赛的人现在不应该正心灰意冷相会周公吗?这一幅和妹子出来瞎人狗眼的画面是怎么回事? 

  怀着不便言说的心思,兄弟两个毫无意外地当街吵了起来,你插一刀,我补一剑,闹得不亦乐乎。还是苏沐橙开了口,叶秋才察觉自己的失态:“风有点大,要不要先回宿舍再聊?”

  叶修问:“不吃夜宵了?”

  苏沐橙呵呵一笑:“看你的存粮还剩多少了。”

  叶秋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显然,他打扰了两位赛后美餐一顿聊作安慰的兴致。他不是叶修那样的厚脸皮,回去的路上他小声对苏沐橙说:“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也没有啦,回去吃也一样啊。”苏沐橙说,“对了,可以叫你叶秋吗?”

  叶秋笑笑:“当然可以。你也是这样直接叫他的?”

  “是啊!”

  哎哟,有戏。叶秋拿捏着词句问:“那你和我哥是什么……”

  “叶秋,你什么时候改行当狗仔了?”叶修游魂似的飘来一句,“采访我们嘉世第一女神可是要提前预约的。沐橙,你收到通知了吗?”

  “叶修你给我滚!”

  被吼的叶修有点受伤:“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一年不见连哥哥都不会叫了,哥哥我真的好伤心。”

  “……你可以再假一点吗……”

  “当然可以!”叶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你要哪种风格的?”

  叶秋一把扭过了头。苏沐橙低下头笑了起来,音量一点也不矜持。

  回到宿舍,叶修拎着三包离保质期不差几天的方便面去烧开水了。苏沐橙两手托着下巴,看向叶秋的眼神一点没遮掩好奇:“你刚刚想问什么?”

  叶秋张开嘴,一眼瞥到叶修不经意扫来的目光,嘴型下意识变了模样:“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七年前吧。”

  “七年前啊……”差不多是叶修出走那一年。

  苏沐橙问:“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认识那么多年某些人还那么警惕,鬼才信你们一点没有猫腻啊,“他没给你添麻烦吧?”

  不过说起来,他总觉得苏沐橙这个名字有一点点耳熟……

  “没有,他是个很好的队长。”苏沐橙微笑着看他,“你们感情真好。”

  “谁和他感情好!”

  苏沐橙没说话,只是笑得更意味深长了。明明她比叶秋还要小上几岁,叶秋却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这种体验实在非常糟糕,他不自觉偏开了视线。

  “他是个好哥哥呢。”

  说得那么头头是道……又不是你哥。

  吸溜着没有放菜包的方便面时,叶秋极不情愿地承认苏沐橙说的还是有一点点对的,只有一点点!

  祭好了五脏庙的大爷,苏沐橙给两人泡了茶,带上门走了。细心周全得叶秋都不得不佩服老哥的好眼光,至于先前的尴尬,早被他忘到西伯利亚大草原上吹风去了。

  没想到很快又给吹回来了。

  “苏沐橙,她就是我那个朋友的妹妹。”


  “沐橙只有我了,我不能把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丢下。”

  “我朋友出了意外,我要帮他照顾好他唯一的亲人。”


  原来是她。


  “他是个好哥哥呢。”


  叶秋觉得自己还算个大度的人,但这一件事他始终没能彻底释怀。他以为如果哪一天自己真的见到了她,面上再怎么和淡,心里也少不了些许计较。可真的见面了,他发现他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小气。

  因为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哪一天叶修不在了,他要用多久时间才能这样从容地微笑。

  接下来又是说到腻烦的“回家”。这么些年来,叶秋已经数不清自己就这个话题在QQ上骚扰叶修多少次了,虽然叶修没正经搭理过他几次。只是这回劝说还没开始,叶秋就知道自己大概又不会成功了。

  没办法,谁叫他自己底气先弱了,各个方面的。

  心态已经妥协,后面的闲聊也随意了起来。叶秋承认,最后他赖在叶修床上,更多还是怀着作弄的心思。没想到闭上眼的时候,还真犯起了困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累了,还是这样放松的氛围太久没有经历,以至于神经不由自主地松弛,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七年前的时光。夜色在眼前沉淀,梦境渐渐有了声光。

  “说好的回家呢?”

  “我和你说好了吗?”

  “……反正你要和我回去!”

  “小孩子不要无理取闹啊……哥现在很忙的。”

  “……忙忙忙,每次拿这个借口能有点新意吗?”

  “行行行,算我说不过你。至少让我去睡会儿吧?不休息够可没力气回家啊。”

  “好……这回不许食言。”

  “你是不是还要打勾勾?好,这回一定不食言。”

  “那……晚安?”

  模模糊糊中,原本虚无的场景似乎有了现实的温度,湿润的,温暖的,熟稔的。

  “好吧,晚安。”


  “醒醒,醒醒。”

  叶秋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嗯,谁叫我?”

  叶修点开他的手机屏幕,往他眼前一凑:“还坐不坐飞机了?”

  屏幕和双眼距离太近,反而什么都看不清楚,叶秋眯着眼往后退了退。

  12:30。

  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我几点的飞机?”

  “你几点的飞机还来问我?”叶修说,“睡了半个钟头,脑子都睡糊了?”

  中枢系统重新启动,脑回路再次连通,海马区被成功激活,叶秋抓过枕边的手机一看,松了一口气:“还有一个半小时。”

  “赶紧的,开车过去准备登机,时间应该刚刚好。”叶修把鞋给他踢了过去,“还是叶少要小的伺候你穿鞋?”

  “咳。”刚刚躺着也就罢了,现在醒了还要自家老哥服侍,叶秋有点抹不开脸。他乖乖穿好鞋袜,临着出门,他又问了一遍:“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打够了就回去。”

  “三个冠军还不够?”

  “今年不就输了吗?”

  “那万一你以后一直赢不了了呢?”

  “喂喂喂,有你这样盼着自己亲哥哥输的弟弟吗?”叶修抱着胳膊笑笑,“那就打到我已经没有价值的时候吧。”

  这话说得悲凉,可叶秋偏偏没法从叶修脸上看到半点伤感的模样。

  你怎么总是这个样子呢?

  这么一个让人说句祝福都觉得塞了自己心的样子。

  叶秋扯了扯嘴角,没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是吗?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可叶秋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这一个“好”消息,他等了整整三年半。

  其实远不止三年半,因为这个消息,对叶修来说一点也不好。

  荣耀第八赛季,嘉世队长叶秋退役。


-tbc-
  

———————————————————————————————

抱歉……昨天晚上抱着电脑睡着了……Orz

群众反映终于甜了某妖心怀大慰啊!hhhhh,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路甜到结局吧!

话说上次说好的波斯菊果然被我养死了……【哭】可我以为死掉的丛生风铃花居然抽芽了啊!这大概就是上帝糊你一扇门捅开一扇窗?⊙▽⊙(什么玩意儿?!)

明后天会有更新~这次保证不坑爹!!【握拳】


评论(12)
热度(59)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