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唐方】Distance

状态恢复中,一个小小的砂糖短篇~【其实只是毫无逻辑可言的乱七八糟段子的合集【七期众强势抢镜头不是我的错【滚!!!】

有机会就写写同系列后续吧(。



  刘小别曾在七期群里说过那么一句话,不同战队的职业选手谈恋爱,就像经历一场旷日持久的网恋。此言一出,霎时在七期群里惊起腥风血雨,一句稍有些文艺装逼范儿的话三言两语下牵扯出了微草和蓝雨不得不说的爱恨情仇,画风转变之剧让挑起话题的刘小别同志分外痛心疾首。对此,本该是话题中心的唐昊只回应了他一个JJC的房间号和密码。

  毫无疑问,作为七期脱团第一人,他是最有资格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的。

  和方锐正式确定关系已是半年前世邀赛结束后的事,没有招摇过市,也没有刻意隐瞒,刘小别更是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把七期群群名改成了“虐狗人士禁止入内”,迄今为止已坚挺了六个月之久,堪称七期群名之最。而每每群里响起各式各样的大呼小叫,唐昊都以JJC的某个房间号告结,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懒得送给他们。

  哦,JJC单人约战频率,大概也在这半年里刷了七期群的历史新高了。

  刘小别会突发如此感慨,当然也是事出有因。据联盟八卦之神好队友杨昊轩的调查追踪,和中国好队友林枫同志的倾情爆料,除了夏休期,他们十个月下来真人见面不超过十天,十次约会八次在JJC,两次在神之领域的某个副本里,难得线下碰个面,最后要是没有滚床单就在《荣耀》里泡着,这要还不叫网恋简直要刷新七期众人对网恋的重新认知了。

  “丫现在连个照片还要管我要。”在刚刚改名成“日天你还能不能行”讨论组里,才被流氓爆捶一通的刘小别恨铁不成钢地吐槽,“你们说他还能不能行?”

  “不能了!”

  “哪方面的不能?”

  “哪方面都不能!”

  “啊?唐日天是下面那个?”

  “……翔哥你到底是怎么把话题引申到如此嗯哼的方向上的……”

  “楼上,就算你前身是一根火柴也请说人话。”

  “大家请随意,我已经截图了。”

  “谁把这个虚空的放进来的?!”

  “虽然不想告诉你这个残酷的现实,可这样和组长说话真的好吗?”

  眼见着讨论内容又要往不知道什么方向上跑得一去不复还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邹远终于出手拯救了话题:“@飞刀剑照片是怎么回事?”

  “谁晓得。”刘小别瞥了眼说了声“谢了”就不再有反应的私聊小窗,耸了耸肩,“大概见家长吧。”

 

  异地恋这种事是什么感觉,不会有比本人更清楚的了。

  异地恋的双方都是网络相关从业者的工作狂又是什么感觉?

  不同战队的职业选手谈恋爱,就像经历一场旷日持久的网恋。

  吃完年夜饭重新回到电脑前的唐昊看着七期群里由此延伸开来的越发糟糕的对话,直接打开《荣耀》上小号开了JJC房间。期间刘小别抽着空子就刷一刷的、诸如“你这算恼羞成怒了吗”的垃圾话攻击他一句也没理会,一把毒针甩出去都是小李飞刀的气势。

  他和刘小别在擂台上杀得难解难分,其余的七期好伙伴们在公频里唇枪舌剑,你踩我一脚,我打你一脸,只要不是瞎的都能看出来他们攻击的中心分明只有一个人。唐昊懒得理他们,反正锁了公频还有群,倒不如看看他们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网恋是个什么东西?

  在JJC里痛痛快快地发泄了一场,唐昊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顺手点开右下角一直跳动个不停的头像。对面的不着四六早在两年前他就见识够了,饶是如此,这回的开场白还是让他忍不住眉头一跳。

  “昊昊,给我来张生活照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个恶心不拉唧的称呼他已习惯性无视了,一句话很快敲了出来,犹豫一下,又给删了回去,换了五个字:“你不是有吗。”

  “生活照!生活照!NO新闻!NO秀恩爱!正常的能拿来网骗的就成。”

  光说还嫌不够,方锐干脆扔了张自己的生活照上来,不是摄像机前头端出来的一本正经的模样,也不是自拍时乱七八糟拗起来的造型,也不知道是谁拍的,整个画面清清爽爽,生活气息倍儿足,倒有几分看头。唐昊按在电脑上的手指僵硬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想你了。”

  十秒后,QQ聊天的窗口里刷地一张拍得很有几分味道的照片,宾馆里暖橙的灯光照在唐昊轮廓分明的脸上,习惯上挑的眼角也被渲染了柔和的效果,显出几分难得的沉静和温暖。

  图片下,附带了简简单单两个字。

  “拿去。”

 

  知道照片背后的故事,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十二赛季全明星周末第二天的中场休息时间,方锐坐在观众席上险些没睡过去,手机屏幕亮了一亮,他撑着眼皮扫了眼锁屏上“一叶之秋”的名字和跟在它后头的[图片]两个字,手指漫不经心第一划,一个哈欠慢悠悠地溜了出来。

  ——然后硬生生梗在喉咙口没打出来。

  “刘小别,我的照片你给我一张。”

  “你自己的照片自己没有?”

  “……要正常一点的。”

  “你的商业照还不够正经?怎么唐日天,你要见爸妈啊?”

  “你给还是不给?”

  “给给给!你等你别哥给你选一张最酷炫的过去!”

  “照片.jpg收好。”

  “多谢。”

  方锐一手叉着腰一手拿着手机,反应了好长一阵子,看见对面突然又传来一句“卧槽!错屏!”,噗地一声,一下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坐在他旁边的乔一帆给他吓了一跳,见他连连摆手示意没事,这才迟疑着收回了视线,目光还是忍不住往他那里瞟。笑到后来,他两手捂着肚子,弯着腰整个背都在抽动。

  这照片……这照片……

  他还记得那天他献媚似的把唐昊的照片给老妈看的时候,妇人弯着漂亮的眉眼,指着照片笑得前仰后合,这气质和电视上的差得也太多了吧!方锐你怎么骗人家的?网骗照都给传过来了!

  可不是网骗照吗!这可是你儿子拿自己的网骗照给骗来的!

  他笑的动静实在太大,和兴欣隔着一排坐着的微草也被惊动了。刘小别正百无聊赖地靠在唐昊身上玩ipad里的单机游戏,他往方锐那头瞧了瞧,拿胳膊肘撞了撞唐昊挤眉弄眼着说:“哎,他笑什么呢,那么高兴?”

  唐昊低着头没反应,忽地飚了一句“我靠”,直接把手机扔回给了他:“你自己收好!”

  刘小别莫名其妙地瞅了他一眼,划开了自己的手机锁屏。呼啸队长的手机落在了宾馆房间里,反正打开手机也没有漂亮妹子送上门来和他从光影对焦聊到单反镜头,只有一群同期的不受保护物种在群里撕着等下是去涮火锅还是吃烧烤,他干脆把手机借给唐昊去和他对象互诉衷情去了。

  谁晓得一打开手机,就是七期群欢乐的海洋,他往上划拉了两下,一眼就瞟到那个截图,在嘴咧开的一瞬间大爆手速用手遮住了,总算在身边低气压的压迫下强忍住没有笑趴到椅子底下:“不是……昊昊……这都过了快一年了你还计较个啥?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要的就是一个玩得起放得下!”

  “放得下个P!都一年了你们玩没玩腻!”

  刘小别抖着肩看孙翔补了一句“我刚刚还错屏把图传给方锐了……”,眼睛都眯得快看不见了:“腻了腻了,所以咱们来点有新意的。”

  他利索地切了聊天窗口,凭着对O瑶奶奶作品风格的些许印象,手指轻轻动了几下,一句话就给发了出去。

  “我是傻我是猪!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他一抬头,就看见前面那位差点没坐稳摔了下去,然后又赶紧捧着手机狂点几下,他这头的手机屏幕上立时有了反应。

  “爱爱爱!”

  “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可是我傻我猪怎么办!”

  “不!我在心里憋好久了!”

  “你傻你猪我也爱,我最~爱你了!”

  两个手速奇快的人对话都有些混乱,却完全不妨碍理解。刘小别快要拿不住手机了,一只手撑着头维持着最后一点点冷静。唐昊闷着声也不是真生气,见他一副随时要笑厥过去的模样,不由得把头凑了过来:“你看什么东西那么搞笑?”

  这不看也就罢了,一看唐昊差点连头皮都炸起来了:“你们在乱发什么东西?”他一把抢过手机,格开刘小别赶忙伸过来的手,用平生最快的手速发了一句,“妈的老子被盗号了!”

  “等等等等!重头戏还没来呢!”缓过气来的刘小别总算夺回了手机的归属权。全明星周末再怎么随意毕竟也是公共场合,不好搞大动作的唐昊拽住他胳膊蹬着眼冲他低吼一句:“刘小别!”

  “哎你别急啊。”刘小别拧着身子躲过他来抢的手,伸直了胳膊一个字一个字敲道,“这么爱我我回去带你见我爸妈!”

  眼前一花的功夫,对话框底下已经躺了三个带着一串感叹号的字:“见见见!!!!!”

  刘小别笑得手上一松,唐昊逮着机会,终于把手机抢了过来,趁着休息时间还没过就拿着手机往厕所跑。

  “哎!唐日天,那是我的手机!”

  追上来的刘小别是在跺脚还是骂娘他全然不做理会,几步路的功夫,他赶紧把编辑好的解释发了过去:“卧槽……那个盗号的逗你玩的!”

  “hhhhhhh!是七期的哪个谁盗的吧!”

  狂躁感几乎在第一时间涌上心头,唐昊拧着眉头啧了一声,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追上来的刘小别和不明就里也跟过来的袁柏清本来还是一脸玩笑后的轻松,见他站在厕所门口盯着手机一言不发,不由得也停下了脚步。刘小别挠挠头,纵然玩闹并非恶意,此刻他也有些后悔抱歉了:“呃,那个……昊昊,我就是……开个玩笑……你……”

  “喂,刘小别。”唐昊打断了他,“你说网恋到底是什么样的?”

  “哈?”这个问题抛出来让另外两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但总归不是兴师问罪的意思,刘小别硬着头皮嗯嗯啊啊着开始组织起句子,“那个……大概……在网上远距离谈恋爱?”

  “多远?”

  “至少不能经常见面吧!”

  “是吗……”

  不知所谓的,他突然很想松一口气,长长的一口气,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压在心头,又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烟消云散。

  网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记得那天的公频里,什么脆弱啊,肤浅啊,虚无缥缈啊,怎么戳心怎么捅刀,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比平日里的熊孩子形象还没有正形。一笑而过的东西,谁都没有放在心上,他也没有,却在莫名的地方把它们记了下来。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岁月里,他把《荣耀》视为自己生活的全部,而后来,这个全部终于腾出了另一个人的位置,挤在两个人中间,又好像把两个人包裹其中。

他从不怀疑自己的坚持有什么问题,悬崖再是陡峭,他也只会选择把碎石踩在脚下而不是顺着原路回到山脚。

  只是现在,要踩下碎石的,早已不再只是他一个人了。

  唐昊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解除飞行模式,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页面上飞快输入了一串他几乎能倒背如流的号码。

  而线的另一端,也有了另一个人冲他大笑着挥手。

  “喂。”

  “啊?”

  “等夏休期的时候,我带你去见见我爸妈。”

  “……你在说什么?”

  “我说……”

  他抬起头开始回想,回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看到方锐在QQ里敲出了一句“昊昊,给我来张生活照呗”,手下第一时间就紧跟着敲出了“有病去吃药”。

  ——又点着Spaceback把字母一个一个删掉。

  像敲去了他们曾经最遥不可及的距离。

  其实距离远近,又有什么关系?

  目光是否能相对也没什么分别。

  身边是好友目瞪口呆的傻帽模样,长着薄茧的手指在手机背面轻轻摩挲,机体的触感温热又光滑,全然不是电子产品冰冷的质感。

  他说。

  “等夏休期,我们一起去见见咱爸妈。”


-终-


评论(11)
热度(77)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