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王喻】痒

嘿,小伙伴们,我回来啦~ヽ(;▽;)ノ

虽然回来的姿势有点不对……咳咳……

好,诚如所见,这是一篇王喻;这是一篇有肉的王喻……

不香,不好吃,只是一次突如其来的脑洞(突如其来你拖了快一个月!!!)……私设如山,人生第一次下海大家要pia请轻pia……【抱头蹲下】

 @清炖鹧鸪斑🐦   好雀你鼓励我把脑洞扩展成了肉戏,窝,尽力了……【躺】



  咬上喻文州的嘴时,王杰希半闭着眼,声音含含糊糊的,却和牙齿使得一般力道。

  “喻文州,你真和蚊子一样招人烦。”


  和喻文州处上对象之前,王杰希就知道他眼里的蓝雨队长和别人是不太一样的。

  温和,含蓄,淡泊从容。

  ——全是瞎扯淡。

  第一次在比赛场馆见到他,看着他笔记本上思路缜密的战局分析,微草未来的队长只是自信于除了叶修,他同样可以破局。对方自我介绍一句大大方方的“蓝雨,喻文州”,让他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来才知道这货那时候只是没有签约的预备队员而已。

  哦,不过他自己也一样。

  初次见面关于他最深的印象并非蓝雨未来的队长早就初露头角的优秀战术素养和大局分析,那一句“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黄少天听了有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王杰希自己却是记在了心里。

  筹谋千里,伺机而动,后发制人。

  然后,一击毙命。

  有人说蓝雨机会主义的风格是因魏琛而生,由黄少天发扬光大,对此,王杰希只是付之一笑。那个被称为“手残”的蓝雨队长才是蓝雨战术真正的基底与运转中心,和黄少天攻守兼备,最后在第六赛季从他手中,一举夺魁!

  温文尔雅?

  刚下飞机的王杰希左拐右拐,来到预定的地方,看见坐在KFC里看手机的现任蓝雨队长抬起头冲他点了点,随随便便的一句:“来了?”

  他挑挑眉:“等很久了?”

  “王队也太高看自己受到的待遇了。”喻文州起身把喝了一半的可乐塞到了王杰希手里:“走吧。”

  王杰希晃了晃手中尚有凉意的碳酸饮料,就着吸管喝了起来。

  啧啧,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每一个战队的俱乐部都不是外人随随便便可以进出的,何况来人还是敌方主将,怎么能轻易领进自家地盘?喻文州在G市有一处房,不大,胜在实用,每次外地有朋友来了他都把人往这儿领,王杰希自然也不例外。这是他第一次到喻文州自己住的地方来,两室一厅,简单的装修布置,干净大方,屋里收拾的,别说是男人,以一个女人的标准来看都足够齐整。王杰希啧啧道:“居家好男人啊,喻队。”

  “不常住而已。”喻文州把钥匙扔到桌上的小置物盒里,一边进了厨房一边说,“行李放里面那个房里,早上都收拾过了,随便坐。”

  王杰希依言把行李箱放了进去,顺便站在门口看了一圈。书架上摆放着整理种类繁杂的书,桌上还有未合上的笔记本、险险要滚到桌下的笔和一只不知道空没空的杯子,床上扔着刚刚收进还没来得及摆放好的衣物,床头柜上也摆了两本书,还有两只小小的看上去很像放了药膏的盒子。房间里弥漫着很淡的驱蚊水味道,这个味道王杰希闻着并不怎么习惯,他揉揉鼻子退了出去,坐到了沙发上,从茶几上抓起一颗葡萄扔进了嘴里,对着刚从厨房走出来的喻文州说:“收拾得挺不错的。”

  喻文州对此不置可否,端着两杯茶水,递了一杯给他:“累了吗?想想晚上吃点什么,我现在去订位子。”

  “能吃你做的吗?”

  “不能,我没买菜。”

  喻文州揶揄着弯起嘴角,才露了点笑影,蓦地收住了。王杰希奇怪地瞅了他一眼,还来不及问,就看见喻文州放下了自己手上的茶杯,转过身不知道在看什么。依稀间,他听到了细小的嗡嗡声:“你……”

  “啪!”

  手法利落,声音脆亮,掌风强劲。

  喻文州转过头抽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掌心中本属于自己的新鲜的血,冲他微微一笑:“怎么了?”

  王杰希若无其事地啜了一口茶水:“没什么,别介,喻少侠你继续。”

  来到喻文州家里之后,王杰希才知道,原来一掌一杀不仅仅是小说里才有的功夫,至少眼前有个人在半个小时之内给他展现了三次这样的神功,每击必中,从无错漏。

  “你从哪里学来的功夫?”

  “你猜。”

  喻文州往身边的人身上靠了靠,电视里,播报员用温柔的嗓音说着台风预警和防台注意事项。王杰希在一串不知道靠不靠谱的推荐里浪费自己金贵的分析能力,试图能从中找到一家称心的饭馆。来之前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准备,微草的王大爷每次微服巡防都有人帮他安排妥当,而眼前这位不世出的大侠显然没有惯着他的意思。

  “挑不好?”

  王杰希看着贴着自己的人笑眯了的眼,一时都不知道该气不打一处来还是受宠若惊:“喻队今天铁了心的和小的过不去,怎么还坐得那么近?”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我平时不是那么坐的吗?”

  王杰希呵了一声:“需不需要现在我手动支出半只胳膊的距离?”

  “免了吧,太生分。”

  “胡扯。”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平日里对着媒体笑得和和气气的人现在看来神情颇为冷淡,眼角眉梢却分明有着优哉游哉的笑意。他闻到那人身上甜津津的味道,入鼻却是薄荷特有的辛辣,安神静心。素来百毒不侵蚊虫不近的他对这样的味道并不怎么熟悉,但莫名地,他就觉得这个味道和喻文州此人特别合称。

  能上瘾。

  他这样想着,那人的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了自己腿上,没什么多余的暗示动作,只是放着,在本就与异于寻常的氛围里反倒显得暧昧了起来。盛夏的G市,再耐热的人也不会闲得发慌在家里裹一身长袖长裤,台风临近时的空气闷热到黏腻,每个人都巴不得别人离自己一丈远,喻文州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越坐越近,像是不知道贴合的温度能让北方来的汉子感到热得发慌,也痒得发慌。

  等喻文州开始有意无意地在自己身上蹭的时候,王杰希放下手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

  喻文州愣了愣:“你在说什么?”

  “你说我在说什么?”王杰希伸出手按在了他还放在自己腿上的手上,“从刚才到现在,你这算是暗示我?”

  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还没有把脑电波调到同一个频上,对方话里的意思已清楚得无法曲解,喻文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笑了笑,顺手按了遥控器关了电视,骤然暗下的客厅里,他的眸色黑得分外深沉:“你想多了,只是比起蚊子,还是你这里清静一点。”

  屋外乌云已然聚拢,毕竟是白天,视野尚算清晰。王杰希就着光深深地盯着喻文州带笑的眉眼,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凑了过去。

  “喻文州,你真和蚊子一样招人烦。”

  

  之后请转不老歌:一锅不香的肉


评论(13)
热度(74)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