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罗辑&召唤兽】召唤师养成法则(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拖那么久的……看在字数比上次多了好多的份上…… @魂 太太请原谅我……TT▽TT

大家估计都不记得前面的内容了……我自己都差点写混了……【闭嘴】【一】在这里~写的时候还发现前文有点BUG……【剁手】已经修改~_(:з」∠)_



【法则二】尊重召唤兽自己的意愿,这是一名合格召唤师最基本的素养

  看到包子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窜出来的时候,叶修很是淡定地从黄少天手下抢过了一个人。

  当看到包子身后跟着一个气喘如牛一身学士打扮的少年时,叶修手上一滑,伞下的人被一柄重剑抢了过去,干脆利落地被撂倒在了地上。

  “我说你在开什么小差啊?认真点认真点,你小心我现在就罢工不干啊!”

  “你要能少说点,我连报酬都能倒贴你。”叶修说着用伞把又一个冲上来送死的人丢到了包子那儿,“包子!把这些地上的人都捆起来!”

  “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包子单手接过了人肉沙包,还腾出另一只手像模像样地敬了个礼。被他拎着的人可还清醒得很,当然不会任其摆布,挣扎着一扭手上闪着寒光的大刀,就往包子的腰上刺去。

  一旁的罗辑还扶着树给自己顺顺气,见包子一派的吊儿郎当样,冷汗刷地就下来了:“你这样不对!右手向左上……”

  啪!包子麻利地把人往后一丢,向后退了两步,一脚踩在那人握着刀的手上:“你要说啥?”

  “45度方向格挡……”

  罗辑愣愣地推了推眼镜,看着包子熟门熟路地又是一掌把脚下还在努力反抗的人劈晕,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绳子,抓着头想了想,又从旁边抬手拖了两个晕过去的人来,背靠背着把三个人绑到了一起。

  “不错,这样好!”

  嘿,还挺满意的。

  罗辑等了一等,最后还是没忍住说:“你这样绑不对,这种绑法一根绳子一下子绑三个很容易松开,你先解开,然后……”

  “哎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啊?”包子说着已经去绑另外几个晕过去的人去了,“醒了就再敲晕呗。”

  “……”罗辑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无法反驳这样的简单粗暴。

  倒在地上的人并不算太多,要对付的敌人也不是太多,等包子乱舞章法地把最后一个人捆到树上,叶修和黄少天也解决了最后一个追兵。

  “我去,叶修你和我说清楚,今天这到底怎么回事?”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骂骂咧咧地把手上已经有些凹口的剑丢到了一旁,挑拣起了倒下的人手里的兵器,“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干吗都追着你来了?虽然你是欠揍了点,也不至于那么不依不饶吧。还是说有谁看上你了要把你绑回去?这眼神也太差劲了,怎么看本剑……我都比你更帅啊!”

  “……黄少天我原来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癖好。”叶修实在不知道对某些人无差别攻击的废话该说什么才好,“你想被绑我可不奉陪。——包子,跟我来。”

  “……嗯?”没去理会身后那个人“我有什么癖好了”的嚷嚷,叶修看着先前他并未注意到的少年,握着手里的伞上前了一步:“你是……”

  罗辑看了看叶修,眼神不由自主瞟向了他手里握着的伞。叶修和黄少天动手是都留了力,没有伤及姓名,可这样真刀实枪的打斗,必然免不了实实在在的见血。伞尖和伞面都有着鲜血留下的痕迹,有些血痕因为时间已久,已成了极深的殷色,这让他在叶修靠近时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我……你……那个,请问,您是不是就是那个回复了傻瓜攻略的君莫笑?”

  叶修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叼着草的嘴角轻轻勾了一勾:“我倒没想到‘昧光’本人居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罗辑眼睛亮了一亮,一直抱在胸前的右手臂紧了一紧,“我听说……”

  “现在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叶修打断他,“追兵要到了,你们几个都跟我来,有什么话路上再说。”

  说完他也没有停留,环顾了一圈四周,直接走上了铺着细沙的小路。包子还在折腾最后那个不幸被绑的可怜人,一只脚蹬在树上,两只手死命地扯着绳子,被绑的人没被叶修给打死,倒是快被他给勒死了。一见叶修先走一步,他连结都没打就欢欢快快地跟了上去。黄少天当然不会管这种小事,对着叶修的背影骂骂咧咧也跟着走了。罗辑额头的汗都快滴到眼睛里了,他小跑过去,拿出怀里的小家伙放到地上,手忙脚乱地打好了结,赶紧又把它塞到学士袍里,大步跑着追了上去。

  叶修走在最前面,回头看了眼正抹着汗努力追过来的罗辑,眼底闪过一丝赞许与欣赏。后面发生了什么,虽然他看得并不是太清楚,可根据罗辑的举动,黄少天也猜出了个大概,他凑到叶修边上,用一只手挡着嘴说:“这小家伙挺不错啊。”

  叶修很是坦然:“我看上的人,当然不错。”

  黄少天瞪大了眼:“要点脸行吗?刚刚之前你都不认识他吧!”

  叶修一摆手:“谁说不认识?就是没见过脸而已。”

  “这和不认识有区别吗!”

  “怎么没区别?深交如故人没听说过啊!”

  “我都要吐了!”黄少天抱着胳膊狠狠抖了一下,“我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和我来一场?”

  “先帮我把眼前的小鱼小虾搞定了再说。”

  “靠!给不给工钱啊!让我打白工啊!”

  骂归骂,黄少天到底没有直接甩手走人。罗辑已经追上了他们,他跑到叶修边上,气还没匀就问了起来:“那……那个……我听说……我听说你……”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包子突然拉住他的肩膀往后扯了扯:“你怎么不按顺序排队?来,小弟到我后面来。”

  “谁是你小弟啊!”罗辑被气得连气都不喘了。

  叶修也哭笑不得:“包子你别闹了,他就是来找我的,你也随便走。看到我旁边这个家伙没?这个狮子座,他是剑圣。”

  “啊哟!那你很厉害咯!你上次怎么不说?”包子啧啧惊叹,径直走过去揽住了黄少天的肩,“幸会幸会,上次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包子。还记不记得,我水瓶的!”

  “我艹!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你居然敢出卖我!小爷我和你拼了!”

  黄少天喊得凄厉,脚下却像被魔界之花勾住一样,刻意和前面的两人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叶修对着后辈可没对着好友那么嘲讽了,他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气顺了再说话,不差这么点功夫。”

  罗辑赶紧点点头,咽了好几口口水,才终于酝酿好了情绪:“我听说,您就是叶秋,请问这是真的吗?”

  叶修笑了笑:“你这么问也太直接了,我说我是,你信吗?”

 罗辑闹了个大红脸:“抱歉,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直接说重点吧。”叶修看了看脚下,细软的沙子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这一段细沙铺就的路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你特地跟着包子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罗辑没有立刻回答,他同样看起了地上不断留下的脚印。跑过来的时候过于匆忙让他并没有注意脚下,等现在有了闲余,他总算有功夫关注起了额外的东西:“君莫笑……前辈,如果要躲避追兵的话,不应该往这里走吧……”

  “嗯?怎么说?”

  “都留下脚印了啊!”罗辑的语气有些急了,“而且这条路弯曲的地方不多,四周的荫庇太少,根据草木遮蔽的情况和拐弯的角度和次数,大概在距离二十米的地方就能看见我们。”

  叶修沉默片刻,这一次嘴角的笑意一直落到了眼底:“我那时候就说,你确实是个非常有战术天赋的人。”

  罗辑愣了愣,就听叶修紧跟着说了一句:“可是有很多事情,不是只靠精密简单的计算就可以解决的。”

  说完他朝后一招手:“喂,往旁边过去,脚下尽量往草下的平地走,这样往左移三十米,然后在往回走。”

  包子想都没想就照做了,黄少天喊了一声:“你这是在搞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他偏过头笑着看向罗辑:“知道什么意思了吗?现在可以说说你想干什么了。”

  罗辑跟着其他三人重新往树林深处走去,他最后瞥了眼已到尽头的细沙小路,恍然大悟:“心理战……”

  “没错,心理战。刚刚的地方,虽然看起来所有人都晕过去了,可事实真是如此吗?”叶修拨开挡在眼前的巨大蕉叶,“他们知道只凭他们几个一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总有几个机灵的人会假装晕倒,等我们走后再确认我们离开的行踪,让后来的援兵再把我们一网打尽。所以看上去最不明智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反倒最能混淆他们的判断。路到了尽头,那么大的树林,他们要怎么确定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会是哪里?”

  “他们必须兵分几路。”罗辑喃喃道,“根据常人心理,他们最不可能想到的就是我们会走回头路。如果说他们的搜查范围是按照扇形展开的,那我们离开的位置正好处在扇面的边缘,就算留下几个人进行侦查并且发现了我们,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离开。”

  “非常正确。”叶修咧嘴一笑,“所以为了更好地混淆视听,我们还需要一点帮手。”

  说着,他突然停了下来,手上的伞突然变了形状,成了法杖的模样。他挥舞着法杖,凌空画了一个简单的魔法阵,伴随着口中简短的口诀,魔法阵由紫色的光线在空中成形,等法阵完整后,一只哥布林突然从法阵中心跳了出来。

  罗辑瞪大了眼睛,法阵还未完全,他就失声叫了出来:“这是……初级召唤术!”

  叶修飞快给阵中出现的召唤兽下达了指令:“去吧,往另一边走,动静越大越好!”

  绿皮的小哥布林发出一声尖细的叫声,挥舞着和自己一样高的大棒,摇摇晃晃地跑远了。叶修手上一抖,伴随着一阵喀拉喀拉的声响,那柄模样奇怪的法杖很快又成了伞的模样,他转头看向罗辑:“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个。”

  “我……”罗辑一着急,话都顾不上说,边走着边赶紧抱出了一直抱在怀里的家伙,“我这次,就是为了它来的!”

  叶修看着神情有些迷茫的小动物,一时也愣了:“这是……小飞龙?你怎么会有它的?”

  “出了一点意外……”罗辑垂着头,看上去有些懊恼,“我本来只是想把它送回去的……没想到把其他的也弄过来了……”

  叶修失笑:“你干什么了?还有其他什么?”

  “就……还有一只冰狼、一只灵猫和一只雷鹰……”罗辑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我在图书馆里翻出了一本写召唤兽的书。我本来以为是写着玩的,就随便画了了个阵,开始什么事也没有,过几天我过去看,没想到捡到它了……

  “后来我想按照那书里写的反召唤阵把它弄走,结果把其他三个也弄来了。”

  他越说声音越低,窘得眼睛快滑下鼻梁了也没顾得上去扶。这回叶修没有笑,等罗辑终于耐不住沉默再次抬起头来,他才寻着好落脚的地方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慢悠悠地说:“你知道你犯了个什么错误吗?”

  “什……”

  “尊重召唤兽自己的意愿,这是一名合格召唤师最基本的素养。”叶修说,“显然你并没有看过这句话,或者说你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它为什么不肯走,它们为什么会来,你有去想过原因吗。”

  罗辑赶紧解释:“我想过的,可能是我的法阵画的不对……”

  叶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为什么要用可能?且不说法阵的问题,你一个没有法力修习近乎于零的人居然能召唤出召唤师四兽流中的四只核心召唤兽,本身就已经非常奇怪了。当然,法阵画错了应该才是主因。”

  罗辑还没来得及表示他的无语,叶修接着说了下去:“去试着相信它们。别用你太聪明的脑袋去框定它们的想法,召唤兽和人可是不一样的。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很多事情不是只靠精密简单的计算就可以解决的。一个好的召唤师,首先得知道自己召唤来的召唤兽自己是什么想法才行。就像你现在抱着的小飞龙,它挺喜欢你的。我这么说,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尊重召唤兽自己的意愿,这是一名合格召唤师最基本的素养。

  他知道这句话,这是《召唤师养成法则》中的第二条。那时候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句话放在第二位那么重要的位置。

  现在,他想,他大概有那么一点懂了。

  他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其实……我其实并不是召唤师,只是图个好玩而已。我有点知道原因了,呃……可是……我不太理解……”

  “不理解也没有关系。”叶修转过头,他看见罗辑小心翼翼抱着小飞龙的模样,右手托在它的身下,又细心地没有压住它的翅膀,他一贯漫不经心的脸上此刻也有了几分温和,“不必急于现在,你会成为一个好的召唤师的。”

  罗辑懵懂地眨眨眼,怀里的小飞龙不解地看着两人,最后把前爪趴上了主人的肩膀,伸过长长的脖颈,在他的脸上轻轻舔了一下。


—tbc—


评论(7)
热度(10)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