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邱盖】未及预想

不解释……总之我回来了……_(:з」∠)_

感谢 @一碗安静的河粉 一起大开脑洞,还有群里其他旁友们的倾力支持,锤子的基才捷简直搞出新高度233333333标题神马的无视就好……私设大如天,打人别打脸!【揍你啊】

粉这种东西,啊我已经不想证明了,你们就当我是叶黑吧~╮( ̄▽ ̄)╭【拖出去!】

还有轩哥我是爱你的真心的……祝你生快!ヽ(;▽;)ノ

 


  邱非和盖才捷是什么时候勾结到一块儿的事儿,叶修并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现在他坐在兴欣网吧的包厢里头,左手边是他的昔日爱徒,右手边是荣耀第一女神,嘴里叼着他最喜欢的烟,眼里是他此生挚爱的《荣耀》,一旁放在帽子里的手机里弹出一条来自他老弟的短信,他一手按着键盘,一手握着鼠标,人生最圆满的东西都好好呆在身边。

  所以叶神大大,你露出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到底是为哪般?

  一局比赛结束,经验的差距和未臻完美的技术让屏幕对面的少年终是惜败于前辈手中。一句“谢谢前辈指教”说得不卑不亢,再看看叶修的表情,就好像输的人是他一样。他深深吸了口气,抽完了最后一截烟,把烟蒂摁灭在了手边倒着水的一次性杯里,用力碾了碾。

  “你们两个,尤其是邱非。”

  邱非和苏沐橙齐齐转过头,见显示屏的光线打在他留着胡茬的脸上,衬着他青黑的脸色,有种难以言喻的狰狞。

  “你俩给我解释解释,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儿?!”


  邱非对天发誓,他不是有意要出卖自家师傅的。

  都和盖才捷说好了不能说出去的,私下交流不外传怎么能叫出卖呢?

  盖才捷也敢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出卖邱非!

  他喷垃圾话的时候一个字没提邱非,这当然不是出卖。

  所以归根到底——

  “还是叶前辈想太多了,邱非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反正我没承认。”虽然也没否认,“今天感觉怎么样?”

  “散人快打开始的时候节奏还是慢了,那记定身符……”

  赛后分析如常开始,QQ窗口里铺满了两人的分析推测和计算,一本正经得像正式比赛结束后复盘一样。也难怪闻理会在新生代群里心有戚戚焉地说,和这两人呆在一块儿,就像回到学校听家长和班主任齐齐上阵面无表情地批判他灯笼高高挂的考卷。

  “哎,闻哥,你不是说你读书的时候功课门门拔尖,是老师的好帮手同学的好榜样吗?”群名片写着“镇海王爷”的卢瀚文大大咧咧地在群里喊了起来。

  群提示:镇海王爷被管理员禁言1天。

  群提示:镇海王爷被群主解除禁言。

  群提示:绍兴师爷被群主禁言30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小基干得漂亮!”

  虚空道士的群名片下头不慌不忙地遛出了三个字:“不客气。”

  对此,后来听到叶修抱怨的李轩也深表赞同。

  盖才捷这娃,性子稳,脾气淡,和一般的宅男一样喜欢看宅片买手办,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就是喜欢闲暇时折腾折腾易经,时不时冒出两句“元亨利贞”。大家开他玩笑他也不恼,好好的盖才捷,从正经的“葛”才捷到望文生义的“钙”才捷到KUSO风的gay才捷最后到进化版的基才捷,他都淡定地照单全收,顺带把自己的头像改成了Chobits。一脸正经地来找玩笑里的槽点已经成了他的日常,槽完又不死较真,好像他的功能就是负责定时刷弹幕。处得久了,李迅还在背后暗搓搓地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人形弹幕吐槽机。

  虽然这个暗搓搓的外号最后全联盟的人都知道了。

  邱非呢?

  对此,闻理同志深深地发出了感慨:如果说盖才捷是人形弹幕吐槽机,那他们家队长就要叫全自动制冷神器。哎哟,这不对仗,来来来,改成自动笑点制冷器,好了,可以拿出去做对子了。

  至于事后闻理被联盟未来两大冷笑话吐槽帝揍得满地找牙的事,众人纷纷表示那全是他自找的。

  邱非和盖才捷是怎么熟识的,具体的细节已不可考证。或许两位同样呆在一帮不靠谱队友中充当战队解调员的少年之间有着某种不可言喻的心灵感应,等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JJC里打出了坚实的革命友谊。

  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人,大概就是叶修。

  当然,如果可以,他真是一辈子都不想当这个揭开谜底的人。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早晨,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他笑,叶秋说早早早,抽掉香烟塞给他豆浆。

  叶修哭笑不得:“我说难得爸妈不在家,我点都点了你就让我抽一根呗。”

  叶秋哼了一声,冲显示屏扬了扬下巴:“少废话。你对面的后辈不是还等着你吗?”

  看着频道里一句规规矩矩的“前辈请多指教”,叶修挠了挠后颈,拿过豆浆吸了一大口:“好好好,小朋友吃早饭了吗?”

  “吃了。”

  赛前的对话到此为止,趁着还没开打,叶修又吸了一大口豆浆。

  赛前的对话,本应到此为止的。

  “前辈,你今天穿裤子看清楚正反了吗?”

  “噗——”

  凑过头去看叶修打比赛的叶秋,用脸完美地接下了老哥喷出来的豆浆。


  这个故事的后续,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自从退役进了电竞局,叶修的闲暇日子就多了起来。联盟的朋友后辈来邀战,他大都大方应下,说是指点切磋,到底还是因为舍不得那片昔日的战场。有苏沐橙的关系在,叶修和四期的关系大都不差,盖才捷是他挺喜欢的一个后辈,李轩请他多多指点虚空未来核心的要求他也欣然应允了。

  这不是他退役后和盖才捷的第一次交手。这位少年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有着近乎固执的认真,比如每次开赛前的一句“前辈请多指教”。这经常让他想起当年嘉世训练营的那个小小少年、而今的新嘉世队长,这样刻在骨子里的认真严肃,两人如出一撤。

  所以他一开始怎么就没意识到,这也是个黑得不起眼的主儿?

  夏休期闲人多,有空的都跑来看前大神打JJC了,比赛还没开打,来自围观群众的刷屏已是铺天盖地,群里面的捶地笑.gif已经不知道排到多少位去了。其中以黄少天和张佳乐为首,刷着屏在公屏问他:你穿裤子都不看正反?叶修你是小学生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面无表情地禁了频道、屏蔽职业群、无视了还在拿纸巾擦脸的叶秋用眼神投射的无声疑问和嘲笑,在频道里砸了一句话。

  “小子你死定了。”

  这一场比赛,邱非也是在的,其他前辈们在群里头一副快笑断气的样子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场上两人的交锋,技能和走位在他脑中飞速闪过,不停地转换成“如果是我该怎么做”的场景。等赛后叶修来私敲他的时候,他正在和盖才捷总结比赛得失,压根没反应过来叶修找他意欲何为。

  “前辈找我有事吗?”

  “今天盖才捷说的话,是你告诉他的?”

  邱非面不改色地回答:“那不是垃圾话吗?”

  对面立刻陷入一片沉默,头像因为长时间没有说话变成了灰色。邱非并没有在意这个,直到和好友分析结束,才随口提了一句:“对了,刚刚前辈来问我那句话是不是我告诉你的。”

  对面很快做了回应:“那不是垃圾话吗?”

  “嗯,我也是那么说的。”

  “叶前辈反应好像很大。”对面顿了顿,接着又补了一句,“他经常穿反吗?”

  “没有,只有那一次,我和你说的。原来在嘉世的时候他经常随便套一件衣服就出来了,那次他去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裤子穿反了,我进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他在倒腾裤子。”

  事实上当时的场景可比邱非说的惨烈多了。因为要抢BOSS,叶修一直憋到某器官要炸了,才终于在BOSS倒下后第一时间赶去了厕所。发现裤子穿反的时候有什么心理活动他再也不想回忆第二遍了,如果知道这段过往,袁柏清小同志兴许能理解一下他开怪中途去洗手间的心情。

  “他怎么说你了?”

  “这有什么好说的,小事而已。”

  “也是。再来一场?”

  “来,我去开房间。”

  啊,因为这件小事让他看了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人挂了一个月的、写着“叶修你今天裤子穿反没”的QQ签名的心情,估摸着叶修也不想再回忆第二遍了。

 

  然后这一次,对面又变成什么了!

  “前辈,X市有家很不错的理发店,头发烧了也能修好,我可以借你卡,钱用不完。”

  他这次怎么就把黄少天和张佳乐这两个大喇叭放进来了!

  采取了和上次一样的措施关掉一切干扰后,叶修一边带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冲上前去,一边开了网游私聊,给盖才捷敲了一句:邱非又和你说什么了?

  两人还未在场地中间碰面,盖才捷不慌不忙地说:“他没和我说什么。”

  “小鬼你少骗我了,上次厕所那个事只有邱非才知道。”

  “闻理不是也知道吗?”

  “……不用说了我们赛场中间见!”

  除去开头的一点小小笑料,比赛的含金量着实不低。说是直切中路,叶修还是打了迂回,他已退役一年之久,要打正面强攻是吃不消了。盖才捷当然也不会把叶修的话当一回事儿,对方进行战术走位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他自有方法应对。三年的锻炼已把虚空的战镰磨至锋锐,两人相差的多年经验虽然只能靠时间弥补,而最后君莫笑5%的血量,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这个联盟已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用力抽光的一口烟从口腔入了肺里,这样的感觉他本已熟悉到无所感觉,此时却多了点别的味道。他的嘴角轻轻勾了勾,对面的一句“谢谢前辈指导”让他的脸色在一瞬间黑了回来。

  “你俩给我解释解释,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儿?!”

  苏沐橙嗑着瓜子,笑嘻嘻把手里的瓜子壳倒到了餐巾纸上:“反正不是我说的。”

  叶修阴沉的视线移到了邱非身上。夏休期被陈果请来到兴欣网吧里来和叶修一起打荣耀的邱非,此刻依旧保持着他一贯八方不动的淡定:“我以为这只是垃圾话而已。”

  顶着半边狗啃过一样的头发的叶修重新点了根烟,呵呵一笑:“巧了,这垃圾话也太应景了。”

  邱非低头沉默了一下。

  “呃,前辈……”

  叶修叼着烟,垂着眼皮看他。

  邱非再一次抬起了头,眼神很亮,在屏幕的荧光下简直闪闪发光。

  “我们都觉得你该戒烟了。”

  嘎吱。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咬断了。

  哦对,忘了说了,让黄少天和张佳乐把签名改了的契机,就是因为他们要换上“叶修你今天头发烧了没”。


  晚上被叶修指明要管教后辈的李轩,一边毫无压力地把包袱丢给了自己副队,一边对着对话窗口笑得差点没翻到桌子底下。

  “总之就是这样,我和小邱不就是不想让他抽烟嘛。”

  李轩抖着手指敲出了一句:“那你们就把他烟里的烟草全换成餐巾纸条了?多大仇啊!【双手捶地笑.gif】”

  “邱非开始还不答应来着。”

  “那他怎么还搭手帮忙了?”

  “我不是说了吗,帮他戒烟啊!”

  这事简直可以拿出去笑三年,笑够了给黄少天未来的网络写手生涯提供素材。秉持着有福同享的原则,李轩飞快地截了屏,当即把四期的其他几位同僚拉进单独的讨论组,一同分享分享乐子。那头黄少天单手捶地笑.gif和双手捶地笑.gif快把屏幕刷爆了,这头李轩还不忘追问:“哎,老叶那边怎么样了?”

  “等等,我看看啊。”

  苏沐橙把头往左一探,叶修的QQ小窗里,一句“小吴,你们家小驱魔是怎么回事”下面,吴羽策的“我养的,怎么了”霸气天成地安坐不动。她耸耸肩,点开某电视剧第一集听起了片头曲,再慢悠悠回了一句:“没怎么样,大概以后和你们家小盖打都要两人单独开加密房间了。”

  此时的他们都没有想到,职业群马上就要成一片欢乐的海洋了。

  啊,没准其实都是知道的。

  而两位始作俑者,此时正聊着和相关受害人员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下个星期我们过去打友谊赛。”

  “嗯,队长已经和我说了。”盖才捷说着打开了度娘,敲上关键字在一排排旅游景点里筛选了起来,都说大多数本地人其实都不知道自己老家有啥好玩的,很不幸,他也是其中的一员,“有什么特别想吃想玩的吗?”

  “没。”

  “秦兵马俑?”

  “以前看过。”邱非翻着手上的X市旅游攻略,花花绿绿的图片和周全详细的介绍词看得他有些晃眼,他干脆合上了书,敲上键盘的手沉稳而有力道,“别找了,我也没什么特别想玩的,就带我在附近逛逛好了。”

  “好。”

  盖才捷并没有追问是哪个附近,他和邱非相熟至今也不过大半年的功夫,有些事却已是心照不宣。

  他家附近有家店的羊肉泡馍口感特别好,他们可以中午去吃,吃完一起骑车去逛逛老城墙,等时候差不多就回来。他知道有位老伯每天定时会蹬着三轮经过他家门口那条街,时间凑好了,可以去买一串冰糖葫芦,凡是吃过的人都喜欢,他想邱非也会喜欢的。

  要是他不会骑车呢?

  这个问题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两个人一起行动的好处,就是很多事只要有一个人会做就可以了。

  他笑笑关掉了度娘的界面,那边邱非又在聊天窗口里敲了句话。

  “我好像忘记告诉前辈餐巾纸烟我们做得多了,往其他烟盒里也塞了两根。”

  “……你们是想把整个网吧烧掉吗。”

  “不会,其实前天也没烧掉前辈几根头发。苏队说要给他一些教训才行,她应该已经提醒过了。”

  邱非正说着,身边的前辈已经“卧槽”一声跳了起来。

  “你们两个到底有完没完!!!”

  看着叶修飞一样地冲进了包厢自带的卫生间,邱非转过头迟疑了一下,打上了一句话。

  “嗯……现在事情有点超乎预想。”

  超乎预想的哪里只有那么一件事呢?

  那时在新生代群里无意间提及那最后一场指导赛的时候,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和那个曾被“GG”的少年一见如故。

  就像一个星期后在老城墙脚下,他也不会想到他曾一度想过如果驱魔师少年来了H市,就带他沿着湖骑上一段的想法,会和对方不谋而合。

  就像捶着桌子笑过头、把螺丝本就有些松的椅子坐塌了的李轩也不会想到,一个星期后的虚空主场上会发生什么。

  那时的时日还很长,夏天本就是一年白昼时间最长的时候,他们说着“前辈请多指教”,都是一板一眼的模样,一边挖人黑历史一边正经地喷垃圾话;很多年很多年之后,他们的后辈也会说出一样的开场白,接下来的台词永远在剧本之外。

  但现在一切都才正在起步,剧本上刚刚有了色彩,未及涂抹开来,却最是简单鲜亮。他们有太多无法预想的事,比如冠军,比如荣耀,比如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他们将凭自己的双手站在某片未知的战场上。谁也不知道下一场的荣光会加身于谁,所以此刻他们才有冲劲昂首挺胸往前走。

  何况他们还有更多可以预想的事。

  “副队在监督队长把椅子装回去。”

  “这也能装回去?”

  “装不回去今天晚上他只能跪着训练了。”

  “噗!”

  “等椅子装好有个队内模拟战,在那之前要不要再开一局?”

  “开!”

  说着还是邱非去开了房间,把房号和密码一并扔了过去。

  啊,顺带攒了一攒下星期可以用的垃圾话。

 

—终—


评论(20)
热度(135)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