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吴羽策生贺】来日方长

我……还是没有赶上……策爷原谅我……至少在再一次睡着前写完了……【倒地哭】

按漫画时间来,十一赛季,策爷的生日刚好在周日~=w=如果看到疑似双鬼的桥段不要怀疑,那是某人的私货……反正和渣渣一样就不打tag了……【捂脸】

为梦想坚持,为现实隐忍,场上耍得一手好帅【雾】,场下吐得一口好槽【大雾】,策爷你那么酷炫是为哪般?(艸)

虚空没有结束,双鬼也没有。

虽然迟了一点,但还是要说一句,吴羽策,生日快乐~



  吴羽策回到酒店的时候,李轩已经睡下了。虚空队长躺在靠里的床上,背对着门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他倚在墙边看了一会儿,把热得发闷的空调往下调了两度,过去给他关了床头灯,把外套往空床位上一甩,就着廊灯摸进了卫生间。

  热水冲下的时候,吴羽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干燥的毛巾随意地搁在手上,隔了一阵,被覆盖的皮肤才感受潮热的湿意。他用浸湿了的毛巾搓了把脸,想了想,只记得让自己注意些别弄湿头发。

  啧,反正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想起来再说吧。

  直到他趿着拖鞋走到床边,看见上衣口袋亮着光,拿出光源发现手机被不断发来的消息敲掉了2%的电,吴羽策才记起来明天——现在已经是今天了——是个什么日子。QQ群里跑题都跑到神之领域去了,他果断无视了弹跳着的消息提示,划开短信栏,翻到了零点时收到的第一条短信。

  “生日快乐。辛苦了,好好休息,明早还要赶飞机。”

  攥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他下意识抬起头,看看对面那个睡得鼾声如雷的家伙,再瞅瞅床头柜上那个越狱后才能定时发送短信的Xphone,最后回忆了一下当时劝某人越狱某人嗯啊嗯啊嗯到地老天荒也懒得动一动的场景,动动嘴唇,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有那么一瞬间,吴羽策是想去掀他被子的。可低头又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00:10,他还是决定放那谁一马。

  “谢谢,晚安。”

  对床的鼾声收得比打雷还快,顿了一会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吴羽策假装没听见,关了廊灯,利索地钻进被子里背对着李轩裹好。黑暗里,时间的概念似乎被拉得格外漫长,他等了很久,也许只是几秒,熟悉的声音响起,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心翼翼。

  “呃……晚安。”

  吴羽策笑笑,在被子里一边一一给抢着零点送他祝福的队友亲朋们回复,一边想着赛后和方锐在竞技场的一场又一场私斗,最后在黑屏的手机前放弃了挣扎,任由思绪渐渐模糊涣散。

  第二天醒来,两人就和没事人一样正常地洗漱,准备出发。一个生日而已,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大老爷们儿了,总不至于像小姑娘似的心心念念。去机场还有好长一段路,吴羽策百无聊赖地点开微博,消息提示里显示99+,他点开一看,骤然跳出的大片@晃得习惯职业赛场上混乱场景的他都觉得眼花。

  寿星本人可以不在意,战队方却不能不在意,一年算下来,粉丝能为偶像疯狂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生日的狂欢当然不能错过。虚空官博的一条庆生祝福的转发量已至上千,看起来还有不断上升的趋势。评论转发里被妹子们嗷嗷叫着策爷生快我要给你生猴子,汉子们哇哇吼着吴哥生快我要当鬼刻的猴子的内容,满篇满篇地刷屏。

  “哟,男女通杀,吴女士艳福不浅啊。”

  没抢到微博首杀的方锐干脆走起了猥琐流,底下的双鬼党和方吴党掐得一片腥风血雨,其壮观之盛景丝毫不输给抢着为吴羽策和鬼刻生/做猴子的痴男怨女。吴羽策冷笑一声,戳开方锐的微博,打上一句“猥琐方葡萄酸吗”,点击转发,接着迅速退了微博,也不管那一句话又能在网上掀出多大风浪。

  “好点了?”

  吴羽策转头看了看李轩,很快又把视线落到了车窗外:“本来也没什么。”

  李轩想说点什么,看着吴羽策梗着脖子弯出的弧线,最后只有叹着气拍了拍他的肩:“别想太多,有什么问题等下午复盘吧。”

  其实真的没什么,输也不是一次两次,只是这次好不容易破开苏沐橙的攻势,又被其他人从他身上找到缺口打回来了罢了。

  4:6,虽然输了,也不是什么难看的分数。

  吴羽策本来想那么说的,他本就是不服输不低头的人,这一回看着车外H市飞速变换的街景,却是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虚空双鬼在队友的辅助下正面破开了苏沐橙打下的局面。杨昊轩这次彻底抛开了过去面对苏沐橙时的胆怯,狂野奔放得连他的队友都有些心惊。苏沐橙被逼退,兴欣战术出现漏洞,被李轩第一时间抓住机会,放阵控场;吴羽策更不用说,一边配合着布阵,一边挥舞着红莲天舞一往无前。看到苏沐橙被困进李轩蓄谋已久的暗阵的时候,客场的粉丝们都激动得跳了起来。

  苏沐橙!那可是让虚空吃了那么多年瘪的联盟首席枪炮师苏沐橙!

  那么多年了,除了第八赛季下半赛季嘉世全队见鬼一样的表现,苏沐橙被双鬼逼到如此狼狈境地的情况可不多见!

  苏沐橙努力想要摆脱,不远处的乔一帆想来支援,无奈被李迅的鬼灯萤火缠得死紧,离苏沐橙不过几步之遥的距离,却没办法更为贴近,最后像是自暴自弃似的开了鬼神盛宴。而不远处,鬼刻正挥刀而来!

  只要把握住局势,这一局,虚空能赢!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至少场上的虚空众人都是那么想的。谁都没有想到,变故在这时陡然而生!

  苏沐橙不在暗阵!

  鬼刻的视野里,暗阵里空无一人。饶是经验丰富如吴羽策,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从阵外看,苏沐橙分明就在里面!

  人形,光影,鬼神盛宴,乔一帆。

  是陷阱!

  一瞬的福至心灵,他操作着鬼刻飞速退离,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不知何时已脱离暗阵的苏沐橙,以卫星射线为开场白强势归来!

  输了……

  这个结果,虚空的粉丝虽然不愿接受,却也无法苛责。虚空已经做得够好,如果不是身在场外拥有上帝视角,看着现场放出的鬼刻视角,他们也无法在那短短的一刻发现鬼神盛宴中隐藏的那个陷阱。

  和去年微草的周烨柏一样,虚空输在那一个他们从未发现的手法上。那时他们还对这个技巧的实用性抱有怀疑,而现在,毫无疑问,乔一帆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手法并且得心应手。没有人指责吴羽策的判断失误,说起来,苏沐橙再次强势后虚空的手忙脚乱,才是真正应当批评的地方。

  道理谁都懂,吴羽策不是死钻牛角尖的人,当时是个什么局势,他身处局中,事后来看比谁都更为清楚。

  清楚是一回事,心情又是另一回事。昨晚和方锐打到将近零点,开头几局却被指出怎么有点乱了章法。

  是乱了,他承认。

  想想已经开始慢慢转移战术核心的战队,吴羽策重重吸了口气。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再来!”

  再来一局,胜者,吴羽策。

  后来方锐被吴羽策连着打爆了好几场的事,李轩是不会知道的。只是看着吴羽策比昨天赛后稍好的脸色,心里终究放宽了些,顺便给默许副队夜半归房的自己在心里竖了一个大拇指外加点三十二个赞。

  不过还差那么点啊。

  李轩摸摸下巴,瞧着吴羽策一点也没往这边看,掏出手机悄悄给虚空除副队外的全体队员发了条短信。

  “都准备好了吗?”

 

  下午复盘结束,吴羽策直奔食堂大步流星,一看就是随便对付一下再回训练室的架势。不想才走了两步,就被半路探出的手拦在了半道上:“等等!副队,你喜欢肉饼还是肉团?”

  吴羽策莫名其妙地瞥了唐礼升一眼:“都喜欢,怎么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唐礼升打着哈哈,“啊,副队,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提示,不准回复我生日!生日快乐我已经说过了!”

  “……你等下。”吴羽策低头划拉了一下手机,恍然大悟,“冬至?”

  “副队,你这是耍赖皮啊!”

  吴羽策懒得搭理他。今天是冬至还是夏至对他都没什么分别,没比赛,就练习总结;有比赛,就全力以赴,职业选手,只要记得这个就够了。他摆摆手准备继续向食堂进军。半步还没跨出去,一只胳膊率先叛军了——准确来说,是被绑架了。唐礼升死死抱住吴羽策的胳膊,一双眼从下往上看,再往脑袋上搁俩耳朵,活脱脱一只放大版汪星人:“副队,冬至要吃饺子的你知道吗?我问过食堂阿姨了,今天食堂没饺子,走走走,我们出去吃。”

  “……刚刚才散会你什么时候去问的?”

  唐礼升东瞅瞅西看看,就是不看问题的正主。吴羽策叹了口气,由着唐礼升拽,心里慢慢编排起了剧本。

  嗯,先到门口的饺子店,关门了,被打点过的。

  “哎哟,下午刚到的时候不还开着的吗?怎么给关了?走走走副队,我们去看看X县小吃。”

  再是饺子卖完了,提前被某些人买光了材料。

  “唉,冬至就是生意好。副队,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说不定现在食堂阿姨已经做了饺子呢?”

  然后,到食堂,打开门,所有人开始齐唱“祝你生日快乐”,桌上是大家亲手做的饺子,也许还有BGM做伴奏。

  所有的流程都按照吴羽策想的那么来,其间,五音从来都在隔壁调上的葛兆蓝同志又一次成功地用自己豪迈的歌喉带走了所有人的音。

  “祝——你生日快乐!”

  就算一套流程都能照模招式地背下来,真的听到调跑到国歌上的生日快乐歌时,吴羽策还是没稳住那一点故作的淡定。拳头放在嘴边,他咳了两声,这样看起来笑得不那么明显,不会让那群家伙太过得意。然后他低下头,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东西,再次抬头,挑起眉,惊的,没掩饰:“这是什么。”

  没人应他,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看地的看地,盖才捷脸上有些红,看样子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有虚空队长李轩勇敢地站了出来,抬头挺胸,大言不惭:“诚如所见,饺子。”

  “……”吴羽策放下筷子,转过头,“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做肉饼和肉团的?”

  唐礼升老实地回答:“出发前,李迅试着做了两个,还说自己水平比队长要高。”

  ……嗯,在弄清楚哪个是谁包的后,吴羽策承认,是要高,至少李迅的虽然扁了些平了点,依稀还有点饺子的尊严;李轩那个已经完全叛变成肉团了,肉丸都不收它,不带有那么多面粉的!

  所以说公会名起成踏破虚空的大虚空战队就是出手不凡。按理今天冬至是要吃饺子的,不过开创联盟同职业双核心战队的虚空,从来不走庸俗的大众路线,说包肉饼肉团,就包肉饼肉团!

  吴羽策觉得自己现在还能绷着脸没笑出来也是一种境界,他也不否认这大概和憋笑憋过头脸部肌肉僵硬有关。他拿出平时检验队员训练成绩的气场来,一双眼扫过全场,淡淡问道:“然后呢?门口的饺子店又开了可以送饺子,还是食堂阿姨记起来今天是冬至?”

  “……又被识破了……”

  “都说了副队不好忽悠……”

  “副队,你是嫌弃这个饺子丑吗……”

  “不是嫌弃,是真的很丑。”

  “靠!高丽参你是逃过一劫好吗!”

  “别叫我高丽参我姓唐!还有刚刚猜拳赢了嘚瑟得不行的是谁啊?”

  “……前辈,副队还在……”

  吴羽策没理会这群掐来黑去到头来还一脸惶恐看他脸色的家伙,他吃了个肉饼又吃了个肉丸,神色平静,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一直笑笑不说话的李轩在一旁吞了口口水,试探着问:“感觉怎么样?”

  “肉够多。”吴羽策点评,“面粉也多,可以当晚饭了。”

 

  一群人嘻嘻哈哈吃完一锅饺子中的叛徒,很快又各归各位。生日只是个小小的插曲,他们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吴羽策呆在训练室一遍又一遍回看昨天的团队赛,时不时做点笔记,有什么想法就亲自尝试着操作一下。

  失败,失败,失败,成功!不行,又失败……

  乔一帆创造出来的制胜点,只靠双眼和经验琢磨,实在难以复制。无数次失败后偶尔的成功让吴羽策抓住了一些灵感,但这样的成功太过偶然,没有专业的计算,瞎猫碰着死耗子得来的运气在比赛中实在没有半点实用性。兴欣有个数学系高材生在这年暑假之后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吴羽策敲了敲本子上的笔记,打算明天和李轩讨论一下,交给技术部去研究,他们还有下一场比赛,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投进和兴欣的比赛里。

  这不是一个非掌握不可的技巧,但了解对手的优势,再想办法拆解击破,是每一个职业选手应当具备的素养。

  就像面对苏沐橙,他们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花在这么一个苦手身上,但了解她、熟悉她、最后打败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目标。

  可时间似乎并不愿意给他们太多挥霍的机会。

  算上这个赛季,这已经是李轩的第八个赛季了。

  也是他的第七个赛季。

  虚空的战术核心在往盖才捷身上转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属于双鬼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以为这次一定可以,却忽略了对方也有不断成长的新人。

  说到底,还是大意了。

  吴羽策合上笔记本,起身回了宿舍。他觉得自己需要再去洗个澡冷静一下。他是个简单纯粹的人,一直以来,他的目标只有用自己所依仗的东西去战斗然后取得胜利,正是这样简单的信念,让他还是新人时就和俱乐部较上了劲,为了一个职业硬是在冷板凳上坐得腰杆笔直。

  而越是心思简单干脆的人,钻起牛角尖来也特别难转出来。

  李轩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正好和吴羽策擦肩而过。他的神情依然平静,李轩却看着他的背影,很久没有动作。直到吴羽策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他才走进训练室,叩叩桌子,示意所有人抬头。

  “好了,最后一步,都去各就各位吧。”

 

  吴羽策刚刚从浴室出来,就被一直站在门外等候的盖才捷重新拖回了训练室。时间还不算晚,负责的虚空副队也不介意再陪勤奋的后辈额外加练。只是把已经回寝休息的前辈拉出来陪练这种事,实在不像一贯沉着稳重的盖才捷会做的事。吴羽策没有多想,他自己心里头乱结还缠在那儿呢,未来战队的砥柱受了刺激想奋发向上的心情他完全可以理解。

  可后续的发展,让他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居然已经这么晚了。”盖才捷瞥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话里有几分歉疚,“对不起副队,耽误了你休息的时间。”

  吴羽策关了电脑,全没把盖才捷的话当回事:“没事。有些地方自己再去好好琢磨一下,可以多去参考扫地焚香的比赛。虽然现在皇风情况不是太好,但田森还是联盟最优秀的驱魔师选手。”

  “是!”

  见训练室没有别人,吴羽策关了灯,对盖才捷招呼:“一起走吧。”

  盖才捷跟了上去,走到一半,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副队,你刚才是不是在洗澡?”

  “有什么问题吗?”

  盖才捷慌忙摇头:“没什么,随便问问。”

  如果那时候吴羽策能意识到这是一个flag,大概半分钟后脸上的战况就不会那么凄惨。

  他本以为这个生日惊喜在吃下饺子的时候已经结束了,直到打开宿舍门时,奶油迎面糊了满脸,他才知道原来那才刚刚开始。

  “这才是惊喜。”李迅无辜地摊了摊满是奶油的双手,满脸笑嘻嘻,“怎么样,这回猜不到了吧?”

  “你们无不无聊?”吴羽策哭笑不得,几个不靠谱的家伙不用理会,他把枪口转移到了先前最没想到的敌军身上,“小盖,你怎么也跟着他们凑热闹?”

  盖才捷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就被李迅一把勾住了脖子:“副队,挖墙脚不厚道啊!小盖可是我们的人!小盖你说是不是?”

  “嗯……我只负责加练……”

  “对!还有我!我只负责布置现场!”

   “加我一个!我就订了个蛋糕!”

  李迅怒了:“靠!就算你们两个是透明但能有点骨气吗?礼花炮不是你们放的?”

  唐礼升弱弱举手:“那是我放的。”

  “你一个守护天使抢枪炮师和弹药专家的活干什么?!”

  “李迅。”吴羽策定了定神,开口。

  “还有你……啊,不是,副队!”

  吴羽策扬了扬下巴:“把纸花捡干净。”

  “喳……”

  其他人统统笑做了一团,连最沉稳的盖才捷也憋笑得厉害,手搁在桌子上,险些碰翻吴羽策的杯子。吴羽策抽过一旁的餐巾纸,抹了把脸上的奶油,有一些堆在鼻子下头,有一些蹭进了嘴里,整个口腔都充斥着一股甜津津的味道。

  好吧,虽然不喜欢,也不算太讨厌。

  “这样够了吗?”

  李轩笑眯眯地说:“当然不够。这不是还有明年吗?”

  “对啊副队,还有后年,大后年,好多好多年!我们大虚空万年不衰永垂不朽!”

  “你闭嘴吧迅哥儿,看,副队又在用眼刀飞你!”

  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吴羽策摇摇头,继续低头和脸上的奶油较劲。油腻腻的触感像是敷了一层不透气的膜,他捋了捋头发,正在哀叹着今天的澡算是白洗了,一只手突然凑上来,替他抹掉了鬓角的奶油。

  吴羽策抬头,对面的人瞅着他笑,就像每次复盘结束后,他拍着手鼓励全队的模样。

  “没事,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好多个赛季,双鬼也有。”

  李轩说。

  “阿策,生日快乐。”


-终-


评论(11)
热度(54)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