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那对兄弟(《兄弟》番外三)

久违的预警~

给没有看过《兄弟》的妹子们提个醒~本篇是原创人物胖哥视角,一路私设到底,慎入!请慎入!

番外最后一篇了,就把前面的地址扔一下吧~【一】【番外一】【番外二】

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了~(。

 


  第一次见到那对兄弟,是我在B市上学的第一天。那天的天啊特别的蓝,云啊特别的白,老师“大家欢迎新同学”的指令说得特别响亮,那掌声,哗哗的,跟事先排练过似的。所以啊,一眼看到那兄弟俩完全不是个意外,他俩实在是忒显眼了。

  左边那个,我咂摸了很久都没咂摸出他到底看没看我,估摸着只是在发呆,那手拍的,知道的是在鼓掌,不知道的还当他在比划海草呢。右边那个倒笑得彬彬有礼的,鼓个掌都有板有眼的架势十足。只不过这货全程也没怎么看我,尽给他旁边那位仁兄使眼色,撞他胳膊撞到后来,动作快比他鼓掌还大了。

  对,你没猜错,这俩是双胞胎,长得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如假包换。虽然我第一次见着他们就能分出来,这分明是两个人。

  掌声稀稀拉拉了起来,我清了清嗓子。

  “大家好,我叫庞……”

  回想一下当时同学们看我的眼神,大概和我小时候看到一个陌生的新玩具差不多,光眼神就能把我大卸八块。我胖哥是什么人哪?对着这群年纪最大的都要小我一岁整的小朋友们那是一点都不怯场,从我老家的海一路侃到海里的海货,海贝个顶个的香,螃蟹个顶个的鲜。

  偏偏那两个人,我盯着他俩越说越起劲,结果就这两个家伙,半点没面子没给我。

  都瞅着窗户外头呢。

  其实一开始,右边那位还是看着我的,坐得特别规矩。左边那位也不知道在外头看到了什么玩意儿,报复一样去撞他的胳膊。别说,右兄不愧是日后当我考场先锋军的好兄弟,我还记着他那个白眼呢。可惜他就是革命立场不坚定,我扯到扇贝和花蛤有什么区别的时候,他也叛变把头转向窗外。

  哟,笑得还挺开心的。

  “很高兴能加入我们班级,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教室里又是一片齐刷刷的掌声,这回左兄干脆没动手,右兄自然而然地顶替了他的角色,一双爪子挥啊挥的,真有几分海草的神韵。我猜是我看他俩看得太专注了,当然,关键还在于这两兄弟小差开得忒嚣张,老师的点名压着掌声响了起来:“叶修、叶秋,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左兄眨了一下眼。

  “没干什么?那你们一直瞅着外面笑什么笑?”

  他和任务完成了一样直接把头扭了回去,还是右兄反应神速,抢在老师发火前开了口:“老师,我们看到啄木鸟了。”

  此言一出,班里刷地炸开了锅,我满耳朵都是嗡嗡的“哪儿呢”“哪儿呢”。几个胆子大点的干脆把身子往外探,和标枪似的,就差直接站起来了。老师一拍讲台,粉尘在阳光下升起、散开,又载着光落了回去,像给讲台撒了层金粉。

  “看什么看!现在是上课时间!——叶修、叶秋,你们两个站起来!”

  “为什么?”始作俑者飞快看她一眼,目光才转回去,两道眉毛一下子垮了,微微嘟着嘴,不知道在瞎嘀咕什么。

  啊,大概是那只鸟飞走了吧。

  这个乱七八糟的念头不知怎么凭空冒了出来,我自己还没发现不对,旁边的班主任已经准备暴走了:“叶修,你说什么?新同学来了你们两个就是用这种态度欢迎他的?!”

  右边那位似乎犹豫着想要站起来,可看了看旁边的那个家伙还大大咧咧地坐着,他咬着嘴硬是坐着没起来;至于另一位,他干脆笑着反问:“那我们要用什么态度欢迎他?”

  我听了差点没当场笑出声来,老师被噎得张口结舌。我看见右兄猛一转头扯了扯左兄的衣服,接着就垂着眉毛冲我挤了个笑。左兄瞥了我一眼,我还没弄清楚那一瞥的意思,他挠挠头,已经按着同桌的肩慢吞吞站了起来:“那,欢迎?”

  我还能说什么:“谢谢。”

  他又看向老师:“老师,这样可以吗?”

  不用回头,我估计老师为了扯个笑出来,起码用了十二分的力气。

  “你,你坐下吧。——新同学先坐到最后面的空位上,我过两天再调整一下座位。”

  经过那对兄弟的座位时,我刻意放慢了脚步,往那儿多瞅了两眼。右兄注意到了,抬起头又冲我笑了笑,不算热络,却很有几分亲和。左兄只瞟了我一眼,一点多余的表情都不带附赠。在他们即将离开视野的时候,我看见左兄低头和旁边的人小声说着什么,明明是嫌弃的模样,右兄的嘴角却是翘得货真价实。

  呵,有点意思。

  那是我第一次认识他们的全过程。下课的时候,借他人之口,我知道的稍微又多了一点。

  那对双胞胎,左边是哥哥,右边是弟弟。

  叶修和叶秋。


  小学时我听到关于这两兄弟最多也是最一致的意见,就是叶修这货人懒嘴臭还不好亲近,张口就是堵人嘴,人人敬而远之避之唯恐不及;叶秋同学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礼貌和气好相处,整个一新时代好学生的楷模。

  对了,还有一点要补充,这两兄弟的关系实在糟糕得可以,据不可靠统计,自从一年级运动会后,叶修和叶秋就没有哪天是不拌嘴的。

  在我拿PSP收买叶家兄弟并成功解救他们于苦海结果把自己栽进去后,我看了眼桌子对面正对着弟弟布置的作业任务愁眉苦脸的叶修,和不管玩得好不好先图个爽打CS的叶秋,深深感慨这世上真是没有比传言更操蛋的东西了。

  刚刚坐进这个教室里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和这两兄弟的交集要拖到一年半以后,只因为我和他们隔了整整四排的座位。不是胖哥我吹牛,我读书不大在行,打交道算是小有天赋。只一个星期的功夫就和那半边教室的同学打成一片,跟女生都能称兄道弟。教室四排和五排之间的过道像是楚河汉界一样泾渭分明,那半边是叶秋谈笑风生的天下。

  至少开始,我是那么以为的。

  隔两周换一次座位是班里的传统,两排两排地横移,两个月下来我就和班里同学都混了个熟,能和坐门口的唠嗑谈天,也能和靠窗边的勾肩搭背。叶秋始终在那半个班级的范围里言笑自如,等一个学期过去了,我才终于醒悟他丫的活动范围压根没超过他老哥那条界!

  至于叶修,三年级的年纪,恐怕确实没有多少人能忍受他的一嘴刀子,不哭出来已是足够坚强,谁会乐意去硬挺?

  所以如果没有四年级元旦前那一次座位大调动,也许直到毕业,我对他俩的了解也只限于隔着传言的观望和爸妈口中叶伯母家性格迥异的一对双胞胎。

  “哎,你这个借我玩玩?”

  叶修第一次主动找我搭讪的时候,我正拿着从表哥那里顺来的PSP漫天吹牛。我斜着眼,捏着嗓子问他:“我凭什么借你啊?”

  “回头我把叶秋的数学和英语作业借你。

  等叶修出事时再想起这一幕,我突然想如果当时我没答应,后来的剧本是不是会修改剧情?

  可事实上,在叶修主动问出口的一瞬间,未来的攻略就已经写好了。我看着这个别人口中难相处的、看起来总是一脸没精打采的家伙,一句“成交”没过脑先跑了出来。

  再如何早熟,我也不过只是一个十岁的小鬼,那时只有直觉告诉我,眼前的叶修和传言里的并不那么相同,倒是第一次见面时勾起的好奇在这一年半的酝酿里渐渐发酵,被他的一句问话彻底勾出了味道。

  叶修和叶秋貌似一直都不知道,我对他们的了解比他们想的要更早一些。只是直到老爸老妈在饭桌上提及合作方女董事长那一对双胞胎的名姓时,我愣愣地捧着饭碗,这才清楚他们平时口中那对经常被我同情的、被管教甚严几乎没了自由活动空间的兄弟,居然是叶修和叶秋。

  每日晚上的练琴和额外的作业,双休日从周六早上一直排到周日上午的满满当当的课表,剩下的一个下午空出来,全用来做课内课外各类五花八门的习题。

  “太……太辛苦了吧。”

  老妈给我夹了一筷子菜:“是啊,这才多大点孩子?所以你要知足,乖乖把青菜吃了,不然我也让你补课去!”

  我嘿嘿一笑,趁着老爸老妈看新闻联播的空当,把青菜全扔进了垃圾桶。

  这段对话发生在运动会的前一个晚上。叶修追着叶秋跑出去的时候,我正站在跑道外一百米转弯的地方和别班同学闲唠。前面发生了什么我一点没看到,目光瞥向赛场的时候,只看见叶秋忽然脸朝地倒下,被努力追上前的叶修接了个正着。回过神来时,四周围上去看热闹的学生已被老师和保安隔开,我猛一激灵,拨开人群喊着“让让让让!那是我同学!”挤到了前头,等能看见叶修的时候,老师不知道在旁边手足无措地喊些什么。周围的声音太过嘈杂,我努力往前挤,老师急促的声音依旧含糊难辨,唯一能听到的就是不久之后赶到的救护车鸣笛声。

  一直低着头的叶修也是在那个时候才抬起了头来。

  那是我第一次在那人眼里看到了如此惶乱的色彩,大概也是唯一一次。在看到救护车穿过人群停下时,他眼里的光简直亮得晃眼。我就站在离救护车不远的位置,叶修陪着叶秋上车的时候,我也不知是哪儿来的灵感,忽然就喊了一句:“叶修!叶秋他不会有事的!”

  他的脸只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车后。我忽就松了一口气,目送着救护车闪着灯鸣笛远去。

  谁说这两兄弟是仇家来着?

  你站出来,我一定不打你谎报军情!

  周一叶修一个人返校的时候,同学一圈一圈的在他身边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没来得及打招呼,先吓了一跳。

  乖乖,平时没看出来那小子和谁都划拉开一条线,人缘倒是正经不差。

  等所有人都散开了,我瞧着叶修惯常的那副随意样,先前摆好的正经表情一下子破了功,牵连得我说出的话都不着四六:“看样子是真没事啊,那他怎么还不回来?翘课?”

  “哪儿敢啊,我老爸还不打断他的腿?”

  这近乎套得挺顺利,都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的一半,我咂咂嘴:“哎,这两天我装了几个新游戏,有没有兴趣来两把?”

  周三叶秋回来的时候,我就坐在他的座位上,一手拿着PSP,一手冲着他俩招呼:“哟,回来了啊。”

  我和他们两个便是这样熟悉起来的,那时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熟悉,就是整整五年的插科打诨。

  啊,顺带还有中间两年,本来明明是打着学习名义的游戏时间,叶秋却带着我们两个不求上进的废柴考上了区重点的重点班。他板着脸给我们纠错的模样我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我开玩笑说叶秋你不去当老师实在太可惜了,你这个样子比教数学的黑面神还吓人。他没说什么,那天下午我做的题明显比往常翻了一番。

  都说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我也。

  说起把他们拐到我家打游戏的这事儿,嘿,不用猜了,那都是我的私心。怎样的私心过了那么多年我自己都无从猜度,只是在高考结束时,我最后一次和叶秋用QQ聊天,那小子突然在对面敲了一句:“小胖,其实我很高兴那时候你带我们两个上你家去疯。”

  我看着叶秋名字旁边的“正在输入”,手指摆在键盘上一动没动。

  “我收拾行李的时候想,一辈子就疯那么一次,就够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错了。”

  “那些年,谢谢你的照顾。”

  “我也代叶修谢谢你。”

  你看,读书好的人就是容易矫情,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还一口一个“谢谢”说得煽情。三年过去了,那些过去的事早就被时间磨成渣渣送去轮回了。可现在被他说起,我还是在一瞬间红了眼眶。

  “不。”

  “叶秋,我谢谢你。”

 

  早在叶修一门心思去练钢琴的时候我就察觉出有什么东西开始悄悄变质了,但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想到,在我出言提醒之后,中考结束,叶修干脆玩了个彻彻底底的失踪。起先我是不知道的,叶伯母找上门来问话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多想。直到第二天警察找上门来问话,心里不安的一块霍地跌落碎成齑粉。

  你可以说我胆小,可以说我怯懦,可以说我不负责,可再把时间倒流一遍,我想我依旧无法鼓足勇气在叶修刚离开的时候去见叶秋一面。

  是的,我逃了。

  要不是即将到来的高中要求我必须阔别已住了七年的B市,要不是我知道几公里之外的叶秋大概只会抱着他们家小点假装若无其事,要不是我比他更明白一个人是怎样的滋味,我想在9月1号之前,我都无法鼓足勇气再一次邀请他来我家了。

  那天我们打了一下午的CS,输赢不管,只图痛快。走的时候叶秋一个人站在薄暮里,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看起来总算还不至于太过孤单。

  和每次独自回家的我一样。

  “再见。”

  “嗯,以后再见。”

 

  回老家那天是个大晴天,天啊特别的蓝,云啊特别的白,我一个人坐在飞机上,临窗,左边坐了个貌似不懂中文满嘴呜里哇啦鸟语的外国大叔,正好隔开了坐过道边上的碎嘴大妈。

  简直perfect!

  飞机一进入平稳飞行,我忙不迭把遮阳板推了上去。突然的明亮让我不得不眯上了眼,一旁的外国大叔叽里咕噜念了一串外文,我假装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事实上我确实没听懂他想说啥,优哉游哉地看着窗外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感慨一声岁月在漂泊。

  脸是什么时候湿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看见外国大叔本来想豪迈伸过来拉下遮阳板的毛爪子猛地顿住了,然后讪讪地收了回去。隔了好一会儿,他开始顶我的胳膊。起先我懒得鸟他,依旧执着地盯着窗外。他也执着地撞着我的胳膊,我烦不胜烦,一个转头准备喷他一脸“你今儿没吃药啊”,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纸巾率先堵住了我的嘴。

  他对我说了什么,我听不懂,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擦擦吧。”

  接过纸巾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我憋了一会儿,只能憋出一句全球通用的“thank you”。他笑了笑,用口音奇特的英文回了我一句“you’re welcome”,等了一会儿,又加了一句:“Everything will be OK.”

  我抹了一把眼泪,又抹了一把,越抹越急,越急越乱,最后我用手背捂着眼睛,没出息地哭了出来。

  万事OK哪儿他妈有那么简单?

  我不知道我在哭什么,三年级背井离乡跟着爸妈来到传说中的B市时我都没掉过眼泪,笑嘻嘻地和那帮狐朋狗友说回来给你们带烤鸭和冰糖葫芦,现在都快读高一的人了,反而哭得稀里哗啦涕泗横流。

  丢人,特丢人,可就是停不住。

  平心而论,叶秋他没有说错,这事儿不怨我,我知道的,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这两个家伙没一个是安于现状的主,没有这一次的离家出走,也会有下一次的大闹天宫。只是这次叶修他过分了,出格了,彻彻底底的,玩脱了。

  这事儿不赖我,我知道。

  可怎么就他妈……那么憋屈呢……

  过往的记忆像绘好图像的赛璐珞片一样飞速翻过。三年级开学的第一天,叶修坚持不懈地撞着叶秋的胳膊,两人对着窗外的啄木鸟笑得一脸灿烂;四年级运动会,叶秋倒在长长的塑胶跑道上,叶修冲上前正好把他接个满怀;五年级前的暑假,叶秋不动声色地收买了爸妈,带着我和叶修一路领跑奔上了重点;初一某个放学的傍晚,叶修一本正经地说他要回去练琴,催促着叶秋赶紧收拾东西和他回家。

  “这不怨你。真不怨你。你知道的小胖,我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叶秋说这话的时候我特想冲他吼,吼到屋外头的爸妈都惊得冲进来一问究竟。可嗓子里流动的血似乎全涌上的眼,眼皮肿得慌,也热得慌,直到现在,崩溃得一塌糊涂。

  对,我知道的……

  你们,我,我们都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们一直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羡慕那样的你们。

 

  再一次的得到叶修的消息,是荣耀职业联盟横空出世的时候,作为《荣耀》的第一批老玩家,嘉世最辉煌的那三年我一年也没有错过。

  尽管我其实是住在霸图主场来着。

  我想到过很多和叶修再次见面的方式,除了最坏的那一种。独独没想到,再一次“见面”居然是叶秋牵的桥搭的线。

  在看到嘉世战队队长名字的那一刻,我握着鼠标,在电脑前头呆滞了整整十秒。

  也许……是重名呢?

  等嘉世队长叶秋不愿接受采访抛头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后,心底的某个猜测越发坚定也越发迟疑。我几乎可以毫不犹豫地确信他就是当年那个离家出走的混账傻蛋,可每次点开叶秋的QQ头像,我对着对话框半晌没动静。

  荣耀职业联赛初期对年龄的严格审核是众所周知的事,叶修出走时没拿到户口簿也不是什么秘密。

  你真的不知道?

  我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了半包皱巴巴的烟和一只打火机。这只打火机没剩多少油了,我点了半天火才好不容易把烟给点上。

  吸气,呼气。

  灰白的烟雾在我的视野前方散开,我沉默着,最后还是点了右上角红色的叉。

  叶秋,你知道的。

 

  假使叶修一直在嘉世打到安稳退役,我想我和那对兄弟大概就彻底没什么联络了,最多不过在几十年后的同学会上一起把酒言欢,喝个痛快。醉了,睡了,醒来之后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走上各自曾有交点的路途。

  谁会想到第八赛季的冬季转会窗,那个支撑的嘉世八年之久的家伙突然退役了,和他当年离家出走一样,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而又在半年之后,一支名为兴欣的战队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为首的那个家伙改头换面,以君莫笑的姿态卷土重来。

  我本来对挑战赛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报纸论坛上几次似真似假的猜测让我不得不对它重视了起来。君莫笑的操作者是叶秋的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当我从四十多个名为“兴欣”的队伍里把那支传闻中的战队挖出来的时候,看着队长一栏中已更改为“叶修”的名字,我跟个木头人似的戳在椅子上杵了老半天。

  “我靠!这小子来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知道的,叶修这小子从来不放无的的矢。

  他说他不会让任何人后悔,果然就没有让任何人后悔。

  他用龙抬头告诉大家他会回来的,果然就拉扯着一帮队友杀了回来。

  用最强硬的姿态,冲破了嘉世的战线,重新站在了职业联盟的舞台上。

  我看着电脑上的视频已放到颁奖仪式,忽地就笑了出来。

  我想,这么多年没能打出去的电话,现在终于有机会拨出去了。

  电话拨通前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哦,是时候该联系一下大舅了。飞克作为霸图的赞助商,稍稍支持一下打垮了死对头的战队,也挺合情合理的嘛。

 

  现在呢?

  现在我开着QQ,回想着刚刚听到的一则消息,呼吸还有些难以平静。

  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对父子大概还是没什么变化。都是被伤到彻骨也不会喊疼的人,怎样坚强就有怎样的倔强。


  荣耀世界邀请赛国家队名单

  领队:叶修

 

  老妈给我的消息我反反复复嚼了很多遍,才敢确定原来我真的没有听错。

  对话框里原来打着的“恭喜你们一家团圆啊”被我删了个干净,如果叶秋也开着小窗,大概能看见我名字旁边一直闪着的“正在输入”。

  我自认不是个婆妈的人,这个时候是真的想不出要说点什么。语文这种东西在关键时刻果然派不上半点用场。我对着显示屏干瞪眼,瞪得眼睛都发酸了,才琢磨出了一句不怎么像样的开头。

  “这样挺好的啊。”

  我关了小窗,不到半分钟,右下角的QQ图标冷不丁跳了起来。我点开来一看,一下乐了,嘴巴一直咧到了耳朵下头。

  “是挺好的。”

  “谢了,小胖,你也是。”


-终- 

 

———————————————————————————

连载中途没想到胖哥这个原创人物的人气意外地高!本来番外是只有两篇的,后来想了想,还是从第三视角,多加了一篇胖哥视角的番外~

写起来却意外艰难……

其实剧情线和感情线都写得很顺,这次卡住我的居然是人称……等我第三次把第三人称改回第一人称的时候我真是想一头撞死在电脑屏幕上……最后因为第三人称铺展太过啰嗦拖沓,还是敲定了第一人称,希望看起来不会太奇怪……写到凌晨最后思路有点乱……最后校对会重修一遍!

我对胖乎乎的男孩子一直很有好感,幽默靠谱,能闹能静,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却意外心细,我遇到的胖男孩似乎都是这样的~胖哥的设定就是这样来的,我觉得如果这兄弟俩在少年时有个陪伴他们、开导他们的伙伴,应该就是这样的男生了~=w=

那,到这里为止,《兄弟》是真真正正的结束了~

本子的宣传和通贩链接会在本子价格敲定时扔过来!很快了!请大家务必放心!要是中旬结束20号的时候我还没放链接,我就全员顺丰包邮!!!大家盯着时间!这是一个敲诈二货妖的好机会!(谁要啊!!赶紧滚去把该处理的事都处理了!!)

还有个事儿也一次性说完了~为了避免误会,以后我写双叶伞橙四人的故事就打“双叶亲情向”“秋橙友情向”这样的tag~我的设定是伞修和秋橙友情,其余都是亲情,订阅tag看文的妹子看一下~最后一次占个双叶tag,打扰望谅解~【双手合十】

哦对了……我是不是还说2月会有18更……对不起手残8更我真的尽力了……看在我好歹还写了3万6千字按照每更2000也算18更的份上就饶我一条小命吧……【哭着跪下】(自己走!!!)

 

 

评论(8)
热度(46)
  1. 叶燃。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又感动了一把.....胖哥这人太可爱了。辛苦了妖!加油!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