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三·上)

兄 

  挑战赛兴欣的胜利震惊了整个荣耀圈。在团队赛代表胜利的“荣耀”出现之前,连兴欣最忠实的支持者都对他们的胜利心怀忐忑,但是现在,他们终于不用再有所顾忌,终于可以用最响亮的声音骄傲地呐喊:

  兴欣是冠军!

  对手是嘉世又如何?只有9%相信兴欣能获胜的支持率又如何?叶修被黑得体无完肤又如何?他们赢了,只“冠军”两字,比一切反驳都更有力度!

  陈果真是高兴坏了,所有人都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把陈大老板单独留在房间里,一定能看见她哭得形象全无,完全没了一个战队老板的气派。不过他们也没什么资格嘲笑她,没看见观众席的上空已成了垃圾的海洋了吗?

  太不容易了,为了这一场胜利,不管是叶修、兴欣的其他队员还是陈果,都太不容易了。简陋寒酸的训练条件,捉襟见肘的资金储备,日夜筹谋的战术部署,老将亲力亲为的银装研究……就算不是身处其中,旁观者看看兴欣的终极对手,也不难想象他们一路走来历经了多少艰难。

  所以赛后,田七、月中眠率领一众兴欣死忠闹哄哄地围上来时,陈果完全忘了还有记者招待会这回事,在人潮和“我们是冠军”的欢呼声的簇拥下,随便找了家酒店就窜进去狂欢去了。接受采访本是决赛后必不可少的一环,陈果忘了,在联盟中打拼多年的叶修当然不会忘。可是,这有参加的必要吗?

  人们想知道的答案,全在比赛里,他们可是职业选手,当然要靠赛场来说话。

  那干脆当做忘记了吧。

  到了酒店,陈果豪迈地包了一楼全场,眼睛都不带眨的。叶修啧啧:“我们用得着那么多桌子吗?”

  陈果瞪着眼说:“怎么不需要?今天来就是图个痛快!——来,大家随便坐,要吃什么随便点,都别客气!”

  魏琛拍着桌就是一个拇指:“好气魄!不愧是我们大兴欣的老板娘!那个什么,服务员!满汉全席有没有?先来个两桌!”

  众人齐齐笑骂:“滚吧你!”

  说是随意,花的毕竟是老板娘的钱,大家都有些厚不下脸皮,最后还是陈果自己接过了菜单。叶修见她刷刷翻着菜单,看都不看价钱,菜名张口就来,大有指点江山的气派,忍不住调笑说:“老板娘,你这真打算点个满汉全席上来啊?”

  “怎么不行?赢了就是要让大家都高兴高兴!”说归说,陈果还是划掉了几个菜名。时候不早了,大晚上吃胀了可不是什么愉悦的庆贺方式,尤其对于一群血气方刚的青年来说,没有比酒更能畅快淋漓地发泄情绪的东西了。这不,这厢菜单刚刚交上去,那厢啤酒已一箱一箱抬了上来。不知是谁起的头,兴欣粉们端起酒杯,蜂拥着蹿到叶修跟前,还自觉排好了队。

  形式变化得太快,以至于熟悉叶修酒量的陈果、苏沐橙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第一杯酒已经敬到叶修眼前了。

  “叶神……那个,恭喜夺冠!我从嘉世三连冠开始就是你的脑残粉了!还有……还有……总之我大兴欣威武!我敬叶神一杯!”

  这位从嘉世一路追到兴欣的粉丝激动得语无伦次,说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句,只好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不可抑制的兴奋与敬意。叶修握着酒杯,和平常一样歪着身子,露了个简简单单的笑:“谢谢。”

  继而,仰头,干下,醉倒,干脆利落。

  睡死了一天一夜后醒来的叶修,坐在床上揉了很久的太阳穴。

  说真的,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倒了,比那天叶秋倒得更加迅速更加丢人!

  房里的窗帘拉得死紧,叶修下床拉开窗帘,明亮的日光刺得他下意识抬起手遮住了眼。

  “嘿,活过来了?”

  叶修转头,魏琛叼着烟抓着报纸从门外晃了进来,随手把手里的的袋子扔到桌上:“喏,老板娘让我带给你的。我说叶修同志,不能喝就别逞强啊。我绝对不会笑话你喝果汁的,真的,最多也就发个好友圈嘛。”

  “哟,老魏同志,你居然还知道好友圈这种东西?”叶修从外衣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点上,还没刷牙就翻起了袋子里的东西。

  “没手机的家伙有资格嘲笑我吗?”

  袋子里是皮蛋瘦肉粥,养胃的东西,又不会太过清淡,对一整天没吃东西的人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叶修笑了笑,趿着拖鞋把魏琛的嘴炮当做背景音,钻进了卫生间。

  如果要喝果汁,他有十个百个理由婉拒那杯酒;至于嘲笑,天大的黑锅他都背了一年半了,还在乎那么两句垃圾话?

  总有一些不能拒绝的事,总有一些必须接受的理由。在孤独漫长的登顶之路上,纵使心如磐石不为外界所动,可看到沿途绚烂的花朵,还是会为之欣悦动容。

  只是,心底里最秘而不宣的期冀……

  叶修吐掉嘴里的泡沫,漱了漱口,用冷水随便抹了把脸,扯下毛巾擦了擦,就走了出去。房里,魏琛正坐在床上,一手夹烟翻着报纸:“对了,给你说个消息。”

  “什么消息?”手还有些湿,叶修在裤子上揩了揩,晃回到桌子前折腾起了早餐。

  “你自己看吧。”

  皱巴巴的报纸被甩到桌上,叶修瞄了一眼,往嘴里扒了口粥。忽然,他猛地把粥碗往旁边一撂,抓起报纸一看,头版加粗的标题,大得夸张的字体触目惊心。

  当网管,住狗窝,嘉世大神的下场?

  翻开内页,满篇满篇的,都是记者在兴欣网吧的实地访察报道,还附有一张叶修开始住的、小储物间的照片。

  对广大荣耀粉丝和选手来说,这恐怕会更触目惊心一些。

  “嘉世完了。”

  叶修把报纸合上,默默放到一旁。

  “嗯。”

  魏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饶是他那么没下限的人,赛前对嘉世极尽之奚落,最后狠狠抽了口烟,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太懂了,这样的心情,也只有他们这群创世之神,才能真正理解叶修此刻的心情。

  什么复仇,什么逆袭,什么扬眉吐气,这些陈果在心底里计较的情绪,对于心中只怀荣耀与胜利、对于亲手缔造出嘉世王朝的叶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这可是他亲手打造的战队,让他不惜背负骂名离开、只希望它能重新振作的战队,就像一叶之秋一样、曾与他姓名相连的战队。

  嘉世。

  可是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魏琛抽得很凶,莫名的情绪混在烟中萦绕于口鼻,他的,还有叶修的。烟草的味道苦到发涩,这是他们熟悉到刻入骨髓的味道,每一次品尝都是一次振奋鼓舞。

  “下一个冠军,没问题吧?”

  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咬上点火,一气呵成。

  “呵,必须的!”

  

  事后,嘉世的崩溃比所有人想的更为猝不及防,挣扎的过程直接省去,一个“挂牌出售”在嘉世的缄默之后炸得格外惊天动地。陈果得知消息后,眉眼有一瞬的飞扬,很快又低垂得不像话。鼠标移了又移,纠结到最后,只是默默地点了网页右上角的小红叉。

  把叶修逼到退无可退的嘉世,陈果唾弃,狠狠地唾弃,发自心底地唾弃,他们越是不好过,她陈大老板就越是高兴,典型的脑残粉心态。

  但这一刻,她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无法感同身受,旁观者清也足够让她看得分明。正因为她是比谁都更清楚叶修遭受了何种待遇的粉丝,她才分外明白嘉世在叶修心目中的地位。

  叶修比谁都不希望嘉世就此倒下,即使给了它致命一击的就是他本人。赛场上,只有全力以赴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敬,这是叶修一贯的风格,也是所有职业选手心中不会丢弃的标尺。

  而现在,嘉世不但一蹶不振,竟然还打算拆解出售!

  情何以堪!

  这么大的消息,叶修迟早是要知道的,而陈果还是选择了缄默。

  晚一点,就算只晚一点让他知道,也是好的。

  事实上,这事根本没能瞒多久。第二天就是新职业战队首次在媒体面前正式亮相的日子,陈果自己都很清楚,不再避讳与媒体接触的叶修针对这种一定不会被记者错过的爆炸性话题,自然不会迟钝到漏过。面对记者提问时的那些回答,有人当它是空话,陈果知道,那就是叶修的肺腑之言。不然,他也不会在憎恶自己给了嘉世最终一击的夏仲天面前,告诉他嘉世还有不会散的机会。

  粉丝们也知道,那张联盟初时签下的、而今看来薪水微薄的长约,还有老队长话语间不经意传达出来的力量,就足以说明一切。

  他是嘉世的队长,从过去到现在,永不会改变。

  他更是兴欣的队长,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熠熠生辉的未来。

  他们能献上的,唯有祝福。

  持续了一年半的口诛笔伐终于渐渐停息,像是一个新乐章的开篇,叶修生活的重心慢慢开始完全往比赛上转移了。原本还需亲自费心操劳的杂物活,现在都被逐渐积累起经验的陈果接过手去。譬如第一笔谈成的赞助飞克,除了在合同细节上叶修给了陈果一些建议,其他的一概甩手没管。

  唯一亲自着手的三件事,关榕飞,茗乾绿和方锐:一个捡来的,一个送来的,一个忽悠来的。就算是看起来最没什么价值的茗乾绿赞助,对叶修而言也是一剂不弱的强心剂。赞助费还在次要,真正重要的是,真的有人能把“嘉世”这个名字传承下去了。

  “邱非啊……”得知消息后,苏沐橙不无感慨道,“如果是他,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呢。”

  叶修笑:“是啊。”

  “以后要是碰上了会手软吗?”苏沐橙打趣说。

  “怎么可能?我可是职业选手。”叶修故作正经板起脸瞪了她一眼,可惜震慑还没到,自己先破了功,眯着眼,一口烟从嘴里喷了出来,“不过应该没有和他碰上的机会了吧。”

  “你真的决定了?”

  “这不是我决定的啊,事实摆在这里,不服也不行啊。”

  不管外表看起来有多么正常,也无法掩盖他是个高龄选手的事实。技术上看似没有衰退反而隐隐有进步之势,这全是他牺牲未来的职业生涯换来的。

  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知道,苏沐橙也知道。

  可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

  苏沐橙歪过头笑笑:“既然这样,最后再拿个冠军怎么样?”

  叶修也笑:“正有此意。”

  决心不可动摇,半年的时间忽地就飞了过去。转眼间常规赛已过了大半,又一年春节将至,兴欣战队的队员们也陆陆续续打点行装采办年货准备回家了。除了陈果,只有叶修和苏沐橙一点匆忙感都没有,还是整天整天地泡在《荣耀》里;至于关榕飞,如果不是陈果帮着去买票,他还记得春节是什么时候吗?

  唐柔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她走的时候,叶修所在电脑的屏幕右下角,熟悉的QQ头像不知疲倦地刷刷跳动。叶修没去理会。他正在总结这一年的战队情况,那小子每次来联系他就那么几句老话,他倒着都能背下来,等回头空闲了再搭理也不迟。

  没想到这回对方像是识破了他的心思,干脆来了个窗口抖动。巨大的对话框霎时占了四分之一的电脑屏幕。

  “叶修叶修叶修!在不在?”

  叶修被吵得没办法,只得耐着性子回了句:“有事?”

  “今年过年回不回来?”

  “每年一遍你不嫌烦吗?”

  “今年不一样!”

  叶修右手夹住烟,左手熟练地敲击着键盘:“怎么不一样?”

  “总之你回来就知道了!”

  叶修敲打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他静静地又喷了一片云雾,慢吞吞地排了几个字发了出来。

  “叶秋,你幼不幼稚?”

  “……二十七岁了还离家在外不肯回来的不孝子才是真幼稚吧!”

  “懒得和你争。总之哥很忙的,没什么事回头再聊啊。帮我和爸妈说声新年快乐。”

  “这话该我说才对!反正你有空就回来看看,很多事都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样子。”

  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样子,什么事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样子?

  叶修却没有机会再问了,对面的头像瞬间灰了下来,这大概是第一回叶秋退得比他还要干脆。叶修怔了一会儿,轻笑一声摇摇头关了对话框。

  他又有想过什么样子呢?

  还是什么都别想吧,没有期待,至少还能多个一份念想。

  写好总结,叶修保存了文档,重新点开《荣耀》的游戏界面。登录页上,君莫笑和往常一般举着伞安安静静地站着,只等一个指令,下一秒就能冲入战场杀敌破阵。

  没有期待?

  叶修操作点击,场景切换到游戏界面,视野所及,尽是荣耀大陆广袤的土地。他操作着君莫笑向前奔走,耳边似有战风猎猎,昂扬如一曲未谱的战歌。

  既是心怀荣耀,又怎么可能不怀揣期待?


-tbc-


———————————————————————————————

又是拖欠好久……本来想干脆点来个整章,结果又……我的拖延症已经没救了……Orz

节奏开始加快,还是凌晨赶出来的,总觉得会出问题……不过现在脑子发昏啥都看不出来……(认真一点行吗!!)明天白天可能会再来修一下,哪里感觉不对大家就和我说哈~=w=

最后谢谢关心我的妹子~去睡了~大家不要学某蠢妖拖延症,一定要记得今日是今日毕啊……TT TT


评论(9)
热度(52)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