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00
看到这个话题一下子振奋了一把,艾玛必须给发起这个话题的同志点赞!多正能量啊!
看着就想写点什么,算是一点点纪念吧~

01
先来说说故事的主角们,我,我姐,我堂妹,我堂哥。
其实我姐弟还有一堆,不过不是年纪太小就是没那么亲近。故事要讲究精炼,其他人暂且不提了。
哎,其实光说我们这四个人,以我话唠的本领都能写本五十万字的小说了。那就,随便说点,你们也随便看看吧~

02
第一个要说的必须是老姐大人,亲姐,大我七岁。我们的爱恨情仇要从我出生开始算起,纵向来看是她压榨我居多,横向看看我也能偷摸着摸点小便宜。
啧,说起来我们两个真是从小互坑到大。
据说我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我姐溜到卧室来看我。七岁嘛,也是小孩子,看见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像娃娃一样就觉得好玩,然后她把我抱起来了。
再然后,我摔地上了,头着地的。
我肯定哭了嘛,她就傻了,愣了,木了。
下一秒——

03
她把我拎起来扔到了床上。
嗯,你没看错动词,听说是拎着脚腕丢床上的。
整个过程发生在她自以为没人发现的一分钟内。

04
为啥要说自以为捏?
十多年后她当着我的面承认自己的“罪行”时,我妈一摔碗笑得前仰后合:你以为没人看见啊?我看见了!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打算说了呢!
嗯……关于她当时的心情,请大家自行想象知道小时候饭吃不完偷偷倒窗外,自以为一切天衣无缝其实爹妈早就心如明镜时的心情。

05
哦,顺带说一句,那个想象场景我没做过,我姐做过。
看到这文的没人认识我是谁吧?
认识了也不打紧,你就装没看到,啊,装没看到。
对,我怂了,我一坐位体前屈都及不了格的战五渣在一跆拳道红带的家伙背后抖她黑历史,我能不怂吗?

06
这事儿还没完,我听了之后气到没觉得,多少年前的事了我自己还不记得,计较个啥啊?本着八卦要挖本质的心情,我抖着肩问,那你现在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主动承认错误了?
我姐的表情很沉痛,因为我发现现在你那么蠢可能全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我的肩不抖了,我严肃了一下神情,郑重地送了她一个字。
“滚!!!!!!!”

07
如果你们看到这里要说我姐熊我就要反驳了,其实我小时候干过更熊的事儿。
我两三岁的时候有一次抄起小板凳往她鼻子上招呼了,砸完和没事人一样溜到房间门角落笑去了,留我姐一个人疼得都掉了眼泪。
事后我被家长臭骂了一顿,虽然我不记得了,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大概会把自己从楼上丢下去。忒他妈熊了有这样的死小鬼吗!
我就问我姐啊,老姐你那时候就不气吗?
她说,我气什么?你那时候才多大啊,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砸的,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玩过头了。
哎,听得我有点心酸……
下一秒她说,亲亲给我倒杯水,顺便pad给我找一下,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不是客厅就是房间。
我插嘴,这说和不说不是一样吗!
她气都没换一口接着说:随便在哪里了,给我拿包薯片,再给我去冲个热水袋,餐巾纸帮我拿一下谢谢!么么哒!
我:……餐巾纸你手一勾就有了还要我拿你特么是有多懒!!
我愤怒地去拿水杯顺手把餐巾纸丢给了她。
算了,谁叫我从小被使唤惯了呢?

08
啊,接着说说我妹,差我一岁半,今年六月就能正式和苦逼的高考say good-bye了。
看过我文的妹子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我在《兄弟》下头说过老叶小时候的原型是我自己。
没骗人,是真的……

09
我和我妹岁数近,长得像,从小被人当双胞胎。我们两家住得也近,来往就特别多,对我来说,她和我亲妹也没啥两样。
哦,不过我小时候可不是那么想的。
记得叶修把弟弟推到一旁让老弟又洗了一遍吗?嗯,这事我倒没干,那时候我快三岁,直接把老妹的衣服扔马桶了。
记得叶修把自己吃剩的不要吃的塞给老弟吗?嗯,这事是我干的,她不吃我还硬塞,由此可见老叶对弟弟还是很好的(呸!)。
其实我还有好多素材没用呢,比如泡给我老妹的牛奶我趁大人不注意抢过来自己喝光了,再比如每次玩得不开心和老妹吵架我被骂了就暗搓搓报复回来,还有比如……
……我觉得这种素材还是不要用了……

10
我姐说,曾经她很担心我,因为我小时候是睚眦必报的性格,她怕我以后长大了还是这脾气,得被人neng死了。
现在她说事实证明我想太多,没想到你小时候那么聪明越长大越蠢,如今已经是一个无法医治的傻逼。
对此我亲切地送了她一个“滚”字。
我说这些当然不是为了告诉大家我是一个二货,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你们要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现世报这种东西的。
我老妹是个倍儿聪明的人,继承了她老爹优良的理科基因,自从到了初中正式接触理科,我一个披着理科皮怀揣文科心的叛徒基本上就没在她嘴上占过便宜。相信我,和一个逻辑思维真正优秀理性思维缜密到可怕的理科生吵架,大多数文科生是赢不了的,他们永远不和你唧唧歪歪废话,只在关键时刻,恰到好处地戳刀。
刷!
一击毙命。

11
例子一下子我还真举不出来……
谁吃饱了撑的老去记自己被打脸被套圈被挖坑的惨痛日常历史……
不过我们的日常对话,可以挂一挂,比如——
我又犯二搞错逻辑,老妹评价,智商不够,我就愤怒了!
我:你又说我蠢!
妹:我没说啊。
我:你不说我智商低吗!
妹:对啊,我陈述事实,蠢是你说的。
我:……
再比如——
外出中,到了不是很熟悉的地方,我仗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说,走这边!
妹:为什么要走这边?
我:我记得我们是从这里过来的!
妹:哦,那我们往另一边走。
我:为啥?你不信任我!
妹:嗯,我就是太信任你了。
我:你信任我啥了?
妹:我信任你一定会走错。
我:……

12
啊,比较不幸的是,我妹说的一般都是对的,剩下那一点不对的,基本是别人指错了路。

13
我们被家人戏称为亲家母,啊,就是关系特别好凑在一块P话特别多的意思(没有这个意思谢谢)。如果我们不说,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在我初三之前,我们已经掐了十三四年的架。为了一点吃的能吵,为了一本书能吵,你碰到我一点也能吵,总之没什么是不能吵的。据家中人士反映,我俩那时候能呆在一块儿三分钟不吵就是奇迹了。
转折点应该是我快五年级,她将四年级的那个暑假,奶奶大人看不下去了,颁布御旨,只要我俩一天不吵架,就奖励每人一块钱。可能现在的娃不把这一块钱当回事,那个时候,对小学生而言一块钱还是很了不起的。班里能有同学拿出十块钱就被大家追着拍马屁了。一天一块,如果进展顺利,九月开学就是每人整整六十块!
巨款啊!能买多少木莲豆腐多少绿豆汤多少臭豆腐多少里脊肉多少骨肉相连多少香肠多少青菜多少土豆多少香菇多少甜筒多少漫画Party!
咳,我承认我的童年是在路边摊上度过的……(并不是好吗)
于是乎,我们真不吵了。每次要吵之前,都会有一个人提醒,一块钱呢。有次我爹过来凑热闹——我家家长都是一群逗逼,在我们怒气值即将破表的时候开始起哄:哦哦!吵起来,吵起来!你们吵我高兴。
我俩瞬间同仇敌忾,齐齐怒吼:先干掉你再说!
那天我们再一次顺利拿到各自的一块钱。

14
其实那个暑假我们没攒下多少钱来。那时候我、我妹、我哥三个人每天都要去学画,下午顶着个大太阳,一块钱早就拿去买冷饮了。
但是在那之后,我们各自的脾气都收敛了很多。还会吵,可不再是原来那样为了点鸡毛蒜皮的破事都能亮出爪子来。
说来有件事倒很奇怪,我会很计较把吃的分给她,她也会计较把吃的让给我,可每次去街边买路边摊,我们一次也没计较过谁付的钱多。你没带钱我付,我没带钱你请,为了一根多出来不知道分给谁的肉串都能吵,这些要攒很久才能吃一次的钱反而没人去算。
现在想起来这样也挺好的。

15
我哥和我们就是完全不同的相处模式了。我哥大我半岁,我出生在一年最冷的严冬,满月时下了那些年间最大的一场雪;我哥出生在一年最热的伏暑,热急了,有一次我叔带我哥在河里泡到太阳西下。
我们家非常奇怪,女孩子养得一个比一个野,男孩子反而腼腆。事实证明每个人小时候的性格果然还是有点内敛的,我家男生的性格不叫腼腆,那叫闷骚。
你见过腼腆的男生仗着自己是系里唯一一个会画国画的,骚包地被人称作“老师”,回家扬着眉毛一脸高调地说着“低调,低调”的吗?
别说,他穿汉服的照片还真有点文人装逼的范儿~

16
我哥跟我们住得远了,住老家乡下,我们交集的机会不多,直到我们四岁那年学国画,我哥每周要进城,这才愈发熟络起来。学画开始是我、我妹、我哥三个人,一家三个娃一起学画的不多,每次有新学生来,老师,其实应该叫师傅总会很高兴地给家长介绍我们。我们老家讲话不讲究,“三兄妹”每次都会说成“三姊妹”,我哥就不爽啊,指正一次,师傅应一声,还是那么说着。慢慢的这就成了三个人自己私下嘲笑的笑话。
啊,不过说一遍就够了,别说,他呵呵着说你再说一遍的时候,还是很有老哥范儿的。
我哥被家里管得紧,想想真是多亏了那些年学画的日子,不然纵使有再深的感情,也没有那么多寄托它们的回忆。从开始要家长接送,到长大了我奶奶说,反正你哥在,敢让我们三个半大小孩晚上自己回家,现在想想好像也就是昨天的事。我们三个刚学画的时候,都是用握铅笔的姿势在握毛笔,这个毛病一直到我们三年级,偶尔还会犯犯,被师傅点名教训。我们三个的字也一直是蟹爬体,丑到什么程度呢?丑到画出一幅不错的可以用来装裱的画来,师傅就会说,你们别写,我来!别把画糟蹋了!
悲哀,都说会书法的不一定能画,会国画的一定得有一手好字!悲哀,师傅我们对不起你……
老妹中途早就放弃去学了素描,因为学业,我和我哥离开画院也已经很多年,现在到了大学,我们又重新捡了起来。我哥的山水是越来越好了,那个字还是和当年一样丑。不过我半斤八两的,也没资格说他,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练出山了。
字丑也有字丑的好,好像还能伪装还在当年的年纪,什么都不懂又什么都知道的时候。
也挺好的。

17
我哥小时候还是个贼小气的人。
怎么个小气法呢?
他爱荔枝,据说他在还要被人抱着的年纪吃荔枝,都是嘴里含着两个,两只手各抓一个,眼睛还死死盯着袋子里剩下的。可爱死人了。
再大一点,小学一二年级了,我二叔开了个杂货铺。每次去乡下,我四叔——也就是我妹的老爸——都会喝很多酒,我哥就不同意了,说,你只准喝一瓶酒,别的我们要卖的!
哎,这场景我都记得,特别特别滑稽。我四叔就逗他啊,那我就要喝怎么办?我来你家做客你总不能不让我喝饱吧?
我哥就一本正经地说,那你喝完要付钱,第一瓶免费,后面我都记着。
全家人都笑懵了。现在再说起这件事,他就会装傻说:啊?啊?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你们肯定记错了,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说着还挤挤眼睛努力装无辜。
可我们几个小孩一起玩的时候,他就会偷偷跑到店铺里去抱一堆零食出来说:我偷偷拿的,你们小心点吃。
有次被我四叔抓了个正着,那么好的报复机会他岂能错过?他就打趣说,你不是说要卖钱的吗?怎么她们能吃我就不能吃了?
我哥理直气壮地说,酒比零食贵!

18
所以说啊,这怎么会是个腼腆的人呢?

19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好说的。
可如果还要继续,真是写也写不完。
我记得高考期间从来不打电话的老哥隔一阵子就打电话,来实行名为慰问实为刺激的远程支援,我也上了大学后他就只打过一次电话,是要让我帮他做个宣传PPT。我记得老妹一天到晚鄙视我智商,有求于我的时候分分钟卖萌说“羞(小的方言,小姐姐的简称),我爱你哟”,我鄙视她“能不能更假”,她给我一个 ⊙▽⊙的表情说“能”。我记得我的暴力老姐又凶悍又会撒娇,吵完架晚上在同一个被窝还是会给天生手脚冰凉的我捂脚。
忘了的有很多,记得的也很多,以后会继续下去的还有更多。
不仅仅他们,还有我没提的其他兄弟姐妹们。
我不知道现在有些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抵触自己未来的弟弟妹妹,也许你以为独自一个能享受到父母全身心的爱,可这样,你也许会失去更多。
珍惜他们吧。
人生有那么长,其实走到后来再往前看,留下的总是些好的。至少曾经有一段路,有一群和你像朋友一样亲密又比朋友更肆无忌惮的人陪你走过,真的很幸福。

20
我爱你们。


评论(2)
热度(16)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