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叶周】区间车(一)

给 @焚砚 好巩巩的粮~乖,你只要负责卖萌吃粮和产粮就够啦~【摸摸头】

所以答应我,我们不要渣J3了好吗?(。

本以为一发完结……我又低估了自己的话唠……【剁手】关于杭州和上海的交通问题……飞机咱就算了我们还是正常点走高铁哈~根据原文轮回俱乐部应该在静安寺附近,简直天助我也!私设小周家在娄山关路天山路一带,有不妥的地方欢迎指正~=w=



Chapter1·Link

  如果不是站台上发生的那一点小小的意外,叶修想他大概又会站在淞虹路的站台上,暗自吐槽着“这是什么诡异的debuff”,和其他乘客一起等着下一班前往终点站的地铁的到来。

  如果不是那一点小小的意外,也许他也不会心血来潮主动走上周泽楷这班区间车,自己都不知道终点会在何处。

  可等数年之后再回头看来,也许这一趟车才是最好的。

  少年撞上自己的时候,叶修正低头在看表,估算着自己赶不上车的几率会有多高。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上了这班车——八成还得在淞虹路站下车再等个一班,应该刚刚能赶上检票开始。所以在楼梯口被撞掉了蛋糕以至于没有挤进地铁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东西掉了,而是完蛋,这回说不定要改签了。

  这样的想法只在脑海里停留了一瞬,叶修很快意识到如果他上的这班又是区间车,那在淞虹路等下一班车和在娄山关路等下一班车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愣神只是一刹那的功夫,可就是这一两秒的时间,他错过了最佳的捡蛋糕的时机。

  他清楚地听见塑料袋和蛋糕盒在男人脚下发出悲惨的哀鸣,那声音之惨烈让他的心在一瞬间给揪了起来,没等他表态,误伤蛋糕的男人先跳到了一边,叠着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下子没刹住脚,不好意思啊。”说完,男人就像完成任务一样,快步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徒留叶修一个人瞪着眼站在原地,萧索着一颗碎了满地的心飙出一句:“靠!真不好意思赔我一盒蛋糕啊!”

  毕竟是从他手里掉出来丢到别人面前的路障,叶修郁闷归郁闷,倒也没多少怨气,只当吃了个闷亏。他挠了挠头,蹲下来打算看看里头的蛋糕还能不能抢救一下,指尖才碰到袋子上,头上一个冷不丁响起的声音吓得他素来稳定的手都抖了一抖。

  “对不起!”

  他抬起头,这才发现一个看起来十八岁上下的少年正憋得满脸通红,局促地站在一旁和他道歉:“是我撞到你的,对不起,我赔。”

  这年头这样实诚的娃实在不多见,叶修看他急得连眉头都皱起来了,险些没笑出来:“你要赔什么?要是这里面是只仓鼠,被踩死了,你还打算再养一只还给我吗?”

  少年的耳朵尖都跟着红了起来,他讷讷着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好容易还是完整地把意思表达清楚了:“袋子……巴黎贝甜,是蛋糕。”

  这下叶修也反应过来了,显然少年虽然是一副愧疚得要烧起来的样子,可该有的观察和思考一点也没少。

  有意思的小家伙。

  先前本就没什么火气,被少年这么一搅和,叶修心里最后的一点郁闷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他笑了一声,继续低头拆盒子。蛋糕们看起来并不怎么幸运,那一脚踩得实在不是位置,一盒子四个蛋糕居然无一幸免,最完整的一块都被踩掉了一个角。叶修啧了一声,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法拿这种蛋糕去跟苏沐橙交代,被糟蹋成这个样子,他也不乐意做垃圾回收站,随便收拾了一下,起身走了几步直接把残骸扔进了垃圾桶里。

  不想一转头,正对上少年依旧有些泛红的脸。

  “多少钱?”少年一只手插进口袋里,盯着他的脸问。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多少钱?”

  “蛋糕。”少年问道,“多少钱,我赔。”

  “啊,这个啊,不用赔了,你也不是故意的。”叶修摆了摆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去候车区等待下一班车的到来。这回他本是陪着苏沐橙一起来S市游玩的,没成想苏大小姐的逛街计划时长大大超出预计,回程的时间已经迫近,他们才发现答应帮人带的东西还少了一些没买。两人一作权衡,干脆留下叶修把清单上剩下的东西买齐了,苏沐橙早回去一天拍广告。

  他知道苏沐橙喜欢宾馆附近那家巴黎贝甜的蛋糕,反正和地铁站顺路,就干脆买了一些,谁想会出这种岔子。

  按照他的设想,事情就应该这样过去了,这不过是旅途中再小不过的一次意外。可少年的执拗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分明看见对方的眼神在往对面瞟,可瞧见自己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就毫不迟疑地跟了上来。

  “我说……”叶修无语地看着站得和旗杆一样笔挺的少年,头一回质疑起了自己的表达能力,“这真的不用你赔,我自己都不记得买的时候花了多少钱了。”

  这回少年脸倒是不红了,皱得和脱了水的丝瓜似的,不明就里的还以为是他受了委屈。

  啧,难办了。

  要掉头走人置之不理对叶修来说完全不是难事,可看着少年这么一副模样,他也实在不忍心就这样甩手走人了。

  干脆随便说个价钱好了。

  他轻咳一声正打算随口报个十块十五块的糊弄过去,少年的手机猝不及防响了起来。少年愣了愣,赶紧拿出手机点了接通。看到来电人时他脸上一闪即逝的惊喜与担忧叶修都没有错过,下一刻,少年嘴里说出的只言片语让他霎时睁大了眼睛。

  “叶秋前辈……还在吗?”

  “能……让前辈再等一等吗?”

  “就是……想切磋一下。”

  “嗯!我马上过来!”

  “会小心的。”

  挂了电话,少年脸上又起了点红,这次可不是紧张的,而是兴奋的。他亮着一双眼,在看到叶修时又陡地暗了下去。

  “那个……我……”

  “你玩《荣耀》吗?”

  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周泽楷不解其意,还是照实点了点头。

  “我想到要你怎么赔我了。”叶修收起先前有些失态的表情,他挑了挑眉,笑得有几分无赖,“要不这样吧,我也不要钱,你送我到车站,怎么样?”

  少年迅速黯淡的双眼叶修看得比谁都清楚,他也不说话,只是按着行李箱静静地看着。对方如果就此甩头走开他也不会感到意外,按照少年之前的较真,应该还是会好好和他解释一番理由,再匆匆离去,虽然叶修相信自己只要两句话就能给他噎回去。出乎意料的是,消沉了几秒之后,少年再次抬起头,语气铿锵而笃定:“我送你去。”

  呼——

  左右两边的地铁几乎在同一时刻抵达,一班前往静安寺,一班到达虹桥火车站,叶修还没动作,少年抢先一步拿过叶修的行李走进了去往虹桥火车站的车厢内。叶修吓了一跳,赶紧跟进去:“哎,行李不用帮我拿,我自己来就好!”

  少年摇摇头:“说好的,我送。”

  叶修这下彻底没辙了,却自己先笑了起来。他自己就是个犟人,可犟成这个样子都不让人恼火只觉得无奈的实在不多见。许是担心自己是否冒犯,见叶修笑了,少年反倒犹豫了起来,他抿起了嘴,睫毛不受控制地颤了一颤,可目光还是直视前方,一点也没有退却和胆怯。叶修不动声色地重又把手搭到了行李箱的拉杆上,和少年的手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他问:“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周泽楷。”少年抿了抿嘴,又详述了一遍,“周朝的周,江泽的泽,楷书的楷。”

  “周泽楷是吗?”叶修不经意地动了动手,另一边传来的力道还挺大,看起来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他也不急,接着问道:“你是轮回的选手?”

  周泽楷瞪大了眼,叶修紧跟着解释:“你刚刚不是在电话里说要和什么叶秋前辈切磋一下吗?我没猜错的话,叶秋是那个嘉世的叶秋吧。”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不就是了。”叶修笑笑说,“在S市,又叫前辈,又点名道姓着要他等一等和你切磋,九成九是轮回的新人没跑了吧。”

  这样面面俱到的分析让人连反驳都无从开口,周泽楷不是个会说瞎话的人,别人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他也不好意思腆着脸皮否认。见他干脆地点了点头,叶修打趣说:“那不得了了,我要不要提前要个签名,万一以后你出名了,还能拿出去炫耀炫耀。”

  周泽楷眼底透了些笑,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反问一句:“你呢?”

  “我什么?”

  “名字。”

  “这个啊。”叶修故作神秘地冲他眨了眨眼,“你很快就知道了。”

  这样的回答要说它敷衍都嫌太过抬举。周泽楷皱起眉头,刚想说什么,就被叶修给抢先打断了:“你看。”

  他顺着叶修的视线看了过去,地铁里的小电视上,正播着轮回的比赛。主场地区播放的视频当然不会是轮回的败局,视频里正播着擂台赛的对决,轮回队长张益玮和临海的赵杨斗得不相上下,一时真看不出来谁比谁更胜一筹。

  “有什么想法吗?”

  这场比赛轮回内部是早就做过复盘的,虽然周泽楷本人还未正式晋升为职业选手,私下里也把轮回的每一场比赛吃了个透。此刻被人问起,他很快给出了回答:“慢了。”

  叶修追问:“谁慢了?”

  “一枪穿云。”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又补充说,“乱射不集中,有空隙。换成滑铲,靠近后再用乱射压制,打乱节奏。”

  “赵杨可不是死的。”视频里海无量一个气贯长虹破开局面,叶修问,“滑铲逼近,已经不是四步枪体术,而是三步了,你觉得你可以驾驭得好?”

  “可以的。”

  没有多余的言语,叶修侧过头看他面容沉定的侧脸,少年人的稚气还未完全褪去,却已是半个大人的模样。这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才能有的神采,因为涉世未深所以满怀着憧憬神采飞扬,又因为略通世事而努力想让自己可以更成熟更稳重。

  就像四年前的他自己一样。

  周泽楷是吗。

  叶修再次看向小电视,很低地笑了一声:“那你有兴趣,听听我的意见吗?”

  周泽楷蓦地张大眼睛转过头来看他,叶修不动声色地趁少年松开手时把行李箱拉了回来。

  “就从你说的开始,一枪穿云的乱射……”

  分析和讨论一直进行到地铁到站为止,两人从电视上的比赛一路谈论到轮回的队伍配置,而到了真正核心的资料,周泽楷便自觉地缄口不言。叶修也不对此深究,自然而然地转开了话题。真的聊了起来,他也慢慢了解起了这位轮回后辈的风格,话虽少,可每次出口都能一针见血。以至于等他们到站了,叶修一时间居然还有些舍不得。

  “这回运气怎么那么好……”

  叶修看着地铁外“虹桥火车站”的几个大字,感慨了起来。往常只要他坐二号线,就没有一次是可以直接坐到站的,不在“淞虹路”停一停都对不起他自带的区间车buff。为此苏沐橙不止吐槽过一次,偏偏这回他想多停一会儿了,二号线不让了。

  又把行李箱“抢”了回去的少年走在前头上了电梯,叶修站在他的身后,看他的目光始终看向前方,下意识地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可手到口袋边上,又收了回来。

  差点忘了,这里是地铁站。

  火是没法点上了,可心里头的火一时压不下去,不知在何时已星火燎原。

  就算两人对《荣耀》的交流,只有这短短的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也确信,只要给他足够的舞台,这个少年终将耀眼夺目。

  思维,意识,他已在现役轮回队长之上;技术,经验,他暂时还无从判断。

  不过总会有机会的。

  说好送他到站,周泽楷真的就吭哧吭哧帮他把行李拖到了地铁出口处,见他拿出交通卡一副打算继续送下去的样子,叶修赶忙上去拉住他的手:“行了行了,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哎小周,这样叫你没问题吧?”

  周泽楷笑笑示意并不介意。车上短短的交流让他意识到眼前这位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青年恐怕来历并不那么简单,他对《荣耀》的见解之深,就算是同队的前辈也无法企及。脑海里关于现役职业选手的印象一个个排除,到最后唯一剩下的猜测让他惊诧不已,而很快他就把这归为自己无稽的猜测。

  那位前辈,现在应该在俱乐部里才是,怎么会在地铁上陪他聊了一路的《荣耀》?

  没准就是网游里哪位不世出的高手呢。

  周泽楷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叶修当然不会知晓,他想了想,从自己贴身背着的包里挖出了本本子,扯了张纸下来,又不知道包里的哪个角落掏出了支笔,靠着出站闸机刷刷刷写了起来。

  “小周啊。”

  边写他边说着。

  “游戏玩得再好,也要学会留心眼,就算是《荣耀》,也不是那么甜的。”

  一句话说话,笔下也正好收尾。他收了笔,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用纸把它包好,交到了周泽楷手上:“收好了,等上了地铁再看。”

  周泽楷还在状况之外,赶紧缩手拒绝:“我不能收!”

  “要你拿着你就拿着。”一路上都表现得挺随意的叶修在此刻突然强势了起来,他直接把东西塞到了周泽楷手里,语气没有明显的加重,却分明是不容置疑的味道,“我们这样推来让去的,我就要赶不上车了。”

  周泽楷到底拧不过强硬起来的叶修,手里的纸包被攥得皱了起来,他天人交战了片刻,终是在对方的注视下把东西收了起来。叶修愉快地笑了,拖着行李箱转身往地铁出口站走去:“接下来就别送了,以后有缘再见。”

  周泽楷愣在原地,看着青年挥手而去的背影,明明看起来有些懒洋洋的,他却仿佛重新从这个背影上认识了潇洒这个词的涵义。东西都送给他了,现在再追上去未免显得太不明事理了些。他咬咬牙,转身往楼梯跑去,去赶最近的一趟二号线。

  他的运气很好,刚刚跑到底下,绿白相间的地铁已经稳稳地停在了轨道上。他赶紧顺着人流挤了进去,进去之后还来不及站稳,就赶紧拿出纸包打了开来。一张《荣耀》账号卡躺在纸包的正中间,还顾不上诧异对方为何要送账号卡给他,周泽楷看着白纸上写给他的几个字,一下子张大了嘴。

 

  很高兴认识你,小周。

  我们回头见。

  叶秋


-tbc-

评论(16)
热度(3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