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九国/秦兰】七夜梦(一)

超难过……黄少的生日……一个字也摸不出来,干脆摸到九国去了……【喂!】
去年年底就想好的文,想想自己去年暑假就说好的双花还没写我还是省省算了……很久没写古风感觉都不太有了,什么时候想到什么时候更新吧~大家来吃个安利呗~【眨眨眼】
话说早春宴到底什么时候上市啊……【挠墙】


       兰汀醒来的时候,一枝紫星花正从他眼前坠下,他茫着眼,只觉着入眼是一片紫,直到耳畔响起花瓣溅起的声音,他倏地睁大了眼,彻底清醒了。他揉揉眼坐了起来,再睁眼,莽莽紫原,却不再是先前模糊的一片影,深深浅浅错落有致,他本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海,抬起头,却能看清垂在头上的那枝花的每一点纹理轮廓。
       紫星山谷。
       此前他从未涉足此地,可看遍九国江山,也只有紫国的紫星山谷能装点得起这般盛大的紫色。
        “我怎么会到这儿来?”
       风忽然大了起来,满地的花凌空乱舞,兰汀赶紧抬起衣袖挡在眼前,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脸上,他腾出一只手按住,待大风过去,他把它放到眼前。
       是花瓣,还带着水,紫得发蓝,像昨天入夜前的那抹靛色。
       好像有哪里不对。
       兰汀抿了抿嘴,撑着地站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先走着便是了。
       紫国的紫星花名扬九国,它们柔软而尊贵,除了紫国,无法在其他土地上生存。他想起姐姐订的那口棺,摆在白清明的锦棺坊里,画着一团一团如烟的紫色。那时候他耷着眼去给奸滑的老板送钱,说话闷闷的还带着鼻音,白清明笑着拨起了算盘,问他你们兰家是没人了,让你个少爷亲自过来送钱。他抽抽鼻子说,不是,我能为阿姐做的只有那么多了。
       白清明推开了算盘,沉吟许久,摸着他的头笑了起来:“需要你的时候还多着呢。去,回去记得给她捎点瓜子磕磕。”
       他低着头垂着眼,却弯起嘴笑了起来:“嗯!”
       别人都说锦棺坊的白老板,做着死人行当,长得像艳鬼,宰起人来也像鬼,偏偏后面镇着个独孤家的柳公子,能不招惹万万别去招惹。可兰汀知道他是个好人,就算老是和柳非银一起捉弄他,心里却比这紫国的花还要软。临行前他们本说要送他,却被他连夜给逃了。现在他倒有些后悔了。
       “要是白大哥和柳大哥也来就好了……”他小声嘟囔着,突然又拍了拍脑袋,“啊,他们都来过紫国的。”
       有一点懊恼,心里却是高兴的。扬着的嘴角骗不了人,在画册里看了那么多年的紫星花海,他终于也来到了这里。他似乎忘记了什么,想了一圈没记起来便作罢。想来不是太重要的事,不是太重要的事,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这要是给他爹知道了,大概又要恨得直叹气。他自小记吃不记打,家里惯出来的软糯性子,他爹每次要打他,一见他那副咬着嘴要哭出来、又努力把眼泪憋回去的样子,就心软了。
       “罢罢,总归有家里罩着你,吃亏了便吃亏吧。也就你这性子了,不记得也是个好事。”
       可是现在,那些惯着他、宠着他、护着他的人都不在了。
       不要紧,一个人他也会过得好好的,不会让他们担心。
       可……
       我到底为什么要一个人来这个地方?
       他听见风里似乎传来了谁的笑声,又或许是花儿带来的错觉。脚下的柔软飘忽得不真实,鼻端浓郁的香气让他觉得恍惚坠入梦境,就像他刚醒来时看到的那抹淡紫。
       还是继续走吧。
       兰汀摇了摇头,花海铺就的地毯让他以为自己还在雁丘的沙漠,深一脚浅一脚的,每一步都不怎么踏实。
说起来,我什么时候到过雁丘了?
       又往前走了一段,他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困倦一下子消退,他紧跑两步,绕过了岩壁,正看见一位年轻的僧人在石滩上禅坐。他合着手小心翼翼走了过去:“打扰了,敢问师父,此是紫星山谷的何处?”
       “一条溪流罢了,往东走三里便是凤鸣王城。”
       僧人没有睁眼,声音像一潭没有波澜的水。兰汀挠挠头,憋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着问:“请问东……东是何处?”
       我不是不识方向,兰汀在心里默默给自己辩解,只是这铺天盖地的花,根本认不清东南西北。
       僧人睁开了眼,兰汀期待地看着他,却被他出口的第一个词吓得不轻:“兰小公子?”
       兰汀直接跳了起来:“你……你怎么认识我的?”
       “兰城主家的公子,我还是认得的。”
       僧人的语调还是淡如静水,说出来的话倒让兰汀咋舌不已。乖乖,我们风临城兰家什么时候已经出名到紫国山谷里的一个和尚都知道了?
       他清了清喉咙:“我们以前……见过吗?”
       “见过。”僧人又合上了眼,“不过施主大概是不会记得我的。”
       “我……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兰汀眨眨眼,有些困惑。他知道自己迷糊,因此更怕怠慢。风临城的人都笑话他,你这哪儿像城主家的公子?城门口的小兵都比你跋扈。他摸着头笑笑,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僧人似乎是笑了,可嘴角很快又变得平直,他问:“施主要去何处?”
       看起来是不打算说了,兰汀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要去……”
       后话戛然而止。
       我要去什么地方?
       我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头隐隐开始作痛,兰汀倒退半步,抱着头,眼神都空茫了起来。
       我……要去找谁?
       寡淡的声音再一起想起,像流水一样冲刷着记忆上模糊的尘埃。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贫僧记得你一年半前离开风临城,还听人说起你已到过紫国。若要寻人也不该在此,施主,你可还记得自己早寻何人?”
       “我……我记得……”
       兰汀闭上了眼,又猛地睁开,入眼是一片黑,黎明前最深的色调。
       第一个梦,醒了。

-tbc-


嗯,没错,僧人就是那个渣男_(:3」∠)_


评论
热度(4)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