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乐林】未竟

先谢谢这两天小伙伴们的关心~手没有大碍,医生说制动一下关节养一阵子就好~有在注意少用右手,让你们担心啦~QUQ

一直想写乐林卖安利但一直没写完……这次情人节有广大热门纷纷欢庆,我乐林说什么也要来一发!当做乐林乐也没差~

时间轴是按漫画来的,文里时间是2026年情人节~和除夕只差了两天而且是周六简直perfect!【狂喜乱舞.gif】

在这个大家都高调秀恩爱的日子里,作为一只不(zhu)太(gu)有(sheng)浪(de)漫(dan)情(shen)怀(gou)的妖,给他们一份不太一样的情人节贺礼~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荣耀!

  两个金色的大字烟花似的跳了出来,连同胜利的风发意气绚烂了整个屏幕。张佳乐长长出了口气,用力伸了个懒腰,然后一推桌子,揉着肩站起,拉开门走了出去。

  比赛席外,灯光耀眼如星,欢呼声裹挟着掌声响彻全场,如潮水般经久不息。“霸图战队,一如既往”“新年快乐,马到成功”的横幅按着顺序被高高举起,还有其他口号祝福混杂其间,黑色的字誊在红色的底上,沿着主场观众席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传统的霸图色燃烧在场馆里的每一个角落,如同火焰热烈又张扬。

  “霸图战队,一如既往!新年快乐,马到成功!”

  事先说好的祝福在六位选手走出比赛席时轰然响起,馆内喧嚣震天,就差敲锣打鼓跟着助兴。一场赛季中期的常规赛胜利并不值得如此欢庆,可一场离除夕仅有两天之差的胜利到底有着不同的意义,况且这次的对手也不是什么弱旅。对多数霸图粉丝来说,这一场胜仗可是一份比荣耀新年活动更为让人振奋的贺礼。

  这样的热情对于已在职业联赛上征战八年半的张佳乐来说并不陌生,可每一次的经历都会让他情难自抑。也不管现在根本没人听得见他在讲什么,张佳乐举起一只手向粉丝们用力挥动,把另一只手放在嘴边,用他平生最大的气力吼道:“谢谢大家!新年快乐!”

  声带被拉扯到有了撕裂的刺痛感,依旧没能穿透人群狂热的声浪,可还是有不少人看到霸图弹药专家声嘶力竭高喊的模样。也不管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他们以同样大到夸张的幅度冲他挥舞手臂,嘴里呜哩哇啦不知道在喊些什么。

  听不清也没什么关系,心意到了就好。

  张佳乐收回手臂,转头看见自家队长高高举起攥紧了的拳头,无声却更胜有声。张新杰,宋奇英,秦牧云和白言飞就站在队长的身后,齐齐微笑着看向另一位刚刚淡下激动心情的老将。张佳乐笑了笑,朝着他们跑了过去,不太正经地摆了个军姿敬了个礼:“报告组织,我来晚了。”

  韩文清放下拳头,侧过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直视前方:“走!”

  其他五人紧跟着大踏步向前走去。

  这样热血沸腾的时刻,以后就越来越少了吧。

  算起来,和老韩同在团队赛出战,这是本赛季第五次吧。

  老林不在,霸图重新调整了出战方案,唯一不变的就是轮换。也许不久之后他连轮换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至少现在他还站在这里,还能全力以赴争夺荣耀比什么都重要。

  张佳乐紧了紧拳头,又松开,和每一位对手握手致意,顺带提前送上了彼此的新年祝福。等握到对方姑娘的手时,他莫名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直到所有人退场,韩文清宣布春节假期正式开始,要回家的今晚可以回家,顺带张新杰补充不回家的还要按时回宿舍就寝,推推眼睛,看了一眼张佳乐说:“今晚你可以不回宿舍。”

  背后响起一片“yooooo”的起哄声,被韩文清一瞪眼,立马又瘪了下去。只有张佳乐自己还云里雾里:“啊?”

  “前辈,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宋奇英瞟了一眼他茫然的神色,忍不住开口。

  “今天什么日子?”

  秦牧云犹豫着指了指张佳乐的口袋:“前辈,你要不要看看手机?”

  “我看手机干吗?你们今天一个两个在卖什么关子?”张佳乐满头雾水地掏出手机开了机,“你们对我的手机干了什……什么情况?!”

  白言飞捂了捂脸,又放下:“看样子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前辈,你记得和人姑娘说点好话,现在的姑娘禁不住哄。”

  一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霹雳正中天灵盖,把张佳乐击了个外焦里嫩:“不对……这不对啊……情人节不是明天吗?!!”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问:“今天是几号?”

  “14号啊!”

  “情人节是几号?”

  “2月14……我操!”张佳乐一拍脑门,“我搞晕了!”

  看了全程直播的于天凑到郑乘风耳朵边不无怜悯地说:“我终于知道为啥方太后说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别在在役的时候随便谈恋爱了。”

  “为啥?”

  “容易吹。”

  郑乘风无语了一下:“我也知道为啥队长和副队那么放心乐哥脱团了。”

  “为啥?”

  “打比赛都打傻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

  那一头,张佳乐捏着手机,傻了,木了,呆了,石化了,就差一个随风化去来个彻彻底底的人间蒸发。

  手机上,是比赛结束时发来的一条简简单单的短信——

  “恭喜,情人节快乐,我在家里等你。”

  不是,那我特地掐着时间买了后天一大早的机票,在那谁最喜欢的餐厅订了明天晚餐的座位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情人节都是小女生过的嘛。”知道张佳乐搞晕了时间的林敬言笑笑,拍了拍他的背,“来,坐好,我给你揉揉肩。”

  张佳乐把歪倒的身子摆正了点,没精打采地挥了挥手:“重点不是这个……”

  林敬言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不轻不重地按摩了起来:“在荣耀里耍帅就够了,过日子要讲实在啊张佳乐大大。”

  张佳乐哼哼着让林敬言往左往右,一会儿上去点,一会儿下来些,林敬言也不觉得烦,给他用心捏着。这么些年比赛打下来,他们几个老将身上多多少少有些小毛病。他知道张佳乐的肩颈一直不算太好,退役之后林敬言还特地去学了点基础按摩,有空就给他捏捏。

  虽然他们并没有太多单独相处的时间。

  “说起来这次是第二次了吧。”张佳乐靠在沙发上,“上一次情人节也没过成。”

  林敬言嗯了一声,摇了摇他的肩:“别靠着,坐起来点,捏不着了。”

  张佳乐和林敬言好上是第九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都二十六七的人了,知道怎么权衡利弊,处个对象也没弄得轰轰烈烈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十一赛季赛程都走了一半,知道他们好上的也不过是霸图正副队长和几位私交甚好的老朋友罢了,其他最多不过知道张佳乐同志偷偷摸摸背叛组织脱了团,还调侃着哪家小姑娘眼神那么不好使。

  啊,这么说的人后来都被拉到竞技场给胖揍了一顿,一顿没揍成就开第二盘,22,一个流氓一个弹药专家,配合妥妥的。屏幕那头叫嚣着“张佳乐是男人就别带帮手”,张佳乐呵呵一笑,转头就和林敬言滚到床上去了。

  结果真到了情人节,两人反倒什么花样都没搞出来。去年的情人节正好在比赛的前一天,两人一门心思想着训练和明天的战术,临了就寝时间,才记起来还有这码子事,最后也不过只是偷偷交换了几个亲吻——当然,这事儿不是情人节他们也干。

  其实情人节不情人节的,张佳乐也不是太在乎,不过是找个名正言顺的机会腻歪一把,2月14号或者15号有什么分别?

  终究还是一个难得……

  林敬言退役后去学了多媒体编辑,他做事一向踏实,外加成天泡在电脑上的人多少有点基础,上手很快,半年下来也算小有所成。他一直留在Q市,学习的生活简单又忙碌,张佳乐更是忙着准备世邀赛和新的赛季,没有太多功夫花太多心思去经营这段感情。所幸一年的感情沉淀足够让他们不需要用整天腻歪在一起来证明感情不曾淡化,一个住在两人合租的房里,一个仍旧呆在俱乐部的宿舍,说是平淡,却不曾寡淡过。

  张佳乐重新坐正了,肩胛上施加的力道正好,酸麻之后是久违的轻松。都说双鱼座是天生的浪漫主义者,偏偏张佳乐就吃了林敬言这个金牛座务实的那一套,他眯起眼叹了口气:“老林你就是太会过日子了。”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夸你呢,你以为每个人都和兴欣似的?”

  林敬言闷声笑了,走到沙发前头去,捏起了张佳乐的手:“今天晚上辛苦了。”

  张佳乐挺想说,老林你今天体贴得让我感动啊,回头看乐哥给你颁一个中国最佳男友奖,用力刷把男友力。他动了动嘴,还是没说出什么来。节能灯的光近乎奶白,从天花板一路往下淌,给深色的大理石地板淡成了柔软的色调。林敬言的相貌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和他的性格一样温温吞吞,从上往下看,张佳乐看见灯光落了他满身,白色把他整个人的色调刷得更淡了,却不透,很是让人心安。

  林敬言真的很适合居家过日子。

  真的,现在让他上街,有几人还能想起当年第一流氓的风采?

  张佳乐乱七八糟地想着,他瞥了眼茶几上的电脑,眼睛忽地睁大,左手跟大腿不是自己的一样狠命一拍:“对啊!”

  林敬言被他突地涨起的气势吓了一大跳,按摩着张佳乐右手的手指一不留神滑了开去:“你怎么了?”

  “呃……其实我还是有东西送给你的……”张佳乐挠挠脸,眼睛瞟向笔记本,“按摩等一等啊,我先给你看个东西……”

  他抱过了电脑,对着“计算机”三个字略略挣扎了一下,磨磨叽叽点开,从D盘里拎出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只有一个名为“Glory”的音频文件安安静静地躺着。

  他看了一眼林敬言,把电脑挪了过去,“你自己看吧。”

  “什么东西那么神神秘秘的。”林敬言打趣说,“你该不会把这些年荣耀资料片剪辑到一块儿送给我聊作安慰吧?”

  张佳乐瞪着眼踹了他小腿一脚:“在你眼里乐哥我就是这种人?别废话了,快点看,看完记得点评啊林老师。”

  林敬言敷衍地应了两声,食指在鼠标左键上摩挲了两下,最后把光标挪到那个文件上,飞快地点了双击。

  入眼是“第二赛季”四个黑底白字,潇洒与稳重并兼的行楷拓在电子屏幕上,莫名就有了力透纸背的力道。林敬言愣了愣,还未回过神来,一段像素并不那么高的荣耀战斗视频紧随着出现。视频里,一个风格狂野的流氓抓住一个破绽对对手迎头痛击,一招一式间的强硬仿佛能破屏而出,让他几乎能听见利爪带起的风声在耳边猎猎呼啸。

  拦山虎!

  双月牙!

  伤疤之痛!

  唐三打!

  林敬言转过了头:“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

  张佳乐只是扬扬下巴:“看下去。”

  林敬言不再说话,专心地看起了视频。

  他记得的,这一段是第二赛季,唐三打第一次赢得荣耀的时候。

  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有个人赛,有擂台赛,也有团队赛,对手的角色在不停变动,身边的伙伴也并非一成不变,唯有唐三打,始终战斗在屏幕最显眼的位置,爪上寒芒雪亮,连毒针这样猥琐的攻击也沾染上热血的豪迈。

  那是他的唐三打。

  那是他的荣耀。

  从第二赛季开始,纵使反应不再敏锐,纵使操作已然迟钝,可被岁月完好无损镌刻下来的,只属于他林敬言的荣耀。

  眼睛莫名就热起来,连带着胸口永不停歇的心跳,一下接着一下,涌动起血液里从未冷却的热情与澎湃。林敬言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感谢和赞赏似乎都不妥当,他头一次那么愤恨自己高中没好好听语文课。视频还在敬职敬业地播放着,他看着看着,脸上的百感交集不知什么时候变了味道,挑着眉,笑出了声:“老张啊。”

  “啊?”

  张佳乐正在心里吐槽着为啥这个剪辑可以做得那么粗糙,林敬言突出其来的一声让他扭过了头去。他看见林敬言点了点屏幕,笑得意味深长:“百花缭乱的戏份,有点多啊。”

  “咳!”张佳乐莫名心虚了一下,很快又抬头挺胸了起来,“怎么也是你的正牌男友,我刷个存在感还不行?”

  “行行行。”

  林敬言好声好气地宽慰,电脑上,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花哨得要命,弹药不要蓝似的砸,炸出来的效果倒是相当好看,炫目又华丽。心里一直OS不断的张佳乐在气氛破坏后终于放开了,百花缭乱出场的时间的确格外的长,他不无得意地说:“怎么样,把这个当做情人节烟花,还剪辑得不错吧。”

  “……”林敬言半晌无语,“张佳乐,你就这点诚意?”

  “我去!这已经很有诚意了好吗?为了把效果做出来我容易吗我?”

  “做出来结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意义吗?”

  “……”这次轮到张佳乐无语凝噎,“林敬言同志,我们还能好好谈恋爱吗?”

  “不能吧。”林敬言笑眯眯地说着,看张佳乐鼓着眼珠子下巴都要掉下来的模样,不紧不慢地跟了一句,“都过日子了还谈什么恋爱?”

  这一爪子抓在心窝上又痛又痒,张佳乐盯着林敬言乐呵呵的模样,目光直勾勾的。可他再次把视线落回到视频上,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嘴角半勾不勾的,眼里映着唐三打奋勇拼杀的模样。

  第三赛季,第四赛季,第五赛季……

  视频的质量越来越好,唐三打的风格不知不觉变了模样,强硬开始保守,横冲直撞学会了迂回等待,装备不再是最初那套橙装,银装一件件加上,林敬言的神色不知何时开始一点点沉凝。一直到第八赛季,属于林敬言的唐三打的最后一场胜利慢慢落幕,他移了移鼠标,出现在最下方的进度条还剩下约莫五分之一的长度。手指下意识动了动,一只手忽然覆在了他的手上,温热的,带着让人安心的力度。

  “看下去吧,老林。”

  回答张佳乐的,是一只翻转过来与他十指相扣的手。他怔了一怔,不自觉地扬了扬嘴角,把下巴搁在了林敬言的肩上,整个身子都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不留缝隙,还有皮肤与皮肤之间传递的体温。

  视频还在继续,只是这一次只有唐三打这一个主角的电影,变成了两个人的主场。

  左边唐三打,右边冷暗雷。

  还是一场又一场的荣耀,这一回,左边属于唐昊,右边属于林敬言。

  与他相扣的手猛地收紧了力道,林敬言吓了一跳,他本想回头,只是肩上压下的力道不容置疑,让他没办法去看看张佳乐脸上此时的表情。他莫名有点想笑,右手重重地回握了过去。

  “我明白的。”

  “我知道。”张佳乐微微吸了吸气,“虽然唐昊这小狼崽子臭屁得一逼,不过他挺好的。”

  屏幕里的光在镜片上泛起一片浅浅的白,林敬言说:“是啊,唐三打交给他,挺好的。”

  “第十赛季你不是还对呼啸挺失望的吗?”

  “当时是挺失望的,我们总要往前看嘛。唐昊原来还是百花的人,邹远拿着百花缭乱差点把自己压垮了,现在再看看他们,呼啸,百花,做得也没比我们那个时候差。”林敬言说着,听不出几分是愉悦,几分是欣慰,还有几分是释然,“你不就是为了这个才让我看的视频吗?”

  张佳乐嘿然,视频不疾不徐地按着它固有的节奏放着,就像这些年,他们不知不觉走过的年岁,一分一秒都不曾被时光错漏。

  “他们都挺好的,呼啸的,还有百花的,马上还有我们霸图的。以后的荣耀就不是我们老人家的天下了,不过还是有那么长一段时间是我们老人家驰骋的天下。”

  林敬言捏着鼻子吸了一下,笑着问:“张佳乐你和我说实话,这段东西你做了多久?”

  “呃……一年吧……”张佳乐揉揉鼻子,“从我们刚刚好上的时候,平时有空就做一点。你放一万个心,保证没耽误训练!”

  “没熬夜?”

  “张新杰看着我连手机都不敢玩还敢熬夜做视频?”

  林敬言点点头:“你在霸图我放心。”

  “靠!那我要是在百花呢?”张佳乐对林敬言话里的状语很是不满。

  “也放心。”林敬言动了动坐姿,舒舒服服地往背后一靠,“你不是百花的前队长吗?”

  张佳乐受用地收紧了手臂,还没来得及出口放点大招,林敬言同志慢悠悠地先开了口:“这不是情人节礼物吧?”

  “……”

  “说实话,你本来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的?”

  张佳乐张口结舌,猥琐流的洞察力一向不是盖的,连林敬言这样的厚道人都被近距离侵染了。问题问得直白透彻,继续隐瞒实在没有什么意思:“第十赛季结束的时候。”

  林敬言抿了抿嘴:“可是我退役了。”

  “是啊,你退役了。”张佳乐轻声说着,“不过现在,也不算晚。”

  他现在应该是笑着的,林敬言想。

  是不算晚,这样的回忆一场场下来,这样的荣耀被一点点铭刻,其实怎么都不算晚。

  曾经的,当下的,还有未来的。

  他也笑了起来。

  他本以为最后一场比赛应该是他和唐昊各自在第十赛季最后的一次胜利,可没想到,最后一场比赛,原本被分割在两个空间的角色突然被安在了同一个时空里,冷暗雷与唐三打,林敬言与唐昊,霸图与呼啸。

  林敬言忽地屏住了呼吸,战斗停止在冷暗雷与唐三打交锋的某一刻,一个金灿灿的荣耀忽然破屏而出,如同烟花一样绽放,又像烟花一样四散淡去,最后在不知何时已变成黑色的屏幕上,落成了“TO BE CONTINUE”几个漂亮的花式斜体英文。身后,张佳乐的声音轻快地扬起,语速微微有些快,却掩不了言语里夹杂的恣肆的笑意。

  “怎么样,最后这个做的不错吧?我挑了好久才剪在这一段,特效是特地请人做的。我一遍一遍让他改,估计他都要改吐了,八成已经把我拉到黑名单里去了。无所谓,反正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林敬言不以为然:“怎么不会?明年我要给你做呢?”

  “林敬言你这是抄袭你懂不懂!”张佳乐痛心疾首,“方锐的猥琐流到底有多深入你心?霸图的两年谆谆教诲还不够吗?要不要我明天给老韩和张新杰打个电话让他们近距离感化你一下?”

  “这也太麻烦人家了,这里不是有个现成的吗?”林敬言扯了扯衣领,左手解开一颗纽扣,“张佳乐大大如果不介意,可以近距离感化一下。一起洗个澡,怎么样?”


-终-


评论(5)
热度(24)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