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二十四)

【兄】已修~本次发全章~



兄  

  “都准备好了吗?”

  叶修环视面前的九人,从左到右,一个不落。

  “准备好了!”乔一帆重重点头,安文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罗辑挺着背站得笔直。

  “你说呢?”方锐咧着嘴晃了晃手中的账号卡。

  “少废话,老夫已经等不及看到轮回跪地求饶的样子了。”魏琛仰起头斜眼看向叶修。

  “老大!我们上!”包子高高挥起拳头。

  莫凡还是绷着一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点头的力道却一点不比其他人轻。

  苏沐橙和唐柔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唯有眼神,明亮的,张扬的,热烈的,同样踌躇满志。

  叶修还以微笑,他缓缓举起右手,然后,重重斩下!

  “那么,去赢下来吧!”


  第十赛季的那年春节,叶修到底还是没有回去。叶秋的话里有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偏偏又不点破,半死不活地吊在那里,就像许多年前,叶修对叶秋做的一样。

  但是这回,叶秋失算了。

  陈果问他“你也不准备回家去看看吗”的时候,叶修难得显出几分狼狈。

  “再说再说。”

  假期满打满算不过一个多星期,再说再说,还有多少时间能用来再说?

  陈果没有多问,火速把话题转移到备置年货上。叶修暗自松了口气,心里那一小点庆幸被随后陪两位女士逛街的烦恼掩饰得很好。更幸运的是,在某关姓工作狂的无心助力下,他连逛街这一劫都逃了过去。

  如果是六年半之前,叶秋故弄玄虚地告诉他“总之你回来就知道了”,他会是什么反应呢?啊,大概会就着那种腔调把弟弟挑逗到炸毛,然后在某天假作路过,别别扭扭地站在门口说,我就顺道经过看看。

  怎么六年半之后,反倒想起了那句略显矫情的“近乡情更怯”?

  就像滩涂上裸露着的棱角分明的石块,年复一年被流水打磨,明明磨出了光滑的外表,却被河水隐去了行踪。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啊,叶修。

  除夕与春节交会的时刻,叶修退出游戏,看看身边两个已困得东倒西歪的姑娘,无奈地掐掉了烟:“回去睡啊,你们两个。”

  电脑右下角的企鹅图案一片灰色,仿佛从来不曾亮起。


  叶修对阵孙翔,实现单挑全胜神话!

  方锐制造乱局,乱中拿下周泽楷!

  唐柔压轴守擂,最终完成一挑三!

  第十赛季,最终战,擂台赛,兴欣以一个人头分领先轮回!

  兴欣的粉丝沸腾了!

  “干得漂亮!”叶修从不会吝惜自己的称赞,而这回,除了这简单的四个字,他都说不出什么更切实的赞扬。最后三局唐柔赢得实在太过漂亮,一如既往的一往无前,出人意料的筹谋算计,就算是最吹毛求疵的资深黑,都没法挑出半点错来。

  “哈哈哈!尤其是最后那句话!简直神补刀!”魏琛拍着大腿仰天长笑,对着唐柔竖了个大大的拇指,“小唐,干得漂亮!看恶心不死轮回的。”

  唐柔微微一笑,握着账号卡的力度和以往没什么分别。遗憾“没有对手了”的说辞可不是嘲讽,她从来都是这样,永远不会满足当下,只会追求更好。说她嚣张也罢,狂妄也罢,追求荣耀与胜利,不就应该有这样的气势与风骨吗?

  就像那位三连冠在手、在职业生涯末期还要打着保席争冠名号卷土重来的荣耀之神。

  叶修拍拍大腿,站起身来:“走吧,去备战室。最后的团队赛,一鼓作气拿下它!”

  “是!”


  最终战前的最后一次复盘,所有人都担心着方锐,只有苏沐橙意识到了,还有一个人的状态同样让人揪心。

  “我是说你……你怎么样?”

  “我,还好啊……”

  “有多好?”

  “这不是重点。”

  叶修抬头微笑,苏沐橙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如果此时站在这里的是其他人,比如韩文清,大概会抱着手臂黑着脸一言不发;比如黄少天,兴许会在喋喋不休地逼问,那你以后的赛季怎么办;比如王杰希,可能会皱着眉说太乱来了。叶修的状态实在不像马上就会垮掉,没人会怀疑他还能再战一赛季。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老生常谈所有人都懂,积蓄好力量为明年更加成熟的兴欣出力,似乎才是更重要的事。

  但苏沐橙只是点点头,答案尽在不言中。

  只有她理解,不多的时间,不仅仅是叶修在电竞圈堪称老迈的年龄。

  叶修没有再和任何人提过春节前QQ上小小的插曲,与其他人是没有必要,与叶秋是对方沉默得比自己更为彻底。除却陈果问询时的尴尬,他没有再往这件事上花心思,年年如此的事,惟一的区别就是这次的沉默换了主角。叶修没有察觉什么不同,备战、比赛,原先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他没有察觉,有人却察觉了。

  为了胜利可以付出一切,包括未来,本可以属于他的时间。

  对话到此为止,叶修继续整理资料。视频、文档、表格,每一份资料都被有序地收归整理,直到出现某一段视频,先前有节奏的操作声霍地断了。

  视频上,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势如破竹。

  不是第一次见到的视频,不止一次分析过的战局,叶修坐在电脑前面还是愣愣地出了神。

  战斗法师与神枪手。

  斗神与枪神。

  他,与苏沐秋……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就算已过去了十几年,叶修依然能清晰地记起苏沐秋说出这句话时的眉目飞扬,说不定,还能再记个几十年。

  那一年,他们都还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头顶是最澄澈的天空,脚下是最坚实的土地,耳边有风飞扬到肆意,阳光灿烂到刺眼。那个年纪,他们已褪去稚嫩的外衣,却还是最崭新的模样。他们尚不知道老去的愁苦,只有年轻催促着他们不要停歇为梦前行的脚步。

  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过他们,生活远比他们想得更为残酷,上天并不总是公正地赐予每一个人平等的时间。

  十年前的某个深夜,他和苏沐秋一个门外,一个门里。他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去痛悟,原来真的没有任何人有挥霍时间的权利。

  如果人生真的有很长……

  叶修摇摇头关上视频。

  可惜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何况,有些事,他已经欠下太多太多时间了。


  小手冰凉,笑歌自若,抢杀交换!

  一寸灰,吴霜钩月,抢杀交换!

  寒烟柔,击杀!

  残忍静默,击杀!

  包子入侵,击杀!

  决赛场上最后,只剩下兴欣的君莫笑和沐雨橙风,还有轮回的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和无浪。

  形势……对兴欣不利啊!

  被兴欣打脸无数的李艺博,这回对胜局的预测也大着胆子往轮回那儿靠。现场局势实在太过分明,一个被斗神一叶之秋和全明星角色无浪牵制的枪炮师,一个被号称“无解的枪王”周泽楷封锁的散人,输在这里真是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如果兴欣借着擂台赛优势把比赛拖入加时赛呢?

  这更不现实了,因为叶修老了。

  这是李艺博第一回在直播间里如此犀利地点明了叶修的竞技状态。从挑战赛战败嘉世至今,叶修的表现都让人忽略了他是一个高龄玩家的事实。强硬如韩文清都在新赛季打起了轮换,与他年龄相当、甚至中途还与高端赛事诀别了一年半的叶修,本也应当通过轮换来减轻岁月压下的负担。但是,他没有,甚至还在单人赛中拿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连胜战绩。可是现在,年龄带来的压力终于无可奈何地显现出来了。

  虽然李艺博的解说已无法完全跟上越来越高端的荣耀竞技,但有一点他真的没有说错。但凡叶修此时有一点点分神,排山倒海般涌来的疲惫,将在一瞬间疲软他几近痉挛的手指。

  可是,比赛还没有结束!

  沐雨橙风在不断地试图走位,旁人会误解她是在向君莫笑寻求呼应,只有叶修明白苏沐橙真正的意图。

  从苏沐橙出道至第八赛季,不断有人质疑她只是一个花瓶选手,躲在叶秋身后厚着脸皮捡便宜,直到叶秋退役,那些外行才从她愈发强力的攻势中意识到,他们似乎错了。

  苏沐橙从来都不是一个依赖别人保护的人。

  沐雨橙风,本来就是为了协助叶修而立于赛场之上的啊!

  只是这回,策应和主攻,要调换人选了。

  弧光闪,冲锋,普通走位,冲撞刺杀,滑铲规避攻击,紧接着接上影分身术,最后三段斩冷却完毕!

  君莫笑成功接近沐雨橙风!

  战术部署成功达成!

  两个不同的声音分别在两方人心中响起,然后只有叶修和苏沐橙知道,比赛最后的赛点,就在后面那句话上!

  被引到一处的轮回三人,早已完成冷却强火力技能,以及全联盟首屈一指的搭档!

  热感飞弹!

  兴欣最后的绝地反击!

  赛后记者招待会上,有人询问苏沐橙,在完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她和叶修是如何完成这样绝妙的配合的?她笑笑,说:“因为我们是最佳搭档啊。”

  是的,他们可是最佳搭档!

  就像苏沐橙不会去问询叶修孤注一掷的理由,叶修也不会错过苏沐橙舍命创造的机会!

  沐雨橙风倒下,轮回还剩三人,在兴欣生死一线的那刻,谁都没有料到,一枚手里剑就在一秒之内,穿过弹火激起的硝烟精准地飞来!

  无浪倒下。

  这只是前奏!

  而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倒下的主旋律,也不过持续了短短六点五秒!

  由兴欣众人豁尽一切铺垫下的,最后由叶修完成的六点五秒!

  不可复制的六点五秒!

  当叶修从比赛席走出时,整个场馆陷入了彻底的疯狂,那一刻,所有的灯光和掌声都只属于他一人。

  从叶修复出到现在,不断有人疑问,他以这样的高龄,喊着“为了胜利”“为了冠军”的口号重回赛场,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

  看着队友们从比赛席或选手席上向自己跑来,看着他们或哭或笑或是击掌或是拥抱,他平静的面容终于浮起了笑意。

  答案,不都在这里了吗?

  十年前,他默默离场,在无声的寂静之中独享自己的荣耀。

  十年后,他立于光芒,在嘈杂的喧闹之中拥抱荣耀的馈赠。

  这是我的荣耀。

  这是兴欣的荣耀。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却从不属于只我一个人的荣耀!它经他之手夺得,却厚重得无法用双手撑起。

  但叶修并不担心,因为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被队友围在中间,最后一起高高举起奖杯的那一刻,没有人看见,灯光下他的眼分外明亮。

  你们看到了吗……

  那个还没来及踏上理想的征程时就已经失去了一切,却始终不曾离开的少年。

  那个与他面容相仿,同样心怀叛逆却不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的青年。

  那个固执己见,刀子嘴豆腐心,永远不会对自己所不认可的事物有半分妥协的长辈。

  你们看到了吗?

  最后的记者招待会叶修没有出席,这次他真的累坏了,那六点五秒的爆发几乎夺去了他手上全部的力气。苏沐橙几人回来后,他对着全队点了点头,说:“走吧。”

  就在此时,苏沐橙的手机毫无预兆地响了。她低头一看,有一瞬的讶异,然后点了接听。

  “喂?”

  对面耳熟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谦和。

  “喂,请问是苏沐橙小姐吗?我是叶秋。”

  苏沐橙向身边瞥了一眼:“你找他吗?”

  “嗯,可以让我和他说会儿话吗?”

  苏沐橙抬起头,把手机递给了叶修:“找你的。”

  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接过电话就是一句“喂”。

  “哥,恭喜你。”

  对面的“恭喜”简直没头没脑,可叶修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个与他完全一样又有所不同的声音,只是听到,他就知道那人心里是什么念头。一时间,叶修忽然不知道要说点什么,他轻轻笑了一声,老土地用“谢了”权作开场白。

  手指不自觉地抚着冰凉的手机壳,莫名其妙的,在这一刻,他突然记起了好多好多年前,在那个被父母抓包他自学钢琴的那个雨夜,母亲温热的手,和父亲用烟掩盖的神情。

  他抬起头,眼里映着的备战室的灯光,仿佛历尽了一整个世纪的漫长。

  “哥说话算话,帮我告诉爸妈,我三天后回家。”

  他放下手机,对面,苏沐橙看着他,眼里是破晓前黎明的色调。

  “要回家了吗?”

  他一笑,看着队友们或震惊或沉重或了然的神情,还有他们脸上,一致的伤感,悄悄攥紧了手机。

  “是啊,该回家了。”


  那天不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家里没多一个人,桌上没加一碗菜。一家子人不咸不淡地聊了两句天,叶秋顺口插了两句国外的房价。直到饭后叶秋去了沙发,才发现今天有什么节奏不对了。

  往常这个时候,电视里播的不是新闻,就是徒手撕鬼子。

  叶秋看着电视里的婆媳大战,抽抽嘴角坐了下来。他咳了两声,探过身去拿茶几另一边的遥控器,叶爸爸还是没理会他,全副心思都埋进了眼前的报纸。报纸擦脸而过,叶秋随意一扫,握住遥控器的手一下子不动作了。

  星期……五?

  老头好像……没有复习前一天的报纸的习惯吧……

  叶秋察觉不到自己一手向前探、一头向后扭的姿势有多么怪异,有人察觉到了。叶爸爸收起报纸,居高临下对上了儿子一点点上移的黑眼珠:“你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啊,拿个遥控器。”

  叶秋干笑一声,坐直了身板开始调台。他按得不快,偶尔还拿眼角瞥一瞥身边神情肃然的长辈,见他一直没有反应,就径自按了下去。

  最终,画面定格在了某个频道。叶秋转过了头。

  “老爸,看吗?”

  “随便。”

  叶秋重新把遥控器放回到了茶几上,过了一会儿,又拿过来把声音往上调了好几档,响得隔了几间房都能听见。叶爸爸皱了皱眉头:“调轻点。”

  叶秋把遥控器放回了原位,冲自家老头笑了笑:“比赛,就是这样才有气氛!”

  叶爸爸哼了一声,不作理会。叶秋盯了会儿电视,突然笑了一声。叶爸爸奇怪地瞅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哦,没什么。”叶秋耸耸肩说,“老妈刚刚和我说,要我们记得看完了把结果告诉她,现在看样子不用了。”

  叶爸爸没笑,盯着叶秋的笑脸直看。叶秋被看得脸上的笑都快撑不住了,肌肉僵得嘴角一阵酸疼,比秀逗*还够劲。险些要溃败讨饶的时候,叶爸爸忽然拿过了茶几上的遥控器。

  “嗯,是把声音调大点气氛好。”

  电视上,解说员才说到“兴欣队员到场”。

    

  “小修今年又不回家?”

  叶修又没有回家。叶秋没有和往年一样去骚扰他,他便干脆当起了鸵鸟。叶秋恨得牙痒痒,对话框里字敲了一行又一行,想想还是用回车删了个干净。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把他绑回来不成?”

  那天叶秋询问父亲为何不干脆把直接叶修拎回来的时候,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叶秋被噎得不轻,最后胡乱找了句借口撤出了书房。

  可就这一句话,让他这么多年头回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底气还能足。

  叶秋咽下嘴里的饭,正想第一次在年夜饭桌上来个扬眉吐气,却冷不丁被抢了话头。

    “要是拿不到冠军他就不用回来了。”

    叶秋飞快地看了老爹一眼,低下头往嘴里扒拉了两大口菜,活像要闷死在面前的碗里。问话的人更是没回过神来,倒是叶老爷子呵呵笑着接了话:“不是早拿过了吗?”

    “冠军不嫌多。”叶爸爸说,“拿了三个冠军就自满了,他和前头的老板闹成那样,等他回来看我不教训他!”

  老爷子眯着眼听,差一把胡子就可以捋上了。叶爸爸的话可不好接,餐桌上其他人偷偷交换眼神,时不时把目光聚焦到叶家三口子身上,再故作无心地挪开。

  别说,叶秋自己都挺想看看老爸此时的威武形象的。

  听完长子不知所谓的训斥,老爷子举起手边的酒杯:“那我们先来给他提前庆贺一下胜利?”

  轻磕的碗筷立时没了声响,不知外头哪里有人点了爆竹,噼里啪啦震得眼前都能看见硝烟里红色的纸片。

  嘶——去年他们都错过了哪段剧情了?

  只有叶秋反应神速,夺过老爸的酒往空杯里倒了些许,起身和老爷子碰了杯:“我先敬!”

  叶爸爸抬头问他:“能喝了?”

  叶秋笑:“这样一点总是没问题的。”

  叶爸爸点点头,端着还剩半杯的酒站了起来:“还没拿冠军,先便宜那小子了。”

  他才站起,手边又多了一只杯子。叶妈妈笑盈盈地看着他们:“你们爷俩就把我一个人落下了?”

  发展到这里,先前的剧情暂且无暇纠结。其他人紧跟着站了起来,含含糊糊打起哈哈和老爷子敬酒。人声渐渐混杂,酒杯碰撞的声音起先零零碎碎,最后在桌子正中撞到了一处,清脆响亮。

  “预祝叶修明年再拿冠军!”

  “哎对了,是什么冠军来着?”

  坐下的时候,叶秋还能听见有哪位婶婶这样小声问着。他笑笑,缓了缓从胃里升腾起的灼烧感,准备吃些菜压压酒劲,不想听见老爷子压着声问:“想通了?”

  他不解地看向爷爷,还没细想,有人已接过了问题。

  “爸,你这说的什么。他怎么都是我儿子。”

  老爷子没答话,举着筷在叶秋眼前挥了挥:“小秋,瞅啥呢?多吃点菜。”

  “哦,好。”

  叶秋随手夹了块眼前的红烧肉,脸上烧得厉害,眼睛也跟着烧得厉害。

  虽然他酒量是差了些。叶秋咬着肉想,可酒真是个好东西。


  擂台赛上,叶修和孙翔战得火热。叶爸爸拧着眉看了半天,在一叶之秋陷入NPC大军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发问了:“不是说只有两个人对战吗?”

  “那些是NPC,呃……就是电脑操作的角色。开始解说员说这是个新型地图,大概……乱军也是一种战斗环境?”

  叶秋不是很懂《荣耀》的地图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上一回玩这个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看比赛,最近也是去年的挑战赛决赛。但年轻人到底比老一辈要接受得快,公司里也有不少荣耀迷,叶秋大概还是能猜到这是怎样一种战斗形式。

  叶爸爸对比赛规则只有最粗浅的纸面了解。不过想来也许男性天生对战斗的敏感性,叶秋一解释,他也明白了个大概——虽然他现在还没弄清楚君莫笑是在乱军里还是在山崖上。

  叶秋比他稍微好些,也就是能盯着血条猜猜双方形势优劣的水平。孙翔再次反击时他还紧张了一把,最后到底是叶修稳住了局面,来了个漂亮的险胜。

  是的,漂亮的险胜!算上这一局,叶修从头到尾建立了一个连季后赛都包括进去的单挑全胜的神话!

  解说员激动地阐说着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不管这一战兴欣成败与否,至少这一笔是荣耀历史上只书写给叶修的荣耀。叶爸爸看上去还是那么平静,只是周泽楷迎战的时候,他已经点上了一支烟。

  这一局用时短得惊人,仅仅十秒,比赛已宣告完结。现场掌声雷动,电视机前的两个门外汉都没什么反应。接下来出场的人,也只有对苏沐橙,父子两个还算熟悉,等她下场,两人强打起精神看了一会儿,挨到唐柔登场挑下了吕泊远又干了杜明迎战江波涛,叶秋终是绷不住了,打了个哈欠问:“老爸,你刚查到那些东西的时候有什么想法吗?”

  “没想法,我就想把他揪回来揍一顿。”

  这话说得太过平淡,叶秋听着在心里默默打了个寒颤。甩甩头,他接着问:“那你后来怎么想开的?”

  话还没出口他就想咽回去了,可惯性没给他反悔的机会。半年前才听到过的答案现在再来问一遍,他真是太闲了。

  “你问我这个?”

  “啊,不是,就是随口问问……老爸,你看……”

  “我其实一直都没有想通。”

  叶秋梗住了:“啊……啊?”

  “为了游戏离家出走,换你儿子这么做你能想开?”

  “不是,可过年的时候……”叶秋明显有些混乱了。

  “你听到了?”叶爸爸把烟蒂摁到烟灰缸里,“这不是一码事。”

  叶秋还想追问,电视里猛然响起的声浪把他要出口的话全压了下去。

  “擂台赛,兴欣率先抢下一个人头分!”

  这也太响了……

  自讨苦吃的叶秋揉了揉耳朵,刚才的问题也没了追问的兴致。

  团队赛在双方稍做准备后进行,全然陌生的新地图,让双方都必须把战术部署摆到明面上来交流。虽然还是一窍不通,听着解说员讲解战局,也总比看两个完全不熟悉的人影眼花缭乱地战成一团要有趣得多。双方这一战打得都不走寻常路,只听解说员数次无语凝噎或避而不谈,就足以得知战局的混乱与复杂。

  先前还能听听哪方形势更好,随着比赛进行,叶家父子连解说的节奏都已经跟不上了。他们只能盯住几个亮起的人头,用最朴素的方式来推测场上的局势。

  五比五。

  四比四。

  三比四。

  三比三。

  二比三。

  一比三!

  叶爸爸不知何时又点起了烟,叶秋本来只是坐着,在看到场上兴欣只剩下叶修时,他的双手已紧紧握成了拳。

  再怎么不懂游戏,如此明显的数字对比也实在不需要多说什么。如果他们在现场,一定能听见客场观众席上,骤然缩小的呐喊声。

  一比三,君莫笑,对阵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和无浪。

  怎么可能赢?

  怎么不可能?

  叶秋死死盯着电视屏幕,紧攥的拳快要嵌进沙发。双腿绷得发僵,仿佛只要一声令下,他就可以冲入赛场。

  为嘉世夺得三连冠的是你。

  扛着兴欣杀回职业圈的是你。

  以新队身份冲进总决赛的,还是你。

  既然已经创造了那么多的奇迹,那这一次,为什么不可以?

  当然可以!

  六点五秒。

  场上的人头数,瞬间变成了一比零。

  场外的叶秋一下子倒进了沙发。

  “赢了……”

  他不懂那六点五秒意味着什么,可他知道,叶修赢了。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兴欣粉丝那样通红着眼,却失语般只能喃喃着说:“赢了……”

  他想起那天叶修迎着夕阳而去的背影,壮烈又辉煌。

  “他赢了……”

  他想起那个小小的吧台后,电脑前的叶修神情是那样专注而沉静。

  “他赢了!”

  叶秋慢慢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父亲,努力压抑着咽喉深处的颤抖。

  “爸,你看到了吗……他赢了……”

  镁光灯下,掌声之中,那张与他相似的面容平静又满足,他却看到那双眼下无声而张扬的自信。下一刻,他就被或哭或笑的队友们抱了满怀。

  他们是冠军!

  叶父将拿着一口未抽已燃烧殆尽的烟的手慢慢搁在膝盖上,平静道:“是啊,他赢了。”

  第一次,在灯光之下,在万千欢呼之中,他用自己的名字接受着属于他的荣耀。叶秋自认自己是个涵养很好的人,除了叶修,他能在其他任何人面前都随时表现出一副教养良好的绅士模样。但此刻,他却忍不住在父亲面前扬起一个有些傻乎乎的笑容,最后一拳砸在沙发上大喊:“混账哥哥,你终于赢了!”

  惯例的颁奖仪式,父子两个人默契地没有走开,默默地看着儿子或兄长站到了领奖台上,接受他终于可以亲手接过的荣耀。

  谁也没有想到意外会在这个时候发生。

  奖杯从叶修手间滑落的一瞬间,烟蒂从叶爸爸指尖落下。

  所幸,那些可靠的队友们帮他稳稳地托住了奖杯,他们围着那位累惨了的队长,一起将奖杯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烟蒂上的灰落在木质地板上显得分外刺目。叶秋紧绷的身体重新放松下来,他没有去看险些按着沙发站起的父亲,只是轻轻说道:“爸,叶修他真的很厉害,是不是?”

  没有回应。直到兴欣从台上下来,直到镜头来到赛后发布会,直到苏沐橙说“他太累了,需要休息”,这样沉默了好久好久,叶秋才听见父亲故作不屑的冷哼。

  “马马虎虎吧。”

  叶秋只是笑,电视里,兴欣已然退场,他划开早被捂得火热的手机,点上了那个只拨过一次、陌生又眼熟的名字。

  “喂,请问是苏沐橙小姐吗?我是叶修的弟弟叶秋。”

  “嗯,可以让我和他说会儿话吗?”

  电话被交到了那人手中,一声低哑的“喂”直入耳膜。

  叶秋一字一句地说,每一个音节都用了十分的力道。

  “哥,恭喜你。”

  对面似乎穿来一声轻笑,他听见那人轻快地说:“谢了。”

  有什么哽在喉间,叶秋不知道是自己沉默了太久,还是叶修久久无言,几秒的时间,电路两端都只余模糊难辨的呼吸声。

  这样也挺好。

  叶秋慢慢靠回到沙发上,任由身体陷入一片柔软。

  这样就足够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哥说话算话,帮我告诉爸妈,我三天后回家。”

  嗯……嗯?

  叶秋猛地坐起:“你说啥?”

  “嘟,嘟,嘟……”

  叶爸爸不禁坐直了身子:“他说了什么?”

  事后回忆,叶秋想,他那个时候本来是想砸手机的。

  可回到现场直播,叶爸爸只看见他一张要笑不笑的脸,连声音都是发皱的。被竭力压下的东西不知不觉已然决堤,汹涌得从心底开始翻覆溃散。

  “他说……他三天后回家。”


*秀逗:一种刚入口可以酸掉牙,含一会儿就能甜到落泪的糖~信不信随你,反正我落泪了……(不是被酸的吗?!!(╯‵□′)╯︵┻━┻)


-tbc-


———————————————————————————————

我就笑笑不说话……(赶紧跪下去谢罪!)

【上】修好啦~感觉比先前要好些,余下的等全文完结再细修一下~没人点文有点小忧桑……这两天有个短篇脑洞~等我更完最后一章来写~

昨天这货终于受到了上天的惩罚,不但没带衣服可温度骤降,而且拇指上一块皮像切柚子皮一样被削下来了……我只是洗个水果刀而已……Orz 不过一点也不疼啊!手动把皮剪掉,好厚一块,肉都露出来了居然一滴血也没留!得出结论都是因为字写得多键盘敲得多留下一层茧的缘故啊!话说这两天室外真的好冷可我的冬衣全扔家里了肿么破!!所以上天你是要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乖乖呆在寝室里勤快码字吗!【热泪盈眶】

就是这两天不能沾水……干掉了必须要洗的衣服,剩下两件都不想洗了……算了,放着烂掉好了……_(:з」∠)_(赶快去洗掉!!!)

还有之前说要修的错误!在这里~┏ (゜ω゜)=☞【十二·下】 多谢 @夜夜夜 太太友情提醒~小孩子失踪可以立即报警不用等24小时!小说电视看太多我的错……【捂脸】


评论(40)
热度(71)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