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深入灵魂的热爱

今年的帝都高考作文题,也是小秋的作文题,感觉真的很适合他们兄弟两个呢~我自己本来取题是《那条路》,不过命题作文就命题作文吧……
流水账,无中心,爆字数,又一篇高考零分作文……_(:3」∠)_ 字数限制的原因我没有写好……搭配之前的双叶生贺会正常一些……另外的生贺我努力补!祝大家明天考试顺利!!!


       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我恍恍惚惚想起我哥总说,你那么大个人了连个喜欢的东西都没有。对此,我从来嗤之以鼻。

       虽然往往只能把“切”字放在嘴上。

       第一次听见他那么说的时候,我们正在回家的那条路上,车开得很快,两边的行道树模糊成一排水彩笔触的绿影。那时我还为钢琴考级愁得焦头烂额,他揉乱了我的头发,说不喜欢就别去了。

       哪里有这种事? 

       怎么没有?你看我不就没去。他笑笑说,说到底还不是你连个喜欢的东西都没有。 

       最后,我用我的八级证书狠狠地反击了他。

       现在我走在这条路上,听到哪座居民楼里响起《悲怆》的旋律,路边有人骑车经过,我笑笑承认自己到底不是那么喜欢钢琴的。但我必须要说,我曾经的确那样喜欢过骑车。 

       那是我初中的时候,我和我哥在这条路上蹬着脚蹬子疾驰,行道树还是糊成了一片浓淡深浅的绿色。他一直是个目标明确的人,虽然他的喜欢在让人看来是不务正业。我想我多多少少能明白一点,尤其当我第一次在风里感受到自由的时候。我喜欢为了这一阵风骑得飞快,他却有些漫不经心,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为此我的抱怨一点不少,可每一次我都忍不住慢了下来,听他用一副老头子的语气慢悠悠地说,你还真的挺喜欢骑快车啊。

       说着“废话”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如果哪天没了这辆自行车会怎么样,事实上在父母严格的管束下,在一次意外的车祸后,我们被吊销“驾照”了。我抱怨着收拾起了行李,毕竟起风的感觉有过一次就很容易上瘾,我想自己离开这条路去找找看。谁晓得最后带着行李离开的却会是他。

       我说过我哥是个目标明确的人,为了不学钢琴他可以忍受老爹一顿胖揍,为了那起车祸第一次当众在外头和人翻了脸,为了他所热爱的生活他也有比我坚定得多的信念与勇气。 发自心底的热爱,他说我没有,我辩驳着,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十级证书之后那架钢琴就此被我冷落,父母严禁后我也没有来个青春叛逆期偷出车来再次上路。在那条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被甩在了后面,就连我收拾好的行李,也被他拿去,向着他的梦想捷足先登。

       可是现在的我发现,其实还是有的。 永远被刷成一片水彩色调的行道树,清晨白蒙蒙的街道,傍晚镶着金边的绀色天空,还有一路走来那些琐碎的、没什么主题的拌嘴嘲弄。 

       我走在那段贯穿了我们年少时全部岁月的路上,此刻我一无所有,又好像拥有了全部。 我记得老哥取笑我的每一句话,也记得我们一起在路上狂飙的日子。他离开的第二天我一度想象过他离开时的模样,路灯下的影子像过了水的扇子,一个叠着一个越来越淡,也越来越长。我曾以为这条路他先走过,今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现在我才慢慢明白,其实我们总是走在同一条路上。 

       他可是我的双胞胎哥哥。 

       像不久前的生日那天,我们隔着千里的距离,我走在这条路上,他在哪个不具名的角落,我们仿佛背道而驰,却记得它,我们一起走过的这条路。

       我站在路的尽头,忽然发现这条路远远没有走完。

       只要人还在,路就不会有尽头。

       而我立足此处,在路的正中央。 

       就像看到了我人生的全部。 


—终—


评论(4)
热度(40)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