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我的哥哥(《兄弟》番外一)

  苏沐橙从来没想过,她和那人再一次见面,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踏入陵园时就看见了这边依稀熟悉的背影,直到真的走近,她才确信自己并未走眼,张口时却还是险些喊错了名字。

  “叶……秋?”

  叶秋闻声转头,怔了一怔,眉毛向上一跳:“苏沐橙小姐?”

  果然是他。如果是叶修,怎么可能会这样一身西装笔挺?

  苏沐橙抱着花束笑笑:“叫我小姐有点不习惯呢。或者你可以和叶修一样,叫我沐橙。”

  身量颀长的青年丝毫没有得寸进尺,面上笑得含蓄,脚下不经意地往旁边挪了一个身位。苏沐橙会意上前,一步,两步,三步,然后立定站好。

  很舒服的位置,和原先同叶修一道来时一样。

  风清清爽爽吹来,迷迭香特有的味道在两人之间弥散,叶秋不说话,苏沐橙也没打算开口。她和他并不相熟,各自擅长的领域又毫不相干,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叶修,可这样的叶秋,却是除了叶修、陶轩、吴雪峰和陈果外,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蝉鸣声声交叠,叫嚣着夏日最无处喧嚣的热烈。还是苏沐橙先侧过了头,不想将出口的话愣在嘴边,一下变了模样:“这是……风铃草?”

  花束被握得紧了些,叶秋用拇指摩挲手感略显粗糙的包装纸:“啊,是。”

  “很适合他呢。”苏沐橙轻声说,臂弯里淡淡的蓝紫色衬得她眉眼分外柔和。她拢了拢散在耳侧的长发,手指顺着滑了下来:“如果他知道,会喜欢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适合吗?叶秋看了看手中同为堇色的花朵,左瞧右瞧,怎么也没瞧出他借助度娘找出来的这花还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在里头。这样赤裸裸的不解看起来大概有些蠢,听到身边清晰的一声“扑哧”,他才有些不自然地收回了视线,拳头放在嘴边咳了两声:“你手上的是……”

  “Rosemary。”苏沐橙眨了眨眼,“知道是什么吗?”

  “这就是迷迭香?”叶秋有点惊讶,“第一次听到它的英文名,我还以为是哪种特殊品种的玫瑰。”

  “你没见过?”苏沐橙问,“在欧洲似乎还挺常见的。”

  “见是见过,没放心上,我对这个不是很有兴趣。”叶秋耸耸肩,抓住了话里的另一个重点,“叶修和你说过我经常去欧洲?”

  苏沐橙否认得毫不犹豫:“他很少和我说你们家里的事。”

  “难道是猜的?”叶秋瞠目结舌,“这都能猜那么准?”

  “……”苏沐橙无语了一下,“我在《财X》上看到过一点关于你的介绍。”

  “哦对,把那个忘了……”散失的信息点匹配了起来,叶秋很少和叶修说到自己的工作,事实上,这两年他还是美国跑得更多一些。

  场面有一点点冷场,叶秋干笑着抬手在人中划了划:“你还看《财X》啊……”

  “队里有人买错杂志了,我顺手翻了两页。”

  “正好错买那期翻到了我的名字?”叶秋露出标准的八颗齿,“我的荣幸啊。”

  苏沐橙低着头半天没有回应,暑气蒸腾,叶秋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汗都能冻成冰碴。

  刚刚那句话有哪里不对吗?听上去太得意了吗?没有吧,这和叶修不要脸的境界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段位啊!还是说双标?这不科学……

  “那个……”

  “噗……我说你们两个……真的很像啊!”

  叶秋本想着不管自己有错没错,和姑娘家道歉总是没错的。他一把算盘拨得噼里啪啦响,却比不过学尽叶修一身本事的苏沐橙,一出手就打散了算盘珠子,落得满地脆声。她笑得一点不客气,先前憋得厉害,现在整个肩都在抖。叶秋的右手已经抬了起来,悬在空中,像机械迷城里不靠谱的飞行器一样晃了半晌,最后只能降落到自己鼻子上,让引擎吭哧吭哧发出抗议:“我们像的只有脸吧!”

  “没有啊,还有好多呢!”苏沐橙擦擦眼角笑出的水渍,“比如……都很自信?”

  “……”听起来是挺让人高兴的,可味道怎么不太对呢?

  “还有,都很叛逆?”

  “……他离家出走了,我没有。”

  “呵呵,那不是你的包吗?”

  “……被他拿走就不是了……”

  苏沐橙没有反驳,一直是笑呵呵的样子,到底是叶秋自己挂不住脸了:“我承认那是我的东西……那个混账哥哥!”

  最后六个字说得倒不响,咬牙切齿的味儿比前面所有对话加起来都重。

  苏沐橙拨了拨迷迭香,扯下几片发黄的叶子在掌心里团成一团:“是吧,我说很像嘛。”

  “是有那么一点点像……”

  “一点点?”

  “……我认输了,行吗……”

  打趣过了头就成了不识趣,苏沐橙从来清楚分寸。戏谑收敛,她抿了抿嘴,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慢慢蹲下身来:“其实刚才,你要矢口否认,我也无话可说啊。”顿了顿,又加了句,“而且能否认得很漂亮。”

  迷迭香被摆在碑前,叶秋张张嘴,可惜生意场上的谈笑风生没能在此时给他一副伶牙俐齿。他有点不太明白苏沐橙话里的意有所指,所幸苏沐橙也没有纠结这个话题。她又从口袋里掏出湿巾,顺便把手里捏着的烂叶子塞进了塑料包装袋。叶秋抓着花站了一会,也跟着半蹲了下来。风铃草贴着迷迭香摆好,叶秋像是还不满意,左一下右一下调整着位置:“呃,这里我刚刚……让人来打扫过了。”

  “我知道。”墓台和墓碑都是锃亮,比她和叶修一起清扫得还要干净,一看就知道不久前有专人过来打扫,“不过还是我自己再来一遍比较好。”

  叶秋不再说话,还是保持着半蹲半跪的姿势,默默看着苏沐橙仔细地擦拭起兄长的相片,一遍又一遍。薄薄的水光消散得很快,一遍从头擦到底,少年脸上又是一片阳光灿烂。两束花在苏沐秋的名字下轻轻柔柔地跟着风声应和,蓝蓝紫紫深深浅浅,看上去也有了几分诗意的情调。

  那一刻,叶秋忽然有那么点明白了,苏沐橙为什么要说适合。

  “能问问吗。”苏沐橙收起了湿巾,“你怎么想到要过来的?”

  “我代叶修来看看,他现在忙得很。”叶秋说,“我想我还是要来看看的。”

  不知疲倦的蝉鸣稍有收歇,陵园一时肃静,唯有草叶飒飒作响,细细碎碎,轻轻柔柔。苏沐橙没有接话,她看见叶秋微绷的脸,像极了那时苏沐秋问叶修怎么不回家过年时,叶修含糊其辞的神情。 

  还好,叶秋并没有让她等待太久。

  “我的那个混账哥哥……承蒙你们照顾那么多年了。”

  苏沐橙没想到叶秋僵着一张脸,居然挤出了这样一句客套话来。她有些想笑,看见叶秋一脸的认真恳切,又觉得现在要是笑出来,大概会烧掉面前这个家伙的一层脸皮。

  不太尊重。

  她歪着头,手指还流连在相片上:“别那么说,如果不是叶修,那段日子我一个人还撑不过去吧。”

  叶秋倒是笑了:“如果没有你们,他一开始就撑不过去了。”

  “难说呢,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服输的家伙。”

  叶秋依旧坚持:“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们。”

  苏沐橙回过头看他,熟悉的脸,文人的温和商者的精糅合得很好,是和叶修截然不同的温文尔雅。

  “风铃草,”她笑笑说,“就是因为这个吗?”

  “啊?”

  “我觉得,更应该说‘谢谢’的人是他呢。”

  不等叶秋回过神来,苏沐橙在墓台上放了一枚戒指,单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为了别人家妹妹和自己心爱的职业,丢下弟弟一个人在家,还真是差劲呢。这么多年,你也很辛苦吧。”

  知——

  日影微斜,暑气较之正午退去了不少,不知是哪里来的鸣蝉,一把好嗓子,尾音拖得又长又抖。喉结上下动了动,叶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消减的局促。

  为什么会这样?

  心里的答案白纸黑字清楚得吓人,越是明白,他越是茫然。言语比大脑更快反应这种事,叶总不知有多久没做过了,在此之前,他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苏沐橙面前破了功:“也……说不上吧。”

  “可以和我说说吗?我有点好奇。”苏沐橙随意地问道,“你们……你那个时候,为什么想离家出走?”

  事后转过脑筋来,叶秋顿惊这么个私人的问题,他完全可以耍一通太极糊过去。而当时的他却无暇多想,张口就掏了真心话,商界几年锤炼下来的不动声色全都来踢狗去了。

  “大概……还是有点不甘心吧……”

  “他……”

  “他那个人,从小都是那个样子。”叶秋淡声说,“目标明确,行动果决。他会接受所有外界的看法,却只坚持自己的观点,自信得简直让人想往他脸上揍一拳。”

  苏沐橙低低地“嗯”了一声:“是因为他吗?”

  “不好这么算吧。”叶秋想了想,眼角有了笑影,“也许这么说也没错。”

  理清思路需要一点时间,等了一等,他才重新找到切入点:“我好像一直都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爸妈让我做了,就去做了,虽然不喜欢,也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他可不一样,要是不想做,就不做,理由什么的,不喜欢还不够吗?”

  “噗……真像是他会做的事。”

  “可不是,老爸经常气得打他,每次躲不过他就趴着挨打不吭声,看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打的是老爸。”说到这里,叶秋的神情不自觉温和了下来,看起来有些眉开眼笑,也有点怅然若失,“别说老爸,我站在一旁看着都觉得气人。你说怎么有这样的人?固执得和牛一样,不争,只看你吵,然后做自己的事去,心理承受差点的都能给他逼疯。”

  苏沐橙没有说话。

  “我小时候也任性过,那时候要养小点——就是我们捡来的狗,我明明知道老妈不喜欢掉毛的宠物。”叶秋扯扯嘴角,“没想到老妈会同意。其实好好想想,那么多年我们想做的事,他们还真没什么是不答应的。”

  “包括《荣耀》?”

  “包括《荣耀》。”叶秋点点头,“有时候我真羡慕他。”

  “羡慕他的自由?”

  “不是。我羡慕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叶秋仰起头,阳光刺目,他却没立刻把头低下来,“他也没有说错,如果离家出走的是我,大概没几个月,我就自己偷偷摸摸跑回去了。是不是傻透了?”

  她很久才给了回答:“没有呢,如果哥哥没有出事,也许我也不会是现在的‘苏沐橙’了。”

  更改了过去,未来当然不会相同。但叶秋莫名其妙地明白,苏沐橙想说的是什么。

  “其实那个时候啊,叶修对我比我哥哥还宠。”

  “是吗。”叶秋悻悻地说,“他对我倒是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

  苏沐橙弯了弯眼:“他刚来没多久,《荣耀》就开服了。看他们两个没日没夜地泡在上面,换做谁都会起兴趣,你说是不是?有一次我开玩笑和哥哥说,既然《荣耀》那么有趣,那我也跟着来玩几天好了,反正学校里的功课也不怎么难,落个几天不要紧。结果他当时就虎着脸让我看书去。”

  说到这里,苏沐橙轻轻一笑:“为了这件事我还和他生了好几天闷气,叶修变着法子来缓和气氛,还偷偷给我请了半天假,让我玩了他的战斗法师。哥哥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叶修每次偷偷帮我打掩护,哥哥都是知道的。”

  叶秋有些困惑:“你哥哥他不支持你打《荣耀》?”

  “不是,怎么会呢,这是他的事业,他骄傲得不得了。”苏沐橙说,“他只是不支持也不反对,等我自己做出选择罢了。”

  叶秋皱着眉:“我不太明白……”

  “我那时候也不太明白,以为他就是想让我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中规中矩地工作。”她扬起了头,握着左臂的手不轻不重捏了两下,“等我正式成为职业选手我才明白,他不是反对我玩《荣耀》,只是不满我游戏一样的态度。要不就专心《荣耀》,要不就专心学业,哪里有两边都平衡不了,还要抱着玩一玩的心态的?”

  “能冒昧问问吗?”叶秋插嘴,“那时候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我什么也没想啊。”苏沐橙笑着一耸肩,“我只要在他们身边,偶尔一起打打游戏就好。”

  叶秋无语,转而又失笑:“真是随便啊。”

  “是啊,不是和你一样吗?”

  聒噪的蝉鸣又停了,阳光的颜色越来越暖,沉息的声响又骤然嘹亮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是,想用哥哥的账号卡帮叶修夺冠吧。”

  “你自己呢?”

  “我自己?”苏沐橙偏过头看他,“这就是我的目标了呀。”

  她低头看了看脚尖,嘴角的弧度不大,但很漂亮:“哥哥原来总在说,过日子不要太累,开开心心就好。他一直不想让我有太多负担,我就装作不知道。直到他不在,我看着叶修从焦头烂额忙到心平气和,才知道那些年我以为的理解,还是太浅了点。

  “就算已经晚了,我也想做点什么。错过一次,总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了。那两个人都是这个样子,给你铺好了路,也不来告诉你要怎么去走。一句话的事,还要哄骗我们使我们自己发现的让我们开心,多幼稚。”

  “你有个这样的哥哥……挺好的。”叶秋这样说着,第一个字有着明显的含混,说到最后,音节咬得重了起来,有几分感慨,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是啊。”苏沐橙说,“有个哥哥,挺好的。”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伏在谁的耳边,说着只有他们知晓的悄悄话。

  “哥哥讲实在,从小到大,每次碰上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就吃得好些,其他什么小玩意儿,他不送,我也不会提。等他走后,我手上都没什么能来怀念的东西。有一阵子我整夜整夜的失眠,叶修陪着我,整晚上的,装睡都骗不过他。他说你在他那里骗了那么多年,我这点小花招算得了什么?”

  叶秋的头微微一偏,放在身侧的手倏然收紧,很快又松了开来。

  “后来啊,我才想明白了。对他来说,只要我和叶修还在,沐雨橙风和君莫笑还能上场,就足够了吧。”

  苏沐橙撇过头,叶秋能听见她微微吸气的声音,可没法看见她的眼眶是不是发了红。他心里抽了一抽,记忆深处尘封已久的某个角落拂去了尘埃。他下意识想起叶修离开后的某一天,那篇触目惊心的报道,和母亲彻底崩溃的痛哭。

  无法安慰。

  余下唯有缄默,言语失了气力,至少还有时间赋予的等待的权利。沉默没有叶秋所想的持续太久,苏沐橙带笑的嗓音听起来和先前似乎也没有什么分别。

  “虽然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够,但是,真好。”

  “我们所有人都好好的,就像他一直都在一样,真是……太好了。”

  她站得很直,抬着头,眸子里有光辉耀眼,特别骄傲的模样。

  多少年了?叶秋想,大概有十年了吧。

  从十年前知道苏沐橙的存在,到他们第一次见面,再是这一次的偶遇,断断续续地,他会想叶修为什么在好友离世后,依然十年如一日地站在苏沐秋曾经站着的位置上。

  因为承诺?因为责任?

  叶秋不信。承诺可以付以千金,责任可以咬牙担负,而有些事,却不是强求可以换来的。一字之差的名姓,总有什么理由是不一样的。

  总有什么理由,是让他为之甘之如饴的。

  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叶秋俯身捡起了戒指,站起来,擦了擦,把它递到苏沐橙的面前:“这个,你还是自己收好吧。”

  苏沐橙没有接,叶秋也不强求,只是拿着戒指,聊着日常会说的话:“比起留在这里,他会更希望你把它收好的,这不是你赢来的吗?世界冠军,他会为你骄傲的。”

  苏沐橙看着戒指,银色的质地,中间刻着“GLORY”的字样,像被抹了素色的印泥,泛着白色的光。

  “说的也是呢。”苏沐橙接过了戒指,冰冷的触感,还有阳光的热度和叶秋身上的体温。

  “他最不喜欢浪费了。”

  “叶修也是。”叶秋点点头,“他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苏沐橙含笑摇摇头:“我们走吧。”

  叶秋没有动,他侧身站在原地,静静凝视着墓碑上依旧十八岁的少年。

  “谢谢。”

  苏沐橙走了几步,发现叶秋没有跟上来,转过头招呼了一声:“叶秋?”

  叶秋轻轻一笑,冲她喊:“马上来!”

  苏沐橙交握着双手站在那里,看阳光踏过微尘,开出一条康庄大道。她眯着眼,睫毛被染成金色,眼前有什么渲染开来,一点点绘出记忆里的明暗光影。

  画里,有叶修,还有苏沐秋,都还是少年时的模样,在阳光下,勾肩搭背,笑容金闪闪的,晃眼,让人忍不住想落泪。

  现在,叶修不在,苏沐秋更是先行一步,干干净净的,仿佛了无牵挂。只有那个与他有着相同容貌的人背着光步步走来,她站在这里,身前是兄长永远年轻的面容。

  交握的手指收紧了力道,抿起的嘴撑起了弧度。

  她知道,他们都在的,和他们一起。

  最初的,最后的,永远都是最最美好的模样。


迷迭香:花语是回忆。意大利人会在丧礼仪式上将小枝的迷迭香抛进死者的墓穴,代表对死者的敬仰和怀念。而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迷迭香的花语就有纪念的意思,象征着长久的爱情、忠贞不渝的友谊和永远的怀念。

风铃草:花语是创造力,来自远方的祝福,感谢,温柔的爱,嫉妒,永远的羁绊。


 ——————————————————————————————

对不起各位,我终于死回来了……【跪】顺便暗搓搓摸一发双叶橙的tag~【跑圈】

这篇番外前前后后写了很长时间,大半时间都用来修改对话了……琢磨了很多弟弟妹妹之间的对话,卡壳了很长时间,所幸想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

连载的时候就构想过无数次叶秋和沐橙见面的场景,想着番外一定要好好写一写~没想到和 @糖氏怪胎 的思路撞到了一块儿~(。 还有说好的 @我想要一个很魔性的lofter名 

叶秋和沐橙其实是一对契合度相当高的角色~对沐橙,我一直认为叶秋无法真的毫无芥蒂;而对沐橙来说,叶秋大概也不只是一个名字那么简单~甚至对对方的理解,或许也比他们自己想的要更为深刻,尽管他们几乎没有怎么见过面~很多心境,同样有着哥哥的他们大概会分外感同身受吧~

我想说我真的不是在刷CP……Orz

但,不管怎么样,都应该是很温暖的相见才对~他们都曾经失去,所以会更懂得珍惜,也更明白那些人在自己心里有着怎样的分量~

好啦,大家,我们番外二再见~=w=


评论(19)
热度(78)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