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兄弟(终)

兄 

  “怎么那么急?再多呆两天不行吗?”

  叶修无奈地对陈果说:“老板娘,我还会回来看看的。”

  陈果张张嘴,又合上,牙齿在下唇重重咬了咬,隔了好久才抖着嘴唇说:“那……行吧,你路上小心些,带我们向你家人问好。”

  叶修点点头:“我会的。”

  真是……平时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个家伙那么乖巧?

  陈果吸了口气,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扯着笑说:“今天有点热哈。”

  七月的清晨,确实有了些热度。叶修没有说话,背着包静静地看着面前兴欣老板娘微红的眼。扇着风的手慢慢捂到了嘴上,陈果长长地吸了口气,一把握住叶修的手,用力摇了两把:“一定要回来看看啊!随便什么时候回来都行,兴欣永远都留着你的位置,欢迎你随时回来!”

  同一个意思被颠三倒四地重复了好几遍,叶修并不介意,笑着说:“那下次我来H市,就麻烦老板娘请客了。”

  陈果郑重地点点头:“必须的。”

  “抽烟呢?”

  “……我在吸烟区给你留好位置。”

  “我能去训练室一边指导一边抽吗?”

  “你赶紧回你的家去吧!”

  陈果甩掉叶修的手,一脸受不了地下逐客令。叶修满不在乎地笑笑,招呼过在一旁等待已久的苏沐橙,和陈果最后一次道别:“走了,兴欣就交给你们了。”

  “走吧走吧!别回头赶不上飞机。”

  叶修摆摆手和苏沐橙走了出去,他们运气不错,没走几步就碰上了空的。两人上了车,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陈果站在网吧门口愣愣地看了很久,直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走了?”

  “嗯,走了。”

  唐柔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感慨着说:“他也算得偿所愿了吧。”

  陈果笑:“说起得偿所愿,你要打败的家伙都退役了,你怎么办?”

  唐柔耸耸肩:“还能怎么办?继续练呗。不过《荣耀》值得挑战的对手还有不少啊。”

  陈果比了五根手指:“先来个一挑五,怎么样?”

  唐柔笑笑说:“正有此意!”

  她们一起走到二楼,刚推开训练室的门,就听见魏琛正大着嗓门冲着耳麦喊:“一队顶住了!二队怎么回事?都没吃早饭吗?没吃早饭的也别他妈摸鱼,全都加大输出!——包子,小乔,看到那边那个狂剑士没有?妈的太骚包了,过去干掉他!”

  “好咧,看我的!那边那个你别跑,吃我一记板砖!”

  包子兴冲冲地冲了上去,乔一帆赶紧跟在后面喊:“包子,你这样太明显了,往这边走!”

  “哦,这边走有什么不一样吗?”

  乔一帆循循善诱:“这里拍板砖比较好。”

  “是吗?我来试试!”

  包子从善如流地跟着一寸灰跑了,其间又少不了魏琛的指挥喊话,还有乔一帆不时一头冷汗的提醒。方锐在一旁揉了揉耳朵:“这三个……一大清早还挺精神的嘛。啧,这里也不能落后啊。”他对着一份名单,晃晃悠悠点开一个头像:“哎,小李啊,你看我们大兴欣怎么样……”

  另一边,莫凡独自坐在他的专属座位上。身后的喧闹似乎一点也没影响到他,他眼里只剩屏幕上那个跑来跳去的毁人不倦,还有一旁刷新的数据统计。

  陈果和唐柔默默地关上了门,两人对视一眼,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另一头没关紧门的技术部里传出罗辑兴奋的叫喊:“果然没错!安哥,你看看这个数据怎么样?”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这里没有问题,不过我觉得鞋子的速度还可以再调整一下。”

  “那就按上次那个方案试一下。”

  “嗯。”

  关榕飞走都懒得走,敲开伍晨的QQ直接甩过去了一份材料清单。配合着魏琛抢下BOSS的伍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见了关榕飞发过来的长长的清单。他苦笑着摇摇头:“这个老关啊……”说着,他又伸了个懒腰,“嗯——看样子是休息不了了。来,看看需要哪些BOSS……”

  陈果上前悄悄替三人关上了门,对唐柔小声抱怨说:“真是的,怎么连门都忘关了。”

  “顾不上了吧。”唐柔说,“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呢。”

  “说的也是。”陈果忽然笑了,“好像他走和不走都一个样啊。”

  “谁说不是呢?”唐柔侧过头向她眨眨眼,“走吧,今天不是还有面试吗?”

  陈果笑嘻嘻地勾住了唐柔的胳膊:“那就麻烦唐大小姐给咱们兴欣把关啦。”

  “我说你啊。”唐柔哭笑不得,眼里有光渐渐沉淀下来。

  “这次轮到我们自己了。”


  “这次是百合?”

  “葵百合。”苏沐橙补充,歪过头问,“不问问有什么意思吗?”

  叶修看了看还挂着水珠的粉色花束,随意道:“嗯……我们是冠军?”

  苏沐橙弯起嘴角,叶修失笑:“不是吧,真猜中了?”

  “呵呵,你猜呢?”

  两人慢慢走到苏沐秋的墓前,苏沐橙放下花束,从贴身小包里拿出湿巾仔细擦拭起了墓碑。一边清理,她一边笑着说:“哥哥,这次我们拿冠军了呢,用君莫笑和沐雨橙风拿的冠军!是不是很高兴?”

  叶修也放下背包,从里面抽了几张纸巾,蹲下身帮着掸去墓台上的灰尘,还不忘在一旁补充:“这也是沐橙第一次拿冠军呢。得意吧?一个冠军队,沐橙,沐雨橙风还有君莫笑,你们一家子就占了三个位置。”

  “君莫笑算吗?”

  “算吧,不是他创的号吗?”

  苏沐橙点点头,湿巾擦过苏沐秋的照片,停顿了很久:“是啊,和千机伞一起创的号。”

  苏沐秋的墓很小,打理起来也不费什么功夫。两人拍拍膝盖站了起来,在墓前静静站了很久。墓上的水渍干得很快,苏沐橙把碎发往耳后理了理,问:“会遗憾吗?”

  “嗯?”叶修想了想,挑着嘴角说,“如果我说会,会不会被打?”

  “哈哈,有可能呢。”苏沐橙甩甩头发,“这次真的不回来了吗?”

  叶修摸摸下巴:“不好说。”

  苏沐橙抬起头看他:“想回来就回来吧,君莫笑果果会给你留着的。”

  “你怎么和老板娘说的一样?”叶修摆摆手,“行行行,回来一定先和你说。”

  苏沐橙轻轻一笑:“那就说好了。”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相片看了一会儿,忽然说:“沐橙,我想和你哥单独说两句。”

  苏沐橙怔了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好。”

  见她走到十米开外的地方,叶修点起了一支烟。烟雾轻轻淡淡朦朦胧胧,模糊了过往与而今,亦模糊了彼界与此地。

  “其实最遗憾的人,是你才对啊。我走了以后,君莫笑也没人会用了。也不一定,说起来我们队里的包子还挺适合散人的,以后可以和他建议一下把君莫笑用下去。”

  他从口袋里摸出什么东西,放在墓台上,然后松松垮垮地站着,将手臂搭在墓碑上,就像曾经揽着好友的肩膀一般。

  那是一张账号卡和一枚戒指。

   “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以后大概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说着他拍了拍墓碑,又笑笑:“不过原来好像也没有经常来看你。”

  浅灰的烟雾渐渐弥散开来,渐淡的色调柔和了他微哑的嗓音。听不出话里有几多无奈几多怅惘,只是平平淡淡,就像故友还在身边,就像自己还未离去。

  “这些其实都无所谓,反正东西都留下了,就算以后有人看见我们的名字就想吐,也拆不掉啊。”


  千机伞——

  适用职业:散人。

  持有者:君莫笑。

  制作者:苏沐秋。

  君莫笑——

  职业:散人。

  武器:千机伞。

  初代操作者:叶修。


  这是记载在荣耀历史上,永不会抹去的荣耀。

  “你不在,现在我也不在了,很快沐橙也要不在了,可他们还在。”

  君莫笑,一叶之秋,还有沐雨橙风;嘉世,兴欣,还有每一个心怀冠军之梦的战队。

  “《荣耀》就是那么有趣,别说十年了,就是一辈子也玩不腻。”

  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赛场上如是,赛场下如是,于过去如是,与当下如是,于未来亦如是。

  所以啊……

  “所以还好遇到了你们。”

  想想当初偷了弟弟的行李离开家的行径实在丢脸到自己都不忍直视。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就凭着一腔热血和一颗孤胆还有一身傻气出来闯荡江湖的少爷,能在外头活蹦乱跳那么久还不改初心,简直就是奇迹。

  还好……

  “还好遇到了你,兄弟。”

  苏沐秋。

  我们拥有不同的姓氏,我们出身不同的家庭,我们或许秉持着不同的信仰,但我们一直在同一条道路上追寻着同样的荣耀。

  我的兄弟。

  “沐秋,我很高兴。你看我上面下面都有人罩着,冠军不给我也太对不起我的人物设定了。这话要让老韩听见肯定又要骂我胡扯。哦,老韩你还记得吗?那个送了我们一个拳套的拳法师,后来被叫做十年宿敌的那个。就是沐橙这回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不用担心她,你那时候不是还大半夜的让她一个人回家吗?也就沐橙能忍你这哥哥。”

  他说着顿了顿,又笑了,“我也半斤八两。”

  站着有些累,他再次蹲下,烟夹在手里慢慢抽了一口:“知道吗?沐橙说她是真的喜欢《荣耀》。你那时候还说希望她能自己做出决定,而不是跟着我们被迫选择。开始的时候我真担心过,她是不是为了我们才玩的沐雨橙风,别笑话我,你也一样吧。现在安心了?不知道过两年她退役后会想做什么,随她,只要她喜欢我都给她罩着。够义气吧?这两年我可有的忙了。你说我现在去讨好我家老头还来不来得及?”

  玩笑开得半真半假,叶修抖了抖烟灰,洒然一笑:“不过现在还是先保佑我回去别被老头招呼一拳。本来也想再多呆一阵子的,可是时候也该去找那个傻瓜弟弟了。没办法,哥就是那么义气,一个也丢不掉,你要吃醋我也没法了。”

  那个流着相同的血液、有着相同面貌的亲生兄弟,那个隔三岔五就要去QQ上骚扰他、却还自以为低调地帮他在亲友面前打掩护的傻瓜弟弟。

  他的记忆有很长的一段空白,可莫名的,他想起了那些年自己和叶秋还显幼稚的拌嘴,父母耳提面命的管教,胖哥招呼着来打游戏的笑脸和小点水汪汪的墨黑的眼。

  还有最近的,年前的某个晚上,叶秋故弄玄虚的把戏,以及比赛结束后,那一个欧亨利式结局的电话。

  啊,差不多是该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烟已烧到尽头,叶修在墓碑镌刻的名字上轻轻叩了叩:“在下面也别偷懒啊,等我几十年之后来找你切磋,到时候可别被打趴下了。”

  他转着头四处看了看,最后捡了根树枝在墓边松软的土地上挖出一个小坑,把戒指埋了下去,然后捡起账号卡,站了起来。

  “我走了,场上见。”

  没有回头他也知道,墓碑上十八岁的少年,还和当年一样笑得明快耀眼。叶修捏了捏手里的账号卡,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他以自己的名义拥有它。

  指腹划过卡面,叶修松开了手指,嘴角还是笑,眼神肃穆而感怀。

  那么,沐秋,我们场上见。

  苏沐橙等他缓缓走至身前,小声问:“说完了?”

  “说完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我在这里等你。”

  苏沐橙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他一直都在。”

  叶修也笑了,拍了拍苏沐橙的肩:“那走吧。”

  两人并肩慢慢走出南山公墓,苏沐橙语气随意地问:“现在就走?”

  “嗯,回去你帮我把账号卡还给老板娘。”

  “不让大家再送送你?”

  叶修真的有些无奈了:“我要去赶飞机啊。又不是见不到了,昨天不是吃过饭了吗?”

  苏沐橙抱怨说:“这哪里一样的。”

  背着包到了路口,叶修拦下一辆出租,让苏沐橙先坐了进去。临别时,他郑重地将账号卡交给了苏沐橙,如同交接一份信仰。

  苏沐橙接过账号卡,紧紧攥在手中:“到了给我电话。”

  叶修最后拍了拍她的脑袋:“保持联系,等你退役。”

  车子慢慢启动,苏沐橙突然想到了什么,半个身子探出车窗外冲着叶修喊道:“对了,还有一个惊喜!”

  “你说什么?”叶修一愣,紧接着喊道,“我说你小心些!”

  苏沐橙挥了挥手,不用看都知道此刻她脸上一定是笑嘻嘻的模样。“惊喜”无暇细问多想,惊吓倒是真真切切。见她钻回到车里,叶修才算松了口气。

  “这丫头真是……”

  叶修摇了摇头。车影在眼中渐行渐远,他颠了颠背上的包,用手挡住刺眼的日光,眯起眼看着湛蓝的天,扬着嘴角低低叹了口气。

  “走吧,回家了。”

  惊喜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现在,回家了。


  “MU5167,13号11:35到13:55,到了让他给我电话。”

  出口处的人群密度渐渐稀疏,叶秋放下手机,又一次抬手看表。

  明明手机上也有时间,几天来,这却已经是他第不知道多少次重复这个动作了。

  简直就是强迫症。

  叶秋自嘲地想,不想才一低头的功夫,一个身形熟悉的人影从眼角一晃而过。他猛一抬头,想都没想直接拉住了那人的手臂:“你……”

  “你什么?一年半没见,你连亲哥哥都不认识了?”

  是那人的口吻,可是……

  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回放,叶秋一帧一帧地把头往后转了过去,两米远的地方,那个谁挂着懒洋洋的笑,歪歪扭扭地站在那里,衣服的下摆皱巴巴地缩在裤子上。

  叶秋盯着他,伸手整了整衣服——哦,是那位与他身形相仿正一脸诧异盯着他的仁兄的衣服。

  他把视线扭了回来,一本正经:“衣服乱了,理一下。”

  “神经病!”

  叶修笑呵呵地看着甩了自家老弟一个白眼大步离开的无辜路人的背影,上前搭住了叶秋的肩:“哟,认识?”

  叶秋斜了他一眼:“熟人,怎么了?”

  “没怎么没怎么,叶总的熟人……呵呵,挺有个性的。”在台风过境的前一秒,叶修及时地按住了台风眼的肩,“你怎么知道我是这班飞机?”

  “苏沐橙告诉我的。”叶秋没好气说,“她还说让你记得到了打电话。”

  叶修一脸恍然大悟,笑笑说:“原来‘惊喜’就是这个。”

  “什么惊喜?”

  “没什么。——来都来了,帮你哥我拿个行李呗?”

  “自己背!”叶秋不耐烦地甩了他一个眼刀,没走几步又折过头问,“很重?”

  “重啊,重得我腰都快折了。”

  叶秋实在受够了自家老哥胡吹时眼皮都不动弹的脸皮,他一把扯过叶修肩上的包,出乎意料的重量让他差点没拿住:“嗯?真的不轻啊。”

  “那是,要是查得严一点就要去托运了好吗。”

  叶秋好奇地问:“啧啧,我还以为你个宅男只会装一包脏衣服……你都拿了什么?”

  “你自己看啊。”

  叶秋撇撇嘴,背着包往前带路,叶修跟在他后面左顾右盼磨磨蹭蹭。走了一段,叶秋终于忍不住转头催促:“你能走快点吗?”

  “太久没来了,熟悉熟悉。”叶修说。

  “……少扯了,比赛的时候你不是都要坐飞机过来吗?”

  “唔,你知道啊!”

  叶秋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往前走:“都到这里了,要是还觉得不好意思,回去自己和爸妈说!”

  叶修愣了愣,摸摸鼻子,声音里夹着笑:“也是。”

  车子停得不远,叶秋拖着叶修快步走了过去,拉开后车门随手把包丢了进去,又重重关上,示意叶修去做副驾驶。叶修站在原地张望了半天,磨得叶秋都快把车门捏凹进去了,才晃到副驾驶上坐好:“我还以为有专人接送呢,原来真是叶总亲自接驾啊。”

  “少贫两句能死吗?”叶秋拉上车门,“还有把带子系上。”

  “不系行吗?”叶修一脸诚恳。

  “行,要是你想被烦上一路或者想把脑袋撞成一个沙琪玛的话。”*

  “……叶秋同志,说过多少遍了,别老盼着些不好的啊。”

  叶修一边吐槽,一边倒是乖乖地扣好了安全带。叶秋看着他一切准备就绪,这才发动汽车,顺便抽出一份文件夹丢了过去:“给你,你最好期待一下今天不会堵车。”

  叶修拿起文件夹朝他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叶秋轻快地挑了挑眉毛,意味深长地笑了:“惊喜。”

  “你小子卖关子还卖上瘾了。”叶修打开文件夹,里面是厚厚一刀写满字的A4纸。他拿起来刷刷一翻,随意扫了一眼,几个眼熟的字眼顿住了他翻着纸页的手指。他赶紧翻回到第一页,眼里的漫不经心随着一张张翻阅过的纸页一点点郑重其事起来。

  叶秋瞥了他一眼:“怎么样?”

  叶修把一沓资料扣在腿上,笑笑说:“行啊,为了了解哥哥的行踪伺机离家出走,你也是蛮拼的。”

  “你以为是我找的?”叶秋把着方向盘,稳稳地转了个弯,“是老爸。”

  身边久久没有声息。叶秋没有扭过头去看,只是轻飘飘地来了两个问句:“现在呢?有想法没有?”

  “……没什么,就这样吧。”叶修迟疑了很久,他靠在椅背上,眼里是窗外飞驰的风景,“他这两年……怎么样?”

  叶秋拿捏起了腔调:“哟,老梗了我说。”

  叶修无语地看他:“……小孩子吗?多少年前的事了,那么记仇。”

  “你有哪一次不说这句话的吗?”叶秋反唇相讥,“挺好的,就是前年开始戴了老花镜。还有他肺也不太好,医生要他注意少抽烟。”

  “抽烟?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的烟?”

  “你走了以后。瘾不重,不过还是戒了好。”

  叶修一手支着头点了点:“是戒了好。”

  叶秋用见了鬼似的眼神瞟了他一眼:“你好意思说?你自己呢?”

  “看路看路,专心开车!”叶修推正了他的脑袋,“我的肺好得很。”

  “重点不是这个吧!”叶秋险些敲上了鸣笛。

  “我们聊的有重点吗?”叶修顿了顿,又问,“妈呢?”

  “好着呢。上个月查出来颈椎不太好,也是老毛病了。”

  “小点怎么样了?”

  “不是早和你说了吗,死了。”叶秋淡淡地说,“安乐死的,没什么痛苦,也还不错吧。”

  叶修一下一下叩着车把:“怎么不再养一个?”

  叶秋失笑:“哪儿来那么多丢在家门口的狗让我们捡啊。”

  叶修扯扯嘴角,常年被烟熏染的嗓子在刻意压低下听起来有点沙哑:“哦,都忘了它是捡来的了。”

  路程才走了一半,能说的话题已经被拉扯完了。两人一个瞧着路,一个看着景,顺畅的交通让两人都没察觉尴尬,直到下了高架,叶秋才惊喜地发现:“哎,今天居然没堵啊!”

  “冠军的好运气也分你一点,不用谢。”

  叶秋没理他,自顾自说:“说起来你那年回来的时候,路上可堵了一阵子。”

  叶修随口问道:“堵了多久?”

  “没很久,不到二十分钟吧。”前面是个红灯,叶秋减了车速,不偏不倚地停在了安全线后,“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开始什么?”

  叶秋勾着笑说:“自己回去问吧。”

  尽管现在不是在高峰期,今天的路还是畅通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等车子停在家门口,一直看着窗外发呆的叶修才蓦地回过神来,转头去看专心倒车的叶秋:“我们到了?”

  “到了啊。”车子倒得干脆笔直,叶秋满意地拍了拍方向盘,“好了,包拿好,下车。”

  “等等,等等。”叶修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包压皱了的烟来,抬头问已经半只脚踏出车门的叶秋,“有打火机吗?飞机上不让带。”

  叶秋瞪圆了眼:“你在干什么?”

  “抽一个啊。”

  “我是说你这个时候在这里抽烟做什么!”

  叶修端着脸说:“弟啊,虽然我很感动你对我的信任,但哥哥也有要缓解一下压力的时候。要是老爸这次是一个拳头……”

  “拉倒吧!家里现在除了你和我没别的活人!要抽也给我下去抽,洗车很贵的知道吗!”

  叶修揶揄:“堂堂叶总还在乎这两个小钱?”

  回答他的是一声“砰”。

  烟夹在手上,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收回到了口袋里,拉过后车座上的包下了车。

  “算了,来都来了,死就死吧。”

  叶秋假装没听见这声自暴自弃的嘀咕,径自去开了门,前脚才推进去,后脚叶修就跟了上来,站在玄关随意看着:“对了,我还睡老地方?”

  “原来的床太小了。”叶秋丢给叶修一双拖鞋,“穿上,今天还没拖地。”

  叶修趿上鞋跟着叶秋走了进去。他走得不快,这一回叶秋却没有急着催他,他倚在自己房间门口,看着叶修慢悠悠踱了过来。

  “有什么想法吗?”

  “没什么。”叶修含糊着说,“还是和原来一样。”

  叶秋也不多说什么,点点头,推开了隔壁房间的门:“就是这间了。话说这个房间本里就是你的吧。”

  “哪儿的话,也可能是你的呢?”叶修把包放在门口,走了进去。

  叶秋面无表情地反驳:“要是你整天想着打游戏中考还能比我考得高,那我真可以去自裁以谢天下了。”

  “不好说啊。”叶修笑笑,“那时候某些人不也尽想着怎么离家出走吗?”

  “我……我考试还是有好好准备的好吗!”

  明明说的是事实,可这样喊出来……怎么觉得少了三分底气呢?叶修眼里的戏谑都不加掩饰,叶秋气不打一处来:“要不要看证据?中考成绩单我还收着呢!”

  “和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叶修连忙摆手,“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收着这个东西?以后留给孩子讲一讲老爸是怎么和大伯抢房间的吗?”

  叶秋到底绷不住笑了:“嗯,这个可以有,讲讲大伯是怎么完败在老爸手下的。”

  还记得那一年他们即将踏入高中,小时候挤着两个人还绰绰有余的房间,不知不觉间已显狭小。搬房间被提上议程,兄弟两个顾左右而言他,宁可半夜被旁边那谁的胳膊大腿压醒,也不肯主动收拾包袱挪到隔壁敞亮的房间里去。最后还是叶老爹替他们拍的板,老规矩,谁考砸谁倒霉。

  中考逊了弟弟一筹的哥哥在十三年后兑现了当年的赌约,想一想,似乎还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叶秋摇了摇头,视线落在了门口的包上:“对了,你到底带了什么东西。”

  “自己打开看。”

  叶修说着,已走到了书桌旁。房间收拾得整洁,床上更是干净得连床单都没铺好,只有一床雪白的被子和一只同样雪白的枕头,他一边看着,伸手拈了拈桌上还没拆封的床上用品三件套,曲着手指划划脸:“有必要这么欲盖弥彰吗。” 

  那头,叶秋拉开包,拿出顶上几块包装好的丝绸,对着下面把包撑得满满的塑封袋和罐头张大了嘴:“我说……你买那么多吃的做什么?”

  “吃的好挑,随便拿的。”叶修撕开袋子,拿出床单抖了一抖。

  龙井,藕粉,径山茶,杭白菊,雪水云绿茶,萧山萝卜干,临安山核桃……

  这哪里是随便拿的,分明是不知道买什么干脆按照攻略全部打包了一份!

  唔,底下还摸出了了两把张小泉剪刀和两块蓝印花布。

  叶秋抬起头,叶修正在和铺开的床单斗争着,看起来进展还挺顺利。

  上一次他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拿了一堆有的没的东西,比这回少些,种类也没这次多,毕竟那时候血拼的主力军苏沐橙也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而这回又加进了两位生力军。

  那时候他怎么说的来着?哦对,那次他把东西往角落一搁,就装着潇洒走了。

  叶秋噗地笑了一声。

  “也是彼此彼此啊。”

  他站了起来,本想说点什么,门口传来的“砰嗵”一声巨响夺去了他所有的注意。这架势莫名有几分熟悉,吃了一惊的叶秋往客厅跑了过去:“怎么回事?”

  正好撞见捏着手机喘气的老爹。

  “老爸?!”

  “叶修呢?”叶爸爸开门见山。

  “啊,呃,叶修,他,他在……”

  还没等他往下说,叶秋就看见自家老头眼睛刷地亮了一下,然后激动地冲到了叶修的房间。

  音色洪亮,气冲斗牛。

  “混小子,还呆在这里做什么?给我去打世邀赛去!”

  平地一声雷,两头炸成黑。

  叶秋拍拍耳朵,叶修掏掏耳朵:“爸,你说什么?”

  “打比赛,国际赛!听明白了没?国际赛!”

  几个词说得颠三倒四,两兄弟隔着一道门面面相觑,叶秋还是一头雾水,叶修将将明白了个大概:“国际赛?之前的传言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体育总局局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还能有假的?你不就喜欢玩这个吗,现在到你给国家好好表现的时候了!”

  叶家老爹做事向来风风火火说一不二,“为国争光”四个字点燃了老干部心中的全部热血,让他拎起刚刚到家床才铺了一半的亲生儿子的衣领就往门外拖去。

  “为国争光啊儿子!国家亲自打电话请你去当领队,这是殊荣!你小子给老子争口气听见没?玩了这么多年,这次要不捧个冠军回来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不是,爸,我刚回来……”

  叶修试图抗争一下,被叶爸爸一个瞪眼堵了回去:“刚回来怎么了?自己家你什么时候不能回来?”

  “我……”

  “哪学的那么婆婆妈妈?你早些年打游戏的时候回哪儿的家去了?”

  啧啧,真是太少见了,老哥被逼得那么狼狈的样子,要是录下来应该能卖不少钱吧?

  叶秋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全成了幸灾乐祸,可劲儿憋着笑,可忽地,他笑不出来了。

  他突然明白,为何那天老爸说“这不是一码事”。

  可是,有些心情却是不会变的。

  说要走,当然不可能真的把人推到门外就让他走,上头也不至于没人性到催着人当天就要到。奈何叶爸爸心中正是热血激荡,担心半路出岔子的他盯着叶修拿好了东西,就催着叶秋送他他赶紧滚蛋,省得看了还心烦。

  “是不是亲儿子?”

  听着叶修穿鞋时无奈的吐槽,叶秋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哥。”

  叶修抬头,眯眼。他看不清眼前逆光的脸,听觉变得分外敏感。

  跟沐了光一样。

  “欢迎回家。”


*把脑袋撞成一个沙琪玛:梗出自《史上第一混乱》。


-终-

———————————————————————————————

后记和点文在后面~

扔个番外的地址~

【一】【二】【三】


评论(47)
热度(125)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