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三·下)

弟 

  “叶总,就是这些了。”

  “好,辛苦了。”叶秋把接收成功的文件单独拎进了一个加密文件夹,食指在鼠标左键上摩挲了两下,两手敲上键盘加问了一句,“这些我父亲全看过了?”

  “我们只负责收集资料,定期上交。”

  手指轻轻一缩,继而在保护膜上划开。

  “好,我明白了。”

  指尖所触的地方温热而平滑,散热器排出的热风与空调冷气奇异地交融在一起,溢进指缝,无比熨帖。叶秋关掉了所有程序,带着电脑散发的余温,把脸埋进手心狠狠揉搓了两下。他轻轻吸了口气,又重重吐了出来。温热的水汽在掌心逸散,很快带走了刚刚摩擦升起的热度。

  呼,吸,呼,吸,呼,吸。

  然后,抬头,屏幕中的光标稳稳地停在某个文件夹上。

  “那就……看看吧。”


  叶秋走进书房时,叶爸爸正在翻阅当天的报纸。在科技水平发达的当下,一个操作简易携带方便的电子阅读器已成了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叶家当家人却仍然固执地坚守着老一辈人的习惯,天天捧着一份还沾染着油墨气息的报纸,时不时用沾了些唾液的手指去翻开过分贴合的纸页。

  认真投入的阅读状态和叶秋刻意放轻的脚步让叶爸爸一时没有注意到不请自来的冒昧。叶秋本应该敲门的,不管是烂熟于心的礼节还是自小养成的习惯都要求他要那么做,而这一次,他却没有照办。这使得他多年来第一次从那么近的距离,那么仔细地观察自己曾经需要仰视的父亲。

  干燥的手指,劲瘦的手腕,松弛的皮肤,还有脸上,遮掩不去的皱纹。微黄的灯光给报纸染上了老旧的色彩,也拓深了老人面庞上属于时光的刻痕。叶秋暗暗心惊,他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岁月已在父亲身上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的事实。

  一直都“老爸”“老爸”地叫着,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从前意气风发的父亲,原来真的已经老了,已经从“叶爸爸”上升到“叶老爹”了。

  心里有点胀,像一团吸饱了柠檬水的海绵。

  他紧了紧手里捏着的文件夹,嘴唇微微抿起又松开。视线向另一侧游移,报纸上,叶秋瞥见了“荣耀夏季嘉年华——百鬼夜行”几个大字。还没来得及反应,叶爸爸已看见了他。

  “进来怎么不打招呼?”边说着,边把这一版报纸翻了过去。跳翻了好几页,他似乎也没在意。

  叶秋在自家老爹面前那也是身经百战的,一句妥帖的借口张口就来:“你看得那么认真……”

  叶爸爸斜着眼看他,哼笑一声:“臭小子也知道关心人了啊。说吧,找我什么事?”

  “前阵子我清点叶家在H市的产业时,查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叶秋站在叶爸爸身侧,从文件夹里取出几张纸递到叶爸爸面前,“看看?”

  叶爸爸狐疑地打量了下自己的次子,放下报纸,接过纸看了两眼:“一家孤儿院,有什么问题吗?”

  “孤儿院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它创办的时间和规模却有点奇怪。”叶秋解释说,“2019年9月向当地政府提出申请,10月开工改建了当地的一处民居,12月月底竣工,进度快得惊人,而且正好是叶修回来的那一年。”

  “呵,你和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叶秋笑笑:“没什么意思,当时名单里只写了创办时间,我也没有在意,一开始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它的规模。”

  “太小了。” 

  H市不是叶家的主战场,但由它投资的孤儿院规模小到只有一栋小楼和一个小院子,也太不正常了。何况那间在如此之短时间内竣工,叶家对其重视,不言而喻。

  “然后我去查了查这间孤儿院的背景,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婆婆,姓沈。三十年前,她也曾在H市办过一家很小的孤儿院。只可惜十五年前旧城改造时被拆了,孤儿院里的孩子被送去其他福利机构,老人家把拆迁金尽数分给几个孩子,就此不知所踪。

  “继续查下去,我才知道原来五年后她又重新开始领养孤儿,在几位护工阿姨的帮助下,和十几个孩子挤在一小层楼里,连孤儿院都算不上。为了让孩子们个个读书,他们的生活状况极其简陋,直到四年后才大有改善,因为自那年后,每年都有一个人定期给他们大笔捐款。再后来,叶家出面正式创办了一家小孤儿院,把沈婆和孩子们接了过去,事后却没有过多地插手经营。

  “那个每年定期捐款的人,名叫苏沐橙。”

  叶秋盯住父亲的眼,那里是一眼井,不见波澜。

  “爸,你认识苏沐橙吗?”

  叶爸爸缓缓说:“我怎么会认识她?”

  叶秋笑了:“‘怎么’是什么意思?其实你知道她的,是不是?”

  “小子,你和我玩文字游戏?”叶爸爸眸色一沉。

  “老爸,能别装了吗?”叶秋叹了口气,“你知道她的,她和叶修在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当了四年半的工作伙伴。她出生在H市,是孤儿,有一个大她三岁的亲生哥哥苏沐秋。他们兄妹两个在孤儿院长大,直到苏沐橙九岁时孤儿院拆迁,两人搬去其他福利院。他们初来乍到,被新地方的孩子们百般刁难。在一次苏沐橙被锁到阁楼数个小时后,苏沐秋对犯事者大打出手,最后拿着沈婆给他的拆迁金带着妹妹去外面自寻出路。

  “为了供妹妹上学,他放弃了学业,自己去外头打工。那时苏沐秋只有十二岁,打工的地方都不敢收他,赚钱也异常艰难。直到半年后,一次游戏经历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游戏天赋。他开始在游戏里谋求生计,兄妹俩的生活也慢慢稳定了下来。

  “直到《荣耀》开服前,他们遇到了叶修。他们收留了叶修,三个人靠着网游日子过得还算可以。《荣耀》开服第三年,推出了荣耀职业联赛,苏沐秋和叶修都报了名,没想到就在那一年,苏沐秋出车祸意外身亡。叶修接下了照顾苏沐橙的担子,供她完成学业。只是苏沐橙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深造,而是和叶修一起参加了职业联赛。

  “那时荣耀联盟已兴盛起来,嘉世战队战绩优异,外加苏沐橙自身出众的实力和形象,她每年都能拿到薪资不菲的工资和奖金,而每一年,她都把这笔钱中的大部分捐给了重新领养孤儿的沈婆。爸,叶修退役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他退役的原因,你大概比我更清楚。在了解她和叶修的关系后,我疑惑过为什么苏沐橙不能先替他交了那笔违约金,直到我了解到孤儿院这件事后我才知道,她不是不愿意交,而是真的没那么多钱。”

  “呵,还挺感人的。”叶爸爸扯扯嘴角,“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叶修退役的事,抱歉,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去问过老妈了,她说孤儿院的事她一点也没参与;正巧叶修回来的那一年,你向她要了一笔人手。老爸,你原来不是从来不管商业方面的事的吗?”叶秋两眼一眨不眨,目光执拗地穿进叶爸爸的眼,似乎硬是要给那眼井水激起点涟漪,“至于叶修退役,如果不是这些东西,我还真不知道有那么多黑幕;那个挺感人的故事,也不是我去找来的。”

  一叠纸从文件夹中被缓缓抽出。

  “为了不要让苏沐橙察觉有异,爸,你终于也学会撒谎了啊,还要撺掇着老人家和你一起扯谎。”

  叶秋把资料放到了桌上,视线一直没从父亲脸上移开:“爸,去年春节前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H市,你就完全不想深究一下原因吗?”

  “还是你根本就知道原因,也希望我去那么做?”

  “叶秋。”叶爸爸摘下眼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叶秋咽了口唾沫,腰杆如标枪一般笔直。他微微低下头,视线与父亲已然犀利的眼神再次对焦:“挑战赛之后,我让小刘我帮我查查叶修这些年的经历,他告诉我你早就安排人去着手调查了。”

  “多嘴的家伙。”叶爸爸低声暗骂,接着抬起头,布着细纹的眼角,内里的眼瞳是十年如一日的炯然,“那又怎样?我知道这些,抱着他痛哭流涕说‘这么多年你辛苦了’,还是把他拖回来顺便带上那个姑娘?”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叶秋哭笑不得,“你们这样有意思吗?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叶爸爸折好眼镜,揉了揉微微酸涩的眼:“在我们眼里,你们一直都是小孩子。”

  叶秋嗓子眼一梗,听父亲缓慢而沉静地说:“叶秋,你要知道,我们也有我们的立场。你们可以疯,但我们不可以。老爸虽然成老头子了,关键的时候也还想再撑你们一把啊。”

  眼睛热乎得不行,叶秋站得更直了,连同脖颈,目光直视前方。

  真是半点都不了解啊……

  明明陪他们走过了那么多年岁,他却从不知冷硬如父亲,也有会这样的脉脉温情。

  虽然……

  叶秋没能压住不断上扬的嘴角。

  老爸,你直接讲不好意思说已经理解他了,不行吗? 


  仔细翻看这些年父亲让人找来的资料,每一个字都是一根针,戳在心口上,疼痛尖锐得让人难以呼吸。

  从叶修出走遇到苏家兄妹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他挥舞旗帜再次回归战场;从每一个战队队员的电话号码,到每一个退役的队员最后的去向。

  场上场下,点点滴滴。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个粗犷暴躁的父亲有如此小心谨慎的一面。

  也是这一文件夹的资料,让他终于记起那个自称“苏沐橙”的漂亮姑娘到底是何人。

  那个五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那个站在叶修身后陪伴了他整整十二年的坚定依靠。

  那个除了叶修之外,第一次让他在心底如此郁郁纠结的人;可也是她,一个清清淡淡的姿态,亲手帮他解了那个结。

  似乎就是那一年之后,叶秋再也没有像从前一样用心地关注过叶修在赛场上的一举一动。也许是觉得没有必要,也许是心里漂浮着的不安有了安定的理由,当然,也因为正式踏入职场的他,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来关注额外的事情。

  比赛的结果仍旧一期不落,而那个有些瘦弱的女孩渐渐被他遗忘在了记忆的角落,不知不觉中,已是现在这般盛开的明艳模样。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帮他捡回这份记忆的,竟然是那个永远不知妥协为何物的父亲。

  叶秋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应该有些长进了。在国外最忙碌的时候,他也不会忘了抽空给国内拨一个电话。可现在他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十五岁时的模样,他的脚步始终只在那么短短的一圈范围里走动,唯一的长进,就是现在他会记得偶尔探出头向外张望。

  那间孤儿院并不是叶秋刻意从纸堆里挖出来的,动了这一番心思去追根问底,说到底还是好奇苏沐橙为何没有在叶修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帮他一解燃眉之急。

  没想到查了之后,原本插在表面的针,一点一点完全没入。

  叶修不会知道,第九赛季结束后的那个漫长的夏休期,自家弟弟曾和苏沐橙有过一段短暂的电话来往。就是那一通电话的旁敲侧击,让叶秋终于确定苏沐橙对叶家给她昔日恩人的帮助,真的一点也不知情。苏沐橙都不知道,叶修当然更不会知道。

  那在其他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

  那天之后,叶秋和叶爸爸之间似有似无的隔膜一下子消弭无踪。当事人都没有察觉,直到春节前夕某天饭后,叶妈妈感慨着说,家里气氛怎么突然软和了起来,叶秋才忽有所觉。起先他有些发愣,然后笑了出来:“本来就该这个样子。”

  叶妈妈怔了怔,也笑了:“是啊,本来就该这个样子。”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叶秋知道她说的是谁,想也没想接口道:“他一直都在,只是还没回家。”

  叶妈妈摆放碗筷的手一下子顿住了。正在擦洗洗碗池的叶秋忽地发觉厨房里气氛沉凝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弥补一下先前不知道哪里说破的漏洞,叶妈妈已笑着接过了话头:“叶秋,你真的长大了啊。”

  叶秋捏着抹布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才应景,最后支支吾吾应了两声,匆匆在水龙头下搓了几把抹布,随意挂到一边,落荒而逃。

  房间里,窗台上的吊兰依然是当年那般苍翠的模样,叶秋靠在门上远远地看,看着看着,轻轻笑了出来。

  他走到电脑前,摁下了开关。屏幕渐渐亮起,叶秋耐心地等着系统的苏醒,在QQ登录界面出现时,换了个老旧的号码,点下登录。

  要说点什么好呢?告诉你个事,还是你先回家?

  算了,看着说吧。

  看着弹出的主界面,叶秋点开某个挂着歪歪扭扭“笑”字的头像,敲过去了一个“窗口抖动”。


-tbc-


———————————————————————————————

我回来了……(拖了那么多天你去死吧!)

伏笔到此全部扔完了!还有两章就完结了~都有存稿,再去修一下~一周之内一定能搞定!XD(少废话赶紧去写!!!)


评论(22)
热度(57)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