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点叶】哟,小点(上)

  苏沐橙拍上他的肩的时候,叶修正好又完成了一轮新年任务。猝不及防的惊吓并没有给清点着战利品的叶修带来什么麻烦,叼在他嘴上的烟还是那么稳定,一星儿烟灰都没落下来。

  “等等再来吧,果果叫我们吃饭去了。”

  “唔,马上过去。”叶修咬着滤嘴,看着奖励里的某件物品,犹豫片刻,还是把它拉进了宠物界面的宠物栏。

  苏沐橙原本打算先走,看见叶修一本正经地折腾着不知有多久没用过的宠物系统,一下子乐了:“哎,你怎么在弄这个?”

  “大过年的闲着也是闲着,随便玩玩吧。”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滑过,没做多想,叶修在“名字”一栏里敲进了“小点”两个字。《荣耀》里的人物都是第一人称视角,回到游戏界面后,叶修调整了君莫笑的视角,只能看见脚边有一个制作尚算精细的土狗脑袋。他笑笑,把烟连带着一截烟灰一道摁进了加了水的一次性杯里,退出游戏,拔了卡伸着懒腰说:“走吧,看看老板娘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中午就在网吧随便吃一点啦。”苏沐橙一边说着一边还推了推叶修的背,“别傻站着,过去帮忙布菜。”

  叶修被推着走了几步,无奈地回头看见苏沐橙脸上笑容洋溢:“我说大小姐,你怎么不过去帮忙?”

  “果果不让啊!”

  得,还真是,身为苏沐橙的头号NC粉,陈果怎么可能会让偶像过来打下手?看着苏沐橙理直气壮的模样,叶修笑着摇了摇头,果不其然,还没走出两步,他就听见陈果大声招呼着:“叶修你来了?快过来帮我摆个菜,我去拿碗筷。”

  叶修挠挠头发,快步走了过去,帮衬着把袋子里菜盒一件一件拿了出来,嘴上揶揄着说:“老板娘,怎么着我也算是你的偶像,你这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

  “偶什么像?”陈果翻了个白眼,往厨房走去,“你还拿着我工资呢。”

  “那要是她以后也拿你工资呢?”叶修打趣道。

  陈果噎了一噎,昂着头说:“那我不管,反正沐沐是我偶像!”

  看着老板娘潇洒而去的背影,叶修转过头就对笑得直不起腰的苏沐橙板起了脸:“笑什么笑!原则问题,严肃点!我碰上这么一个没有原则的老板娘,你放心吗?”

  苏沐橙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勉强把身子立正了些:“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反正干苦力的又不是我。”

  嘴上说归说,苏沐橙还是坐过来装模作样地摆了摆菜的位置。三个人本就吃不了多少东西,说是帮忙不过是顺口的指使,苏沐橙趴在桌子上拨着塑料菜盒,看叶修坐在一旁拄着头等碗筷的大爷样,她闲闲问道:“新年的宠物是有时限的吧?初七?”

  “差不多吧。”叶修把玩着打火机,双眼半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能帮忙战斗,摆着好看好看,有够鸡肋的奖励。”

  “鸡肋某人还不上用上了?”苏沐橙一甩头发坐了起来,“说起来以前你也有过一只啊。”

  摆弄着打火机的手指顿了顿:“你还记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哥哥不是还笑话你幼稚吗?”苏沐橙单手撑着下巴,神情不复先前的戏谑,眼里落了点柔软的日光,“说起来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叶修靠着椅背,一贯嘲讽味儿十足的笑里此时全是温情的味道:“是啊,那时候你还不玩《荣耀》呢,看着我带了只狗,还和你哥撒娇要不要也给秋木苏整个宠物。”

  “反正他也没答应,谁想到后来他居然在沐雨橙风的仓库里留了只凤凰。”

  “现在还在?”

  “还在。”

  “那也挺好的。一叶之秋的已经不在了。”

  网吧里的空调开久了有些闷,热气自上沉下,暖意融融地覆上了眼皮,莫名有了些安定的困倦。苏沐橙打了个哈欠,歪着头问他:“当时那只也是叫小点吗?”

  “是啊,小点。”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啊?”

  “这有什么为什么?”叶修失笑,“顺口呗。”

  “顺口还不如叫小白。”苏沐橙嘟囔一声,却也没有再追问。她知道叶修的脾气,如果打定主意不说,就算说干了嘴也问不出个一二三来。陈果这时候也回来了,经过一晚上的相处,三个人一点都不客套,掺杂着几句女孩子的话题和叶修偶尔的插科打诨,一顿饭很是愉快地吃了下来。等回到电脑前头重新刷卡登陆,叶修看着角色载入界面处君莫笑脚边小小的毛团,轻轻地笑了。

  “小不点一个。”

  “嗯?你说什么?”陈果不明所以地问。

  “没什么。”叶修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又眯着眼吐了出来,先前的缕缕白烟霎时卷成了一团云雾。苏沐橙若有所思地瞥了他一眼,开口有几分意味不明:“系统生成的宠物还不都是一个样子的。”

  “这哪儿有一样的。”叶修抖了抖烟灰,手指一动进入了游戏。

  “小不点只有一个啊。”

 

  叶修一直记得刚捡到小点的时候,B市的暴雨不期而至。铺天盖地的雨水倾泻而下,举目望去,水幕把世界一帘帘分割开来,每一片遮蔽处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雨水打得路灯的灯光都模糊了起来。时至今日,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一片水蒙蒙的夜色里看见墙角那个缩成一团的小家伙的,总之那时他举着伞愣在原地,身后是叶秋不耐烦的催促:“你还站着干吗?”

  他们离得不是太远,可雨势太大,他不得不走近些才能看清。一个小小的毛团蜷缩在墙檐那一点点遮蔽的地方,虽说聊胜于无,却也把它浇了个透湿。那时候叶修自己也还是个小孩子,看见这么一只小动物,新奇和关切让他不自觉笑了笑,大步朝它走了过去:“哎,这里怎么有只狗?——叶秋,你过来一下!”

  先前被老哥在车门口堵了会儿已让叶秋心里有些不快,现在外头这么大的雨,叶修还在外头窜,叶秋简直没法好声好气和他讲话,却还是走了过去:“你让我过来干吗?”

  “帮我拿着。”

  一把伞不容分说地塞到了弟弟手里,叶修抱起小狗,还没来得及惊喜它毫不反抗的乖顺,就被它微微颤抖的身体吓了一跳:“怎么抖得那么厉害?”

  接过伞的叶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兄长突然蹲下身去。顾不上调整左右两把伞的别扭,他赶紧伸过一只手去给叶修挡雨:“哥我说你……嗯?怎么有只狗?”

  “先别管那么多了,赶紧先进去给它擦擦,不然等下要生病了。”

  叶修二话没说往屋子里冲去,节奏始终慢了半拍的叶秋忙不迭追了上去:“哎,哥我说你,你慢点!”

  叶秋拿着两把伞跑到底平衡差了些,没能完全给叶修挡住雨。所幸家门口近在咫尺,冲进屋里的时候也只是肩头和发梢微微有些湿。他随意抹了把滑到脸上的水珠子,踢开两只鞋就往卫生间跑:“我先过去开水。”

  “你等下!我说哥,刚捡来的小狗能不能洗澡啊?”

  这个问题终于止住了叶修的脚步,他站在客厅中间迟疑地看了看怀里看起来尚小的动物。狗的眼睛看起来本来就是黑漉漉的,这淋得一身水,看它的眼神更有了几分水汪汪的脆弱与胆怯。叶秋总算收好伞关上门走了进来,他瞧着小狗有些警惕地审视陌生的坏境,却依旧乖巧地偎在叶修怀里,一时也有些惊讶了:“它好像还挺喜欢你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他无比顺口地接过了话,在弟弟的白眼之下重新找回了当前的重点,“到底能不能洗?淋了雨,要不还是……洗一下吧。”

  叶秋迟疑了一下,拧着眉头说:“隔壁常伯说刚到新环境的小狗怕生,先适应一下比较好。可看它不怎么怕你的样子,应该……不要紧吧?”

  叶修也犹豫了一下,他们兄弟两个对养狗都没什么经验,最多不过是从隔壁养狗的人家听了零碎的几句狗经。偏偏这两天隔壁那户人家出去旅游了,这下连个问的人都没有。他低下头,小狗正抬起头看他。它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眼神却异常乖顺,就像是一种交付,把它生命的全部,交付到一个认识还不到两分钟的陌生人类手上。

  叶修忽地就笑了。

  “那就用热水冲一下吧,要是有问题了,我们明天上宠物医院去。”

  很久以后,他才意识到,那是除了家人以外,第一次获得如此沉甸甸的信任。

  不,或许还要更为厚重一些。

  洗澡的全程小狗都配合得不得了,一点也不像到了生人地域的模样。水温的调节,从后往前的清洗,手法还是粗糙,但还算周全,一趟洗下来,叶修和叶秋也跟淋了雨似的狼狈不堪,头发湿成一片,也不知道是汗还是花洒喷出的水,兄弟两个对视一眼,指着对方笑得前仰后合。

  具体的细节,时隔十三年,叶修早就不记得了,可那双眼他始终记得一清二楚,湿润润的黑,看起来又大又圆,反倒显得它身形小了。他记得那时候他还和叶秋拌着嘴争吵到底要给小家伙起个什么名字,争论的结果不了了之,他抱起了它,发现小小的狗,其实眼睛也说不上有多大,就是亮,明晃晃的,像是盛满了雨下街灯的光华。

  “这么小一只,还真是个小不点。”

  叶修低低地笑着,眼里亮着和床头灯一样暖黄的光。

  那时候他怎么会想到,就是这么个小小的家伙,会在他未来行进的路上,占据那么大一块一地方,不是那么心心念念,却到底难以忘怀。

  他说。

  “那就叫你小点吧。”


-tbc-

———————————————————————————————

其实是之前那篇点叶的老叶视角~在 @汐宫核桃仁 核桃老师的帮助下,我终于有理有据地把它搞出来啦!【你确定?】之前那篇有技术性错误需要大改,就不扔地址了~_(:з」∠)_

本来这一篇还会拖一拖,结果发生了一连串乱七八糟的事让我忍不住先把这篇写了起来,自己也是脑子抽了抽,算是个教训。我吐槽从来都只私下,当时挂抄袭我都没打林方的tag,这一回破例了,希望永远不会再破例一回。

还是鹤爷说得好,用文说话就可以了~

好啦最重要的还是,呼啸O的无料终于可以有了!(重点是这个吗喂!!!)

哎哟我去昨天大半夜的我居然把最重要的一句话漏了!!!

关于荣耀宠物系统的梗来自我的女王大人Akasha!女王大人比较低调,感谢女王大人赐我好梗!【单膝跪下】


评论(12)
热度(1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