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 双叶亲情向】我的弟弟(《兄弟》番外二)

  “你回不回家?”

  “[猴面包树1.jpg]不回。”

  “今年过年都没回来,还没玩够?”

  “[猴面包树2.jpg]不懂别瞎说啊,我这是在工作。”

  “你工作去马达加斯加拍猴面包树?”

  “[猴面包树3.jpg]这是在增长阅历给我和歪果仁扯皮提供素材和灵感,不懂了吧。”

  “……”

  叶修忍无可忍地退了QQ,出生到现在整整三十年,他第一次切身体会了自家弟弟的心累。

  啊……如果要按照狭义上的标准来说,这应该已经是七个月来的第四次了。第一次,叶秋刚刚踏足美利坚感受自由的气息,叶修安坐祖国大地不以为意顺口一提;第二次,叶秋在巴西某烟草原产地前摆起POSE玩自拍,叶修在拒绝相亲的攻坚战中捏断了口袋里的一根烟;第三次,叶秋跑去鱼患难消的五大湖准备大开吃戒,叶修藏在“避难所”里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和烟草恩爱缠绵。

  第四次,被老爹勒令再不去见见那姑娘就把他逐出家门的叶修叼着烟坐在电脑前头,忧伤地给BOSS来了最后一击。

  好吧,虽然对愈发恶劣的事态没有半点缓解作用,看着公会里的欢呼雀跃再想想其他公会会长久违的泪流满面着咬牙切齿,总算还是有那么点点安慰的。

  郭明宇啃着苹果溜溜达达进来的时候,就见一片浓雾之中,叶修的脸被屏幕亮光照得朦朦胧胧白白惨惨。他一乐,差点把刚咬下来的苹果笑喷出去:“哎哟我说小叶同志,你这么一脸苦大仇深的是打算六月飞雪哪还是血溅白练?”

  叶修呵呵一笑:“赛卢医,你欠我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

  郭明宇瞬间神色一整,眼神那叫一个恳切,笑容那叫一个真诚,神情那叫一个恭敬。他两个大踏步上前,一弯腰一拱手——送上了手里剩下的半个苹果:“叶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小的一般计较。吃个苹果消消气,咱俩这交情,啥事儿不能好好谈,您说是不是?”*

  叶修气笑了:“吃你的苹果去!”

  郭明宇笑嘻嘻地站直了身子,三口两口干下了四分之一个苹果,含糊着问:“你弟啊?”

  不说话是最好的回答,面临人生大劫的叶领队看上去完全没有八卦八卦自己悲惨人生来消遣消遣郭油条寂寞生活的兴趣。郭明宇摸摸下巴,把最后一块苹果丢进了嘴里。

  他和叶修不算很熟,可也打了几年交道。第二赛季的离开不代表就此告别,就算隐姓埋名他也不曾真正远离昔日的战场。网游里的一叶之秋和比赛场上的“叶秋”郭明宇都自问有那么几分了解,直到那天叶修敲上门来讨债,他才幡然醒悟自己那点了解,连个屁都不是。

  郭明宇想着,嘴角一抽,龇着牙往掌心呸了一声。

  忘了还有个苹果核了。


  他和叶修重拾老交情缘于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那时屋外狂风呼啸暴雨滂沱,电视上国歌嘹亮红旗飘扬,再看一次重播,郭明宇还是有些情难自抑,连点了三根烟才长吁一口气,舒展着筋骨站了起来,准备冲进网游潇洒一回,不想电话抢先一步响了起来。

  “啧,谁那么不会挑时间。”他拎起了话筒,“喂。”

  “是老郭吗?”

  对方自然而然的熟稔很难不让人生疑,他瞅瞅来电显示,不认识:“你谁啊?”

  对面幽幽地传来了三个字:“你债主。”

  “神经病!”

  郭明宇啪地撂了电话,没过多久电话不依不饶响起。他一瞧来电显示,火气蹭就上来了,抄起电话大吼:“你们现在诈骗手段越来越新奇了啊!还我债主,我债你大爷啊!一搞诈骗的还那么嚣张,有本事上门来要!你郭爷爷我,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等你个兔崽子来讨债!”

  郭明宇砸下电话对着垃圾桶啐了口痰,一抹额头上的汗,踱进房间打《荣耀》去了。

  两个月后,又一个乌云罩顶的下午,狂风呼啦啦地吹,树叶刷啦啦地响,郭明宇侧躺在沙发上,曲起左腿搔搔右腿,一只手拄着脑袋,一只手嘬着牙花,看着前方五米那台让人忧心不知何时就会寿终正寝的老爷电视正放着的皇风VS嘉世的视频。外头的风雨欲来丝毫干扰不到屋里的太平安逸,电视里倒是风雨大作,扫地焚香和战斗格式激战正酣。

  “打了那么久才压住了嘉世的小子,我当年教的都白学了啊?”

  “升天阵慢了!哎,哎,嘉世那小子也有破绽!爆炎符打断技能!干得漂亮!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师傅我很欣慰啊!”

  “李艺博你懂个屁!那时候用封禁符他一个技能取消不就躲过去了!这局设的,啧啧,阴险啊,真不愧是叶秋教出来的小兔崽子。小田子不错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大招是随便能出吗?那是放着唬人的。”

  奔四的年纪淡去了不少年轻时的热血,只有熟悉又陌生的赛场每每能勾起他心底那点旧日情怀。屋里只有自己一个,郭明宇肆无忌惮地漫天扯淡。门铃,就是在这时候响起来的。

  叮咚。

  “谁啊?”郭明宇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速度堪比翻了壳的乌龟。外头没有回答,等了一会儿,门铃又响了一声。

  郭明宇总算从沙发底下扒拉出了拖鞋:“来了来了,这么急赶投胎哪?哪位啊?”

  他顺手抄起遥控板过去打开门,门口似熟非熟又异常欠揍的笑脸让他一时间以为自己错开了任意门:“你……你……你是……”

  叶修笑笑:“怎么老郭,那么多年没见面就不认识我了?”

  “叶秋!”郭明宇指着他鼻子喊了出来,“你怎么来了?”

  “现在叫‘叶修’了。”叶修纠正说,“我来不是你说的吗?”

  今天的信息量有些大,郭明宇还有点懵:“我,我说让你来的?”

  叶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是啊,不是你自己说的,你郭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等我个兔崽子来讨债。电话和地址都是你徒弟给我的,不用谢他了。”

  噗!电视上扫地焚香被战斗格式捅了个对心穿。

  “那通电话……”

  “我在苏黎世打的。”

  “那个债……”

  “你八年前欠我的。”叶修叹了口气,“老郭,说好的不还就吃账号卡呢?”

  郭明宇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呼了一口,双手一插口袋,满脸毅然决然,然后——

  刷地翻出空空如也的口袋举起双手:“我没钱!”

  “……出息呢?”叶修无语凝噎。

  “呔,出息能当饭吃?”郭明宇大言不惭。

  嘴贱的怕脸皮厚的,脸皮厚的怕不要脸的,叶修自问自己前两项都已修习到功德圆满,奈何最后一项过了八年他还是落了郭老油条下风。对付这种人,他决定虚心向张新杰同志学习:“我们现在来谈谈正事。”

  郭明宇的赖皮相一下子垮了,一张脸哭丧得和要抄他家似的:“小叶同志,我是真没钱!你看看这地板又破又脏!”

  叶修睨了眼地板:“这不是好久没拖了吗?”

  “你看看电视都卡机了!”

  叶修斜了眼插在电视上的移动硬盘和郭明宇手上的遥控板:“不是暂停了吗?”

  “反正我没钱!实在不行你就把我收了吧!”

  “那就不必了。”叶修无情拒绝,“你没钱成啊,我和你打个商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无利不讨债非黑即坑,当年在网游里坑人一把手认怂我最快的郭油条深谙此道,心里警钟大鸣,右眼写着“一定有鬼”,左眼写着“八成是坑”:“打什么商量?”

  “钱你不用还了。”

  叶修顿了一顿,下一句话说得又沉又缓,几分沧桑,几分酸楚。

  “借我用个电脑。”

  不知为何,郭明宇突然鼻子酸了一酸,手上一滑按了“播放”:“就为了这个?”

  电视里扫地焚香把握时机反戈一击,战斗格式被一套连击打得措手不及。

  叶修沉默了一下:“还有抽个烟。”

 

  “你和你老弟到底咋回事儿?又来你这儿嘚瑟了还是又管你抽烟?”

  老叶家的事,郭明宇知道个大概。叶修只和他解释要抽个烟,家里局里不许,网吧不敢去,微草皇风义斩各有各的不便,帝都的熟人排一个去一个,最后只好跑到他这儿避难来了。皇城底下长大的他知道有的事不能刨根问底,便装个糊涂随他叶修偶尔到访。

  知道叶老弟的事,是叶修投靠他五个月也就是去年元宵节的事。郭明宇提着买来的元宵晃回家,走到楼下就看见叶修穿着一身高档货腰杆笔挺地站在捷豹旁边。他揉揉眼睛,又揉揉眼睛,在叶修准备上楼之前,终于收拾好心情走过去往他肩上一拍:“你小子过了个年回来整得还挺人模狗样的嘛。你哪儿买的这身行头?仿得还挺像回事儿。那辆捷豹你跟义斩姓楼的小子借的吧?不错不错,偶尔装回资本家滋味是不是很爽?腰板都直了。”

  “叶修”一脸茫然地转过头:“那个,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

  “认错什么啊认错。”郭明宇佯怒道:“怎么?装了回有钱人连老朋友都不认了?”

  “叶修”回过神来,笑得一脸和气:“抱歉让你误会了,我是叶修他弟弟。”

  这回轮到郭明宇茫然了:“你是他弟弟?那你这身……”

  “是真的。”

  “那车……”

  “是我的。”

  “等等,那你叫什么?!”

  叶秋整了整衣服:“我叫叶秋。”

  于是,在胆战心惊地招待了来找哥哥的叶秋和叶修又一次登门被他掐着脖子盘问到底为啥要逃到他家抽烟打《荣耀》后,郭明宇终于彻底搞清楚了这两兄弟的爱恨情仇。他咂着烟,嘴里滋味难明,半晌才憋出一句:“你小子也挺能啊。”

  “一般一般,哪儿比得上您郭大爷啊。”叶修叼着烟操作着小号到处跑,一个QQ视频通话申请忽然弹了出来,他随手一点,对面叶秋的脸猛地跳了出来:“你在抽烟?”

  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烟丢了出去:“你看错了。”

  叶秋大怒:“你刚刚丢出去的是什么!”

  叶修淡定说:“那是棒棒糖的棒。要吗?哥哥回来给你捎一根。”

  不用猜,叶修相信,如果不是郭明宇还欠着他一笔债,冲他现在笑得快厥过去的劲儿,明天全联盟都会知道斗神前操作者、四冠加身的荣耀第一人、荣耀教科书叶修,怕他弟弟管抽烟。

  现在叶修坐在电脑前头,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使劲碾了一碾:“就这么回事儿,小孩子不懂事玩打击报复,多大了还找爸妈当靠山。”叶秋这次去国外拓展市场是叶妈妈亲口批准的。夫妻两人在餐桌上还夸着叶秋目光长远眼神精准,叶修嗯嗯啊啊应着,晚上回屋看见叶秋新传来的烟草照片,顿悟为何当年叶秋每次和他聊天都是一副想弄死他的腔调。

  郭明宇瞧了瞧手机上跳出来的消息提示,撞了撞叶修:“喂喂,你弟找你呢。”

  “不用理,肯定又是猴面包树。”

  郭明宇反对:“也许不是呢?”

  “那你自己去看,没设密码。”

  郭明宇立刻背过手去:“这哪儿能呢?侵犯他人隐私啊,你看我像会做这种事的人吗?”

  叶修“啧”了一声,操作着小号在地图上跑了一圈,最后还是停在了竞技场,去看手机上的QQ消息:“等下就把他的消息屏蔽了。”

  点开一看,刷屏图已经改成了一溜狐猴,拍的水平一般,耐不住一双双熊猫眼卖得一手好萌,郭明宇贱兮兮地凑了过来:“你看,我说不是吧。——哎哟,这灰色的小熊猫看着挺水灵啊。”

  叶修怜悯地看了他一眼:“这是狐猴,马达加斯加特产。”

  “特产?能吃?”

  “大概吧,等你吃了它们死期也不远了。”

  说着,一条回复已经打过去了:“拍照水平有待提高啊。”

  对面又扔过来三张颜色不同的蜥蜴照片,下面有贴心标注:同一只变色龙。隔了一会儿,一条回复慢悠悠地发了过来:“能看就行。”

  这个等级的伤害在叶修眼里损血都不够格:“叶总对自己要求那么低?”

  “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下次我去巴西拍烟草,你帮我看看和上次比有没有进步。”

  这次叶修不再淡定了,重新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口,还没准备好回击,一个视频通话请求让他差点把手机甩出去。叶修果断把烟塞给了郭明宇,麻利地点了接通:“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和你聊聊。”那一头叶秋看起来玩得很开心,“你没抽烟?”

  叶修矢口否认:“没有没有,老郭家呢。”

  身后,郭明宇捏着烟怪模怪样地叫了起来:“老叶,抽不抽烟?”

  叶修赶紧冲他吼:“抽什么抽!没看见我正忙着和我老弟交流感情吗?”

  视频那头,叶秋的脸迅速贴近了:“你在抽烟?”

  “没有的事,别听他瞎说!”

  叶秋马上又把脸搁回了原位,笑呵呵地说:“我们吓唬你呢。老郭和我说了,如果你抽烟他第一时间和我汇报。”

  叶修干笑一声:“你现在在干吗?还在看变色龙?”

  “没,你等等。”叶秋把手机交给了同伴,和旁边土著说了两句话。叶修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镜头微微拉远,然后他看见,弟弟脖子上爬上了一条蛇:“你看,帅不帅?”

  “帅个头!”叶修瞪起了眼,“老妈看见你这个样子心脏病都要犯了!”

  叶秋理直气壮地反驳:“老妈没心脏病,再说我能让她知道吗?嘿没事儿,我刚刚到这儿也玩过了,它很温顺的。来来来,和对面的打个招呼,‘hello,who are you’?”

  叶修抽了两下嘴角:“你悠着点,在非洲被吃了可没人来救你。”

  “有你那么咒自己亲弟弟的吗!”

  “我这不是和你学的吗?”

  跨了半个地球的视频信号不太好,有时候会有一点延迟,兄弟两个倒也不在意,消耗着天价的流量费吵着一句比一句没营养的嘴。

  “最近忙不忙?公司里的事能搞懂吗?”叶秋把蛇还了回去,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和旁边的蛇主人告别。

  “马马虎虎吧,老妈就让我看了点资料。”叶修换了个姿势举手机,郭明宇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出去了,“我在电竞局还要干几年,退不退到时候再看吧。”

  “随你,找个时间把你的学历升级一下吧。”

  叶修笑了笑:“有空再说。行了,自个儿玩去。一个人小心着点,别回来少了一条胳膊,老妈得抱着你哭。”    

  叶秋嘀咕着他不是一个人,随随便便道了个别挂了视频。叶修把手机扔到一旁,动动鼠标划开早就黑屏的屏幕。郭明宇端着两杯茶进来的时候,叶修正用另一个小号混在某个野队里打十人副本。

  “说完了?”

  “完了。”

  “你弟他真没发现我阳奉阴违呢?”

  叶修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他:“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郭油条暗中勾结叶秋的第二天就和叶修坦白了,举着手表明心迹说自己忠义之心天地可鉴。叶修又好气又好笑,想着有地方抽烟就行,也懒得计较他到底有没有在背后阴了他。郭明宇自己有时候还惦记着,今天想起来又提了一提:“我觉得你弟弟还是嫩了点。”

  叶修悠闲地和野队小伙伴杀过了第一个BOSS:“怎么说?”

  他把一杯茶放在了桌上:“这年头谁掌握财政大权谁就是大爷,你弟在商界摸爬打滚那么多年怎么连这个理都没融会贯通?”

  野队的指挥不算高端也不菜,按着攻略指挥着一帮人还挺有模有样的,叶修乐得不去花心思,跑在前头兢兢业业地做DPS:“谁会把钱用在这地方?还有我弟不知道你欠我钱的事。”

  郭明宇好奇:“知道了呢?”

  “大概会帮我和你要债吧。”

  一口茶刚喝下去就喷了出来,不偏不倚殃及叶修的脑袋和电脑屏幕。叶修差点没跳起来:“你干什么?”

  郭明宇抽过纸巾手忙脚乱地帮他擦头发:“不好意思,误伤误伤!”

  人家都帮他伺候擦头了,叶修也不好再说什么,扯了张纸巾抹了一把键盘,继续投奔到打副本大业中去。郭明宇捏着纸巾,看他打过了第二个BOSS一路高歌冲向三号BOSS,没头没尾地来了句:“你们兄弟俩挺像的。”

  “哪儿像?都不按常理出牌?”

  “哪儿跟哪儿呢?说正经的!”

  叶修严肃道:“谁不正经了?你看一般人有那么光明正大离家出走的吗?”

  “……这也算?”

  “怎么不算,而且当年是他想出来的离家出走,我只是顺手牵了个包。”

  郭明宇哑口无言,哂笑一声:“反正你弟比你出息多了。人家现在满世界到处跑,你只能窝在我个破地方打打荣耀。”

  他本来等着叶修回他嘴,两人打打嘴炮顺便回顾回顾那些年他们在网游里留下的件件传说,谁想叶修半天没声响,BOSS三号怒吼着登场,他才随便应了声:“嗯,你说的也不错。”

  “你说啥?”

  “我走了那么多年,是欠了他不少。”

  BOSS的血条一点点见短,郭明宇看着叶修忽明忽暗的脸,直觉他一定还有后话。

  “我弟他……”

  叶修顿了一顿,手上的操作依旧精准,骂骂咧咧的指挥点名夸了他一句。

  “他从小就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小时候混,想得多要得也多,隔三差五就和我爸吵,也难为老头那些年没把我丢出去。叶秋就不一样。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那时候叶秋和我一样是铁了心的要去打游戏或者别的什么,我是不是就不会拿他的行李自己跑出去了。现在再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郭明宇嘴角抽搐了一下,为个离家出走还能和自己纠结那么多年,有钱人的世界他是真的不懂。

  “我爸说我是有恃无恐,对,他没说错。我要是生在一般人家,还有爹妈要养,他们反对成那个样子,我一定没法在外面呆那么多年;就算是在富庶人家,没有叶秋,可能三连冠的时候,我就该收拾包袱回老家了。这十多年他替我做了不少事,相亲我现在是够头疼的了。”

  BOSS已经红血,大招打得其余九人失了方寸。叶修从容地躲开攻击,掐准时机不断提供输出。郭明宇听了有点想笑,憋得有点辛苦:“现在相亲就是你干的了,现世报了吧。别想那么多,要是那时候走的是你弟,这不还都是你干的吗?”

  叶修一笑:“是啊,可我肯定没他干的好。他在离家出走前还想着中考考个好成绩安慰一下爸妈,我离家出走了也只想着去哪里打游戏才不容易被他们发现。你不知道,他大学学的是物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喜欢。后来毕业了跟着老妈去商界打拼,跟物理一点不沾边的事,他做的也挺好。你看我,嘉世的最后一口气,我还是没给吊住。”

  红血之后,BOSS很快在又一次红血后倒下了,队友也不幸挂了三个。野队打本打到一半就全军覆没也是常事,所幸治疗还在,剩下七人斗志昂扬冲向了最后一个BOSS。郭明宇想安慰他,看着叶修波澜不惊的模样,搔搔头,只说出一句:“嘉世还在呢,你徒弟做得不错。”

  叶修也说:“皇风也还在呢,田森还没退,这支队伍没那么快倒。”

  郭明宇一愣,哈哈笑了起来:“对,没错,都还在呢,还有蓝雨,霸图……咱们这些老东西打拼下来的东西没那么快丢干净。你也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一大老爷们这样伤春悲秋是怎么回事儿?想想你自己,你老弟也未必是不乐意的。”

  这一次,一直到通了副本叶修才给出回答。

  “说的也是。”


  叶修到家已是九点,因为事先打过招呼,叶妈妈也没说什么,给他端过了一碟水果。叶老爹把头埋在报纸里就是不说话,听到儿子说“爸,你们定时间,我到时候去看看”的时候,他都没回过神叶修说的是哪儿回事。

  “看什么……你答应了?!”

  叶修咬着梨含糊着说:“见一面也没什么。爸你别和人乱说啊,我就是去见个面,没有别的意思!”

  叶爸爸按下报纸,兴奋地站起来翻起手机通讯录:“我乱说过什么了?你乐意去见就好,你们年轻人有什么想法啊见了面自己说。——啊喂,老陆啊。哎,是我。就是我儿子和你闺女的事儿……”

  叶修把梨心丢进垃圾桶,和叶妈妈打了声招呼先回了房。外头父母怎样激动地讨论长子回家一年半终于愿意去相亲他没兴趣围观,他开了电脑把下周要做的任务提前准备了一番,折腾了近三个钟头,才揉着酸痛的肩站了起来。虽然离开联盟已久,可只要还做着与《荣耀》相关的事,他就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

  叶秋是不是也没有忘记呢?

  洗漱好已接近零点,叶修铺好被子,床头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叶修划开屏幕一看,是一条掐点发过来的短信。

  “对了,差点忘了,生日快乐啊。”

  他没绷住笑,手指动了动,回了两个字。

  “谢了。”

  那边停了很久,也许是信号延迟。叶修想了想,把母亲给他的资料复印件理了理放在床头,然后查起了马达加斯加和中国的时差。又隔了好几分钟,手机终于有了动静。

  “……那我的呢?”

  “嗯?你的?马达加斯加现在到29号了吗?”

  “你妹!”

  这次的回复出现得倒快,可惜叶修打算来一把放置play了。他设置了一条定时短信,安心地钻进了被子。

  算了算了,就随他吧,就算那货真的不务正业了,也随他吧。

  反正这次不是还有我吗?


*六月飞雪……叶婆:梗出自《窦娥冤》。


-终-

———————————————————————————————

我知道错了……日更不会少的,就算断了二月18篇更新也不会少的!(简直挑战极限)就当提前的新年贺礼了!不过可能不会全是全职……TTUTT

 @叶燃。 说好的欺负哥哥~ヽ(;▽;)ノ(bushi)这次就让弟弟光明正大“离家出走”来让哥哥感受一下世界的恶意吧~XDDD

感谢群里小伙伴提供的灵(nao)感(dong)!之前配角义斩众,番外在文档里躺了二十多天;换成老郭,三天就搞定了,我也不造为啥……Orz 私设如山,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有点油又有点怂的老郭~=w=

———————————————————————————————

我个二货又犯了个错……

田森的角色叫扫地焚香,职业是圣职系里的驱魔师,也是一个超古老的神级角色,田森已经是这一角色的第三位使用者了。

我去我之前居然没发现这一段……老郭的退役时间我改到第二赛季了……

非常抱歉!!!


评论(9)
热度(99)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