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橙友情向】计划之外

题目愁死了……不知道和内容什么关系……写成渣不要揍我……

 @糖氏怪胎 阿糖我真的知错了……慢就算了……不造为啥好好一个逗逼梗被我写成了这个德行……_(:з」∠)_

话说我也是能占tag首杀的人啦~⊙▽⊙ 

换了个头像是不是好萌好萌好萌! @叶燃。 的图就是棒棒的!

啥都不说了!文里见!【甩膀子去战坑】



  兴欣再度夺冠的时候,叶修就坐在观众席上,面上没说什么,给陈果拨了个电话,一如既往地不正经着欢乐逗。等出了场馆,他掏出打火机,缩在靠近选手出口的墙角一口气抽掉两根烟。

  十一赛季初期,这支以叶修为战术核心的战队一度在众战队对冠军队的格外“优待”中陷入了低谷。可他们兴欣是谁?一群永远不走寻常路的疯子,一窝永远不知挫折为何的怪物,曾经的草莽气被一点点洗去后,比蓝雨更为跳脱奇诡而又犀利精准的战队风格让他们的星星之火终于在第十三赛季的赛场上再度燎原。

  就算有人离开,也可以踏踏实实地把未来交付到继任者的手中。

  苏沐橙戴着墨镜和棒球帽偷偷从选手出口溜过来找人的时候,叶修手里的烟已经下去小半包了。她快步走了过去,叶修并没有发觉。小小的坏心思刷起了存在感,苏沐橙一下子放轻了脚步,绕到叶修背后,踮起脚在他耳边小声问:“等多久了?”

  “没多久。”叶修平平静静地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苏沐橙离他耳朵还差一截的身高差和踮起的脚尖,抖了抖烟灰,“都交代好了?”

  “早就交代好啦……”十一公分的身高差不是摆着看的,看到自己幼稚的行径并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苏沐橙撇撇嘴,夺过了叶修手里的烟,“是时候少抽一点啊。”

  叶修的笑脸一下子垮了:“原来老板娘管我,老妈管我,老头儿管我,叶秋那混小子也管我,怎么现在连你都管我了?”

  “叶秋和我说了,伯父因为抽烟得了肺病!”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叶修试图做最后的抗争。

  苏沐橙笑嘻嘻看他:“那你去和伯父伯母还有叶秋说呀。”

  叶修没辙了,搓了搓手,凑过去讨好地笑了笑:“一根,就一根?”

  苏沐橙想了想,把烟放回他手上,把打火机拿了过来扔到口袋里:“抽吧!”

  “……我就应该让你离猥琐流和叶秋远一点……”

  这场抽烟引起的拉锯战以叶修的彻底溃败告终。没办法,人苏沐橙和叶秋都习惯了仗着他的纵容耀武扬威,现在可好,还到统一了战线。叶修深感苏沐橙退役后,自己往后的日子肯定越来越难过了。

  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新队员都搬进了俱乐部的宿舍,兴欣老队员包括魏琛的住所,却一直是上林苑那个六居室的二层排屋。陈果没提要退租,其他九人就跟忘了似的不曾提起。叶修倒是无意间和陈果提过一次,被她打着哈哈含糊了过去。现在看来,不退还真有不退的好,过去无法回溯,沿着回忆的路再走一遍,也算是他们与兴欣最后的一次浪漫。两个人肩并肩走得很慢,一条马路的距离硬生生被走出了马拉松的长度。

  “我以为会再等一年。”叶修偏过头问,“真的考虑好了吗?”

  “两个联赛冠军,再算上一个世界冠军,足够了。”苏沐橙高高举起手里的戒指,睁开一只眼,透过指环去看H市夜空里细碎的星子,“以后的事就交给他们吧!”

  叶修嘿然:“终身大事呢?解决了吗?”

  苏沐橙侧过头反问:“你自己的解决了吗?”

  “男人四十一枝花,有什么好急的?女孩子还是要快点找个人家才好啊!”

  叶修装腔作势地板起了脸,三十出头的人,嘴边是没剃干净的胡茬,一副饱经沧桑的模样,看上去总是勉强有了几分兄长的威严。苏沐橙嗤笑一声,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年纪是差不多了呢。”苏沐橙嘴角眉梢都写着戏谑,“说吧,要我做什么?”

  “咳咳,就是那个……”

 

  “老爸,这事儿我们有话好好说。”叶修抬起头,眉心打成了一个死结。

  “这事儿我和你没得说。”叶爸爸冰雕般的脸上,细密的皱纹没有半点起伏。

  “爸,难得回次家,我不想和你闹成这样。”

  “知道难得回来一次就乖乖听话!叶修,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啊,你老爸我也不想和你吵。你打游戏那么多年我们也认了,但这次,你说什么都要听我们的!”

  “至于吗!多大个事!”

  “怎么不至于!多大个事,不能听我们一回!”

  在一旁围观的叶秋同志终于忍不住嘚瑟着眉眼跳出来火上浇油:“就是,多大个事,不能听爸一回吗?”

  叶修抱着手臂呵呵一笑:“某些才小我五分钟的家伙有资格说这个话吗?”

  叶爸爸对着桌子就是一记落花掌:“你个做哥哥的都没做好表率还去管你弟弟?!”

  “就是就是!爸,你看看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还有你,叶秋。”叶爸爸扣着桌子转过头,眼神意味深长,一看就是要出大招的前兆,“上次安排你相亲的那个姑娘呢?甭管是谁,你要是觉得合适,啊,爸妈一定全力支持你!到时候生个大胖小子,好好气气你哥!羡慕不死他!”

  “……爸我们先不说这个,上次你和我说的关于退休的事……”

  “妈的老子再过两年都到法定退休年龄了你还和我说先不说这个?老蔡孙子都上四年级了,四年级!你们两个呢?都这个年纪了连个受精卵都没有,诚心是想让我抱不上孙子是吧!”

  叶秋苦啊,你说他好好地看个热闹去赶什么趟儿?这不,油倒是浇成了,还顺带引火上身。偏偏叶修还不怕死地跟了句:“老爸,我们两个男的哪儿来的受精卵?”

  “你小子他妈想气死我啊!!!”

  叶秋真怕老头一气之下发起神威掀起桌子兜头朝他俩个罩过来。结果桌没掀成,火,是彻彻底底上身了:“那个家伙我是管不动了。叶秋,你今天说什么都给我一个交代!同学、同事,啊,那么多漂亮姑娘你就没一个看得上的?还有你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就没碰上个对眼的?都这个年代了,找个洋妞爸也支持!你要是嫌带孩子麻烦,没事啊!爸妈帮你们带!嘿,最好呢,生个两个,小孩子呢,也有个伴。就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要不两个女孩也成啊!闺女省心,别像你们两个臭小子一样就知道成天给我添堵!”

  “爸!!!”叶秋都要哭了,“都扯到哪儿去了?还孩子……孩子他妈都还没着落啊!”

  “那你倒是去找啊!还指望着人姑娘巴巴地贴上来?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都告诉我了,公司里多少小姑娘对你芳心暗许的,你搭理过人家吗?啊?笑笑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有小姑娘喜欢你挺得意的是吧?连个老婆都找不到有个屁的好得意的!”

  亲爹你知道我在笑啥吗?!

  我知道国内国外公司上下给他明里暗里送秋波的姑娘不少,可你知道这里有多少是给叶修的吗?什么“此生无悔入荣耀,但求一睡君莫笑。总裁大人好颜艺,日日舔屏么么哒”,看到也是醉了,这该有多大的勇气或者说多瞎的眼睛才能看上那等货色?还有后面那两句是什么鬼?妹子你舔的是谁的屏?!

  叶老爸完全没有感应到儿子内心的OS,自顾自地喋喋不休:“干脆下午就你去见见你王叔家闺女。反正你们两个都是我儿子,谁去都一样,人闺女只见过你哥照片,出不了岔子!”

  这个家真是呆不下去了!

  叶秋发誓,如果只是老头一个人在那里唧唧歪歪叨叨咕咕着以“该成家了”为中心论点的废话的话,他心里只是起了“这次干脆来个彻彻底底的离家出走”的念头——不要问为什么这居然只是“只是”。真的,千错万错他是他自己嘴贱的错,能怪谁呢?

  可这世上,就是有喜欢比嘴贱的人!

  叶修抖着眉毛慢条斯理地凑到他耳边说:“就是,谁去都一样,叶秋你记得要对人家姑娘好一点,等明年让我抱上大侄子。”

  你,不以身作则,我忍了;转移火力——好吧我承认我自己也有那么一丢丢的责任,我也忍了;现在你非但不帮我还在那头说风凉话,你当我忍者神龟啊!

  叶秋霍地站了起来,叶修和叶爸爸齐齐一抬头,只见叶秋深吸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说:

  “老爸,我要举报,其实你大儿子在外面已经有人了!”

 

  “我真傻,真的。”

  叶秋抱着手臂坐在车上,左眼写着“生无可恋”,右眼写着“垂死挣扎”。

  叶修宽慰地拍了拍他的肩:“没事,大家都是熟人,随便折腾,我不嫌丢人。”

  “你不嫌我嫌!”叶秋对着副驾驶一声咆哮,几分凄厉,几分绝望。

  你说他这回是有傻?好扯不扯扯上了苏沐橙……如果叶修和苏沐橙真有一腿还用得着拖到现在被老爸训话?叶秋,你不给自己挖坑能死吗?

       “还吼上了!你这是嫌弃沐橙吗?”

  叶秋悲痛地转过头:“沐橙,你别听那个家伙瞎扯!都是这家伙坑的我!”

  对此,后座的苏沐橙只回答了两个字:“呵呵。”

  叶秋面无表情地转了回来,顺便抽了一记老哥的大腿:“安全带系上!出发了!”

  事情会有这样的神展开便是万恶之源叶修也万万没想到。

  兴欣夺冠后第五天,叶修携苏沐橙回家,目的,相亲。

  相亲对象。

  叶秋。

  放在五年前,这两个名字摆在一起做这件事,大概会得到全荣耀联盟各界人士的起哄和祝福。

  搁在现在。

  这个打开方式到底哪里出错了?打错字了吧,一定是的!

  同样的问题叶秋自己也很想问。在叶修爆出自己和苏沐橙最早的私下联系久远到第十赛季时,他真的差点冲去厨房抄起了菜刀。

  我氧化钙啊!小爷是为了谁私底下和荣耀第一女神联系的啊!

  接机的时候,看见苏沐橙笑容灿烂地对他说“听说你暗恋我很久了”,叶秋差点没逃出去开着车一个人绝尘而去。所幸残存的理智告诉他有一种行为叫“心虚”,有一种悲剧叫做“被心虚”,他呵呵两声干笑,接过苏沐橙的行李往停车场走去——哦,中途顺带把叶修递给他的包扔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还算和平顺遂,至少对叶修和苏沐橙来说是这样的。马路畅通得让人感动,今天叶秋却只想冲去广播站对全帝都司机吼一声:你们都跑到哪里去了?!相亲梗被叶修拿来一遍又一遍地开涮,好在苏沐橙对这个同一战壕的队友留有几分厚道,叶秋才没在中途把叶修扔下去再对着嘴碾上两轮。到了家门口,叶修终于有所收敛,看了看苏沐橙,万千感慨:“现在我真的挺羡慕你们女孩子的。”

   “羡慕什么。”

  “我要是个女的就能去养个试管婴儿堵几位大人的嘴了。”

  叶秋用生平最慢的速度一点一点转着钥匙:“拉倒吧,我们公司有个实习妹子的姐姐也是那么说的,现在还没结婚。上星期去聚餐,她喝了酒和我们哭诉,她妈现在逼她相亲快把她逼疯了,全是因为她姐留下了心理阴影。”

  后面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门几经周折被折腾开的时候,叶修说:“当爸妈也挺不容易的。”

  “是挺不容易的。”叶秋少有地附议了一回,“还养了我们两个熊儿子。”

  “后面那句把‘们’字去掉。——爸,妈,我们回来了!”

  叶秋看着拐角处叶妈妈惊喜的笑脸,抽搐着嘴角把后面的吐槽咽了回去。

  叶修,你狠!

  这不是苏沐橙第一次来叶家,比起先前的拘谨要自在了几分。可带妹子回来和带相亲对象回来到底有所不同,何况姑娘家还被贴上了“叶秋暗恋对象”的标签。叶家父母过分的热情和关照让久经采访沙场的苏沐橙也有些吃不消,单是维持脸上的笑就花了很大的力气。叶妈妈看出了她的尴尬,把叶秋拉到了角落:“怎么回事?沐橙都来了你怎么还杵在这里和木头似的?女孩子容易害羞,去,过去和她说两句话。”

  “妈,说过多少回了,我不是……”

  “什么是不是的,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个!”叶爸爸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冲着叶秋一瞪眼,“赶紧过去!不是喜欢人家吗?现在沐橙都到我们家里了,你还不采取点行动!”

  叶秋被推到客厅的时候,苏沐橙正好抬起头,见只有他一个,松了口气,冲他露了个笑。叶秋见她笑一下子就心软了,他自己惹出来的事,人姑娘都特意跑了半个中国飞到这里给他解燃眉之急,他难道还在这里端着架子?

  就是演个戏,叶秋想,叶修戒烟小组队友,这点队友情不能辜负。

  他隔着半个人的距离在苏沐橙旁边坐了下来,还没说话,苏沐橙先开了口。

  “别慌啊。”她笑笑说,“越慌不是嫌疑越大吗?”

  叶秋一脸忧郁:“我是在想后续该怎么办。”

  “后续不是还有叶修吗?”苏沐橙说,“伯父伯母不催他?兴欣的都在笑话他,死宅一个,这个年纪再不找人,真要做一辈子光棍了。”

  “他……”

  叶秋刚想说点什么,突然福至心灵。

  不是,他怎么就没想到呢?谁说和苏沐橙相亲,被坑的就一定是他了?

  “哎,你有没想过,要不我们就……”

  “就什么?”溜溜达达窜到茶几前拿了个苹果的叶修站直了冲他们挥了挥手,“哦,你们相亲呢。你们说你们说,我马上走。”

  走什么走,就等着这个时候!

  叶秋分明看见自家爸妈在墙后鬼鬼祟祟的模样,清了清嗓子,用超越电视的分贝喊道:“沐橙,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嗯?

  嗯?

  嗯!

  叶修嘴里叼着的苹果掉了下去。

  有哪里不对……铺垫呢?前奏呢?不是,两位大神你们这是玩脱了吧!!!

  “哎不是,我说叶秋……”

  最初的错愕一闪而过,苏沐橙顺着叶秋余得有些过了头的眼角余光看过去,正好瞧见叶修依旧淡定但并不怎么从容的模样。

  她用聪明的脑瓜想了想此次前来叶家的目的,嘴角慢慢扬起了愉快的笑。

  “好啊。”

  苏沐橙微微仰起头,对上叶秋同样异光闪闪的眼,一眼就知是我辈中人。

  “在此之前,先把某些人的人生大事解决一下,怎么样?”

 

我是不是忘了打【终】?!=口=

也许tbc吧~(。



评论(13)
热度(50)
  1. 叶燃。打牌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屯着改天细看!叶修嘴里苹果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再开新坑!加油加油加油!(什么乱七八糟的)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