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唐方】还债(一)

标题简单粗暴,简洁明了地说明了这个坑的来历【滚!】

全文唐方ONLY,唐方ONLY,唐方ONLY,重要的事说三遍!

 @清炖鹧鸪斑🐦 好尾巴,事实证明这货就没有写短篇的本事……_(: 」∠)_



  多年以后再回想起当年那个真正意义上的初识,方锐发现记忆实在是个太神奇的东西,那一幕的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时间甚至将它重新清洗了一遍,那些当时并未留心的细节,现在看来却崭新如昨。

  比如少年微微上挑的眼角,一双并不大的眼睛也显得锐气逼人了起来;比如那时他会把空着的手插在裤兜里,这样的习惯过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改变;再比如便利店的灯光白得晃眼,却再适合他不过,灯光模糊了少年身上尚未磨平的棱角,连年轻气盛也成了他把傲气藏在眼底的资本。

  虽然自己看到的分明是他最窘迫的模样。

  倚着货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方锐很清楚地接到了唐昊飞过来的一记眼刀。气势是有了,可惜底气还不够足,到底是色厉内荏。他揉了揉肚子走上前去,语气有几分克制不住的揶揄:“怎么,连包口香糖的钱都没带够?”

  唐昊哼了一声不予作答。他想把口香糖放下就走,不想身后突然伸过一只手,几个硬币顺势落到了柜台上:“零钱我有,不用找了。”说着还冲他挤着眼笑,“拿好了,算是我这个当前辈的送你的。”

  唐昊知道面对方锐自己不该想太多,可毕竟前天他才在全明星的赛场上用着“以下克上”的口号打败了呼啸的队长,这前因后果一做联系,让人不想多都难。方锐也真不愧是那时荣耀职业联盟里的猥琐流第一人,一句话说得滴水不漏,好像嘲讽,又好像只是一句普通的前辈对后辈的关心问候。说的人不以为意,听的人暗自憋屈。

  唐昊板着脸说:“不必了。”把口香糖还给方锐的指令在第一时间生效,可手才伸到一半,方锐已把先前用一只手拎着的夜宵分成了两只手来提,让人连塞都没地方塞。硬装进人家口袋里未免太小家子气,唐昊黑着脸和方锐面对面站了半晌,终是把口香糖收了起来:“等我回去把钱还你。”

  “怎么还?穿过一条街到我们酒店再跑我房间来?”方锐耸耸肩,“一条口香糖而已,自己收好吧。”

  他想说什么,方锐没等他,趿着步子往外走:“别挡着人做生意,早点回去歇着吧。”

  又是一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唐昊捏了捏拳头:“喂!”

  “啊?”

  “钱我会还你的。”

  方锐完全搞不懂这小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转过头,就瞧见少年昂着头,薄薄的嘴唇绷成了紧紧的一条线,灯光把他的眼睛照得特别亮。唐昊的脸部线条很是分明,俗话说相由心生,摆在他身上倒的确没有说错。方锐抿了抿嘴,嘴角还是忍不住勾了起来:“随你高兴吧。”

  这么一耽搁,回去就有些晚了,等他到了房间,队里的小元素眼睛刷地就亮了,嘴里嘟嘟囔囔着:“早知道那么慢还不如我去……”

  方锐毫不客气地赏了他一个栗子:“我跑腿你吐槽,那么能刚刚怎么不说?”

  赵禹哲捂着头敢怒不敢言。还是林敬言出来笑呵呵打了圆场:“不是我让你出去买的吗?都赶紧的,趁热吃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小赵你不是要吃扇贝吗?自己拿。”

  赵禹哲看向队长的眼神有些复杂,最后还是扭过头哼哼唧唧说了一句“谢谢队长”。方锐翻了个白眼,拿了自己的一份准备打道回府:“队长,那我先回去了。”

  “哎你等等。”林敬言跟着站了起来,“一起过去吧。——你们慢慢吃,我马上回来。”

  进了房,方锐随手往桌上一扔夜宵,整个人呈“大”字型面朝下把自己丢到了床上。林敬言溜溜达达走过去翻了翻快餐盒子,拎出一串烤鱿鱼问他:“能吃不?”

  “吃吃吃,随便吃。”

  声音闷在被子里,有点小孩子带了鼻音的软腔软调。林敬言笑笑,到床边坐下,咬了一口鱿鱼:“刚进来的时候我瞧你不是挺乐呵的吗,怎么翻脸和变天似的。”

  方锐抱着被子不说话,林敬言等了半晌,鱿鱼都下去半串了,见人还没反应,他干脆把热气犹存的鱿鱼递到了他脑袋边上晃:“还吃不吃?别说还真挺香的。”

  就算鼻子闷在被子里头也耐不住烧烤味儿重,方锐哭笑不得地抬起了头:“老林我说你幼不幼稚?”

  林敬言推了推他的胳膊,示意他的剩下的半串拿去了:“你说和个小孩子置什么气?”

  方锐接过鱿鱼就咬,发了狠似的扯下了一半,塞得嘴里鼓鼓囊囊的,含糊着说:“一死小鬼摆什么脸色,看他那德行……”

  “我都不气你气什么?”林敬言捏了捏鼻梁,嘴上是笑着,眼里淡淡的看不出几分情绪,“也难怪他,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方锐抖抖嘴唇,最后只能闷着声吃完了鱿鱼。他嚼得快,咽得急,鱿鱼本来就是不好嚼碎的东西,最后一口下去险些没把他噎死。看他噎得直捶胸口,林敬言抱着肚子笑得直往后倒。方锐只好自己下床开了瓶水给自己顺顺,林敬言还在那头笑得直摇头:“几岁了方锐大大?吃个鱿鱼串还能吃成这样!”

  方锐没好气把水瓶丢到了林敬言怀里:“看着亲爱的副队快被噎死了还只知道在那边笑,林敬言大大你几岁了?”

  林敬言接过水瓶,手臂往后一撑坐了起来:“不闹了,明早还要赶飞机呢。对了,我说要你买的话梅呢?”

  方锐一拍大腿两侧:“哎哟!我给忘了!你等等我现在下去买。”

  林敬言有点晕机,习惯上机就嚼嚼话梅好让旅途不会太难受。原本买的一些早就分光了,方锐被差遣去买夜宵本来还要顺带捎上一包,不想在便利店碰上唐昊,该做的正事都给忘了。

  林敬言自己倒是不急:“明天去机场买也一样。你刚刚到底碰上谁了?看你回来红光满面的,我还以为你彩票中奖了。”

  呼啸这个队长吧,总是一副温吞吞的老好人样,看着就特好说话。可一旦抓住了问题了,也是个难糊弄的主。方锐知道他现在嗯嗯啊啊几句过去林敬言也不会紧抓不放,这人一贯喜欢给别人留足余地,有时候看起来就像别人踩在他上头作威作福。越是这样,方锐就越不乐意瞒着他。他使劲抓了抓头发,最后用力一揪,又倒回到了床上:“我碰上唐昊了。”

  “嗯?”这个发展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你不知道这小子有多傻,出门连个买口香糖的钱都没带,要不是哥正巧经过他就等着抓瞎吧!”

  林敬言失笑:“你就在乐这个?”

  “这还不乐?够我笑三年了。”方锐轻快地笑着,房间里橙黄的光有种让人安心的暖意,“虽然这小子看着欠揍,也还算有点意思。”

  屋里一下子静谧了起来,灯光太暖,让人有些犯困,方锐眯瞪着眼,莫名感到有些不安。他张张嘴正要开口,却被林敬言抢去了话头:“处得好挺好的。”

  他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老林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随便说说。”林敬言朝他挥挥手,“你也早点睡,手机别看太晚了。”

  在他即将要关上房门的前一刻,方锐终是忍不住开口了:“喂老林!”

  “我们能一起拿冠军的吧?”

  隔着一个拐角,他看不见林敬言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还是他熟悉的平和:“总有机会的。”

  砰。

  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

  方锐睁大眼看着天花板,过了很久,才拖着手臂搁到了自己眼睛上。视野变成一片黑色,随之而来的是沉甸甸的重量,而身体分明能感受到光,又轻又暖。他轻笑一声,翻身横着侧躺在床上,也不管那么亮的灯光,实在不适合就这样睡过去了。

  老林,其实你什么都知道是不是?

  半年后在机场,方锐看着向他们走来唐昊,手里握着一包已少了两条的口香糖。呼啸前队长走的那一天对他说的每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稍加回忆就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

  “唐昊也挺不错的。”

  “虽然还是有点……呵呵,霸图是个好队伍,下次见面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这小子,真搞不清楚转会的到底是你还是我了。”

  “……方锐啊,我们都还有机会。”

  他拍了拍他的肩,就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再没有回过头来。

  是啊,他们都还有机会,有着一样的目标和理想,终归还是件让人欣慰的事。过去的事只能用来缅怀,但现在不管是谁都没有太多怀旧的时间。

  他对着即将成为他们队长的少年笑了笑,拿着口香糖的右手先伸出去打了招呼。

  “怎么样,唐队,要不要先来一根?”


-tbc-


评论(9)
热度(18)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