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伞修橙亲情向】清明

漫画时间轴,文内时间是2016年,伞哥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
故人已去,还望今人安好。


  清明时节的H市,湿润的空气里都弥散着雨后微涩的土腥气和草木萌发的清甜,没有南方的潮漉,又比北方多了几分温润,再适合不过踏青与扫祭。兴许是刚落了一阵小雨,雨云又轻又淡,像山水画里随意渲染的几笔淡墨,衬着天色,也有了些天青笔意。阳光洒洒落落的,明明是阳春时节,却是初夏才有的温度。
  “今年还真是热啊。”
  “是吗?”叶修看了看身边有些瘦弱的女孩,五官已有了画册里江南女孩清丽的模样,“我倒觉得和以前差不多。”
  苏沐橙抿嘴笑笑:“嗯,去年也是,热得特别早。前年冷,没想到夏天会热成那样。”
  叶修也笑:“我觉得都挺热的。B市这个时候可没这里那么暖和。”
  墓园的选址很好,清净幽雅, 延承了H市特有的秀丽温婉。间或有鸟雀清脆的鸣啼,叶修捣鼓着烧纸钱的家伙说:“还好还有鸟,不然也太冷清了。” 
  “嗯。”擦干净墓碑的苏沐橙站了起来,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他还是喜欢热闹些。” 
  叶修架好了锅子,把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木棍递给了苏沐橙:“好了,你拿着这个,过会儿火小了你就拨一拨,这样烧得干净。”
  苏沐橙点点头,把袋子里的纸钱元宝拿了出来,先递了一部分给他:“都在这里了。”
  叶修愣了愣,摇头笑着接过:“陶哥也真是……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烧这些东西了?之前陶哥说起来的时候你不是都说你哥不喜欢这一套?” 
  “就这一次。”苏沐橙难得对着叶修这般强硬,“就一次,以后不烧了,现在也要讲环保嘛。” 
  “随你随你,小心晚上你哥到你梦里说你浪费钱,外加不相信他的赚钱手段。”
  “他才不会呢。”苏沐橙小声反驳。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拿出打火机点着了第一张纸钱:“头一回拿打火机烧别的东西啊……来,沐秋,你自己收好了,这都要被人抢了我也没办法了。”
  他和好友仍在一样随意地说着玩笑,很快却又没了后文。他安静地烧着,女孩站在一旁安静地看,递纸钱,见有些地方没烧着就拨一拨,把每一寸彩色都燃成黑灰的色调。苏沐橙站的位置很不好,下风口,烟直往她的脸上冲。她皱了皱眉头,憋着气没挪地方。叶修看见了,推了推她的手臂:“沐橙,往旁边靠靠。”
  “不用。”
  “烟太呛了,你站到我这里来。”
  火烧得厉害了起来,烟实在有些大,苏沐橙只好往叶修那里靠了靠。这个位置并不能完全摆脱烟雾,叶修往旁边挪了两大步,苏沐橙却没有再动。

  “就这样烧吧,没事的。”

  叶修定定地看着她,她的面容很平静,只有眼睛因为烟熏火燎泛起了红丝。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灰白的纸灰在热力与风的作用下直飞天上,又四下散开,飘飘扬扬,最终落到尘土。最后一把纸钱也燃烧殆尽,叶修侧过头,还没说话先给苏沐橙吓了一跳:“怎么哭了?”
  “没有。”手背抹去了眼泪,苏沐橙抬起头,红着眼睛却笑得特别好看,“我没哭。只是被烟熏到了而已。”
  叶修无奈地把她扯到一边吹风:“都说了让你别站在那里。别揉眼睛,闭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苏沐橙眨了眨眼睛,又闭了会儿,还有眼泪慢慢地往下淌。
  “怎么办呢,叶修。”苏沐橙睁开眼睛,低着头笑笑说,“我还是很想他。”
  “这有什么,我也很想他。”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挖出了半包餐巾纸,抽出一张抖开递给她,“来,擦擦。”
  苏沐橙接过餐巾纸擦了擦,用带点鼻音的声音说:“哥,我们下次再来看你。”
  “下一次就没钱了。”叶修揶揄说,“所以你要好好赚钱,以后我们去找你,还要靠你的积蓄啊苏沐秋大大。”
  苏沐橙噗地笑了:“少贫了,走吧,又要下雨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苏沐橙说:“叶修,我们去买清明馃吧。”
  “行,把陶哥他们的份也买上。”
  “我要豆沙的。”
  “……事先说好,买了豆沙自己吃掉,别自己吃不完塞到我这里来,我是咸菜豆干党的。”
  “去年你不就吃了吗?”
  “你偷偷放到我盘里我怎么知道还有甜的?”
  “挑食。”苏沐橙嘀咕了一声,“清明就要吃点甜的嘛。”
  叶修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这不是挑食的问题好吗。你怎么不说你哥挑食?”
  “他是吃吐了啦。”苏沐橙撇撇嘴,“有一阵子他自己天天吃五毛一个的豆沙包,连着吃了好几个礼拜,到后来吃到豆沙就反胃。”
  叶修抬起手,用力揉了揉她的头:“你吃自己想吃的就好了。” 
  她弯了弯眼:“嗯。” 
  离开陵园时,他们还看到一个大他们几岁的姑娘蹲在一方墓碑前絮絮叨叨地讲些什么,隔得有些远,他们听不清她讲了些什么,却能看到她愉快的笑容,还有每一句压低音量的话语后微扬的尾音。
  太阳不知何时又被乌云遮过,墓园中又飘起细软的雨丝,可三人谁也没有为此改变自己行进的脚步。他们或走或停,脸上是风雨洗练后的安定与恬然。
  雨总会过去的。
  就像阳光终将穿破云霭,而后,光芒万丈。

—终—
———————————————————————————————
清明了,写篇文给自己洗洗眼,最近糟心事还挺多,也不占tag了。
致有些玩清明梗的妹子们,死亡不是用来玩的,伞哥不在这件事啊,真是一点也不好玩,也没什么好拿来在清明做文章的。很多事不是你说尊重就有尊重了,尊不尊重,旁人看得出来,所以也别为别人的否决BLX,先看看自己到底是用了几分尊重对待生死的吧。
真正的尊重,不仅仅是对逝者,还有对生者,活着的人永远是最重要的。
查了一下,杭城的南山陵园从今年开始推行无烟陵园,不过要较真的话这个地方的墓地一般人是买不了的……所以就按照文里的来,不钻这个牛角尖了。扫墓时的一点感想,有释然也有伤怀,可不管怎么说都是回不去的事了,想想死亡,最虐也就是回不去这个词。
活着终归是希望,有希望就是好的,所以好好活着吧,别老去幻想不可能发生的事,带着逝者的希望好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尊重与理解。
清明又至,惟愿生者安康。

最后PS一个,其实我是咸党~(。(画风不对了啊喂!!!)


评论(13)
热度(45)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