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乐林】干(一)

在组织的怂恿下,我,决定来扔坑了!(滚!!!)

开头一月初就写好了,现在重新捡起来好激动啊!还有题目这种东西大家请按照恰当语境自行选择字音,我是认真的【正经脸【自己走】

全文乐林ONLY~乐林以外一切互动皆友情~

好了壮士们,都看到这里了,我们一起干了这碗乐林酒!(。



  Q市八月的夜晚,海风正好,烧烤浓郁的香气和海水的咸腥味一起一飘十里,盖住了啤酒本就不重的气味。啤酒城里街头巷尾的,全是啤酒的身影,桶装的、灌装的、瓶装的,它们裹着花花绿绿的包装纸,被人们抱在怀里、握在手中、灌进嘴里,尽情享受着属于它们的年度狂欢。人群熙熙攘攘,不管喝不喝酒,所有身在其中的人都被酒精点燃了盛夏独有的热情。

  酒店里的当然也不例外。

  啤酒城某酒店的某间包厢内,全荣耀职业联盟酒量最好的两人之一正看似慢条斯理地一杯接着一杯喝酒;另一位联盟酒神兴味盎然地看着那些不能喝酒的家伙发着各自独具特色的酒疯,时不时吆喝两声撺掇几句,客串一下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全然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也许是酒精催化,也许是世界冠军的余温尚未退去,从第九赛季成为队友直到现在,他都鲜少见到张佳乐这样畅快的模样。

  说起来明明以前还是见过的。

  嘶……什么时候来着?

  林敬言托着下巴,看左手边起方锐和黄少天假模假样地给对方劝酒,喻文州和王杰希各自拿着一口没动的酒谈笑风生,韩文清又往贝壳山上贡献了个蟹壳,隔了一个位置,苏沐橙和楚云秀嗑着瓜子唠着闲天。

  哦,你问空着的位置是怎么回事?这还用问,叶修嘛。十年的仇怨哪里是说消就能消的,不用再担心酒精问题的叶大领队,被在座的诸位以各种名义实行写为聊表尊敬读为打击报复的灌酒行动,到最后还是韩文清黑着脸制止了,留了他一小命自己爬去沙发上挺尸。此举一出霎时感动全场,众人纷纷感慨十年相爱相杀的交情果然不是盖的,恨之深果然是因为爱之切啊!低下头,他就听见方锐和黄少天分别和自己还有喻文州吐槽:“我去!刚刚乘乱灌最多的好像就是他吧!”

  方锐也就算了……那边那位,声音轻点,没看见老韩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声吗?

  再过去,秦牧云正试图给周泽楷解围。喝得迷糊的孙翔把自家队长搂得死紧和唐昊对骂,嘴里却喊着“小事情你说是我喝得多还是他喝得多”,弄得唐昊拍起桌子勾过李轩的脖子怒回“肖时钦你说实话他喝得是不是没我多”。身处战斗中心的周泽楷倒是乐呵呵的,不知道是瞧两个人自己给自己挖坑的对骂很有趣,还是在享受秦牧云实在拿孙翔没法,亲自喂肉串安慰他的待遇,当然,也可能两个都有;至于李轩,他已经快被勒死了。

  “都喝醉了,比谁喝得多有意思吗?”夹在两人中间的肖时钦哭笑不得,帮衬着秦牧云去拉扯孙翔。

  “都是四瓶,一样多。”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一边起身去拯救李轩,一边一本正经地说,“唐昊,再不松手,明天早上我去酒店喊你晨跑。”

  李轩都开始翻白眼了,扯着唐昊的胳膊喊:“你多!你多!你喝得多!唐队,唐昊,昊昊,昊哥,求您高抬贵手……”

  也许是张新杰的威胁让他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机,也兴许是李轩的台阶给得恰到好处,唐昊哼了一声松开手,还不忘得意洋洋地瞥了孙翔一眼,满脸“我就说我喝得多”的嘚瑟。孙翔气炸了,红着脸放过周泽楷撸起袖子,一副“小爷今天不揍趴你就不姓孙”的架势。还是肖时钦反应快,赶紧拽住他,耐着性子开始讲道理:“孙翔你看啊,他喝得比你多,可和你一样醉了,还是你更厉害。”

  “我可,嗝,没醉……”

  “是是,没醉,所以你更厉害。”

  孙翔歪着头想了想,没从上面的话里挑出什么问题来,咧开嘴重新坐好,以同样洋洋得意的眼神不屑地扫了唐昊一眼。

  李轩瞪着的眼珠子就没缩回去,他冲肖时钦竖起拇指:“战术大师,服,这回真服了!你这胡说八道的怎么还能成?”

  肖时钦抹了下额角的汗,喝了口果汁润润喉:“你和个醉鬼还讲什么道理?哄开心就好了。”

  李轩一拍大腿:“别说,还真是这个理,上回吴羽策他啊……”

  比起那边的鸡飞狗跳,右手边几位霸图的小朋友就正经多了。宋奇英本想去给李轩解围,见张新杰干脆利落地清理了场面,便坐了回去,隔着睡过去的白言飞,和郑乘风还有于天聊起了注意饮酒的问题。中途他还去了趟厕所,折回来的时候在沙发边上站了一会儿,皱着眉犹豫要不要把叶修叫起来喝口茶醒醒酒。

  “不用管他,这货就这么点量,其实根本没喝多少,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前辈那么信誓旦旦,宋英奇纠结了一下,还是听了话。这位前辈嘻嘻哈哈的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了些,但宋奇英知道,他真的是位特别靠谱的前辈与榜样。

  而这位特别靠谱的前辈与榜样现在正趴在自己耳朵旁边说:“小宋什么都好,就是太实在。灌不死叶修那货,要他平时嘲讽开那么足!”

  林敬言无奈地笑笑:“仇报够了?你们也悠着点,小心他以后当上局长报复回来!”

  “别扯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真当上了,还指不定谁焦头烂额呢。”

  张佳乐说得眉飞色舞,发丝儿都像带着笑,一扫平日里给小姑娘的有点忧郁的印象。

  说起来,他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他笑了笑,和拿起酒杯和张佳乐碰杯:“其他人那儿也悠着点,你等着明天孙翔唐昊他们来找你算账。”

  张佳乐豪迈地一挥手:“怕什么?唐昊这小子还是和当年一样中看不中用。哎,现在比原来好一点,至少不会闷头睡过去了。”

  ……这样发酒疯还不如直接睡过去造福大众吧。

  林敬言揉揉太阳穴暗自吐槽,看张佳乐一口闷下,也笑着干了杯里剩下的酒。

  “对了老林。”张佳乐拿过了郑乘风喝剩下的半瓶酒,尽数倒进了自己杯里,“你还记不记得那年——就是第二赛季结束的时候,老叶也被我们这么灌过?”

  林敬言愣了愣,而后恍然。

  “你是说那次啤酒节……”

  是了,就是那个时候。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他和张佳乐熟悉起来的那个夏天。


-tbc-



评论(17)
热度(43)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