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江波涛生贺】双十一烧钱严防死守特别行动计划

这就是一个逗逼的欢乐向脑洞合集文~写成渣渣……成品和预想的貌似不大一样……TT TT虽然已经过了……但,江副,我对你的爱还是如烈火一般炽热如太阳一般赤诚!(滚吧你!)

无CP欢乐全员向~荣耀与冠军,你们一同夺得,没有存在感又有何妨?大家都知道,就足够了~

亲爱的江副,愿你来年不会收到“节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那是某个初冬的夜晚,寒风萧萧飒飒,月光映了满城霜色,从街尾一路铺上高墙,又被窗子隔离在外。屋内,中央空调仍在嗡鸣作响,与体温相贴的温度覆在周身,唯有手上,带着湿意,又格外温热。

  江波涛抬起了脸,方明华也跟着抬了起来。这是江波涛第一次看见方明华那样的眼神,诚挚的,热切的,伤感的,闪着一点若有若无的光。

  一定有什么不对了。

  江波涛努力笑了笑,手指微微一动,又被方明华以更重的力道握住。

  “小江。”

  方明华开口,压平的声线却没能遮掩他颤抖的嘴唇。他深吸一口气:

  “这事儿你说什么都要帮我!”

 

  “所以,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开个会。”

  江波涛笑眯眯地站在轮回战术板前,“双十一烧钱严防死守特别行动计划!!!”几个加粗体的狗爬大字闪瞎了一帮除方明华外单身狗的钛合金狗眼。

  “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集思广益嘛。”

  杜明率先举手:“报告!只要女神答应和我约会,我现在就去烧了银行的存款!”

  “叛徒!队长,副队,我申请把这个伪FFF团团员赶出去!”吴启不甘示弱,和小学生一样站起来举着手挡了杜明半个身体。

  杜明立刻扒住他的手臂往下拽,脑袋可劲儿地往前挤:“靠!姓吴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论坛上诱骗无知少女!大家不要听他挑拨离间!那边那个还是FFF团的敌人吧!”说着怒指一旁的方明华。

  吴启一脸正气凛然:“对手值得尊重,奸细必须打死!”

  杜明顶着一张摆到公堂上就能让人高呼“青天大老爷”的脸开始挽袖子,吕泊远迅速拉住了他,哄小孩似的把他往后头拽:“其实我觉得吧,这事是明华哥不厚道了。嫂子想买什么就让她买呗,又不差这个钱。”说着,手上不动声色地加大了力气,“当然,对杜小明同学公然破坏本次会议主题的叛逆行径,我们也要严肃处理!副队你说是不是啊?”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JJC见!”

  一直游离在话题外的孙翔猛地抬起了头:“JJC?和谁打?叶修吗?”

  “重点错了啊孙翔同学!一看就没有认真听讲!”吴启叫道,“队长,这里有一个开小差的,赶紧拖出去虐一百遍!”

  孙翔那个怒啊:“我靠!谁会被他虐啊?吴启你敢不敢先被我虐一百遍!”

  周泽楷只管一个劲地笑,看得江波涛在一旁好生感慨,作孽啊,这要是能拍下来去偷卖,能赚多少外快?嗯,这都不用开会了,直接偷偷摸摸塞给嫂子让她放开膀子去烧,就说是队内补助。

  好吧,现在她已经准备放开膀子去烧了……

  江波涛咳两声,见所有人都转头朝他看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任务大家都清楚了?谁有什么好的计划没有?”

  这回轮到吕泊远抢先发言了:“不是,我说明华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我们几个想过一把‘随便刷’的瘾的机会都没,你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嫂子要买就让她买呗,咱又不差这个钱,你说是不是?”

  方明华缓缓抬起头,缓缓把视线转向吕泊远,直看得吕泊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才缓缓地说:“泊远啊,去年你嫂子给的衣服穿完了吗?”

  吕泊远想起去年双十一后衣柜里那一堆花花绿绿还被各种期待暗示能经常穿的衣服,登时脸都绿了。

  “小明啊。”

  “在……在!”杜明正了正坐姿。

  “你嫂子给你的桃花符和那堆小东西,你用上了吗?”

  杜明仰起头,想着那一盒子至今没派上用场的化妆品小饰物,无语泪长流。

  “启啊……”

  “明华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们错了还不行吗!”吴启一拍桌站了起来,“弟兄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怎么阻止嫂子双十一烧钱计划,大家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没有?”

  孙翔挠挠头说:“我觉得那堆衣服挂链什么的都不错啊。”

  众人齐齐转头,纷纷怒斥:“闭嘴你个敌人!”

  总之,那个什么“双十一烧钱严防死守特别行动计划”,在一片鸡飞狗跳插科打诨中,有模……呃,还算有样地规划了起来。

  “银行卡丢了?”

  “支付宝里没钱啊?”

  “太浪费了!直中要害,怎么样?”

  “这话要有用还要我们做什么?”

  “拔网线!”

  “我还不信嫂子手机里没淘宝客户端了……”

  “哭穷哭穷,这招保管有效!”

  “差不多的不是刚刚说过了吗?话说明华哥是S市本地人吧?”

  嗯……

  众人觉得,钱到底归谁管这种敏感话题,还是不要拿上来说了。

  讨论一时陷入僵局,方明华的脸已经从苦瓜变成苦瓜干了。就在此时,从头到尾没有发过言的周泽楷,发言了:“其他战队?”

  江波涛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小周的意思是去别的战队问问?”

  周泽楷点了点头,原本发蔫的几人瞬间活了过来。

  吕泊远问:“你们看哪个战队靠谱点?”

  杜明想了想说:“蓝雨怎么样?感觉黄少天和喻文州都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啊。”

  吴启毫不留情地吐槽:“别扯了,他们和尚庙了那么多年,还经验丰富……黄少天那充其量也就话多。”

 

  遥远的G市,黄少天冷不丁连打了两个喷嚏。喻文州问:“怎么了?感冒了吗?”

  黄少天揉揉鼻子:“没事没事。莫名其妙打了两个喷嚏,肯定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对了队长我和你说啊,上次别人告诉我,《诗经》里就有什么愿什么什么……嚏?①反正就是我那么想你,你一定在打喷嚏。那么早就有这种说法了诶,是不是很高大上?我觉得女孩子一定特吃这一套。”

  “少天。”喻文州诚恳地说,“我觉得你再简练一些,女孩子会更喜欢。”

 

  “那烟雨呢?”杜明继续出谋划策。

  吴启看看他,像看一段已经烂得快成灰的木头:“你去问一帮妹子,哎,怎么样可以让你们不花钱?”

  吕泊远摸摸下巴:“可以让孙翔问问李华啊,他们不是同一年出道的吗?”

  孙翔果断拒绝:“我和他不熟。”

  “熟了也不成。”吴启面无表情地插嘴,“上次我还看见李华在帮楚云秀下片子来着,他已经被荼毒了。”

 

  “李华,后天双十一,记得帮我抢一下这些东西。”楚云秀复制了一串地址给李华发了过去。

  李华莫名其妙地问:“队长,你自己不能买吗?”

  楚云秀坦言:“太多了,抢不过来。”

  “……”李华默默打开自己的淘宝账号把清单一样一样加入收藏夹,里面还放着昨天舒家姐妹央他抢的特惠商品。

  后背有点冷啊,就算在室内入冬了果然还是要多穿点衣服。李华搓了搓手臂,拉开衣柜披了一件外套。

 

  “霸图。”周泽楷再次发言。

  江波涛扭头向他看去:“霸图主力队好像也都是单身啊。”

  周泽楷继续补充:“张新杰。”

  “好主意!”方明华冲着周泽楷就是一个拇指,“不愧是队长!我怎么就没想到。”

  张新杰,论严谨规划,他要称第二,第三都得一边跪下一边推。

  江波涛也不废话,点开QQ,撇开“有空不”这种本来就很废面对张新杰更废的废话,直接问:“张副,打扰一下,双十一要到了,那个控制购物的问题,你有什么高见?”

  回复很快,非常快,方明华凑上前一看,顿时泪流满面。

  就四个字,能不快吗?

  吃完饭说。

 

  饭后,从未处理过如此问题的张新杰皱着眉头去问韩文清:“队长,有人问我双十一怎么控制购物,你会怎么做?”

  韩文清眼皮子都没眨:“控制什么,卡拿去,随便刷。”

  张新杰推推眼镜,想了想这个问题,还是由自己考虑比较好。

 

  “去问问微草吧!”方明华点了点好友栏上的“独活”,“你和许斌是同期生吧。”

  “呃,这个应该不用去问了。”江波涛说。

  “为什么?”

  “许斌和我说,为了让队员们专心训练,王队前两天就问他们有什么要在双十一抢购的,拟了清单,统一交给其他人负责了。”

  “……”

  孙翔嘿然道:“这个有点意思啊,我们要不要也试试?我前两天看上了一家店的……”

  “大哥你跑题了好吗!”众人悲号。

 

  B市微草俱乐部,王杰希最后一遍确认了战队队员的抢购货单。

  “确定只要这些吗?有没有要补充的。”王杰希晃了晃手里的单子。

  许斌啧啧两声,凑过头和高英杰咬耳朵:“你说队长哪里找的代购团?”

  “啊,前辈你不知道?”高英杰睁大了眼,“方士谦前辈退役后,就经常会帮大家代购东西。队长说这样也好,不会让队员分心了。”

  治疗之神,方士谦……

  许斌愣了,许斌木了,许斌无言以对了!他蓦地发现,魔术师的思维,他真他娘的不懂啊!

 

  “兴欣那可以去问问。”江波涛揉揉额角发言,“说起来这个,叶修前辈应该很有发言权吧。”

  “杜明上!杜明上!”一群人开始起哄,“杜明同学,检验你对女神的爱的时候到了!”

  “滚!”杜明怒吼,“什么检验我?这是让我提前出局吧!”

  身后闹成一团,隐隐有来一场真人版PVP的趋势,心累的方明华点开“君莫笑”的QQ头像,江波涛会意地在键盘上敲起了字。

  “叶神,有空不?打扰一下哈,双十一妹子们疯狂采购,你有什么高见能控制下不?”

 

  正坐在兴欣训练室巡视的国家电竞局骨干叶修同志,眼前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对话框。他叼着烟,想了一想,咧嘴笑了,啪嗒啪嗒敲起键盘。

  “哟,已婚人士来刺激单身狗了?”

  “呵呵,叶神说笑了。”

  “明华呢?他自己不来问让你来?”

  “咳,他在旁边站着呢。言归正传,前辈帮忙出出主意,怎么样?”

  晚饭刚过的时候,叶修回过头,见身后三个妹子围着电脑正讨论得热火朝天,看样子不但要把自己装扮好,还打算把整间训练室连同兴欣网吧也厚厚实实地包装起来。

  嗯,一个富家千金,一个战队老板,一个联盟女神……

  叶修吸了口烟,决定走一下曲线思维。

  “集中一下火力如何?后天好像是小江生日吧。”

  结束对话,叶修抖抖烟灰,沉思片刻,对陈果喊了一声:“老板娘,有没有兴趣增进一下各战队关系?”

 

  江波涛的生日,全联盟家喻户晓,因为实在是太好记了!

  光棍节耶!注孤生的节奏啊!有比这个更好记的吗?

  江波涛冷静地关了对话框,对方明华微微一笑:“我觉得我们还是再等等张副的意见比较好。”

  正说着,张新杰的头像闪了起来。

  “抱歉,我没有相关经验,不能给出准确的回答。”

  真是典型的张新杰风格!

  江波涛抬头,微笑:“明华哥……”

  方明华用力拍了拍他的肩:“什么都不用说,我懂的。好兄弟,你的牺牲大家会为你记得的!”

  “……”

  不是……那不是我生日吗?被送礼物不是很正常吗?怎么感觉……那么微妙呢……

 

  看着方明华递到眼前的手机上的长长清单,江波涛苦笑一声:“没必要那么狠吧!”

  毫无疑问,在方·已婚人士·妻管严·明华的引导下,往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终于系统地收拢到一个人身上了。

  方明华严肃地瞪了他一眼:“这是你嫂子的心意!”

  江波涛摸摸鼻子笑了:“替我谢谢嫂子,下次双十二我请她吃饭。”

  这一刀插得实在有些绝,江波涛假装没看见方明华黑了的脸,招呼大家一起来吃蛋糕——好吧,孙翔早就塞得嘴上一圈奶油了。杜明、吴启和吕泊远正帮江波涛拆着粉丝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量有点多,全交给江波涛一个人,大概要拆到手断。

  “哟,这个有意思!”

  “我想买这个已经很久了!”

  “口水别掉下来,不是给你的!”

  看着看着,杜明一愣:“哎,哎哎,你们看这是什么?”

  寄件人:兴欣。

  “不会吧?兴欣?我们有和他们很熟的人吗?”

  “方锐和队长是同期生吧。”

  “那为什么不是方锐本人寄来的?”

  “猥琐流寄来的看都不看就要被保安扔出去了吧。”

  吐槽归吐槽,这一件由其他战队送来的小小礼物,最后交由江波涛亲自打开。

  “代表战队寄来的啊,真是荣幸。”

  江波涛笑着撕开盒子,里面,是一包长鼻王。②

  嗯,一根一根的,长鼻王。

  沉默了很久很久,江波涛撕开包装,杜明凝视良久,说:“长鼻王啊……”

  吴启点头:“嗯,长鼻王。”

  吕泊远呵呵干笑:“怎么送这个?”

  孙翔拿起一根,突然怒气拍桌:“靠!这不是嘲笑我们都是光棍吗?!”

  ……

  吴启勾住了孙翔的肩:“孙翔同学,你在人情上敏锐的进步让我们非常感动,但人艰不拆,明白吗?”

  “不拆啥?我说错了吗?”

  看着孙翔一脸茫然,轮回众纷纷扶额摇头。

  “没救了。”

  “这次真的没救了。”

  “我以为还有希望呢。”

  “嗯,和你比是好些。”

  “我去,吴启你说谁?”

  “没说你说他呢,你对号入座个啥?”

  “不能忍啊!我哪儿招惹你们了你们倒是说清楚!”

  三人从开始的嘴仗慢慢升级到人肉攻击,不知谁勾了谁的脚谁又撞着了桌子,原本堆在桌上的礼物山哗啦啦地倒了一片,汹涌的礼石流统统砸到了趴在地上掐成一团的杜吴吕三人身上。

  “我去!都砸我头上了!”

  “都是你的错!纳命来!”

  “要撕逼到边上去撕!先从我身上下去!”

  江波涛长叹一声,悲痛地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噗地笑了出来。这一笑就没了个头,肩膀抖个不停,让孙翔忍不住卖弄起了自己新学的名词:“喂江波涛,你这是得了帕金森了啊?”

  还说孙翔呢,这几个家伙,也真是一点没救了。

  身边有人轻轻扯了扯他的袖子,江波涛转头,周泽楷拿着两杯可乐,微笑着把其中一杯递到他面前:“生日快乐,呃,节日也快乐。”

  “他们不靠谱怎么小周你也跟着凑热闹?”江波涛接过可乐,揶揄地眨了两下眼,“要我也祝你节日快乐吗?不过有好多女孩子等着给你生猴子啊。”

  “已经有了。”周泽楷举了举手里的可乐,“荣耀。”

  江波涛一愣,笑了,手握可乐重重向前一举。

  “对,荣耀!”

  “哎哎哎!队长你们碰杯怎么能漏了我们!”

  “不厚道啊!”

  “说好的队友爱呢!”

  终于撕逼结束的杜明、吴启和吕泊远抄起桌上的可乐就撞了上来,孙翔见几人争先恐后的模样也立马拎起杯子挤上前来:“喂!还有我!我先来!”

  站在正副队长旁边的方明华端着可乐,忍不住喊了一声:“孙翔,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算了,来,我也……”

  话还没蹦全,挤作一团以猛虎落地之势扑上前来的四人已经撞到他身上了。

  可乐与吐槽齐飞,可乐共队服一色。

  “谁撞的我!”

  “孙翔孙翔!都是他挤的!”

  “靠!凭什么是我?明明是杜明慢了好吗?”

  “怎么又推到我头上了?!”

  方明华抹了一脸的可乐:“我就笑笑不说话。”

  “这次可真是一起了。”江波涛耸耸肩,弯着眼看向一旁的轮回队长,“不说点什么吗?”

  周泽楷只是笑笑。

  还用说什么吗?

  本来就是一起的,冠军,抑或荣耀。


①出自《诗经·国风·邶风·终风》,“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②长鼻王的梗出自我昨晚查寝的时候送了妹子们每人一根长鼻王……没有被揍真是太好了~(。


-终-


评论(14)
热度(56)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