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双叶亲情向生贺】倒计时

《时间轴》本来是双视角生贺,但那两天出了点事……拖到现在那就干脆把整个大纲修了一下~可搭配前两天的高考作文一起食用~

晚了也是心意,高考已经结束了,就让它结束了吧,未来的日子还有很长,即使失败也要重新站起,胜利更要大步向前~

看文的你们还有这对最好的兄弟,一定要笑着走下去啊~(。

生日快乐~



  发觉叶修不对劲的时候,老旧的电视上正播放着今年的高考作文讯息。毕竟是H市的地方台,B市的作文题只是被一笔带过,苏沐秋还是看见了叶修在一瞬间皱起的眉头。他咬了咬筷子,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哎,回魂了!菜要冷了!”

  “嗯?”筷子在眼前一晃而过,叶修下意识往后一躲,朝苏沐秋看了一眼,重新把碗捧到嘴边,“嗯,我在吃。”

  “在吃什么?空气吗?”苏沐秋按下筷子,瞟了瞟叶修还剩半碗的饭,“我吃完了。”

  叶修扒饭的筷子顿了一顿,苏沐橙眨眨眼睛,大声接了口:“我还没吃完!”

  苏沐秋麻利地夹了块素鸡给她:“没吃完慢慢吃,别噎着。”

  前后迥异的态度让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想兄长紧接着又加了一句:“吃完赶紧写作业去。”她脸颊两旁堆出的酒窝一下子垮了下来:“明天还有高考呢!”

  苏沐秋一筷子敲到了她头上:“少忽悠我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学校没被征用做考场!”

  揉了揉被敲的脑袋,苏沐橙撇撇嘴,目光滑到了叶修身上,咬着筷子弯起嘴角,还没开口,就听哥哥的声音在一旁凉凉地响起:“别看了,这回叶修帮你装病我也要押着你去学校。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中考了,单词背熟了吗?题目都会了吗?过会儿我就来抽查几个。”

  苏沐橙抱着碗嘻嘻一笑:“哥,这些题目你还看得懂吗?”

  苏沐秋一声呵呵:“我有答案。”

  姜到底还是老的辣,苏沐橙低头闷闷吃下最后一口饭,说着“我吃好了”,收拾了自己面前的骨头渣子和鱼刺虾壳,一个人先回房了。叶修看着小姑娘落寞的背影有些不忍,手背靠在嘴边,凑过去问罪魁祸首:“你真要查她?”

  苏沐秋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谁那么无聊?我都找得到答案,她还能找不着?我和你打包票她现在一定没在看书!”

  “你这个当哥的就那么不信任她?”

  苏沐秋沉痛地抹了一把额头:“我就是太信任她了。”

  本来就低头在吃饭的叶修这回干脆直接把头埋进了碗里,肩还可劲儿地抖着。苏沐秋扫了眼桌上已经凉了的菜,实在看不过眼了,推了他一把:“别笑了别笑了,德性,你饭还吃不吃了?哎,说起来你老弟现在情况怎么样?”

  又是停顿,电视上的高考新闻早已过去,叶修还是抬起头对着电视出了神,无意识地咀嚼着嘴里的几颗米饭:“什么怎么样?就这样呗。”

  “上次的礼物寄到了吗?”

  “嗯,寄到了。”

  看着好友脸上浅淡的笑意,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和叶修认识快三年,那是苏沐秋头一回见到他那样心神不宁的样子。旁人并没看出这个操作着一叶之秋叱咤荣耀的家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嘴炮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手里的战矛依旧一往无前,只有他和苏沐橙察觉到了他从容淡定下少有的不安与躁动。

  路过街角书店时在备考书上多多停留的眼神,看到高考有关资讯时下意识凝固的表情,还有平日里莫名其妙的笑容。他当然不会相信叶修这家伙这时候还会去想,可惜不能参加高考这种对他这个离家出走只为打游戏的大少爷来说矫情兮兮的事。直到某天陶轩过来问他们,沐秋,叶秋啊,战队的事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他才记起来叶秋这个名字是属于叶修的双胞胎弟弟的。

  战队的临时协议很快订了下来,叶修也终于在他和苏沐橙的提点下掐着时候给自己老弟寄去了成年礼,而不是破罐子破摔给叶秋送一份五三实行名为爱护实为闹心的关怀。与此同时,被陶轩以“平时回去晚也就算了,沐橙一小姑娘家家都要中考了你们还让她过来送饭,还不回去陪陪她!”为名赶回家来的苏沐秋,很是坦然地拿出了积蓄翻着花样给苏沐橙准备大鱼大肉来补身子,做得虽然没有多好吃,总归是为人兄长的祝福与心意。

  也是在这个时候,苏沐秋才知道这个做什么都上手极快的家伙,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笨拙的一面。

  一顿饭断断续续的总归是给吃完了。平时打理残局的事都是交给苏沐橙的,可现在是非常时刻,就算知道她八成没在干正经事,苏沐秋也没打算把她叫出来。叶修被留在外面擦桌子,苏沐秋一个人在厨房洗碗,等他甩着半干的手出来,正见叶修靠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苏沐秋站着没有走过去,虽说双胞胎这种只差了几分钟的兄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可叶修现在的心情他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一些。有些话想出口又出不了口,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外人,不好对别人家家事插手太多,到最后能出口不过是轻轻一声叹息。

  “叶……”

  “有烟吗?”

  叶修突然的问话让苏沐秋多反应了几秒,他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个皱巴巴的烟盒:“还有一根,上次老陆给的。”

  叶修拿过烟,又摸出了个打火机,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我去阳台。”

  苏沐秋在饭桌旁站了一会儿,回房间拿了件东西,跟着去了阳台。拉开纱门的时候,叶修蹲在地上,手里的烟已经下去了半支,他走了过去,贴着好友蹲了下来。

  “喏,拿去。”一只老年机被丢了过去,这是社区发放的和家里座机联机的手机,统共也就一百块,苏沐秋干脆给自己和妹妹各自买了一只,“这么担心的话自己问个清楚不就好了。”

  叶修一只手还拿着烟,左手单手接住手机,动作显得有些忙乱。他把手机摆正了,没问这是干什么,只是嘟囔着按开屏幕:“有什么好问的?”

  “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好问的?”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起身拍了拍大腿,“记得速战速决,长途很贵的。”

  苏沐秋的手机里当然不会存他弟弟的手机号码,叶修抿了抿嘴,手指下老式手机的按键还余有些许温热的温度,几乎不假思索,他按下了那个早已深深印在了脑海里的号码。

  “哎,沐秋。”

  已经拉开门朝里屋踏进一只脚的苏沐秋扭过了头:“啊?”

  “谢了。”

  “噗!”

  另一只脚也跨进了屋去。

  “穷客气,有功夫说废话还不如空下来自己回去看看吧。”

  “喂?”

  两个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叶修张了张嘴,一时竟没有发出声音。

  “喂?请问您是哪位?”

  “是我。”叶修抖了抖烟灰,拿起烟抽了一口又吐了出来,“我来问问你怎么样了。”

  “……你还好意思来专程打电话关心我我怎么样了?”

  “那必须的,谁叫我是个称职的老哥呢。”

  “你要点脸能死?”

  “不能。”叶修慢悠悠地说着,“这不我就干脆多要了一张脸吗?”

  “你再不说正题我就把电话挂了!”

  如果不是对现代工业产品有着绝对的自信和对弟弟实力有充分的了解,叶修真是毫不怀疑叶秋会直接把手机捏爆。他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绷着脸皮不太放得下来,兄弟两个一吵嘴就容易落了下乘。正因如此,每次叶秋的应对都利落到粗暴,说到做到,绝不给敌军半点反悔的机会。叶修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说点什么那头肯定得直接撂了电话,也不再卖关子了:“今天的考试没问题吧?”

  “我能有什么问题?”

  “你不是一直都挺头疼作文的吗?”叶修吞云吐雾着问,“听说这次B市作文还挺正常的,你写了什么?”

  “写完就忘了谁还记得这个?”叶秋笑了笑,又加了一句,“反正我是做好零分作文的心理准备了。”

  叶修一怔,手里尚未燃至尽头的烟险些从指间滑了下去:“有那么惨?”

  “都跑题了你说惨不惨?”

  “不是说今年B市的作文挺靠谱的吗?和什么A省S省比起来,简直是高考作文界的良心。”

  “我写得不靠谱也没办法啊。”明明不是件轻松的事,叶秋自个儿说得轻描淡写的,好像六十分作文拿个零分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反正能考上Q大不就好了?”

  “哟,还挺自信的嘛。”

  “必须的。”

  “那……”几句对话下来,叶修发现自己少有地词穷了。也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意识到,原来他和叶秋的生活真的已经隔得很远很远了。可即使这样,他依然能想象出叶秋此刻的模样,能想象出他坐在台灯前面,橘黄色的光落在他的发梢和眉睫上,勾出了一整个淡金的脸部轮廓,沉定又明亮,眼里的光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又挪不开视线,和每一个十八岁的青年一样,眉目间皆是神采飞扬的意气风发。

  就和自己一样。

  又和自己不一样。

  就和当年一样。

  又和当年不一样。

  叶修缓缓合上嘴。他发现自己或许已经错过了很多东西,从他离家出走到现在的整整一千零七十三天里,当年那个做什么事都按部就班、偶尔使性子也很快就收敛了脾气的弟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胆大妄为起来,而又不是初三刚结束时漫无目的地想着离家出走的任性茫然。他一直记得初中的时候叶秋总说着等以后高中毕业了,一定要跑得越远越好,最好半年才能回一次家,一个人在外头逍遥自在个痛快。正因如此,在某天看见弟弟给他留言说要考Q大的机械工程时,叶修愣了半晌,敲敲删删只留下一句:挺好的,你高兴就行。

  转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竟已经走向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握着手机的手指渐渐收紧,静默的时间太过长久,终是另外一边先沉不住气了。

  “别想太多啊。”那头传来的声音并不是那么清楚,社区派发的手机到底质量差了些,每一个音节都掺加了电流的杂音,有些沙哑的模糊,“我都挺好的。倒是你,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想到要打电话了?”

  其实也不是。

  叶修想起他顺走叶秋的包刚刚出走的头几天,钱、地图、瑞士军刀,还有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小东西,独独找不到一张目标明确的行程表。走一步看一步这种瞎碰运气式的做法不是叶秋一贯的行事风格,叶修把包倒了过来,却只觉得摸不着头脑。

  但他似乎也没什么立场去指责他,毕竟如果不是碰上苏氏兄妹,叶修很清楚他所谓的目标明确,到头来可能也不过是青春期一场过分疯狂的任性,比叶秋好一点的,也不过是以梦想为名义的苍白无力的信念与咬紧牙关不愿放弃的坚持。

  而现在……

  叶修抬起头,对着漆黑的夜空扬起了嘴角:“想到了就打打。哦对了,顺便说一声,我的正式合同马上就要签下了。”

  对面有一刻的沉默:“什么合同?”

  “你猜。”

  “我说你不会被拐去搞传销了吧!”

  “你成天读书脑子里都装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叶修哭笑不得,然后他听见那边不加掩饰的轻快笑声,完全没有第二天还要继续迎战考试的紧张与忐忑。

  “虽然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先说声‘恭喜’。”笑够了的叶秋轻咳两声,用没什么语调的声音一板一眼地说着,“但是你可以先回家来吗混账老哥,你知不知道你不在我一个人要吃掉两人份的慰问品!”

  “没用的,我要是回去了,妈就能准备四人份的东西。”隔着纱门,叶修瞟见了不知道端了碗什么东西去敲苏沐橙门的苏沐秋,扯了扯嘴角,“你一定不希望到时候自己要吃掉三人份的补品。”

  “滚!你有点做兄长的担当能怎么样?”

  “我都把我的一份分一半给你了还算不够有担当吗!”

  这样的对话简直无法进行下去,要不是对面还有呼吸声传过来,叶修甚至要怀疑叶秋是不是故意挂着手机浪费他话费。他揉了揉鼻子,笑着想起了有句话他好像一直都忘了说了:“高考结束是不是也算重获新生了?”

  “……照这么个说法你是不是这辈子都没希望得到救赎了?”叶秋没好气地回嘴。

  “哪儿能呢?这不我是你哥吗,总得早生一步来罩着你。”

  “稀罕!”

  “没有,我是说真心话。”

  其实生日这种东西,叶修一直觉得并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说得好听点这是他们人生开始的起点,可换个角度想想却是母亲受难的日子。要庆祝只要那一天就足够了,哪里需要年年都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对付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但是现在这个日子,到底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他离家的第三年。

  他们生日后的第九天。

  距高考结束倒数第二十二个小时。

  他记起自己和店家协商着怎么按时掐点把东西送到对方手上,恨不得整个快递公司都是自己家的人;他记起那天的照片里蛋糕上歪歪扭扭的灵魂画作,字体比蚯蚓扭出来得还要抽象,但他还是能认出自己的名字,和名字下写着的“生日快乐”;他记起曾经的曾经叶秋说着想要逃离,在真正可以选择离开的时候,他却选择了留守。

  他轻轻吸了口气。

  “叶秋,生日快乐。”

  对面的呼吸声微不可闻,他却似乎能听见他一瞬间屏息的声音。

  “呵,你也是。”那头的人这样说着,“比赛,加油。”

  身后是老旧的纱门,眼前是没有光亮的黑夜。梅雨时节的天就是不下雨也难有晴朗的日子,云层的白色偶尔可见,而谁都知道在这之后的星光是何等璀璨。对话到此结束,对面却迟迟没有传来忙音,也许他也在等着,但叶修暂时没有打断这份安静的意思。两个人就像在等着手机电量的倒计时,谁先没电另一方方才罢休。

  说起来,他也好,叶秋也好,他们的征途本来就像一段永远没有零点的倒计时,如果说胜利就是终点。

  大概每一次胜利都是下一段倒计时的启程。


-终-


评论(2)
热度(41)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