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冬至

兄弟两个的生日预热~那个长得要死的活动tag你们没有看错,自娱自乐就是那么任性,另外两个生贺tag我惹不起,全部放弃了。

我知道时候不对……是要收在亲情小料里的文,还差冬天就补了一下,打人不要打脸……Orz

赶文去啦~ヽ(;▽;)ノ



  看着蹲在厨房角落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叶修,叶秋终于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你就是在那边蹲到老头回来抄了你的罪证也不会有火的!赶紧过来帮忙!”

  叶修叼着根本没点火的烟撑着料理台以每秒两公分的速度晃悠悠站了起来:“反正我也不抽,你让我过个瘾都不行?”

  叶秋冷冷地把盛着剁肉馅的碗磕在了他面前:“你这是精神上瘾,有点出息,至少以去阳台抽根实体的为目标好吗?”

  “那……我现在过去了?”

  “你现在给我把饺子包了!”啪!又是一沓饺子皮给甩到了他面前。

  叶修挠挠头,攥在手里的烟好半天才给搁到台子上,转身去水槽洗手。那架势,知道的人知道他是放下一根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谁棒打了鸳鸯。叶秋瞥了眼台子上的烟,面无表情把它拿了起来,随手就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叶修回过头来,正看见他万分宝贝着的烟沿着漂亮的抛物线落进了色彩斑斓的垃圾堆里,整张脸刷地就皱成了水槽旁被用烂了的海绵:“我靠!这是我的最后一根烟!”

  “最后一根正好。”叶秋说着,已经麻利地包好了一个饺子,放到一旁干净的瓷盘里,“要是第一根我还要费工夫去找源头。”

  叶修被噎了一噎,叹了口气,还是拎起了一张饺子皮。他这人,鲜少在别人那里吃瘪。俗话说得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人一旦能豁出脸皮,闯荡江湖简直所向披靡。

  哦,虽然这句俗话是现成编出来的。

  不过再能放下脸皮的人,也总有甘愿挂着脸皮的时候。他在厨房里张望了一圈,最后拿了根筷子叼在嘴上,接着就用勺子往饺子皮上头放肉。一直板着脸的叶秋这回总算是破功了,捏饺子的手抖了抖,险些把给皮子戳了个洞:“你至于吗?”

  “不让我抽烟你总得让我找点心理安慰吧!”

  这一声痛诉听得一直坚决贯彻国家戒烟号召的叶秋都觉得委屈了,他拼命堵住快要漏出来的笑声,哄小孩似的安抚他:“好好好,随你随你。”

  说起来今天包饺子的活动,还是叶母提出来的,毕竟这是大儿子离家十三年后一家人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冬至,身为母亲,总想做点特别的事来纪念一下这个特殊的日子。可工作永远会挑准最出其不意的时候来打乱你的算盘,本以为可以早点回家的叶家夫妇还是给工作上的事耽搁了。皮子早已擀好,肉馅也央人剁了,偏偏差了这么个时间,只能留下特地赶早回家的一对兄弟握着手机面面相觑。

  “还包不包?”

  “包!总不能浪费了吧?”

  “浪费倒是可以留到下次……”

  “你是说算了?”

  “没有,包吧,老爸老妈应该还是想吃到纯手工的。”

  两人的意见飞快达成一致,可实行的过程却并没有那么顺遂。比如叶秋在厨房里忙上忙下张罗着材料和碗具的时候,没法在屋里抽烟的叶修叼着根本没点上的烟窝在一旁聊作慰藉,也难怪做弟弟的不肯给老哥好脸色看。

  先前摸鱼归摸鱼,真的开工了,叶修也做得有模有样的。包出来的饺子说不上多好看,总归是个饺子该有的样子。叶秋瞧着盘里造型中规中矩的饺子,啧啧道:“看不出来,还不赖嘛。”

  “那是,我可是你哥。”叶修挑着眉,又是一个饺子被放进了盘里。

  叶秋包的饺子比叶修的要好看些,褶子捏得大方齐整,一个个摆在盘里,鼓鼓囊囊的,像一把把造型别致的小梳子。这回叶秋没有呛声回去,皮子只剩几张,他去开了火煮水,盖上锅盖,转回来笑了笑,拿起最后一张饺子皮说:“因为沐橙?”

  “差不多吧。”叶修咬着筷子一晃一晃,眉眼里有些笑影,“她喜欢做这个,有空就陪她做几回。H市那里清明要吃清明馃,有点像绿皮的饺子,原来沐秋还在的时候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后来她要上高中,我要打比赛,就没那么多时间了。”

  叶秋没有说话,等叶修说完了,最后一点肉馅正好给裹进了最后一张皮子里。他拍了拍手,伸手掀开锅盖去看水烧滚了没有:“哟,看起来正好嘛。”

  厨房里的灯光是很亮的乳白色,四散开来,有些像锅里刚煮开水时气泡的颜色。

  的确是正好。

  煮饺子并不需要什么高超的手艺,调料也早已备好,把饺子下进去等它们浮起就能出锅了。父母回家大概是要到半夜了,叶修和叶秋只下了一小半,要填饱肚子还是不成问题的。他们看着饺子一个接一个咕咚咕咚浮起,原本并不怎么饿的两人都被勾起了食欲,三下两下把饺子捞了起来,在碗下头垫了个盘子就往餐厅端。叶秋多留了个心眼,顺手还从橱柜里拿了个小碗,这才端起自己的份走了出去。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屋外已经有小雪飘了下来。

  冬至夜开始了。

  “那个谁怎么说的?”叶修拨着碗里的饺子,看着腾腾的热气化作白雾缓缓升起又渐渐消散,“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雪莱的《西风颂》,好歹初中毕业了,背过的不要全还给老师好吗。”叶秋没好气地给他挪过去了只小碗,“拿去。”

  叶修接过了碗,也不说谢,挑了四个饺子丢了进去:“这种东西记住了有什么用?还不如记一下冬至是一年里头白天最短的时候。”

  叶秋回敬他一句:“也不见得这个记住了有什么用。”

  叶修笑笑:“这怎么没用?今天过后晚上就越来越短了啊,这样一想有没有觉得很励志?”

  叶秋很想对他翻个白眼撇下一句励志个头,话到嘴边,却先笑了起来。搁在小碗里的饺子已然变成最适合入口的温度,叶修吃了两个,另外两个却迟迟没去动。叶秋还在吹着自己碗里烫热的饺子,看叶修没动静,忍不住撞了撞他的胳膊:“哎,再不吃那个就凉了。”

  正准备吃早用勺子搁到放凉了的饺子的叶修莫名其妙瞅了他一眼:“那个不是你的吗?”

  拿着勺子舀饺子的手顿了顿,叶秋看着兄长被氤氲热气模糊的脸,原本看着欠揍的神情看起来柔和了许多。

  他自己也是一样。

  叶秋拿过小碗,出入口的饺子已有些凉了,咬开来,肉馅还是有些烫口的热度。

  是啊,黑夜会越来越短。

  严冬已悄然到来。


-终-


评论(1)
热度(54)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