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秋橙友情向】橙华秋实(一&二)

我!没!!坑!!!

我!连!!更!!!

重要的事重复三遍!全文无CP!无CP!无CP!

旁友们我回来了!hhhhhhhhhhhh!



【一】

  苏沐橙对叶秋的第一印象,来自一次兄长间偶然的对话。

  “你刚刚说你有个双胞胎弟弟,他不会就叫叶秋吧?”苏沐秋从盒饭里拣出一块荷包蛋丢到苏沐橙饭上,“来沐橙,帮我把这个吃了。”

  “这都能猜到,你还挺聪明的嘛。”说着叶修把自己盒饭里仅有的几只虾夹给了苏沐橙,“这个吃起来太麻烦了,交给你了沐橙。”

  苏沐秋一拍筷子:“你吃着麻烦就给我妹妹?叶修你好意思吗!”

  叶修径自吃得坦荡:“我以为你的重点应该在前半句。”

  “我一直都很聪明好吗!”

  “呵呵。”

  “……不吃了,我们竞技场走起!”

  “你不吃我还要吃啊。”

  “吃什么吃!我今天就要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走!让你看看我新研究出的打法和装备,吓不死你!”

  苏沐秋已经站了起来,叶修还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模样,吃了一筷青菜:“我建议你最好不要那么做。我弟就是因为常年挑食才变傻的。”

  苏沐秋深表怀疑:“真的假的?我看你弟一定比你聪明得多,听名字就是某某高校的未来之星。哎,你该不会就是因为学习太差被爸妈念叨,所以才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的吧?”

  “……苏沐秋,你也别打游戏了,写小说去吧,真的,一定比你打荣耀有出息得多。”

  一直没出声默默剥虾的苏沐橙终于有机会插嘴了:“哥,你听叶修的先吃饭吧,要凉了。”末了,她拣了两只剥干净的虾放进叶修的菜堆里,小声加了一句,“你竞技场的胜率还没叶修高。”

  苏沐秋眼睛都瞪圆了:“苏沐橙,到底谁才是你亲哥哥?”

  苏沐橙弯着眼直笑,一边笑着,手里的筷子没拿稳掉到了地上。她赶紧低头去捡,在桌上看了一圈没找着想要的东西,眼睛又瞟向了苏沐秋:“哥,能帮我拿个纸吗?”

  苏沐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苏沐橙抬头挺胸笑嘻嘻地看着他。最后还是做兄长的没辙了,叹了口气往外走:“几岁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哎,俞哥,给我拿个餐巾纸。”

  他没走出两步,苏沐橙就掐准时机一把从叶修手上夺过筷子,把早就挑出来的蛋黄埋到了苏沐秋的白饭下头,趁他没回头,还用筷子把饭摁实了些。

  “搞定。”苏沐橙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把筷子还给了叶修。叶修在一旁看了直乐,正想给点评价,苏沐秋已经拿着纸巾转了回来:“你一个人傻乐什么呢?”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饭,等他已经动了筷子才说:“没什么,想到以前的事,有点怀念。”

  “你什么时候变那么酸了。”苏沐秋瞥了他一眼,扒了两口饭,突然愣住了,“这饭里怎么还有蛋黄。”

  苏沐橙还没什么反应,叶修已经弯着腰快笑岔气了。苏沐秋原本落到自家妹妹身上的视线被迫转移了:“你笑什么笑?”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起来原来我老弟也干过这种事。”叶修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他以前也会把蛋黄塞到我的饭里头。”

  苏沐秋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沐橙一眼,苏沐橙假装没发现,视线执着地黏在叶修脸上:“他干吗要把蛋黄塞到你饭里?”

  “不喜欢吃呗,又怕被我发现是他干的,多幼稚啊。”叶修顺手拍了拍苏沐橙的头,“所以还是妹妹省心啊。”

  “别说得你很成熟一样,离家出走的小鬼。还有挪开你的狗爪,沐橙是我妹妹!”

  “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有差吗?——沐橙你说是不是?”

  “嗯!”

  “……苏沐橙你现在就收拾收拾行李和叶修过去!白养你那么多年了……”

  苏沐橙捧着饭盒遮住自己嘴角有些过分的笑影,往苏沐秋那儿坐得近了些。苏沐秋斜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把素菜里的肉丝尽数夹给了他。苏沐橙偷眼看了看叶修捧着碗不知看向哪里,笑得轻快又无奈,心里悄悄给那个素未谋面的叶秋下了个定义。

  挑食,幼稚,不太聪明。

  嗯……也许还算是个让人愉快的人吧。

  多年以后,一位兄长永远停留在了18岁那个光辉灿烂的盛夏,另一位兄长已不是当年那个随意任性的半大少年,同样长大的苏沐橙在嘉世俱乐部楼下见到了长大的叶秋,旧有的痕迹在他身上还残留多少,她并不知晓。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眼前这个外貌与叶修极为肖似、气质却截然不同的青年摘下墨镜,笑得温文尔雅,形象无可挑剔:“没错,我就是叶秋。真的那个。”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真有意思。”

  不知道挑不挑食,看起来一点也不幼稚,很聪明的样子,似乎是很让人愉快。

  立体的人像刷地把多年之前模糊的轮廓遮盖了过去,这样的彬彬有礼在苏沐橙的记忆里,叶秋大概还是第一个。孤儿院或是网吧都出不来这样的气质,用过去苏沐秋的话讲,这是剥削阶级的装十三。意外的是,这样的装十三她并不反感。

  谁想下一秒,兄弟两个就当街吵了起来。

  “怎么说话的?还有啊,现在大家都管你哥叫‘叶秋’,你小子这就给我露馅了?”

  “人妹子叫都叫出来了你还装什么蒜?”

  “只有她知道啊,这要换个人来你也这么把我卖了?你小子行啊,这么大大咧咧地站在我们俱乐部门口,变魔术啊?”

  “哎,你们这里装修得还挺不错啊。”

  “就一大门你还看出装潢来了?”

  “……反正又没人知道你长什么样。”

  “要是你碰上韩文清呢?”

  “韩文清是谁?”

  “就算之前不知道,今天看了比赛还不知道吗?”

  “这很值得骄傲吗?”

  “当然,要换你上他们都懒得搭理吧!”

  兄弟两个旁若无人地打起了嘴架,苏沐橙当然不能旁若无人,见叶秋一时没想好下一句反击,她赶紧抢过了话头:“两位,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叙旧比较好?”

  叶秋挑起的眉毛一下子柔和了下来,他看着苏沐橙,眉压着眼,眼压着笑,有些歉疚的模样,目光很是平和:“风有点大,要不要先回宿舍再聊?”

  好吧,还是要稍稍再改观一下。

  苏沐橙默默在心里加了几个红色的修改符号。

  温和,礼貌,孩子气。

  还有,这确实是个让人愉快的家伙。


【二】

  叶秋对苏沐橙的全部印象,可谓简单粗暴全程个人YY不带半点客观评价。

  柔弱,敏感,孤苦无依。

  不能怪叶秋的想象太过贫瘠,谁叫在苏沐橙第四赛季出道之前,他对这姑娘的印象仅限于十八岁那年兄长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和第二天他无意间得知的、苏沐秋刚刚离世的消息。


  “沐橙只有我了,我不能把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丢下。”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朋友出了意外,我要帮他照顾好他唯一的亲人。”

  “这两天好像是有一位姓叶的学生和他的妹妹给他朋友守灵。”


  男生大多没有女生那样瞬间脑补十万字小说的能力,比起天马行空的想象,他们似乎更擅长捕捉关键字从而归纳条理。比如上面三个句子里,“只有”“一个”“独自”“唯一”,最后由一个“守灵”串起。就算素未谋面,听到这样的故事也难免伤感,况且他和她之间还有一个叶修做串联。

  可放下电话,关上电脑,在没有人的深夜里独自躺在床上时,感受着枕着双眼的手臂上那两点微微湿热的触感,他轻笑一声,抱过被子用力蹭了一把脸,发现自己到底没有那么豁达。

  “那我就……不是你唯一的弟弟吗?”

  前一个晚上发完狠话他就撂了电话,可下一秒他又重新翻出了号码回拨,通红着眼独自挨过了一整个黑漆漆的夜晚,直至墨色淡去。对面“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的温柔电子声让一贯好脾气的他都忍不住把手机砸到了床上,双手插进了发间,扯得发根一阵生疼。那时,屋外晨光已是熹微,他深深吸了口气,终究还是拿过了手机,重拨了那个看得能背下的号码。

  谁知道最后的答案,竟是一句来自陌生人口中的“守灵”。

  等四年后第一次见到苏沐橙时,叶秋其实已经不太能回想起当时的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梳理完那一整个只有只言片语的故事的。唯有“mu cheng”这两个他只知道发音的字,带着叶秋自己的理解在他心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印记。

  同情,怜惜?

  他承认,是有的。

  可看着父亲日益的沉默寡言和母亲额头渐深的皱纹,还有房间里永远空着的一脚以及隔壁一直空置的房间,一句“理解”终是没能对着兄长的QQ头像说出口来。

  你现在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

  知道真相的代价是一整晚的辗转难眠,他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他日后备战高考踏入职场的时候,这样的失眠也是寥寥无几。等屋外金橙的浅光褪成了牙白,他才眨着困倦的眼,带着这句疑问沉沉睡去。

  至于这个你是谁,叶修还是mu cheng,其实都不重要了。太阳还要照常升起,夏日已在不知不觉中过了小半,该发生的事他无力阻止,至少他不能连最后一点独自坚强的勇气都失去了。

  所以在嘉世落败的那个夜晚,见到苏沐橙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一个只被提到一次的名字太难有过于深刻的印象,更别说还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他追着第四赛季的比赛看了一路,这个还有些青涩但已能预见到未来出众姿容的枪炮师少女,在他眼中和嘉世的其他队员也没什么分别,还不如韩文清这些敌队队长的名字来得难以忘怀。叶修这个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太容易占去存在感,何况这还是他的亲生哥哥,多年不见后的唇枪舌剑熟悉得好像还在昨天,直到苏沐橙主动开口,他才意识到这并不是在家里。

  “抱歉,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回去的路上,他问得小心翼翼。不熟悉不代表不知道,他知道眼前这位姑娘是沐雨橙风的操作者,和叶修一起拿下了第四赛季的最佳拍档,他本以为他们只是队友而已。但现在,两人太过自然的相处让他有点摸不准他俩的关系,谨慎点总是不容易出错的,从小养成的家教也要求他应当对刚刚的事有所表示。

  苏沐橙倒很是随便,打消了他的顾虑,跟着问了一句:“对了,可以叫你叶秋吗?”

  “当然可以。你也是这样直接叫他的?”

  “是啊!”

  事后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纵然叶修和苏沐橙都有明里暗里的嘲笑,叶秋依然不承认当时自己那点小小的歪心思有什么龌龊的地方。没有血缘还那么亲密,换谁能不想歪?何况他打算继续深挖八卦的时候,叶修还紧张兮兮过来叉开话题。他和叶修在一张床上睡了那么多年,都很少见到他这样警惕的样子。

  回了宿舍,叶修当仁不让承担了煮泡面的苦力活。叶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那时候明明是想挖八卦的。

  “七年前吧。”

  七年前正是叶修离家出走的时候,他这才恍惚觉得苏沐橙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他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他是个很好的队长。”

  苏沐橙一直笑着。

  “你们感情真好。”

  “谁和他感情好!”

  离开以后,他揣着部分的经年过往,重新收拾了心情。苏沐橙意味深长微笑的表情让他一度心生不快,谁也不喜欢被人用这样看透的眼神盯着,况且这还是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女孩子。接下来的一句“他是个好哥哥呢”,让他更为烦躁了起来。

  又不是你哥哥,你知道什么?

  又不是你哥哥,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可所有不快到此即止。不得不说一个漂亮实在是一个女孩最大的资本,后来为兄弟两个沏好茶就默默离开的体贴,更是让叶秋没法再为自己那点纠结的小心思耿耿于怀。先前对两人关系的怀疑重新浮上心头,亲老哥有个对象这种事实在太有深八的乐趣了。他凑到叶修耳朵边上嘿嘿一笑:“你和这妹子到底什么关系?”

  “你什么时候也变那么八卦了?我拿她当妹妹看。”

  “在我这里还装什么装啊?”

  “真不是啊!你不记得了?苏沐橙,她就是我那个朋友的妹妹。”

  寻常表达惊愕的词都没法形容他那时的心情。

  你那时又是什么心情呢?

  兄长去世的时候、对着我说出“他是个好哥哥呢”的时候,你又是什么心情呢?

  他想,或许他确实应该修改一下“苏沐橙”在自己记忆里的标签了。

  漂亮,豁达,从容淡然。

  当然,还有一点最最重要的。

  这可绝对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tbc—


———————————————————————————————

我终于走出瓶颈开始填这个坑了……【躺】

还是之前说的,这是一个全文撒糖的故事~算是《兄弟》背景的延伸和补充~第一章修了一下,其实当时本来就想一二章一起发的,结果叶秋这边感情线稍微有点压抑……一直都找不到后面的感觉……_(: 」∠)_

题目也改了一下~春华秋实这名俗得到处撞……【一刀】用了新题目有点不甘心……有种本来要大家自己看出来的东西自己灰溜溜拿出来的感觉……默默心碎……TT▽TT


评论(7)
热度(31)
  1. GIANCOLI妖客 转载了此文字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