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叶周】区间车(二)

看在我爆字数(就爆了那么一点点!)的份上,大家原谅我好不好……TT TT

 @焚砚 好巩看!说好的粮!!我是不是很棒!!【拖了那么多天自己滚!】

出了一点小小的BUG,把前一章结尾修了一小下~前面在这里~【一】



Chapter2·Opportunity

  “叶秋前辈在吗?”

  看到方明华的短信的时候,苏沐橙正和叶修出了备战室,准备先去比赛现场。只一眨眼的功夫,她就猜到了同期牧师的心思,手下飞快回了一句“运气不错,你们现在出来还能看见我们”,苏沐橙开了飞行模式收起手机,抬起头冲叶修嘻嘻一笑:“那个轮回的小队长想来提前和你碰面啊。”

  “是吗?”此时的叶修还没修炼到数年后人烟合一的境界,叼着烟讲话,咬字略有些含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对我本人那么感兴趣?”

  “谁叫你喜欢装神秘。”苏沐橙说,“前阵子论坛里还有帖子猜你是女的呢。”

  叶修失笑:“这误会可就大发了。”

  “安心啦,很快就被人辟谣了,回复里还有一个话特别多的把你是妹子这件事从头到尾吐槽了一遍,我猜八成是黄少天。”

  “那么闲?下次和他去JJC交流一下。”

  “记得关语音。”

  “那不是必须的吗?”

  两人毫无负担地在背后黑着联盟的妖刀,说话间已要拐弯下台阶。声音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叶修转过头,明明是方明华走在前面,他先看到的,却是周泽楷微微睁大的眼和随后略有些拘谨的笑脸。

  “前辈,沐橙,你们等等。”

  见两人停了下来,方明华带着小周赶紧快走两步来到跟前,叶修拿下烟对着他打趣说:“这么想见我,怎么不直接和我联系?”

  方明华笑笑:“这不是前辈你不方便联系,我们才找沐橙迂回作战了嘛。看起来这回运气不错。”

  “那你得谢谢小周,一看就是沾了他的运气。”叶修别过视线,口气熟稔地和周泽楷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小周。”

  周泽楷还没反应,方明华先惊了一惊:“你们之前见过?”

  许是叶修的态度太过随意,原本神情还有些不自然的周泽楷看着他,也跟着笑开了:“偶遇。”

  “那还真是巧了。”方明华乐呵呵地说,“前辈你不知道,夏休期你来轮回,小周本来呆在家里,一听到消息赶紧赶了过来,可惜还是没碰上,原来你们已经见过了啊。”

  夹着烟的手指下意识收紧,烟身在指间微微变形,挂在嘴边的一点懒散的笑被他收了回去,叶修动了动嘴,刚想说点什么,就看见年轻的队长张大了眼,随即拧起眉头冲他轻轻摇了摇头。叶修瞟了他一眼,又把那点笑挂了回来:“凑巧而已。”

  方明华呵呵笑着,回过神拉了周泽楷一把:“这回又见着了,怎么还不说两句?”人被他拉着往前走了一步,他瞅了叶修一眼,凑到周泽楷耳边提点,“你不是一直很想和叶秋交流交流的嘛,机会难得,这次不要惜字如金了,去吧!”

  推力自背后传来,力道不大,他还是往前多迈了两步。刚才的焦急已然不见,周泽楷站在叶秋面前,看他除了手里多了一支烟,身上换了嘉世的队服,其他与四个月前并无分别,连嘴角勾起的角度都没什么变化,可他心底莫名就升起了一阵不真实感。

  虽然除却那次偶遇,和用他送给自己的小号在JJC里跟他切磋了几场,他们两个本来也谈不上有多熟。

  要说点什么好?

  又见面了?

  请多指教?

  想和前辈交手已经想了很久了?

  一条比一条虚伪,还不如问“吃饭了吗”比较实际。

  呃,可是现在都过了七点半了。

  要是方明华有读心术,听到他此刻的OS估计得气得笑出来,但他的确很认真地想着要说点什么,尽管他有些泄气地发现,真的见到叶秋本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拙于口舌这个事,周泽楷比谁都清楚,眼下不知从何开口的无力感让一贯对交流比较迟钝的他都有些烦躁了起来。在叶修看来,本就寡言的后辈,这次干脆完全陷入了沉默。这样的场景让叶修觉得他俩似乎还是站在二号线站台的楼梯口,为了一盒他都不知道多少钱的蛋糕互不退让。他搔了搔脸。

  这样可不好。

  “小周,没什么要说的我们就先过去了。”

  站在后头的方明华看起来比本人还要着急,戳了戳周泽楷的后背低声说:“小周,说话呀!”

  方明华带他来见叶秋的用意,他是知道的。他接触《荣耀》的时候,正是嘉世横扫联盟、斗神之名最盛的时候,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对叶秋多多少少怀着点崇拜和向往的心思,哪怕是霸图的死敌,也不得不承认荣耀第一人这个称呼,于叶秋的确是当之无愧。

  周泽楷也不例外。

  但连方明华都不知道,他第一次认识叶秋,却并不是在视频里一叶之秋大杀八方的强势与锋锐,而是荣耀大陆里一次偶然的观望。

  那时期末地狱刚刚过去没多久,《荣耀》里大家对第一届联赛冠军的追捧热潮已有些退去,“叶秋”这个名字对刚刚踏入荣耀大陆、又鲜少逛论坛的他来说,仅限于旁人口中偶尔带着些崇拜的谈及和JJC排行榜里“一叶之秋”这个高居不下的名字。

  那时周泽楷不过是荣耀众多玩家里上手快的新人,连跟着公会去抢野图BOSS都还远远不够格。满级后的一次任务让他跑去了某个55级BOSS出没场所附近的高地,就在那里,一个视角转动,他再也没能移开视线。

  他看见一叶之秋带着几个嘉王朝公会的角色窝在山脚某个阴暗的角落打着BOSS,尽管离得不远,可要不是他站的角度刚刚好,根本无法发觉。他们是怎么带着BOSS从大队人马中杀出领到这么个偏僻角落的他并不知道,也没什么兴趣了解,他只知道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人挥舞着战矛,光芒耀眼得旁边的人都只能成为陪衬。

  BOSS劈砍而下的刀就悬在头上,周泽楷在一旁看着手心里都忍不住起了汗,那人却不闪不避,一记龙牙抢先命中,一个无属性炫纹即刻出现在他身后,就凭着那一瞬间的移动加速,一叶之秋靠着操作硬是迎面躲过了那记攻击。

  然后,怒龙穿心!

  他记得,就算那一幕已过去了整整三年,他依旧把它印在心底最深处的地方。

  最简单的破解,最犀利的攻击,最张扬的姿态。

  直接得让观者心生胆寒,继而热血沸腾!

  原来只是那么简单就可以了。

  用最为直接的攻势,最为迅捷的动作,直接冲上,破解,就可以了。

  鼠标已在手中变得汗湿,周泽楷却仿佛无所察觉,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角色背后的操作者一次又一次用这些看上去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近乎不可思议的攻击,亮着一双几欲燃烧的眼,在心里用力刻下了那个名字。

  叶秋。

  也许没有那一眼,他仍然会慢慢了解到这位荣耀的顶尖选手、仍然会因为对游戏的热爱最终走进这个圈子,可他知道,那亲眼见证的一幕总归是有些不一样的。

  那一刻心底的热血激荡总是不一样的。

  而那份心情,从当初到现在,从来没有改变过。

  方明华见周泽楷还是没有动静,紧接着补了一句:“就说说你为什么想见他呗。”

  为什么?

  放在身侧的手掌悄然紧握成拳。

  那时候他是怎么想的?

  既然那么简单的话,是不是只要比你操作更快,比你攻击更猛,比你的姿态更为直接。

  我也可以将你打败?

  他忽然就笑了起来。

  身后是自他被战队发掘后就一直对他关照有加的前辈和稳重靠谱的队友,口袋里是他有自信发挥出比前队长更强大力量的账号卡,而他的双手,他从未对它们有过质疑。他想起那天自己接到电话后二话不说就往地铁站跑结果不小心撞到叶秋时的场景,大多数人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新人对业内大神的仰慕而已。但他知道,真相远远不是这样。

  他终于张开了口。

  “我们会赢的。”

  饶是身经百战如叶修,见一直腼腆内敛的后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也是愣怔了一会儿。但很快他就稳住了,笑里还是和先前一样的漫不经心,眼里燃着的分明是火的颜色。

  “话可不能说太满。”叶修慢悠悠地说,“要是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周泽楷只是笑,语气和神情一般温和,脊背却一直挺得笔直:“不会。”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无聊地去追问是不会输还是不会哭。夏休期时他已用小号认识了面前的少年在场上是怎样犀利强硬的风格,本以为是个上下反差极大的选手,现在他却发现,有些东西他要重新评估了。

  “那么,场上见。”他笑了笑,举起夹着烟的手随便挥了挥,转身往楼梯下走去,下了一步台阶又突然停住,对着方明华说,“还有明华,一个好的治疗,要照顾的可不仅仅只有比赛啊。”

  叶修走了,苏沐橙当然不会独自留下,只是临走前她又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漂亮的眉眼弯出了一个恰好的弧度:“你还真有意思,加油吧,希望你能单独碰上他。”

  跑下楼,不出意外,叶修正站在拐角处等她,见她下来了,他吐着烟眯起了眼:“嘴上还真不客气啊。”

  “哪里不客气了?我又不知道他打单人还是擂台,这要碰运气的嘛。”苏沐橙笑眯眯地说着,“哎,刚刚是怎么回事?”

  叶修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事,毕竟那时候周泽楷的表情动作明显到一点不做遮掩,别说苏沐橙这样鬼精灵的,随便换个谁过来都能察觉哪里不对。他吸了最后一口烟,把尚未熄灭的烟头摁灭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没什么,小事而已。”

  叶修不愿意说的事,苏沐橙从来不会多问。她撩了撩散在眼前的头发,自然地转过了话题:“上次你提到的,在地铁上碰到的很好玩的人,就是他?”

  “是啊。”

  “那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家,这辈子第一次去虹桥不用坐区间车。”

  苏沐橙的吐槽一点都不客气,叶修眯着眼弯起嘴说:“是要好好谢谢他,别的我也给不起,那就让前辈给他好好上一课吧!”

  这一场比赛,最后以8:2嘉世大胜告终,这不是一个让人意外的成绩,就算对周泽楷抱有极大期待的轮回老板,也没指望过新出道的小鬼能在如日中天的荣耀第一人身上讨到什么便宜。事实上在大多数人眼里,这一局轮回的发挥并不差,至少守擂的周泽楷能以50%的血量对战豪门嘉世最后的王者,这是一个足以傲视同期其他新人的成绩。

  可是还不够。

  和苏沐橙握手的时候,周泽楷虽然还是微笑着的,但谁都能看出,这样的微笑不过是出于礼貌罢了。

  如果要打败他,这样还不够。

  握着自己手的力道一下子大了起来,周泽楷怔怔地抬起头,看见对面的姑娘也是笑着,眼里却又不是笑的意味。

  “打得不错。”她说,“不过要战胜他,还差得很远啊。继续努力吧!”

  下场之后,苏沐橙没有等别人,直接去了外面,正看见叶修靠在大巴上,一支烟燃了一半,烟雾萦绕在他眼前,那样白那样淡的颜色,很难让人想象它有着那样呛鼻的味道。他透过烟雾看过来,一口烟徐徐吐到末尾:“小朋友怎么样?”

  “能怎么样?挺好的。”苏沐橙耸耸肩,“就是有点不甘心吧。”

  叶修抖抖烟灰:“呵,他的话,以后恐怕会越来越难对付吧。”

  苏沐橙呵呵一笑:“评价还蛮高,你怎么对他那么有兴趣?”

  “因为一点历史问题?”叶修眨眨眼,“你可以去问问他怎么对我那么有兴趣,也许是我太帅?”

  “少扯了,人家比你帅多了。”苏沐橙说着先踏上了车,在走进去前探出头来看了他一眼,“我真挺好奇的,那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敲了敲车身,仰起头冲她笑:“说不定你马上就知道了。”

  苏沐橙翘起嘴角,小跑着进了车厢。叶修还在外面吞云吐雾,看着剩余的嘉世队员陆陆续续走了出来,笑笑让自己站直了些,烟蒂扔在地上,脚下一踩,在水泥地上留下一道黑色的痕迹。

  但就连叶修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马上,居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第二天早上他打着哈欠下楼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天他和苏沐橙讨论的少年,今早会站在他们酒店的大厅,看见他出来了,他赶忙站了起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刚刚苏醒的大脑还有些缺氧,叶修呆了一呆,才走上去搭了话:“小周?”

  周泽楷抿着嘴笑了笑,把东西递了过去。

  “蛋糕。”

  “什么蛋糕?”

  “上次把你的蛋糕弄坏了。”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见叶修没有接过的意思,直接把盒子塞到了他空着的手上,“这个赔给你。”

  叶修还有些不在状况内:“不是,你这是哪里买的?商店这个点还没开门吧。”而且轮回附近好像也没这个店。

  “我回家了,昨天晚上买的。”周泽楷说,“刚好。”

  “还有……”

  “还有什么?”叶修掂着蛋糕,心里头也起了点兴趣。他相信周泽楷并不仅仅是为了这么一盒蛋糕来的,而事实证明果然不止如此。

  “方哥他不知道。”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咬得清清楚楚,“旅游去了。”

  这样言简意赅的句子,叶修倒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抬起手曲拳在人中上擦了擦,漏着笑说:“小周,你这真是……”

  “能问问吗?”

  叶修挑挑眉:“你问。”

  “前辈,怎么知道的?”

  叶修干脆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点支烟,不介意吧?”

  周泽楷有片刻犹豫,还是摇了摇头。叶修点上火,叼着烟拿出袋子里的盒子,拆起了包装。陆续下楼来吃早饭的嘉世队员瞧见队长搁这儿和轮回的小队长唠起了磕,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圆,不过队长威信摆在那儿,叶修挥了挥手,总算没人围上来,一个两个都一步三回头地交头接耳着过去吃早饭了。

  “小方旅游去了,是吧?”叶修低着头,把盒子的包装一点点扯开,“你没有正式出道就被正式队员穿小鞋,那时他不在,现在他还那么护着你,想一想就知道了吧。”

  周泽楷眼里闪过一丝了然,他想说点什么,可怎么也组织不出个合适的句子来。不过他没有纠结太久,叶修忽然顿下的动作把重点转移了。

  “这几个……”

  周泽楷顺着叶修的目光瞅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天看到了,踩坏了,也能看出来。”

  叶修对蛋糕这种东西没什么研究,若不是打开的蛋糕盒里整整齐齐摆着那天他买的四只蛋糕,准确地唤醒了他的记忆,换他自己去柜台,都不一定能挑出来上次到底买了什么。他抬起头,少年微微低下头,正好目光相对。

  他笑了。

  “小周,我要是姑娘我就嫁给你了。”

  周泽楷也不说话,只是笑,脸上有些薄红。他的眉眼生得好看,不是小白脸似的秀气,往俗里说就是剑眉星目。像现在,就算有些脸红依旧不改俊朗,笔挺的鼻梁衬着他墨黑的眼,又精神又明亮。

  恍惚间,叶修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他刚来H市没多久的时候,和跟卖菜大妈唾沫横飞着砍价的苏沐秋开玩笑说,你们南方人还真是精打细算。

  这话里的揶揄苏沐秋自然听得分明,他拎着菜嗤笑一声:“你个北方来的小鬼头晓得什么?我们南方人有我们南方人的豪爽。”

  说的也是,叶修吐了口烟,隔着薄薄的烟雾看着那头后辈温和腼腆的笑脸,想着旧日里自己那位同样豪爽的好友说过的话,像是模糊了从过去到此间的全部岁月。


-tbc-


评论(6)
热度(39)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