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如至[全职高手腐向同人 双叶] [番外3]

看了开头就移不开眼了,让英语课来踢狗去吧!(好好听课啊!!!)怎么会辣么可爱辣么萌!全家都和小孩子似的真是太逗太萌了整个人都化了~【倒地】
嗷嗷嗷,我大叶家就是那么美好~谢谢二泽,让我扑倒么一个!=3= (放开你的爪!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塹涯_不BE會死星人:

 @妖客 女神的双叶亲情向《兄弟》出本的G文XD


maya两个小时赶了出来我觉得自己也是屌屌的x


印调走这


文真的超级棒哟,第一章在这里XD


嗯然后这个是亲情向,虽然收录在如至的番外里但是是亲情向


然后_(:з」∠)_嗯。就这样了


祝女神大麦!ww






-Part 1-


“只是去公园而已,不要搞得好像要去地狱转一圈啊……”叶秋觉得自己都不想看叶修了,“你连瑞士的苏黎世都去过了,只是去附近的公园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说的可真轻松。”叶修满脸愁容地看着自己空空的衣柜,然后有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穿了两天的衣服,“我又没衣服出门。冬天不留在家窝沙发里出去干嘛。……嗯而且还可以顺便把那棵旧得塑料叶子都要掉下来的圣诞树给装起来。”


“回到家再装嘛。”叶秋往自己房间跑了一趟回来时带了一件羽绒服和一些东西,只不过裹在羽绒服里头也看不见,“你跟我身高啥的都差不多,应该能穿得下的。而且我买的是比我身子大一号的。”


“那也还真是谢谢了,谢谢了哈。”叶修胡乱“嗯嗯”地敷衍着。


“你想看见爸一脸严肃盯着你吗。”叶秋凑近了压低声音说话,“小心被吓死。”


“他又不会打我。”叶修斜了他一眼,“从小到大他顶多是象征性地吓唬吓唬我们。吓死那是精神上的打击,我现在出门就是肉体上的打击。”


“肉体上的打击又不会死。”叶秋把羽绒服和裹在羽绒服里头的东西扔在他身上之后就离开房间了,“赶紧下来吧要不爸妈会等得急的。”


“噢。”叶修接道,然后又磨磨蹭蹭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即便在室内,只不过没有开暖气、就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整个人都精神了几百倍。他打了个寒颤给自己套了件保暖内衣又加了毛衣,换了条保暖裤之后抖开了羽绒服。先前裹在里头的是一顶帽子和一条围巾,“挺贴心的嘛。”叶修抿抿嘴唇,先将那两样玩意儿放在床上,便把厚厚实实的羽绒服给穿上了。


还有好多个月之前自己生日的时候叶秋送的手套,现在虽然是派得上用场,可叶修只是拉开抽屉看了一眼,又关上抽屉留在里头了。


从床上抓起围巾和帽子下了楼。


 


-Part 2-


“我说……为什么我们不搭车过去。”叶修心累着跟在父母和叶秋的后面。


“绿色生活嘛,要多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叶母夸张地狠狠吸了一口气,却被冷空气呛了一下,咳了好几声。


“咳……关键是这大马路上有好多车啊。”叶修无奈道,“我们只能呼吸进废气的。对身体不好。”


“你只是不想出门吧喂。”叶秋千言万语都融入进了一声“呵呵”之中。


叶修噎了一下,总不好说什么“我都肯出门了就别走路了吧?”这种任性又自我的话,没接话茬,却是换了个话题:“那爸就这么屈服于淫威之下吗!”


叶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着对方充满期待的亮晶晶的眼神,缓缓开口:“我没意见。”


“……”叶修不想说什么了。


至于叶秋只是在旁边看着叶修吃瘪,自己偷着乐,心里想着“那个天天欺负我的‘伟大’的哥哥终于有被‘调戏’的一天了”。


一路上叶修觉得自己张口都是冷空气贯彻喉咙与肺部和全身,整个人都被冷空气掏空冲洗了一遍。身体根本不冷,可是只要呼吸就像是在吃薄荷糖的同时喝了一大口冰水一样。


 


短短十来分钟,到的时候叶修都不顾冷不冷,看也没看就往还有积雪的花坛旁的长凳上一屁股坐下去。冰冷的触感入侵了保暖裤,穿透而过后叶修感受到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


“没见你这么蠢过啊。”叶秋嘲讽他。


叶修没回他,他也懒得看叶修,哪知道叶修将冻得跟冰块似的手往他脖子伸,瞬间而来的刺激让叶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吓到了。冰凉的双手紧紧贴着他的脖子,只莫名地觉得后脑勺有些发麻,整个人都开始感觉到寒冷,往后一跳逃离了叶修的魔爪。


“挺暖和呵。”叶修笑笑,又将根本暖不起来的双手重新放回口袋里,虽然那在冬天时对于他来说根本是无济于事,又看着叶秋蠢蠢欲动像是要伸出手来“袭击”自己的脖子,裹了裹紧围巾,“谁让你这么傻出门不戴围巾的?”


“我……我这不是……”叶秋愣了一下,下半句的“我这不是给你了吗”才刚说完就被叶修扔了一脸雪。


叶修已经迈开腿跑到十米以外了,而叶秋是一点都不敢去扔他的,只怕误伤了谁,那就麻烦大了。


叶秋郁闷地看着叶修越跑越远,中间隔着高高大大的树木,见叶修兜了个圈却大概是跑到花坛的另一边去了,只好也奔跑起来跟上。


叶扬握着妻子的手没有跟着两兄弟的打闹:“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


“有童心嘛。”叶母笑道。


叶扬叹气,“你说如何就如何了。”


叶母只是笑。


 


叶秋捂着脖子赶到花坛另一头的时候就有些气喘吁吁,不禁感叹自己没有运动就变成这样了,而叶修则是一脸自在地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干嘛啊。”叶秋放下双手,凑近去问道。


叶修忽的站起身转过来看着他,叶秋连忙后退几步,连忙又捂着脖子以免被叶修攻击。


“多大的人啊真的是。”叶修说话的时候无数无数的白气也随之出现,这种现象让他有点想抽烟,却又心塞叶秋给自己的这条裤子他忘了放烟进裤袋,然后又难过这些白气根本就没有烟味……


叶秋看见叶修手里捧着一抔白雪,周遭还有用嘴呼吸时呼出的热空气与冷空气结合冒出的白气,叶秋居然有那么一秒以为他是头上顶着光环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的不知道啥故事里的小孩。


大概是卖火柴的……小男孩?叶秋想得头晕晕乎乎,就觉得叶修这样好笑,下一秒却被叶修喊了一句:“愣着干嘛,伸出手啊。”


叶秋的大脑在思考别的,身体就自动服从了叶修的指令,伸出双手后接过那抔白白的玩意儿,接触的一瞬间他也十分想跳起来,——就像是叶修坐在积雪上时的那种反应。


然而叶修强制他捧好那些雪,甚至用自己凉冰冰的手指去将叶秋的手指合拢。


那些雪大概是从路边某个角落里头挖出来的,所以没什么人踩上去过,再加上没有阳光照射的阴影之中温度低,雪还是软的,不是实的、硬邦邦的。


一把白雪在手心随着人体体温逐渐有些融化,而手指却已经冻得僵硬,叶秋已经有些后悔没有戴手套出来了。


叶秋呼出好几口白气,觉得双手都快变得不属于自己了,冻得不行,可能已经不只是像冰、还可能是像冰棍。蜷缩也困难,只是双掌互相摩挲了好一会儿,也没让寒冷的感觉有什么改善。


“真冷啊。”叶修把帽子给戴上了,“早知道不玩雪了。”


“你也知道冷!”叶秋狠狠瞪了他一眼。


叶修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刚才我手指尖碰到的时候那些雪都有点融化啊,难不成你的手比我还冷?”说着伸出自己对于叶秋来说可怕的罪恶之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叶秋冻得发僵的双手,“哎哟,这么冷啊,我还是不找你取暖了。我还想着你手会比我暖来着。”


叶秋又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谁强迫我捧着雪才让我手这么冷的!”


“呵呵。”叶修不接他的话,就见叶秋挺着脖子不服气地看着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了本重新放回口袋里的双手,袭击了叶秋的脖子。


“……靠靠靠靠靠靠靠!”叶秋觉得这个世界都降了温,整个身体失去知觉十多秒大脑一片空白,(叶秋臆想)大概是因为长期的冰冻触觉麻痹了思想。重新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快抬不起腿了,视线重新聚焦时眼前就是那个抬头望天一脸“你怎么了关我什么事”的混账哥哥。


叶修轻轻“咳”了一声,“那什么,要不回去吧,爸妈肯定想跟我们在公园里头走走的。”


叶秋深吸口气想要平复大脑中的各种激动,哪知道冷空气竟有那么强的冲劲,他觉得自己都要晕厥了。只好沉沉应一声:“好。”


 


-Part 3-


几人走了一会儿、叶家两兄弟又跑了一阵,其实身体都有些发热了,不适感也没有那么强烈。


只不过后来到了吃饭时间就近找了餐馆吃了麻辣烫,浑身都像是被火焰焚灼。四人吃完后就懒洋洋地享受那种辣味劲儿并让其慢慢过去,而且显而易见地,已经没有人想要继续走了。


“回家吧?”不记得谁提了这个要求。


虽然后来大家一起回想的时候叶扬首先说了一声“不会是我”,叶母也微笑着用“你觉得会是我吗呵呵”的表情退出了“竞争”;剩下叶修叶秋两兄弟四目相对,最终用石头剪子布的方法决出了胜负,叶秋难得人品爆发赢了叶修,叶修也冷酷地“呵呵”了一声,说道:“赢的那个人就是。”然后立马换了话题,剩下叶秋悲催地捂着脸。


但是无论如何,在当时,是所有人都举了双手双脚加上伸出辣得发麻发红的舌头赞成了的。


一路上几人也是不敢大喘气,就怕被冷空气洗肺,说话的时候声音小得跟蚊子嗡嗡嗡一样。


 


到家进屋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回到了天堂。


嗯,是“回到”。毕竟俗话说曾经有一个天堂我以为那是凡尘人间,没有好好珍惜,等我离开的时候才后悔莫及,而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也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会对这个世界说四个字:我想回家。如果非要在这个渴望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永远。


叶修在心中虔诚地将这段话重复了一次,然后将自己扔进沙发,倦意席卷而上,只要合上眼的时间多于三秒,那些疲惫就无孔不入地入侵你的精神然后让你不出一秒钟就……睡着。


叶修在两秒半的时候掐准时间撑开自己的眼皮,翻个身子爬了起来,理了理头发,“现在是要干嘛。”


“装圣诞树啊。”叶秋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个大箱子,然后放倒,从箱子里又拖出塑料圣诞树的各种结构支架,拉着叶父叶母要一起将每个部分拼在一起,“叶修你别老趴着行不,跟你上辈子没休息够似的。”


“谁说的准呢。”叶修笑,也跑过去帮忙将圣诞树的底部和中部卡在一起,舒展开被压得扁扁的圣诞树枝叶。“说起来,这圣诞树还没我高啊。”


“你小时候的时候比你高。”叶扬一边说着一边把顶部也装了上去,然后提起一整个塑料袋的圣诞彩球和金色星星,以及两个比普通袜子大上四五倍的圣诞袜。叹了口气,“都有尘了,叶修或者叶秋,你俩谁去抖一抖洗一下。”


“水多冷啊。”叶修看着叶秋一脸真诚。


叶秋望着天,却还是被叶修亲手将塑料袋递到了手里。最终垂头丧气地进厨房去清洗了。


叶扬见叶修蹭了回来又开口想要让他做什么,只不过突然听见门口一声铁制物被碰撞的声音,便让叶修去看看,想来是门口的信箱有了动静。


叶修一开门就是被冷风呼呼地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风刮在脸上疼得要命。用手里冰块似的小小的信箱钥匙开了信箱,从里面拿出了今天的好几封信件。再抬眼去看,那送信者大概是骑着自行车离开有一段路了,只能依稀看见大雪纷飞中有个模糊朦胧的背影。


叶修只得在心里道了声谢,感谢在寒风刺骨的冬天还要到处晃悠为人民服务的人。重新锁好信箱又回屋里去了。


最终在各种翻翻找找之后叶修看见一封给自己的,只不过发件人的名字处大概是被雪水浸湿了看不大清,也就放弃了。放在桌子上晚点再拆。


这时候叶秋正孩子气地发号施令,告诉父母如何如何手里提着一串装饰灯,挂在圣诞树上,怎么挂才好看。叶修凑过去的时候就只剩下袜子了。


“这么大不是为了挂在圣诞树上的吧。”叶修突然莫名地想到那个时候还是个网吧的兴欣,——虽然现在也是,不过同时也是战队了,——陈果装饰着她父亲给她留下的做工有些拙劣、却蕴含着一份感情的圣诞树,其实也挺孤独的。只是希望现在人多了起来,能够陪陪她吧。


“……”叶扬有些神色怪异,表情有些扭曲,叶家人解读出就是他又想笑了,“其实是放在你们房间门口的。……圣诞老人……”说着老脸一红,“圣诞老人会送礼物。”


兄弟俩这才回忆起小时候对于第二天一早起床能看见的礼物的期待,晚上还磨磨蹭蹭不睡觉,声称是想要见一见圣诞老人长什么样。然而长大之后他们仍然期待,可是知道圣诞老人的身份已经不再神秘,那种对于未知的激动就平淡了许多。


“我放上去吧。”叶修接过两只颜色不同的袜子,——一只红色、一只金色的,顺便抄起桌面上给自己的信件,哒哒哒地就上楼去了。


在两人的房间门口靠墙放好袜子后,叶修从兜里拿出那封信拆开来看,反正想着楼下几位也不急着要做别的什么,看一看也无所谓。


他打开信才发现这封信压根就不像是他所想的那么简单……朴素的外壳,标准的白色信封,里面却是花花绿绿、晃花人眼的程度堪比君莫笑身上的混搭装备。再加上那些个手绘的表情,叶修只扫一眼就知道是谁寄的了。——苏沐橙。


他展开信封,一字一句毫不马虎地看完了整篇,又叠了起来,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拉开放叶秋送自己的手套的抽屉,将那封信放了进去。


 


与此同时。


“然后现在我们又要考虑晚饭怎么办了。”叶秋悲伤地说道。


叶扬听罢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过了一分钟放下手机的时候就已经自信满满地说道:“一年前我已经订好了,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有吃的送到我们家。不过……”


“不过?”叶秋接了过去。


“不过当时他也没想到小修会真的留在家里这么久,你爸爸还以为他又要像往年一样在杭州过呢。”叶母说,“所以那些吃的是三人份的。”


“不……我后来又改了。”叶扬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只不过我们不必告诉他就是了。”


“爸您真是……”叶秋想半天没想出什么词语来形容,只好作罢。


“话说叶修怎么到现在还没下来。上去干嘛了,上厕所吗?”叶扬坐了下来。


说着叶修却又是哒哒哒地下了楼出现在三人面前,“要到吃饭时间了。我们要不现在出门吧,不然过会儿路上车很堵。”


“没事,叫了外卖。”叶秋在心里给叶扬点了个赞,他估计是满汉全席之类的东西在父亲嘴里说出来就成了大排档一样的玩意儿,真是浓浓的壕の气息。


“噢,那挺好。”叶修没有多问,只要能解决晚饭就成。


“然后……”叶秋“嘿嘿”地阴笑,“没有你的份。”


“唬我呢?”叶修表示不会相信自己弟弟说的每一句话。


叶秋对于这种不信任表示十分不满:“没,真没有!”


“呵呵。”叶修转过身去看着爸妈,“爸妈,有的对吧。这小子乱讲话。”


“你才乱讲话!”叶秋炸了,飞了一个眼刀过去,就差没跟叶修打起来了。就可惜叶修是背对他的,看不见也感觉不到。


“没有。”叶扬回答得斩钉截铁。


“诶诶诶,妈,我可看见你偷笑了。”叶修轻轻呼出一口气,“嘿”了一声,“反正我在楼上都听见咯。”


叶扬脸上风云变幻莫测,四人静默了半天他才用鼻子“嗯”了一声,看向叶秋,“是这小子的馊主意。我说过行不通。”


叶修一脸“我懂得”地看着叶扬,但是完全没有揭穿。


 


-Part 4-


当叶家人都睡着的时候,叶秋却被震耳欲聋的烟花声吵醒了。


“我靠……又不是东方节日庆祝毛啊庆祝。”叶秋捂住了耳朵缩进被子里去,然而那些声音却像是魔音贯脑,不,魔音洗脑一般突破了叶秋双手的阻隔直达耳膜并让他无比烦躁。


叶秋爬起来披上衣服下了床,拉开窗帘抱怨着这看起来高级的住所其实隔音效果无比差,却看见漫天绚烂的烟花。


好看是好看,只不过不会再因为这个而激动了。


在他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女生倒追他,而这种无疑是给男性的尊严镀了层金得到了无比的升华。而这些事情,他当时还觉得就凭叶修那张嘴、就算叶修和他一个学校也拥有一样的脸,也仍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身上。然而所有的告白他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当时还学不来委婉,现在想想还不如叶修的嘲讽绕开话题呢。


而之所以提及这个,是因为他从小到大就只谈过一次恋爱,而且是大学时候的。虽然家里管得严,后来也因为种种因素分了手,可是他想自己还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孩子的。否则他不会在和她一起看烟花时那么激动。


现在想想,或许不是烟花让他激动,而是那个人让自己激动。


他在窗玻璃上看见自己的倒影,有些不太清晰。


忽的,叶秋在倒影中看见一道光。——身后的门开了。


“哟……你也醒了?”叶修将衣服披在身上,袖子就在脖子处打个结,就算是披着了。


“醒了。”叶秋也不明白自己的句子为什么会这么短。


叶修踱步走到叶秋身侧,在窗边站定,右手举起后向前伸,最后将整只手掌贴合在玻璃上。叶秋还以为他脑子又有洞了还是怎么的,刚想问他有抽什么风,却被叶修用被窗玻璃冷却的右手袭击了脖子。


“我靠你……”叶秋觉得身体又不受自己控制了,哪怕现在叶修开了窗把他扔出去他肯定也做不到反抗,——当然前提是叶修有那个力气把他扔出去。


然而下一秒,叶修却将右手绕过他的脖子,转而变为一个叶秋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的拥抱。


“感谢有你。”


叶修暖呵呵的气息吹向他的脖颈,冰雪融化万物复苏、身体也解冻了。


叶秋手足无措地感受着这么多年来久违的拥抱,来自叶修的拥抱。手忙脚乱却又不知道做什么好。


又一个烟花绽放在夜空中,有繁星与万家灯火的衬托。


“你这算是……什么啊?”叶秋干脆就让叶修抱着自己,“突然好文艺,我受不了。”


“嗯……圣诞节愿望?”叶修却松开了叶秋,想了想又摇头,“太怪了。反正这一年也快结束了啊,就当是跨年愿望……什么的吧。所以正式一点呗。”


“还有好几天呐好吗!”叶秋刚开口,却看见叶修已经转过身去看向窗外那些五颜六色的烟花。


“嗯。”叶修答道。


“真敷衍啊……”叶秋喃喃,却也站在叶修旁边,纵使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站着的意义是什么,夜间运动?


 


不过无论如何了,感谢这一年有你。


感谢我生命中有你。


无声中兄弟俩像是交换了一下眼神,却只是稍稍接触便像是已对对方的所想所受心知肚明,不动声色地移开。


-TBC-

评论(10)
热度(42)
  1. 妖客堑涯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开头就移不开眼了,让英语课来踢狗去吧!(好好听课啊!!!)怎么会辣么可爱辣么萌!全家都和小孩子似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