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一·上)

  接到孙翔要转会来嘉世的消息的时候,叶修坐在房间里,烟头上的火光在烟雾里暗昧不明。苏沐橙勉强笑着说:“孙翔啊,他的转会可能会是一次不错的补强呢。”

  叶修摇摇头:“他是为了一叶之秋来的。”

  “叶修!”

  叶修抖抖烟灰,笑里有些发苦:“这一天还是来了啊……”

  苏沐橙一把抓住了叶修的胳膊,从指尖到手腕都在发抖:“为什么……你们明明……你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叶修对苏沐橙笑笑,“可能早就不是了吧。”


  一份陌生的合同递到面前,叶修扫了一遍,看向陶轩:“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陶轩眯着眼吸了口烟,“在下面签个名,这笔生意就是你的了。”

  叶修把合同放回到桌上:“陶哥,我记得我们说好的。”

  陶轩摆摆手:“别逗了叶秋,连沐澄都开始接广告了,你一大老爷们还矜持什么?知道你不喜欢这个,我特地给你选了只露个侧面的大单子,怎么样,够意思吧?”说着他给叶修丢了支烟。

  叶修没有接,叩着合同笑笑说:“是够意思了,不过还是算了吧。”

  “是吧,那你赶紧……你说什么?”

  “我说,算了吧。”叶修说,“多少年了,这时候再来这一套?”

  陶轩脸上的笑僵住了:“不是,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收回了手:“不出席发布会,不接受采访,不接拍广告代言,这些我们一开始都说好的。”

  “你和我开玩笑啊。”陶轩眉毛抖了抖,“叶秋,你知道你自己有多少价值吗?之前的三连冠,多大的商业机会,你居然统统推掉了!那时候,啊,沐橙还是未成年,你们就两个人,你想护着她,我也理解。可现在沐橙都接广告了,你还摆什么架子?”

  “我是职业选手。”叶修说得慢了些,“职业选手就应当只以胜负为念。”

  “只以胜负为念?哎哟,听听,听听,我说叶秋你是被魂穿了吧?”陶轩笑得夸张,眼角还是紧绷绷的,“别固守这老一套的了!连霸图的韩文清都不计较这个,你还死较这个理?拍个照能怎么?也不露你正脸,实在不行,大不了价钱压低一些,只给你拍个背面,这总行了吧?”

  “我拒绝。”这一次,叶修说得斩钉截铁,“陶哥,还要我说得更清楚点吗?”

  陶轩的笑脸开始扭曲了:“叶秋,你是认真的?”

  “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叶修笑。

  陶轩不语,他定定地盯着叶修的笑脸,窗外有云遮挡了阳光,阴影全落在对面那人的脸上。

  “叶秋。”

  “嗯?”

  “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叶修笑着起身,“没别的事,我就去训练了。”

  “叶秋,你不要后悔!”

  叶修的脚步没有停下,举起右手随意挥了挥,挥走一片阴霾。


  “现在你后悔了吗?”

  叶修扫了眼QQ弹出来的消息,随手把对话窗口关掉。苏沐橙没有看到,她握着叶修的手臂,一脸忧色:“要告诉邱非吗?”

  “邱非?”叶修说,“不用和他说,他会分心。这孩子就算没有我,也可以做得很好。”

  “不要这么说!”苏沐橙的指甲都快嵌进叶修的皮肉里,“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呢。”

  叶修用力吸了口烟,把烟蒂摁进了烟灰缸。

  “也许吧。”


  事实证明,陶轩真是一点退路都没有给他留下。

  离开嘉世的时候,有落雪纷纷扬扬,若有若无的白渐渐盛大成一曲无尽的挽歌,却听不见一点声响。叶修背着背包慢慢走着,脚印未及成形,雪花已悄然化去。

  真冷啊,叶修搓了搓手。多久没觉得这么冷了?

  初到H市的时候,叶修一度嘲笑过南方的秋冬。都过了霜降,怎么还是骄阳似火?可寒潮一过,叶修少有地嘲讽不出来了。

  冷,实在冷。江南的冷和北方的冷压根不是一回事儿,明明中间横亘了十几度的温差,叶修却硬是被打倒了。毕竟在B市的时候,只要往屋里一呆,谁管它外面是零下二度还是零下二十度?至于H市,室内外温差,呵呵……

  在某次暖呼呼地钻进被窝第二天冷冰冰地爬起找热水袋后,叶修就成了“南方也要装暖气”的忠实拥趸。当然,这只是自我安慰的空想,在那段没钱用空调的岁月里,看着穿了两三件冬衣就能活蹦乱跳的苏家兄妹,叶修也在一年一年的洗练里逐渐适应了南方湿冷的空气。到后来,进了嘉世,入了俱乐部,住宿好了,有空调了,再不用为了保暖发愁。偶尔出一次门,靠着室内的余温和厚实的衣服,似乎也察觉不到多少寒意。

  只是今年的冬天啊……

  雪越下越大,从开始的细碎,慢慢有了羽毛的形状。雪花迅速模糊了视野,轻飘飘地黏在睫毛上,一沾身上就融成水。寒意一点点渗入,不算厚实的衣物抵挡得近似敷衍,叶修无奈,只好就近钻进了一家网吧。

  “开机。”

  “C区47号机。”

  忘了拿回身份证的叶修数着机子到了C区47号机,意外地看见一个长相清纯漂亮的女人正咬牙切齿在竞技场PK。

  然后,叶修用了40多秒的时间,打败了她连负52局的对手。为此,她留下了这个看上去邋里邋遢的男人值网吧的夜班。

  那个女人,名为陈果。

  那家网吧,名为兴欣。

  那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名字将在不久的未来,成为传奇。叶修没有想到,陶轩没有想到,陈果更不会想到。很多年后,当有人问及那时已成为国家队领队的叶修,“选择兴欣作为再次出发的起点,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时,叶修笑笑说:“没什么用意,只是有幸遇到了一个最好的老板娘。”

  没人知道,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直播的陈果,一下子哭得说不出话来。

  那一个雪夜,是兴欣所有的开始。

  因为它遇上了最了不起的职业选手叶修。

  还有那个,最了不起的老板娘,陈果。

  而现在,那个最了不起的职业选手叶修坐在电脑前一边兼职网管,一边在新区操作着君莫笑开荒;那个最了不起的老板娘窝在一旁的椅子里,说是考察某人的通宵实力,自己早就睡得旁若无人。叶修发现后鄙视地给她扔了件外套盖着,自己转头开始折腾技能点。

  散人的技能点。

  从君莫笑仓库的储物箱里取出千机伞的时候,叶修的手还是克制不住颤抖了。

  已经多少年了。

  这个说着“只是从头再来罢了”的少年的最初的执着,他终于要再次将它拾起。

  沐秋,这一回是真正地,要一起并肩战斗了呢。

  也许是最后的一次战斗。

  那一年有两起引起轰动的退役,一次是张佳乐,一次是叶秋。

  张佳乐宣布退役的时候,叶修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独自到窗边默默点了一支烟。

  质疑声、痛心声、挽留声铺天盖地,一片混乱之下,真正能懂他的只有寥寥几人。

  还是撑不下去了吗……

  叶修懂,所以他保持缄默。

  两个人的梦想有多沉重?

  不是身处其中,谁也无法明白。


  叶修带着君莫笑在第十区开荒的那几个月,成了无数公会玩家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噩梦。

  君莫笑,不,应该说叶秋。

  抢副本记录,抢野图BOSS,抢稀有材料,还要抢练级的地盘,顺带还拐走了两位别人家公会的高手。最关键的是,他们那么多公会那么多人,愣是搞不定叶秋带领的精英小队。

  各大公会头头纷纷泪流满面。

  尼玛你怎么就那么难搞呢?

  知道叶修的真实身份后,陈果一度非常同情在第十区开荒的大公会们。和一叶之秋的原操作者、嘉世三连冠带领人叶秋,啊不叶修较劲,这不是自讨苦吃吗?不过同情归同情,在得知叶修被嘉世驱逐的真相和叶修先前不愿抛头露面的真实原因后,陈果毫不犹豫地成为了支持叶修重组战队杀回职业圈的头号脑残粉,奋斗在了与各大公会斗争的第一线,呃……至少精神上的确如此。

  “一定要回去啊!职业圈!”

  叶修真正退役后曾经想过,如果没有那时的陈果,或许他拿着千机伞,也无法重登荣耀之巅。他太清楚了,那个对荣耀职业圈一知半解,却永远在为了他的际遇打抱不平、为了他的理想四处奔走的老板娘,帮他省去了多少后顾之忧。尽管战队的一切依然要他亲手打理,尽管这支草根出身的队伍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兴欣的一切都围绕着叶修发展,但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这位看似不够成熟的老板娘,才是他们真正的、最坚强的后盾。

  其实这样的后盾,还有一个,叶修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情况,至于他自己,他从来清楚得很。

  “你怎么退役了?”

  叶修瞟到叶秋新改的QQ签名,无情地退了QQ。

  那么多消提示,就算关了提示音,右下角不断闪动的小图标也足够烦人了。

  父母最后还是妥协了,就像当年再也没有逼他学过钢琴一样。

  叶修很明白,所以他有了决不能妥协的理由。

  职业选手就应当只以胜负为念。这句被陶轩当作装十三的空话,对叶修而言,从来都不是。

  不能妥协的理由,还有一个。

  看着春节前夕找来的某人,叶修“咦”了一声。

  他背负的梦想,从来不止两个人。


-tbc-


———————————————————————————————

这章真是一点内容也没有,就是一个干脆利落的的过渡章……

字数也少了……话说什么时候3000+从常规变成字数少了我也不知道……TT TT

【弟】会稍微晚一点,因为今明两天要赶一个海报……我发现大学就是不停地把高中学过的、以为再也不会用到的东西捡起来……我居然还记得PS怎么操作尼玛真是被自己感动到!(你滚!!)

还有实在忍不住过来吐槽一个啊……虫爹原文写老叶离开嘉世天开始下雪的时候,他“头发也结起了冰溜”,我都没反应过来冰溜是个啥玩意儿,去度娘了一下……别说才几分钟,就算待一两个小时,以浙江这儿的温度,头发上也很难结起冰溜(亲身体验,但是为什么走了很久身上还是冰的……话说一下雪地上就好湿表示脚真心超级冷!TT TT)。南方的冬天……温度真没那么低啊……Orz


评论(22)
热度(51)
  1. 君十二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