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鬼】死亡预演

因为空难梗的事心塞得不行,掐架掐到心累,看也看得心累,占TAG刷屏太对不住路人妹子,还是用文来说话吧,写得有点匆忙,不过意思都在了。

标题很雷,请从字面意思理解,希望大家能看到最后【双手合十】。写了空难文的作者和给那两篇空难文洗白的妹子们,如果不介意,不看文也看看后记吧,架都掐了,白都洗了,不耽误你们这点时间。 



致这个残酷并温柔的世界,结局既定死亡,我们仍有爱和希望。                                                                                    ——题记



  虚空队员们全部走进李轩宿舍时,屋里散着百合花特有的香气,甜到发腻,腻得发苦。屋里只有时钟在走的声音,滴答,滴答。

  就像一次倒计时。

  “都别哭丧着脸了。”吴羽策率先打破沉默,“最后一次了,别让李轩看到你们没出息的样子。”

  盖才捷抬眼看了看吴羽策,欲言又止:“副队……这……合适吗?”

  吴羽策淡淡地说:“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怎么也是他生前的队友,还是有道别的权利吧。你们有什么要说的一个个和他说,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

  白布微微动了动,吴羽策动动眼皮,左腿曲了曲,又绷得笔直,迈起右腿朝窗边走去。他一把拉开只开了一半的窗户,风大了些,撩起浅色的窗帘,吹淡了鼻尖刺鼻的花香。

  “还是开着窗好。”

  杨昊轩问:“副队你说什么?”

  吴羽策摇摇头:“没什么。你们谁第一个来。”

  杨昊轩顿了顿,低下了头,很快再次抬了起来:“那我就第一个吧。”

  “好。”吴羽策走过去拍了拍离门口最远的、一直低头不语的李迅的肩,“我们其他人都先出去。”

  李迅还是没抬头,默默朝外走。盖才捷张张嘴,最后还是没能说出什么,看了眼床上盖着白布的人,跟着其他人一道走了出去。平日里习惯随手甩门的大老爷们儿这回安安静静地拉上了门,只有锁销扣动的声响。房间里再次沉寂,杨昊轩站了一会儿,拖着一把椅子拉到床边,和平常一样随意地坐了下来。

  啊,和平常还是不太一样的,那个坐在电脑前头打荣耀刷论坛和四期对喷嘴炮的家伙,现在躺在了床上,一块白布盖在他的身上,盖得挺严实,从头到尾。杨昊轩默默摸了摸白布,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也太不敬业了,这就是队长柜子里没洗的床单吧。”

  白布又动了动,杨昊轩眯了眯眼:“今天风有点大啊。”随即又笑了,“对不起队长,我承认我实在想不出这时候要说点什么。”

  “我……”

  他抿了抿嘴,揉了揉有些发热的眼眶:“队长,我真想你来着。”

  “飞机失联的消息刚传来的时候,大家都疯了。你说好好出去比赛为国争光,怎么就弄成这副样子了呢?”

  苏黎世飞往中国的航班突然失联,是一个月以前的事。

  BA39。

  “你说怎么……偏偏是你们那个航班呢?”

  房间里又只剩下秒针走动的声音,滴答滴答。大概过了很久,杨昊轩捂着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叉着手放下,又缓又沉。

  “消息传来的第二天,大家都准时准点到训练室来了,只有副队没来。直到下午,我们才从他电话里知道他陪你爸妈飞B市去了。临走前他打电话给我们,一个一个嘱咐过去。别说队长,要不是这次的事,我原来都不知道副队那么高冷霸道总裁的气质,老妈子起来比你还厉害。”

  他嘿嘿笑了笑,眼睛亮亮的,还红着,他倒浑不在意,继续说着:“队长,我知道你和副队都嫌我怂,见到苏沐橙就犯怵。我知道,我做梦都想着把沐雨橙风踩在下头轰她一脸大姨妈。副队说我就这点出息,我应该要想着不睬着她都能拿稳了一串连击把她轰到血见底,这才是真爷们!他在电话里就絮叨着,杨昊轩这回你可不能那么没志气,虚空就那么几口子人你还犯怂,这队伍直接散了算了。那时候我就想啊,还好我们虚空队长是你李轩大大,不然这队伍早就散了百八十回了。”

  “队长,我知道这时候你要能跳起来,肯定也得指着我鼻子骂我,杨昊轩你就那么怂!”杨昊轩伸手,隔着布料按住了李轩的手背,“所以我不能啊。就因为我的枪炮师叫半透明我就真的半透明去了啊?我大虚空怎么能有那么肉脚的枪炮师呢!你说是不是队长?”

  “还好,这回可把你等回来了。”


  唐礼升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已没什么香味了。走近床边,才能闻到很淡的百合花香。杨昊轩理了理摆在床边的百合,看着白百合里两枝艳粉的葵百合,眉毛纠结地打成了结:“哪个不懂气氛的傻逼买了这个?肯定是贾世明!霸图的文艺情怀都被他们的黑脸队长吃光了吗。”

  刚买的花束,花瓣还沾着水珠,理了理,依然是它们活着时鲜亮的模样。唐礼升坐了下来,用力一抹鼻子,喋喋巴巴说了起来:“什么前情概要杨昊轩都说完了吧?正好我可以少说几句直切重点。队长,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其实刚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我去,你还欠我们三顿饭呢!

  “别气队长,别忙着气,亏得那三顿饭,还让我挤出两滴眼泪。我本来想着,当它网上的是在放屁!结果新闻联播也出来了,你说这新闻联播啊,怎么尽挑着好时候戳你刀子?妈的连让我当作这事儿是瞎扯淡的槽过去就好的机会都不给。

  “那时候就想啊,我用了那么些年的牧师,打网游复活了不少人,上赛场给你们加了那么多血,怎么真要用的时候,他妈就没派上用场呢?”

  消息传来的时候,唐礼升正坐在餐桌边上呼噜着面,槽着网上扔假消息骗关注的越来越欠操了,筷子点来点去一派怒斥群臣的模样。新闻联播正好用他一贯平稳到没有感情的声音说着飞机失联的消息,上面还坐着载誉而归的十四位电竞选手。

  “队长,我那时候就只想着,不是说好回来请我们吃饭的吗?加上之前那两次,啊,不是说好要回来一起海吃拍照扔朋友圈报复社会的吗?你说就那么一天不到的功夫,怎么就成了那样呢?”

  在网上看到零散的消息时,他拍着大腿骂娘;听到新闻联播,家人用担忧的眼神看他时,他自顾自地呼噜着面;可一遍遍想着那还欠着的三顿饭,一颗心就在盐水里浸成了海绵,莫名其妙从眼角挤出盐水来。

  “我他妈……”

  唐礼升高高仰起头用力眨眨眼睛,等了好久,才低下头来。

  “第二天我们都去了训练室,你知道了吧,杨昊轩那小子一定和你说了。副队给我们打电话啊,他就说,唐礼升,作为全队唯一的治疗,把血线给我稳住了。”

  “李轩不是还欠了我们三顿饭吗?”那时候的吴羽策在电话那头这样说着,“你先加着血,等他回来让他给你加倍补魔。”

  “鬼剑士补什么魔啊。”唐礼升对着李轩悄悄吐槽,“队长,看在我好歹是个牧师的份上,你可别把这句话告诉副队啊!”

  “你看我现在,血线拉得怎么样?”


  “队长。”贾世明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搭着大腿,绷着脸,倒有那么几分韩文清的气场,“我得先说一句,现在事情变成这样,全你自找的。敢不那么吓人吗?要我说你这是该!”

  白布似乎动了动,贾世明起身给他拉了拉,拉直了,重新坐了回去。

  “你和我说过什么?被挑中做韩文清接班人的总不能太水,让我再加把劲,摆好心态,尽力发挥,总有能撑起主力的时候。我还在努力,你现在莫名其妙的先消失滚蛋了,有你那么不负责任的队长吗?”

  “别那么吓唬人成吗!别当我是霸图来的就经得住吓啊,韩队可没你那么不靠谱。”

  时钟滴答的声音一直在响,按着固定的节奏,在钟盘上一遍遍循环往复。

  腿上的肉被掐得挺疼,贾世明却像没感觉似的继续说着:“队长,有机会去谢谢副队吧,托个梦都好,你真得好好谢谢他。一出事他就陪着你爸妈飞去B市,打电话一个个安顿我们。他在B市还操心着队里的事哪,天天带着小盖练,明眼人都知道是在转移战术中心。别说,小盖这娃有时候认真得犯拗,刚开始还和副队吵了一架。

  “他说啊,队长不会出事的,没必要这个时候转移战术中心。结果被副队臭骂了一顿。”

  贾世明一直记得那个下午,队内打对抗赛,赛后吴羽策斥责盖才捷的话。

  “盖才捷,如果你打算因为一个人放弃整个赛季的话,现在就给我转会去!李轩不在比赛就不打了?等他回来看见一塌糊涂的成绩,你打算拿什么和他交代,你拿什么和自己交代?想清楚你是为了什么打荣耀的!你们每一个人都一样!明天如果还是这样,每人都给我写5000字的检讨!”

  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贾世明重重吸了吸鼻子。

  他记得可清楚了,包括那次电话也是。

  “贾世明。”

  “到!”

  “当年在霸图的气势,还拿得出来吗?”

  “一句话的事!”

  “很好,把队伍看住了,别让他们乱来,除了你其他几个都容易整出幺蛾子,有什么情况就给我电话。”

  “我……不太行吧……”

  “什么行不行的,好歹玩的是拳法家,轻举妄动的全都一拳打趴!听明白了吗?”

  “……是!”

  他用力揉了揉脸说:“队长,我知道我做得还不够好,外头有人说霸图走了眼选了我,也有人说我走了眼选了其他战队,这些我都知道。可我就是想好好打荣耀,我觉得我可以更好,虚空也可以更好。

  “我现在就是想让所有人看看,总有一天那些说我走了眼说霸图走了眼的人,发现自己才是走了眼的!就像队长你说的,就像副队说的,总有一天我能靠这么一副拳头,撑起我们虚空的主力!和你们一起拿个冠军!

  “所以你可不能那么不负责任地走了啊!你到地狱去,我们虚空的拼死都要把你拖出来打一顿!”


  “队长……”

  葛兆蓝按着椅背,手指来回摩挲,也没有坐下。

  “我还以为我再也没机会和你讲话了。”

  他知道如果李轩现在能坐起来说话,非得捧着肚子按着吴羽策的肩说,阿策,兆蓝这小子中二期漫画又看多了。僵硬的脸部肌肉稍稍放松了些,他用了点力,这回总算拉扯出了一个笑脸来。

  “消息到我们这儿的时候,大家一个个都疯了似的找人PK单挑。我头回见到小杨子那么拼的架势,追着郭少的小号打,那碾压的气势,整的就是一个暴走版的苏沐橙,他那天的水平拿到赛场上,妥妥拿冠军的命,没跑。”

  葛兆蓝嘴角抖了抖,一张笑脸崩得支离破碎,拼了半天也拼不出点豁达。

  “可这种冠军谁想要呢?”

  他到底还是坐了下来,把脸埋进掌心:“队长都提前挂了的冠军,说出去不是招人笑话的吗?”

  其实刚得到消息的时候,葛兆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吃饭,洗漱,睡觉,第二天去训练营,正常地训练,正常地PK,吴羽策打了个电话给他,他也淡定地接了,嗯嗯啊啊一通,然后挂了电话,一切都按照原先那样来。

  “小杨子还吐槽我都这时候了还真和个全透明似的,他自己一个半透明还好意思说我。我是想啊,失联嘛,又不是坠机,搞不好哪天你就大摇大摆走进来说,同志们,世界冠军回来,哥带你们吃香喝辣的去!你说到时候要是每个人都愁眉苦脸着,多破坏气氛不是?总得有个人出来活跃活跃气氛。

  “你别提李迅,迅哥儿关键时刻也忒靠不住了,眼泪掉得和个娘们似的,多大点事啊。

  “你说多大点事,又不是不回来了,你这不就……他娘的回来了吗……”

  不能哭啊,葛兆蓝想,刚刚才说李迅没出息呢,他怎么能自立flag呢?

  他用力吸了口气:“新赛季开始前,副队提前回来了,说你家二老有人照顾着,他总不能为了你一个人把整个战队丢下了。其实那时候副队不回来也没事的,真没事,人蓝雨、兴欣,正副队都出事了,比赛还不打了?不止我一个,大家都那么想的,副队知道了,把我们数落了一顿,说你们这点出息,你看见了死了都要给气活过来。

  “我知道副队比我们还难过着呢,你们两个都搭档多少年了?这二十多天的他就没歇过,跑B市,照顾你爸妈,安顿队伍。他说就算你真出事了,也要让你看看你李轩带的队伍,你在和不在都有踏平全荣耀的气势。我想向副队看齐的,就平常心,该干吗干吗。可真的事到临头了,我……”

  葛兆蓝一把扯起白布往脸上一抹,鼻涕眼泪全糊在上面,白色的布料很快成了半透明的浅灰。

  “队长你别笑话我……你回来了,我他娘的……真高兴啊……”


  葛兆蓝一出来,酝酿好情绪的李迅不管三七二十一,拨开旁边的人猛地冲了进去,摔上门立刻扑到李轩身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队长!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队长!说好的三顿饭说好的炫耀世界冠军戒指说好的虚空冠军你就这么给我们驴了?有你这么做队长的吗!你拍着胸口说你对得起我们对你的殷殷等待吗!”

  不光动嘴,还动手,一拳一拳往李轩身上捶着,一下比一下用力,死人都要被揍活过来,也亏得李轩现在被压着动弹不了。

  “我一个励志挖遍全联盟八卦的这次居然要被别人挖八卦!这全是你害的,队长你知不知道?你坐个飞机出事去了想过我们的心情吗?你好意思吗!你不是还吹牛逼世界冠军都不在话下,联盟总冠军那是手到擒来,是不是你说的?啊?是你说的吧!你就这么把我们驴了!队长啊——”

  他嚎得一声比一声凄厉,一声比一声高昂。终于连门外的吴羽策都忍不住了,哐当哐当砸起了门:“李迅你给我正常点!”

  屋里头顿时没有声响了,外头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迅哥儿故意的吧?”

  “肯定故意的!”

  “估计没少挥拳头。”

  “必须多挥几拳!我和他说好了,把我那份也捶上!”

  “我去!说好的义气呢!有我的份没?”

  “都说了都说了,每人三拳至少的,少一拳回头给李迅补一拳!”

  “咳!”盖才捷大声一咳,转着眼珠子努力向大家示意虚空吴副队还站在旁边呢。其他四人顿时没了声响,里头外头一样清静。盖才捷无奈地看了他们一眼,往吴羽策身边挪了挪:“前辈,是不是有点玩脱了……”

  “呵。”吴羽策笑笑。

  “他该。”

  屋里头的氛围依旧沉凝,李迅深呼吸几口缓了缓,搓搓脸搓搓手在床边坐下。

  “不开玩笑了队长,我和你正经唠两句。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队长,这些年谢谢你们照应。看看别的战队,除了三零一那个去年开了外挂的,有哪个队伍能像我们大虚空一样让我这样耍舍命一击的?刚进队伍的时候你怎么和我说的?你说我们虚空战队,让个刺客尽力发挥自己的空间还是有的。

  “老吴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他准备要去北京的时候,我差点就跟去了。队长,要是你说不定心一软就准了,他没让,隔着几公里还和平常教训我一样训话。”

  其实那天的场景比李迅自己说的还要再夸张点,盖才捷跑过来把手机塞到他手上的时候,李迅已经打电话给家里报了信,抄起银行卡和简单的行李就往宿舍外头走了。他本来想干脆等到了机场再和副队联系,没想到吴羽策抢先一步戳穿了他的企图。

  “李迅你安分点呆在俱乐部里,现在不是你用舍命一击耍帅的时候!我不在的时候多帮帮小盖,战队里的事都兜着点,别忘了,我和李轩不在,你才是队里资历最深的前辈。”

  李迅说:“队长,我和你说老吴他什么都好,就是死较真,那个时候我都不记得我是和他同一期的了。有时候看他真和看我爸似的……哎哎,这个可不能告诉他!”

  “队长,你不在的时候大家都不习惯。我的舍命一击被人躲了,没人说我还是个菜瓜;刺中了,也没人说刚刚我们没赌夜宵吧;训练没做好老吴板起脸的时候没人会来劝和;训练做好了,也没人说今天大家表现好,一起去吃面,我请客。我还等着你那三顿饭呢,你说你这回整出这幺蛾子,是不是就是想赖账?”

  “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点什么了……”

  李迅抬起手臂一抹脸。

  “我就是想说啊,队长,还是你在的虚空更好!”


  李迅出来,外面还没有说过话的只剩下盖才捷和吴羽策了。吴羽策问:“小盖,你不说点什么吗?”

  盖才捷摇头,声音有点闷:“这样就很好了。”

  吴羽策拍了拍他的肩,两眼看着前方,好像看着门,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

  “副队……”

  李迅上前一步,被吴羽策挥挥手示意停下。他拉开门走了进去,坐下,隔着白布握住李轩的手,依稀还有从前熟悉的温度。

  “小盖说他没什么想说的,有什么话我就替他说了。”   

  吴羽策顿了一顿。

  “李轩……”

  他缓缓开口。

  “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你爸妈的。”

  一直微微动着的白布单一下子给掀开了,“死人”李轩瞪着眼坐了起来,手指直戳着吴羽策的鼻子,再往前一寸就能把他鼻子按塌了。

  “我操!你们玩够了没有!嘚吧嘚吧得我自己都要以为我已经挂了!我老爹老娘不劳吴副队您操心啊!我李轩还有手有脚能照顾好!”

  说着也不等吴羽策回答,李轩一个翻身下了床,冲到了门外。

  “杨昊轩,你这个赛季要是拿不出轰苏沐橙一脸大姨妈的气势老子就做主把你卖了!”

  “唐礼升你这是治疗溢出把全队的蓝都补满了吧!”

     “贾世明你少扯巴没用的,要做主力现在就给我训练去!”

  “葛兆蓝你回头给我把床单洗了!”

  “李迅你个死小子你想打死我啊?我坐个飞机没出事被你捶死了说出去我还做不做人?”

     “小盖,你好样的,回头我带你单独去搓一顿,你说你要吃啥?”

  “别扯有的没的了。”吴羽策不知何时已经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块绞干的毛巾,“感动吗?小心别哭出来了,拿着,擦擦脸。”   

  “我……”李轩接过毛巾愣愣了很久,久到眼睛又热得发烫,才手忙脚乱地把毛巾捂到脸上。

  冷水的温度,拿来降温正好。

  “你们几个……”

  国家队乘坐的航班是在一个星期前突然出现在黑海上空的。消息出来时,正是团队赛前的准备时间,吴羽策挂了前来报喜的电话,手机从耳边被缓缓移开,紧接着被攥在手中直线坠落。

  “副队,怎么了?”

  吴羽策转过头。

  团队赛出场,除了他,还有杨昊轩,唐礼升,葛兆蓝,李迅,盖才捷。他们现在就站在这里看着他,目光沉重又明亮,是与先前不一样的沉凝,不变的依旧如昨的风发意气。

  “拿下团队赛,去迎接我们的队长!”


  飞机刚刚着陆的时候,李轩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边和黄少天互撩,一边联合张佳乐嘲笑叶修无烟的无言回程。飞机在一段滑行后慢慢停下,李轩把玩着手机,随口问道:“你们说会不会我们下去的时候一堆亲友夹道欢迎?”

  被迫戒烟十几个小时的叶领队无情吐槽:“别想太多了,没有记者围追堵截你们就万幸吧,世界冠军们。”

  结果他们刚刚下机,飞机外,他们的至亲好友齐齐站在出口亮着眼睛看着他们。李轩嘿然:“哎哟,还真给我说中了!爸,妈,我……”

  “阿轩!”

  “儿子!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让妈看看……没事就好……妈看到你没事就好……”

  “回来了”三个字被迫咽下,李轩茫然地看着抱着自己泣不成声的父母,和同样被痛哭流涕的亲友们抱着的队友、其他乘客们,后知后觉地醒悟在他们呆在飞机上的十几个小时里,似乎发生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事情。

  “这是……发生了什么?”

  “你们失联了整整二十五天啊!”

  “啥?!”

  李轩做梦也没有想到,网上看到的时空穿越,有生之年居然被他给碰上了。

  飞机里的十一个小时,地上的二十五天。

  飞机上的笑语欢言,地上的愁云惨雾。

  就在所有人都快要彻底绝望的时候,他们载着希望从云端再一次出现了。

  轩妈一直抱着儿子不肯松手,生怕一松手儿子就和雾似的飘没了:“儿子,妈是真的怕啊!要是你们也和十年前的马航一样,你要妈怎么活?要妈怎么活啊……”

  “别说丧气话了,儿子回来就好。平安是福,平安是福。——阿轩,你赶紧联系联系你们队伍里的人,不在的时候,真是多亏了小吴一直陪着。你麻利的,打电话给他们报个平安。”

  然后,就是虚空新赛季第一场团队赛大捷的消息。无线电波传来的声音全程都用力压着,好像松了气力,就会有什么喷薄欲出。

  “没事就好,赶紧回来,下周还有比赛。”

  “阿策,我……”

  “别说了。”

  手机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沉默一路蔓延,李轩几乎能听见自己胸膛里跃动的心跳。

  鲜活的,响亮的,理直气壮的。

  “等你回来,听我们和你说吧。这些家伙……估计憋了一肚子苦水要和你倒,你做好心理准备。”

  再后来,再后来还用说吗?那不就变成这样了吗?

  李轩放下毛巾,后槽牙用力磨着:“要我装死听你们念悼词是哪个家伙想出来的鬼主意?”

  所有人齐齐看天花板。

  “队长,你不是说要请吃饭的吗!”

  “难得联盟多给了一个星期假期,走走走,你看看那哪家店比较好吃我们立马走起啊!”

  “去吃饭了去吃饭了!没有不去的吧?有事的今天全给推了!不去的全都自罚三杯!”

  “走起走起!队长,马路对面新开了家饭馆,今天就去那里怎么样?”

  “你们这几个……”

  李轩哭笑不得,肩上莫名有了重量,他一转头,吴羽策正笑着看他。

  “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吃饭比较要紧。”

  “连你也……”李轩摇了摇头,呵地笑了一声,“行咧!你们要吃什么队长我今天都请了!羊肉泡馍吃不吃!”

  众人齐声大笑:“去你的!”


  一顿晚饭下来,外头早就夜黑风高月明星稀了。比赛期间禁止饮酒,战队八个人一个个饭没吃饱被饮料灌得肚子发胀。到了宿舍的时候,李轩直接躺倒在吴羽策床上又装起了死尸:“今晚我不挪了!就睡这儿了!”

  “回你房间去!”

  “晦不晦气?不回!”

  吴羽策斜了他一眼:“和你爸妈说好了?”

  李轩露出一口大白牙:“这不必须的吗?纠正一下,不是你爸妈是咱爸妈。这一个星期就顾着陪他们两尊大神了,比打一赛季还累……”

  “你要不来这一出也不至于把老人家吓成这样?”

  “我想这样吗?我怎么知道自己一下飞机下头都过了二十多天了!”李轩撑着手臂坐了起来,“还有吴羽策你和我说实话,今天下午那个馊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一直绷着脸的吴羽策这回笑了:“都说死过一次的人生死簿上就没他的名字了。”

  “那又怎么样?”李轩翻了个白眼。

  “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悼念都有了,你这也算死过一回了。”吴羽策说着,猛一用力把李轩重新推倒在床上,一只手扯住了自己的衣领,“所以给老子好好活到两百岁听见没有!贱轩!”


-终-


后记:

其实本来是想骂人的,看了那个所谓的声明和某些正义路人,实在是心累了,掐不动了……说教什么的,太太们都说了很多,大道理就不说了,就说点我自己看到的真实的事件。

不知道那些滥用空难梗的妹子,有没有经历过亲友的死亡?我猜大概是没有的,经历过的,大都不会用这样轻浮的语调来这样随便地写了死亡。

先说去年吧,空难的一年。

第一架失事的马航飞机上,有我亲叔叔的校友。

我们全家和他素不相识,但是我们都很难过,真真切切。清华毕业的学生,有妻子儿女,有父母挚友,事业正在最好的时候,就这样,没了。

这样被迫破碎的家庭,因为一起空难,平白多了几百家。

有妹子说掐的都是跟风狗,那么我冒昧问一句,妹子,你在这么说的时候,真的有理解过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去掐的意义何在吗?你自己可以去看看,那些在掐的大家,有多少手上还有一堆文要写一堆图要画一堆三次元的事要做。轻描淡写一句跟风狗,自以为自己就是正义,你真的去理解过大家为何要那么做吗?

如果这梗出现在2014年之前,还勉强能认为你年少无知;发生在2015年,就在台湾出事后不久,那不是没见识了,是没良心

真的,洗白的鼓励的支持的,你们平心静气,将心比心一下可以吗?

大家不是抵制死亡梗,大家抵制的是莫名其妙的空难。科普贴证据贴一列一堆我就不说了,还自以为正确的妹子们,你们有想过,为了满足你们想看看几个角色死亡后的故事的欲望,就要平白多几百家悲痛欲绝的家庭吗?

你们想过吗?

在你们心目中,人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还看到有人说泰坦尼克号还一直在重播呢。也真是无奈了,妹子,泰坦尼克号的灾难不是编出来的,是真的发生过的可以吗?后天,2012还是灾难片呢,为什么没人吐槽导演不尊重生命?因为他们的立意,和你们单纯矫情地为了谈个恋爱死一堆不相关的人是不一样的! 

再说说死亡梗,我之前有单独开贴说过,这次还想不厌其烦再说一次。

我经历过三次身边的死亡,两次是至亲,我看着她们因为疾病离开;一次是同学,两年后再次从其他同学口中问起,才知道他因为疾病,早就不在了。

这是怎样一种心情?写死亡梗的妹子们,你们有设身处地去想过吗?

不是轻飘的“我爱你一辈子都只爱你”,不是简单的“我为你守了一辈子”,不是随便的“死前我想到的只有你”。你们眼里只有CP们的爱情,你们有没有去想过,还有比爱人更痛苦的人?他们的父母,他们的至亲,血脉相连的,割都割不断却被死亡隔开的感情,这些远比爱情更为沉重幸福又痛彻心扉的感情。

我不反对死亡梗,恰恰相反,我欣赏每一篇写的好的死亡文。什么是好的死亡文?就是在浅薄的感情之下,能看到更深的东西,看到人还在的时候,看不到的东西,坚强的,脆弱的;光明的,黑暗的;温暖的,冰冷的。

推荐两篇短文吧,如果是浙江的妹子,可以直接拿起《外国小说精选》的课本或者向你高二高三的亲友去借。一篇是马尔克斯的《礼拜二午睡时刻》,又译为《星期二晌午》;一篇是奥古斯特的《半张纸》;同人,可以去看看青山为雪太太的喻黄文《梦见黄昏》。同样的死亡,却让人潸然泪下。

如果不乐意去找,那请翻开全职高手,去看看每一次对苏沐秋的回忆,苏沐橙和叶修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我不认为死亡就一定是虐,它可以是挺着脊梁的刚强,也可以是伴着心酸的温暖。没错,意外死亡永远都有着可能性,老死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可是它发掘出来的,从来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虐”字。人性是很复杂的,有人会一生走不出执念,也有人慢慢看淡最后放开,还有人会把它记在心底用更温和坚强的眼睛去看世界。那么多的可能性,不是只有为情所伤四个字,随随便便写了空难梗的或是为它洗白的妹子,你们懂这样的心情吗?

为什么不去专门吐槽死亡游戏?因为比起随便的一场灾难,至少死亡游戏更认真地去思考了那些光明之下的另一面黑暗的人性。

说到现在,重点已经出来了,人命和人性,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你说你对生命是抱有敬畏的,抱歉,从你的文字里,我们看不出这种“敬畏”。这样无力的敬畏,只是随口的辩白而非发自心底的重视。既然我们作为人生存在世界上,那么至少,把你同类的命看得重一些,为了一篇所谓的用心在写的文毁了这种敬畏,我看不起。

骂的人已经够多了,就不骂了。只希望等以后你们经历过死亡再来看看这些东西,看看大家背着“跟风狗”的骂名都要继续的谴责,能够明白我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些东西的。


写了很多话……【跪地】既然非要空难,那我非要写个结局欢欢喜喜的“空难”来!写手,就是那么任性!哼!

其实文里失联的结局,在去年上半年马航失联的时候,同学和家人都那么希望过,可惜故事终究只能是故事,生活总是比我们希望的更加冷酷。但即使这样,日子还是要继续,悲伤总要过去,现实还有更多需要我们去珍惜的人。

新年了,大家都要开开心心的~就像我在题记说的,即使结局既定死亡,我们仍要有爱和希望。 


评论(64)
热度(273)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