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二)

兄 

  听见陈果召唤,从电脑里钻出看到叶秋歪歪斜斜扶着墙的叶修,真想狠狠揉一揉自己的太阳穴。他深吸一口气,快步走了上去。

  “楼梯在哪还知道吗?”

  “知道知道。”

  “在哪?”

  “嗯,墙的另一边……”

  “滚吧你!”叶修直接架起了他的一只胳膊。

  叶秋待人接物一向进退有度分寸得宜,对自己的事却从来拿捏不好尺度,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叶修认命地扶好已醉得神志不清的弟弟把他往楼上拖,在陈果的帮助下把他扔到了储物间的床上。

  看看这副和小时候一样的德行,这么多年他脑子都长到狗身上去了吗?

  听见叶秋还在嘀咕着“沙发”,叶修拎起被子兜头罩他脸上,叶秋一把抱过被子直接闷住脸。醉了的人就是难对付,想起三年多前叶秋的夜半来访,费了好大劲才把人收拾利落的叶修对着越活越过去了的弟弟狠狠惆怅了一把。陈果倒是看得乐呵呵的:“有个兄弟,还是蛮不错的吧?”

  “马马虎虎。”

  叶秋的衣物被搁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叶修拽出叶秋的脑袋,替他把被子重新摁实了一遍。好在叶秋从小睡得安分,起码叶修不用半夜再跑来看看被子有没有因为捂得太热被他踢开。他捶捶腰直起身来,这才发现陈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叶修笑了笑,拍拍叶秋的头。

  “晚安。”

  关上门出去,叶修看见陈果还等在门口,顿时想起了什么:“全都上来,下边不留个人,会不会不太好?”

  “对哦!”

  陈果赶忙跑了下去,叶修对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关了二楼的灯,也晃晃悠悠跟着下去了。春节将至,晚上网吧的人本就不多,这短短几分钟里还不  至于出什么意外。安然守着柜台的陈果见叶修晃着没喝多少的酒问她放哪,忽然对他手里的酒起了兴致,还撺掇着他一起来上一杯。

  “你要不要也再试一点,看看是不是也和弟弟一样弱爆了。”

  “不用试我也知道。”嘴上说着,叶修还是拎过了两个杯子。

  他是极少喝酒的,今天偏偏应了这最没技术含量的激将法。陈果晃着斟好酒的杯子,忽然道:“有个兄弟还是不错的。就算是经常起争执,看起来也挺幸福的。”

  叶修默默应了一声,陪着她一口一口地喝酒。虽然陈果从来没有当面和他说过,但网吧里零零碎碎的八卦,足以给他补满一个完成度80%的故事了。

  幼年母亲早亡、十八岁父亲逝世,在学业与父亲的基业中两难的陈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独自撑起这间网吧,而且做得还很不错。有人艳羡她占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招揽生意,有人欣赏她独当一面的魄力与勇气,可鲜少有人注意到过,那么多年下来,每年圣诞守着一棵老旧手工圣诞树的陈果,其实很寂寞。

  从某些角度来看,叶修和陈果的经历有那么一些相似,但还是很不一样。至少他的父母总是身体康健,外加,他还有那么一个口是心非的老弟。

  还是很幸运的,叶修想,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自己都挺幸运的。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时,陈果在网吧门口站了很久,深冬的风趁机鱼贯而入,稀释了室内温暖的空气。和叶秋有着一样DNA的叶修,一小杯酒下肚,已喝得有些迷糊,被风往衣领口一钻,立时清醒了不少。他紧了紧衣领,风刮在脸上有些刺痛,所幸有酒精在体内翻腾起了热气,让他觉得这样的冷还可以接受。他没有去叫陈果,说起来,外头可比里面冷得多。

  说是很久,也不过几分钟的光景,陈果吐着白气走了进来,顺手锁上了门,关好灯,只在平日里三人的专座上留了光。叶修瞧见了,不过他更知道自己离倒下的临界点只差了那么一两口酒,要没刚刚的冷风,他大概要学一回庄周,不知是自己入了《荣耀》,还是《荣耀》入了梦里。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今天忙了一天。有点累呢,我看我也早点休息好了。”说着,已经朝楼梯走过去了。

  叶修走得不快,陈果把一楼的灯全关了上来时,他才刚刚进屋。谢绝了陈果邀他去自己卧室睡的好意,叶修裹着陈果扔来的被子,缩在沙发里打着哈欠闭上了眼睛。晚上喝了那么些酒,也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了。明天叶秋肯定是要赶着时候回去的,等他醒来,那小子恐怕已经回去了吧。

  叶修扭了扭,找着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窝着不动了。

  算了,明早的事情,管他呢……

  于是第二天被眼皮上跳跃的阳光吵醒的叶修,迷茫地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有沙发背挡着太阳还能穿过来?

  他转了转头,感受到头下柔软的塞着棉花填充物的物体,伸出小臂挡住了眼:“我原来怎么没想到让老板娘在这里装个窗帘……”

  这吐槽一听就知道人还没醒彻底,给开在屋顶的窗子安个帘子,这窗帘该有多瞧不起万有引力定律才能把窗户遮挡严实?

  叶修又眯了一会儿,没发现宿醉的后遗症,便撑着床起来了。昨晚因为困倦忘脱的衣物此时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椅子上,叶修扶着额头梳理着一大早脑中尚有些混乱的信息,想了想,估计也只有叶秋能做到这样了。他扯扯嘴角,拿过衣服慢吞吞地穿戴整齐,去卫生间随便洗漱了一下,往楼下走去。楼下,苏沐橙已前来报到,他招呼了一声,随口问道:“那货走了没有?”

  陈果挪开身子露出被挡住的“那货”,没想到叶秋正关了电脑,真的打算离开了。这让陈果有些措手不及,叶修却并不意外,这厢陈果还在挽留,他还不忘调戏一句:“嗯,你就连同我那份,在家好好乖一乖吧!”说完就转身折腾电脑去了。

  叶秋出门他听见了,没做理会,反倒问一旁的陈果和苏沐橙“活动几点开始”,再也没往叶秋那瞧上半眼。倒是陈果看不下去了,在叶秋走出网吧后提醒一句:“他走了。”

  “知道啊,我听到了。”

  “那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有啊,我的心都碎了。”

  叶修不用回头都知道陈果一定在明面或暗里翻白眼。做人呐,就是不容易,一句话出口,能有多少人真的理解?

  虽然这句话的确是瞎扯淡就是了。

  他偷了弟弟的行李,背井离乡漂泊到H市,又不是为了在弟弟离开的时候心碎的。时间紧张得很,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叶秋也有。

  离春节活动开始还早,苏沐橙凑了过来,提议去看看叶修的住处。叶修顺势站了起来,直接带她上了楼,平静得就像从来没有人离开过。

  所以才说叶秋傻,真傻,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做伤敌一千自损一百。也只有他了,明知道自己不会回去,还时不时到自己面前刷刷存在感,鄙视一下自己是个混账老哥加不孝子。又不是小孩子,有意思吗?

  再说说小点,这对叶修算多大个事?记忆清晰的,也只有雨夜里那双水淋淋的眼,和再一次偷偷离开时,它的沉默与最后一声犬吠。

  明明留下它的是叶秋,陪伴它的也是叶秋,雨水汇聚成湖,决堤的一刻最是痛心,日后的怀念却最是伤怀。

  所以何必呢?注定无法并肩,倒不如走得潇洒,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游戏里,有君莫笑手执千机伞,闹得第十区满城风雨;游戏外,叶修似乎忘了,那天撑着伞伸出手的,分明是他自己。

  叶秋的到来只是生活里一个再小不过的插曲,编进进行曲,短短一节,激不起什么波澜壮阔的旋律。比起那个,原本只是口头提议的战队组建,在陈果的积极支持下,由叶修起头,于一片鸡飞狗跳中乱中有序地操办了起来。这才是真正激越昂扬的主篇章。

  唐柔,包荣兴,罗辑,魏琛,安文逸,乔一帆,莫凡,还有与嘉世合约到期就过来的苏沐橙。

  公会,训练室,训练表,抢BOSS,挑战赛,自制装备……

  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作为一支从头新到尾的战队,战队诸方事宜都要叶修亲自着手操办。生活充实得不可开交,忙碌却也满足。偶尔瞥见叶秋的QQ头像,他也会留意一下,对着弟弟春节前夕“你又不回家”的签名不以为意地笑笑移过。

  本来就是心知肚明。

  很多年以后,在兴欣又一次夺冠,全员狂欢的那一夜,叶修听着喝醉后陈果前言不搭后语地说“啊,当年还和小唐瞎猜来着,你退役是不是家里有人搞鬼”,笑得前仰后合。

  “老板娘,你们这个脑洞开得可以啊!”

  如果真的有人想搞鬼,他早该卷着包袱皮滚蛋了。  

  “我们是有理有据地在怀疑好吗?”陈果瞪了他一眼,借着酒劲,腆着脸皮把“八卦”的本质包装了起来,“而且,嗝,叶秋,啊,你弟弟,不是一直盼着你回家自己好离家出走吗?”

  “哦,这个啊。”叶修晃了晃手里的果汁,“老板娘你都奔四了,小孩子随口胡说的话还能信?”

  陈果一甩头发,一掌拍得桌上一片乒呤乓啷响:“你说谁奔四了?!”

  “我我我,说我……”

  “上酒!”

  叶修赶紧赔笑拿过一旁才让人准备好的装满白水的酒瓶,替陈果重新斟满了“酒”。  陈果仰头一个豪饮,歪着头当了一会儿机,嘟囔着说:“这酒的味道有点怪怪的。算了,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叶修小心地问:“呃,叶秋?”

  “哦,对,叶秋。”陈果晃晃头问,“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他最后到底离家出走了没?”

  “……他要是离家出走了我还能在这里陪你喝酒?”

  “也是哦……”陈果趴到桌上,困倦的眼用力地眨着,然后又笑了,“有个兄弟,还是很好的,是吧?”

  “呵,是挺好的。”

  叶修想起了兴欣夺冠后叶秋发来的短信,少喝酒,你哥我像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

  说起来,他退役后用的手机还是叶秋给买的,说是用剩的,叶修前一天晚上才看过这款新机的广告。

  家里人搞鬼,一开始还真是挺担心的,不然也不会低调得连比赛都不肯露脸,接受采访更是空谈。自从那天回家和父母摊牌后,他反倒再也没有忧心过这样的问题。

  父母已对他彻底失望,都是那样骄傲的人,强按牛头吃草本就是示弱的表现,叶修知道他们干不出来。三个人固执地站在平行线的两边,路没有止境地向前延伸,看不到一个交点,平和也绝望。

  有时叶妈妈会问,这孩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叶爸爸点上一支烟,也许一言不发,也许摔门而出。

  他们似乎都没发觉还有一条垂线兀自穿交,执拗地要在两边撑出一对直角。叶修发觉了,他从来都不说,那条垂线立于中间,也没有弯曲或偏移的时候。

  要是没有叶秋呢……

  叶修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这个命题从一开始就不成立。只是退役后的某一年,得知叶秋必须留在外头接受fish and chips的洗礼时,他挠挠头,到底还是掐掉烟,在电竞总局忙碌的工作里抽出时间,陪两位老人家过了个和和美美的年。

  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

  叶修永远也不会知道叶秋偷偷摸摸补办了身份证,还拿着第二区的账号卡跑去荣耀大陆的事。但总有一些事是他知道的。

  叶修把列表移了回去,双击点开那个灰色的头像。

  “新年快乐,好好陪陪爸妈。”

  短短十个字,他迟疑片刻,还是点了右上角那个小小的红色叉叉,切回到了荣耀界面。

  这可是两个人争取来的时间,哪里是用来这么浪费的?


  叶秋再一次登录了那个只有两个好友的QQ账号,果不其然,除了系统消息,没有看到半点其他反应。他抓抓头发啧了一声,合上电脑起身去了客厅。

  “老爸,老妈,他让我代他说声‘新年快乐’。”

  叶爸爸看着报纸,头也没抬:“呵,真是劳他挂念了。”

  叶妈妈从房里探出半个身子说:“让他注意身体。我看天气预报,H市这两天降温了吧?”

  “呃,好像是降温了,我等下QQ上和他说。”

  “还QQ,他混得那么‘好’,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们?”叶爸爸斜了叶秋一眼。

  叶秋干笑一声,不敢说什么。还是叶妈妈来打了圆场:“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叶秋,你赶紧去换衣服,等会儿还要去老爷子那儿呢。”

  叶秋顺从地回了屋,一边还想着年夜饭的时候,祖父祖母叔婶舅姨那头该怎么忽悠过去。自从知道叶修打《荣耀》去了,这样的戏码每年都要来上这么一次,他的存货快被捣光了。

  凭什么每年受苦受难的只有他一个?就因为只有他偶尔还能和那个不孝子聊上两句天?明年说什么都要把那个家伙揪回来!嗯?不对,如果他今年通过了挑战赛,明年都要参加职业赛,参加职业赛,又有借口不回来了……盼着他挑战赛别通过?那他这两年帮他顶了那么多班的意义何在?

  不论如何,今年顶班的任务他又逃不掉了。餐桌上,他秉持着孔老夫子“食不言”的规矩,唯恐被点着名。偏偏每次他怕什么,就一定会来什么。

  “哎,小修今年又不回来啊。小秋,你不是和他有联系吗?他怎么又不回来?”

  叶秋捧着碗支支吾吾地应声:“啊,那个,他工作忙……”

  “不就是打游戏吗?连个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叶秋强笑说:“他的工作时间和我们不太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过年了难道还不给放假?听说他今年又参加了个什么什么赛,有意思吗?不就是个游戏,在哪儿不能玩?不是我说,你们太纵着他了!”

  最后两句话显然是针对他们父母的。叶爸爸面色一寒,正要拍下筷子,叶老爷子先淡淡开了口:“行了,每年都说这些有意思吗?小修是玩性重,不过说起来,这一辈的除了小秋,还有几个像样的吗?”

  其他人一下子都不说话了,只有叶妈妈和平时一样自然地给老爷子老太太夹了菜:“哪里的话,小秋他还嫩着呢。爸,妈,吃菜。”

  叶爸爸挺着背瞥了叶秋一眼,冷哼一声,跺跺筷子继续吃饭。

  叶秋若无其事地往嘴里塞了一筷子菜,然后咬着筷子,极轻地叹了口气。

  是啊,有意思吗?要比较的话,你永远能找出比你更好的,也永远能找出比你更渣的。

  你们看不起的游戏,对叶修来说就是全部;你们认定的玩物丧志,他却是那个领域无可非议的王。

  要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一辈倒的确没有谁比得上“叶秋”的。

  新的一年在钟声与烟火声中缓缓拉开序幕。叶秋盯着电话簿里记下的网吧吧台号码,盯了很久,还是退出了程序。

  这个点,那家伙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睡觉,不管在做什么,都不是接听电话的好时机。

  叶秋点开手机里的QQ,换了个账号登录,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滑动,最后才删删改改地敲上了一句话。

  “妈说H市降温,让你注意保暖。那什么,还让我说句新年快乐。”

  发完之后叶秋才觉得别扭,有必要说吗?那个宅男成天呆在保暖绝佳的网吧里,要是别人还有可能,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想不开让自己因为室外降温而感冒。

  至于后半句,叶秋反倒不觉得奇怪。老妈没说吗?肯定还是想说的吧,那就是了嘛。接下来的半年还是和往年一样单调得乏味。他的工作重心一直在国外,开头两年还能让他眼前一亮的异域风光和颇感烦躁的倒时差,渐渐地也习以为常。

  习惯从来是最可怕的事,但随着阅历的增长,他愈发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正因如此,他才愈发疑惑,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叶修十年如一日的热情与动力?

  他不知道。

  和往年一样,叶秋依然关注着叶修的比赛。不算上心,好歹比赛的胜负他还是会第一时间了解到的。挑战赛决赛结束的那一晚,叶秋正在国内的公司里加班。抽着空他会刷新一下网页,带着一点不好明说的心思。公司里最后一个人离开时,他正好刷到兴欣决赛获胜的消息。称不上有多少惊讶,嘉世是个巨头他是清楚的,不过叶修作为嘉世曾经的支柱,打败老东家重返联盟,这样的逆袭对叶秋这个门外汉来说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

  叶秋关了网页,鼠标在桌面游移了两圈,最后还是落到了企鹅图标上。

  双击,点开,输入账号和密码,登录。

  叶秋看着好友列表上两个灰暗的头像,最后还是一个都没点开。

  那个家伙,现在肯定没工夫来逛QQ吧。

  至于另一个人,自从高中毕业后最后的几句QQ聊天,他和他再也无所交集。

  所以他怎么也没想到,时隔多年,在这水泥森林的顶端,他居然会接到那人的电话。

  “哟,是叶秋吗?”

  叶秋愣怔了片刻,才犹疑地说出了记忆里的那个称呼。

  “你是……小胖?”

  “哎呦,记性不错嘛,表扬表扬。”胖哥故作正经地开着玩笑,“没想到你还用着这个号码,好久不见啊。”

  叶秋也笑了:“是啊,虽然现在也没见着。”

  “瞧这话说的,伤感情啊。”胖哥嘴上跑着火车,慢悠悠地问,“这两年过得怎么样?”

  叶秋转着笔说:“也就这样吧。你呢?”

  “呵呵,还成,帮着打点业务什么的。”

  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两人就着两部手机闲散地从小学聊到大学,从生活聊到工作,除了某个人,几乎无话不谈。想想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只要一个契机,什么时间,什么距离,都能变得无关紧要。话题不知不觉回到了最初客套的那句“过得怎么样”,胖哥冷不丁问了一句:“倒是你啊,这么些年的,一个人撑着真没问题?”

  叶秋正浏览着网页,对这一个天外来的问句毫无准备:“嗯?什么意思?”

  “他的比赛我看了,打得不错。”

  叶秋这回真的愣了:“他的比赛?你说叶修?”

  “除了他我还能说谁?”

  叶秋盯着电脑直瞧,直到屏幕因为太久没有操作而黑屏,才说:“啊,还行吧……”

  对面的人耐心十足,听到这一句回应,才笑了一声开口:“你看得懂吗?还还行呢。”

  叶秋呵呵干笑两声,干脆不再说话,听那头的人顿了顿继续说:“你啊,到现在还 觉得打游戏很无趣,浪费时间,是吧。这种无聊的事,他还能把它当事业来做,连家都不回,简直不可理喻,我没说错吧。”

  叶秋依然没有说话。

  “其实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有道理的事?你说打游戏无聊,可天天窝在办公室里赚钱也没劲透顶。这都不用说他,叶秋少爷你自己不都想着要离家出走吗?”

  叶秋差点没忍住回嘴,但想了想,还是忍了。

  “胖哥我书读得没你好,说不来太高深的话,只能说句俗的。从小老师就教我们将心比心,虽然我一直挺看不上这句话的,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自己都顾不来,别人管我个屁事?可怎么说,那都是你哥。那么多年了,你有没有站在他的立场想过他不回家这件事情?”

  当然,叶秋在心里反驳,怎么会不想?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胖哥已经接了后话:“你是不是想,他觉得反正呆在家里也拿不到好眼色看,干脆不回来了?这么说,也对。那你有没有往更深了的想过?”

  叶秋张了张嘴,没出声。

  “叶秋,这是他的事业。”

  “你们真的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叶秋张嘴,几欲出口的话却戛然停在喉咙口。

  他怎么不知道?他去了解过电竞事业的发展、电竞行业的操作、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甚至去了解过电竞选手的收入状况和职业前景。他知道电子竞技的基本规则,他知道《荣耀》中网游和职业联赛密不可分的关系,他知道叶修有着“荣耀教科书”“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美誉。

  可现在他猛然惊觉,他似乎从未了解过,“叶修”在做什么。

  装备银装,稀有材料的获得,叶修参与了吗?准备比赛,那些周密的战术、绚烂的技巧,叶修是怎么琢磨出来的?队员训练,是叶修一手安排的吗?新战队的组建,资金、资源、外交等等等等,叶修又参与了多少呢?

  “你在指责我们对他太不关心了吗?”心里慢慢升腾起的焦躁,让叶秋的反问听上去有几分咄咄逼人,“那么多年没见,你打电话给我就是来说这个的?”

  对面的回答慢了两拍,紧接着是和记忆里一样爽朗的笑声。

  “当然不,恰恰相反,你们对他关心过了头了。叶秋,你还记得那时候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吗?”

  记得,当然记得,这种中二时期打算做的最中二的事,怎么可能忘得了?

  他正想回答,突然愣了。

  “想明白了?”胖哥笑呵呵地说,“不就是嫌爸妈管太多吗?都是成年人了,该怎么做心里还没个数?我打电话不是来指手画脚的,你说我是个什么玩意儿,还能对别人家的事说三道四?只是叶秋,你别老想着叶修只是你哥,别忘了,他也算是个事业有成的家伙啊。”

  “好好去看看吧,叶秋,看看你哥他到底做了什么。”

  叶秋撂下电话。发烫的手机慢慢变冷,他放下手机,从书柜上抽下了《海的女儿》。

  从小到大,叶秋房里书柜上的书换了一批又一批,从童话故事与《十万个为什么》到数理科研与金融管理。唯一没有变动的,就是这本妇孺皆知的童话故事。现在他又把它拿了下来,像第一次阅读那样,郑重地、一行行读着书里的词句。

  那个为了爱情抛弃一切的人鱼公主,那个善良高贵最后在阳光下化作泡沫的人鱼公主,那个拥有了三百年的时间来洗练灵魂升入天堂的人鱼公主。

  叶秋合上了书。他闭上眼,想起好多年前看到过的那篇文章。

  也许毕淑敏说的真的不错,这一个常读常新的故事,童话从来就不只是给孩子看的。十岁的他只知道这个公主真傻,明明杀了王子和公主就能回到海中,却让自己化作海洋里的泡沫;十八岁的他,试图在《常读常新的“人鱼公主”》里得到什么启示,最后也不过把它当做一个爱情童话,匆匆翻阅;现在,即将二十七岁的他,终于在故事里看到了一些字里行间外的东西。

  毕淑敏说,这是一个写灵魂的故事,在肉体和精神的磨砺煎熬之后,她踏上了寻找不朽灵魂的漫漫旅途。

  十七年前,叶修不正经地笑着对他说,小朋友,去把《海的女儿》好好复习一下啊。

  明明知道他是信口胡说,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故事呢?

  总有一些不一样的,字里行间外的东西,从来是最说不清道不明的。

  他恍然间明悟,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变过,九岁的时候是那样,二十七岁的时候还是那样。能让他固步自封的,从来只有他自己。

  他睁开眼,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小刘,是我。你帮我整理一下这些年叶修在嘉世的资料,日常工作的,越详细越好。”

  “您急需吗?这里现在就有备份。”

  叶秋愣怔了一下:“什么?”

  “是这样的,这些资料你父亲六年前就让我们着手收集了。叶总,叶总?您在听吗?”

  叶秋呆呆地放下了电话。

  六年前,叶修回家的时候。

  爸。


-tbc-


———————————————————————————————

谢谢大家不杀之恩……【土下座】

这一章终于把前面的伏笔扔得差不多了!激动到出去跑圈!!下一章就等叶爸爸出来反转剧情吧!!XD

话说刚开坑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卡主……我本来以为归入原作线的这几章应该是最好搞定的……事实证明我错了!原作兄弟俩的互动少到想哭啊!!从老叶角度剧情几乎无法扩展啊!!【摔】最后渣渣一样的成品……拍砖请随意……

顺便8一点题外话(没人想听好吗)~我不知道开学老师让我们体育选课的时候,我一个脚伸直手永远够不着地的战五渣到底为何选了武术……一定是因为对顾老师爱得深沉……_(:з」∠)_(要点脸好吗……不是因为你听错介绍以为这一门学校教授难度和广场舞差不多吗?!)那个大跃步前穿右腿全蹲转弓步击掌的一套动作练到腿残……虽然只有右腿……现在走路是瘸的……【跪】嗯,我只是想说,大家请不要小看蹲起这么简单的动作的杀伤力!TTUTT


评论(33)
热度(76)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