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乐林】干(二)

我肥来了……_(: 」∠)_

我对我的卡文表示深深的跪意……和流水账一样都是我的错……Orz

感觉大家都忘了前文了,(一)在这里~



  “还好意思说韩文清……叶秋,你还行不行?”

  荣耀职业联赛第二赛季夏休期,一样的八月,一样的盛夏,在那个《荣耀》还未走向职业全明星的时代,几位私交甚好的职业选手在刚刚退役正闲得发慌的郭明宇的怂恿下,趁着嘉世赶来霸图主场参加交流赛的机会,聚在一块儿好好感受了一把Q市啤酒节的氛围和乐趣。

  最初郭明宇在群里提议的时候,韩文清是拒绝的。可正直的队长没能顺利带正底下队员的风气,看到被季冷忽悠来Q市的一帮闲人时,郭明宇在私下透露他差点以为韩文清要把他们拖出去卖了。

  来都来了,总没有把人赶回去的道理。最后还是韩文清自己出钱,顺带拖上嘉世的一票子人去凑啤酒节的热闹。来啤酒节不喝酒算怎么个凑热闹?难得的假期,大家不约而同地决定放纵一把,直到这放纵开了个头,大家才恍然明白韩文清为何要对这难得的聚会表现出如此深切的排斥。

  霸图的队长,天生长着一张犯罪脸的黑面神,连老板都敢骂出去的牛人,居然,不会喝酒。

  韩文清倒下的时候,张佳乐才刚润了润喉,还没回过神来,身边和他拼酒的孙哲平也突然倒了下去。

  “哎,不是,我说这是什么状况?”

  霸图的几位显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几人哭笑不得地把两人挪到了旁边的位子上。季冷和郭明宇险些没笑岔了气,相比之下,方士谦可低调多了,他秉持着职业选手的素养,稳住抖着的手迅速拍下案发现场的照片,第一时间把最新爆料分享到了职业群里。

  那时候的叶修还叫叶秋,尚没有几年后油滑的他,捉弄起人来还是少年心性的率直,笑得险些没趴到桌子底下。

  “刚刚是谁说要弄死我的?哎不行,我肚子疼……沐橙你赶紧拍下来,等他醒酒了再给他看!”

  如果说在此之前,张佳乐对叶修的印象还停留在强大、淡定和自信,从这一刻起那这印象就是天翻地覆了。两人拼酒的时候他清清楚楚看到叶修一沾即走,韩文清每碰必干。本来也不是什么好酒量的人,几杯下去就火速阵亡了。

  阴险,真TM阴险!不要脸到如此境界他绝对是生平仅见!

  但显然,在场的都是眼神一个赛一个亮的老油条。等郭明宇转移了吴雪峰的支援火力,季冷笑眯眯地把叶修灌趴下的时候,张佳乐才深深体悟到嘉世、霸图和皇风之间不可言说的血雨腥风。

  至于孙哲平?哦,这纯粹是个意外,看那干起杯来比谁都豪迈的架势,谁想到居然会是个喝不了的主?

  “反正我是没想到……”

  “嗯?你说什么?”

  张佳乐这样嘀咕着,左手边是已然鼾声如雷的孙大爷,右手边是同样初进联盟的林敬言。接话的人是谁,不言而喻。他对这位呼啸队长并不怎么熟悉,他和孙哲平这一年把最大的关注点全都投到了叶秋和他所在的嘉世身上了,何况他和林敬言玩的还不是一个区。

  没错,不是一个区,他买了二区卡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在一区把流氓玩出花了。

  在座的人大多是一区出身,林敬言也不例外。在那个神之领域还未开放的年岁,进入职业联盟之前,张佳乐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在论坛上看到的一区第一流氓唐三打。听说他当时是没赶上第一赛季的报名才一直耽搁到第二赛季出道,和呼啸一起注册入籍的时候还借此被大力造势了一番,什么厚积薄发,什么后发制人,怎么有噱头怎么来。

  和呼啸正式碰面前,张佳乐同孙哲平一起研究过林敬言的打法。把重心放在叶秋身上不代表就此忽略了其他对手,能站在这个赛场上的,每一位都不是肉脚,都是他们要全力以赴应对的顶尖好手。那时的唐三打还不是后来犯罪组合里的唐三打,每一爪挥出都带着风,连毒针、板砖、汽油瓶这样阴损的招式被使出来,也透着一股刚猛的架势。

  “哎,大孙,你说这个林敬言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张佳乐看着刚刚结束的视频,手肘撞了撞一旁正在记笔记的孙哲平,“看名字还挺斯文的,不会又和韩文清一样是个打反差牌的吧?”

  “管他什么人。”孙哲平啪地合上了笔记本,“打趴了就是了。”

  现在,他边上就坐着那个曾被他YY成和唐三打一样的青年,笑容宽厚,衣装齐整,偏偏手里还晃着一瓶还剩点底的啤酒,活像在学校里看着斯斯文文、晚上泡酒吧散心的优等生。张佳乐怔了怔,随口一句:“没什么。”

  第一次和呼啸比赛的时候林敬言也是这样的,他看着另一头准备上场进行选手互动,瞪着眼睛凑到了孙哲平耳朵边上吹气:“我还以为照片P过的呢!”

  孙哲平莫名其妙地瞅了他一眼:“怎么P?能P早就把韩文清P过来了。”

  张佳乐撇撇嘴,没一会儿又笑出了声:“别说,我之前还真以为他就是唐三打那样的。”

  孙哲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确定你们没见过,我一定以为他以前得罪你了。”

  兴致一起来,上头的热血就有些下不去,各队选手互相握手致敬的时候,孙哲平才和林敬言握了手,张佳乐就紧跟着上去握住了他的手:“你好,我是张佳乐。”

  大抵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热情,林敬言扯了扯嘴角,笑得有那么些不自然:“呃,你好,我是林敬言。”

  被握的手不自觉抽了一抽,张佳乐也突然觉得尴尬了起来,嘴唇动了动又紧紧抿上,最后还是笑了起来:“你的比赛我看了,我说了你别生气,和你还真挺不像。”

  林敬言看着他也笑了,原本僵硬的关节一下子软和了下来:“哪里不像?”

  “说不上……”张佳乐有些含糊其辞,“反正打了就知道。”

  这次被他握着的手用力回握了过来。

  “那就比赛见了。”

  他也扬起了笑脸:“比赛见。”

  日后回想起来,他们初见时的那番对话实在有些蠢,张佳乐却记住了他,连带着也记住了场上唐三打奔放强硬的姿态,和呼啸以两分之差输给百花后,他温和而不柔和的笑脸:“下次我们会赢回来的。”

  和当下如出一撤。

  最熟悉的队友和最感兴趣的对手都被清空了血槽,身边最近的只有这位看着一点也不流氓的荣耀第一流氓,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闷了口酒,忽然对旁边的人问道:“那个,你能喝吗?”

  “这个……”林敬言眨了眨眼,迟疑片刻,笑着举了举酒瓶,“大概比你旁边的这位要能喝一点。”

  “少谦虚了,你那是能比他能喝一点吗?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三个秒趴的功夫你一个人就干掉了三瓶。”

  张佳乐吐槽得一点不客气,林敬言压着声音笑,手里的瓶子应景地给张佳乐凑了过去:“你不是也差不多吗?”

  砰!

  酒友的建立很多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只消几杯酒落肚,就能敞开心扉无所不谈。酒精带起的热度落到能喝的人手里,实在是个助兴的好玩意儿;落到不能喝的手里,就是一场灾难的开始。两人从《荣耀》一路聊到桌子另外一边那群疯魔了的人类,不过用了区区二十分钟的功夫。第一时间醉倒反倒成了韩文清的好运气,他和孙哲平在长条桌的最边上面对面趴着比谁的呼噜更震天,叶秋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趴在正中间,是不是就被那群举着酒瓶酒罐的人推搡到脑袋。

    好吧,至少他该庆幸他把自家妹妹带来了。几个成年人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对未成年的小姑娘家家下手,苏沐橙在当中一坐,无差别招呼到叶秋身上的手明显少了很多,闹得最疯的时候他都没给折腾到座位下头。苏沐橙自顾自喝着果汁,吃着肉串,木串在不知不觉中摞成了一座小山,她在一群喝疯了的大人中间从容得让别桌人都忍不住频频侧目。

  同样让人挪不开眼的,还有一群疯子和两座人山中间的两个人。

  酒量这种东西,一个是天生的,一个是练出来的。

  这两位看上去,在以上两点都有不小的造诣。

  “他们已经,嗝,第几瓶了?”

  “嗝,不知道,那些瓶子罐头……全是他俩喝的吧。”

  “哎,张佳乐,叫你呢林敬言!你们两个,嗝,那么能喝,干吗,不去,嗝,去比比?”

  基本没喝多少酒的吴雪峰照着季冷的头就是一下:“喝够了没?喝懵了就回去睡觉。——你们两个别理他们,喝高了酒疯都发到别人头上了。”

  张佳乐和林敬言还没什么反应,苏沐橙先笑了起来,手上又扔下一根新的木串:“你们两个真的很能喝啊,他可一点也不行。”

  他指的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林敬言看着那堆成山的木串,诚恳地点了点头:“你也挺厉害的。”

  张佳乐在底下不动声色地踢了他一脚,狠狠扔给他一个眼刀。林敬言摊着手看他,笑得无辜又无害。苏沐橙看着他俩大眼瞪小眼,咬着吸管一个人笑着直乐,林敬言看看她,突然又开了一罐酒,玩笑似的在张佳乐面前晃了晃:“既然妹子都说厉害了,要不要真的来干一个?”

  刚开的啤酒,还有着淡淡的清爽味道,气泡在里头微微升起,浮到酒面,再轻轻破开。身后的台子上惯例有人在拼酒,新一代的酒神还在角逐中,人群的起哄叫好声轰然响起,炸得耳里一片嗡鸣,张佳乐却分明能听见气泡破开时,发出的“啵”的声响。

  林敬言并没有听到,黑色的露天,人们穿着鲜亮的衣服穿来走去,他坐在这里拿着新开的啤酒,只看见张佳乐愣怔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脸。职业选手要注意少饮酒避免影响到手的稳定,但偶尔为之的放肆也无伤大雅。张佳乐已经喝了不少,林敬言料想他不会答应,说出口的激将无非是开开玩笑。谁想张佳乐猛一抬头,瞪了他许久,忽地就笑了起来,嘴角扬得很高,手头拿过另一个啤酒罐头,拉开拉环,举得也很高。

  “干就干,谁怕谁!”

  林敬言愣了愣。

  那个夏天,酒精、汗液和烧烤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被蒸腾发酵,不是什么好闻的气味,也不让人讨厌。嗅觉的疲劳总是来得快又自然,很容易就让人沉溺其间,察觉不出和先前的空气有什么分别。只有你出去再进来,才能醒悟空气的两端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很多年后,当林敬言蓦然惊醒再回头看看最初的熟悉时,他才恍惚意识到,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有些事就已经不同了。

  彼时的心情还是坦荡,称兄道弟之下没有半分暗藏鬼胎。

  可熟悉一个味道之前,不都是从知晓这个味道开始的吗?

  他也举起了手里的罐子,啤酒在里面晃荡,液体流动与撞在金属制品上的声响又闷又脆。

  “行哪,我陪你一起干!”


-tbc-


评论(11)
热度(29)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