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乐林】干(四)

【一】【二】【三】


  “接下来将由我接任百花的队长。孙队暂时离开不会磨去我们的锐气,百花会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接新的赛季,去拿下下个赛季的冠军,绝不会因此辜负了他对百花的期待。我们也随时等他回来,一起再夺荣耀。”
  发言稿写得挺激情滂湃,张佳乐背得也是有板有眼。从头到尾听下来该做的姿态都做足了,林敬言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孙哲平走得痛快,整个发布会上压根儿就没出现。提问环节刚开始的时候还有记者问,孙队怎么没出席?张佳乐只是笑笑,一句“我不是坐在这儿吗”,噎得对方一时都没能接出下一句来。
  在场全是在公众媒体混的人,再没眼色也知道张佳乐话里的意思。接下来的问答再没有围绕着过去纠缠不休,问计划,问展望,分寸得宜。百花这边也应答得滴水不漏,一场发布会下来双方皆是客气满意,好像孙哲平走了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想想也是,毕竟孙哲平在第五赛季的后半赛季已不再出战,张佳乐一个人扛着百花照样冲进了决赛。现在不过是把人们心中的猜测落实罢了,这么一想,好像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像……
  发布会正式结束,电视上开始回放起了孙哲平职业生涯里的精彩片段。
  葬花斩下时万夫莫敌的豪情万丈。
  繁花雷鸣中血色翻飞的壮烈激荡。
  还有最后,每一次胜利时,两人在场下用力击掌的意气飞扬。
  怎么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了孙哲平的百花,已经没有办法再拥有当年的繁花血景了。
  画面在他们击掌的那一刻定格。
  林敬言关了电视。
  随时等他回来?
  孙哲平这样狂的人,但凡还有一丝希望,断不会在赛季刚结束就宣布退役;也因为他那么狂,才能现在就把牵挂一刀斩断,给足了百花一整个夏天去适应下一个没有孙哲平的赛季。
  他那么狂。
  可是张佳乐呢?
  那个在镜头前泰然自若的张佳乐让林敬言有些陌生。手机就在手边,他最后到底没有拿起。
  打电话有什么用?现在那两人的手机应该被方士谦为首的那几个人打爆了才是。
  他捏了捏眉心,走进屋里开了电脑。打开《荣耀》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一下,先开了QQ找到了备注成“二乐”好友。
  “来JJC吗?大号上!”
  对面没什么反应,林敬言也不急,把窗口化最小,随便拿了个小号去游戏里耍了。大概过了近半个钟头,底下浅蓝的框才终于有了反应,一下一下地在橙蓝两色里跳跃着。BOSS已经被推倒,野团的队友分完装备开始分资源。他随手roll了个点,点开了对话框。
  “来”。
  Roll点的结果,最后林敬言只拿到了一件普通的装备和一个普通的资源。他匆匆瞥了一眼,出了副本就点退队下了线,隐身上了唐三打的号。唐三打安安静静地停在竞技场里,林敬言笑了笑,去开了房间。
  “还省了我跑过来的功夫。”

  张佳乐放下手机已是到了宿舍后很久以后的事,他揉着太阳穴开了QQ,群里私人消息都快要爆炸了。各类问询他都懒得细看,直接点了差,直到看见林敬言的约战,他把光标移了下来,瞅了眼时间,还是敲了个“来”字过去。
  对面的回复稍稍慢了点,不过没等多久,一条“干 ll77”的消息就扔了过来。张佳乐愣了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上了百花缭乱直奔竞技场。看到房间里早已等在那里的唐三打,没有直接开打 ,他先嘿嘿暗笑两声调侃了起来:“老林,你这个房间名也起得太歧义了吧?” 
  “哪里歧义了?”林敬言老神在在地说道,“我又没加哲学符号。”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是第一流氓了。” 
  “哟,叫你二乐你也不能真二啊,怎么能才知道呢。”
  张佳乐极是诚恳地说:“表里如一,联盟里耍流氓的确实没人比得上你。——不对,林敬言!你管谁叫二乐?”
  “卧槽,说漏嘴了……”林敬言嘀咕了一声,操作着唐三打直切中路,跟着大声喷了回去,“张佳乐,我是操作流氓不是耍流氓!”
  “你说漏嘴了能不能不要对着麦克风,我这里都听到了!”张佳乐也丝毫没有迂回的意思,操作着百花缭乱向擂台中心冲去,手里的猎寻不断发出咔哒咔哒换弹夹的声响,“就算换一百个说法,你还不是个流氓玩家?”
  “我就给房间起个名字你还能想那么多,到底谁才流氓啊?你要不换个职业到呼啸我们打双流氓算了!”
  被堵回去的张佳乐大骂一声“操”,一个手雷已经扔了过去。
  已经进入弹药专家的攻击范围了。
  这样不加掩饰的攻击要躲开完全是小菜一碟,他却丝毫不敢大意,直接一个侧身翻滚,竟像要直接滚到场外去了。而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已被接踵而来的一串弹药轰成了焦土。他就像擦着火光滚地而走,跟拍摄《荣耀》版好莱坞动作大片似的,要是现场有观众八成会淌下冷汗。
  与此同时,一个汽油瓶在一片繁花般绚烂的炮火里被扔了出去,几枚毒针藏在火光里不知不觉地向弹药专家不断接近。
  看似狼狈的躲避,唐三打却已接近到可以对百花缭乱进行攻击的距离。
  百花式攻击,作为张佳乐的招牌攻击方式,要是反倒被对手利用了未必也太可笑了。可要躲避毒针,攻击节奏势必要被打乱,会让唐三打趁机钻了空子。
  啧,麻烦了。
  毒针还是要躲的。张佳乐干脆中断了对唐三打的打击,直接侧身操作避开毒针,露出老大一个空隙。林敬言却像被打怕了,不但没有追击,反倒往后倒退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一颗燃烧弹已经扔到了他的身前。
  是乱雷!
  之前倒退的那两步给唐三打留下了足够的反应时间。林敬言继续后退,心里默默回忆着百花缭乱的乱雷效果持续时间。 三秒!
  还剩两秒。
  还有一秒。
  钢筋铁骨!
  唐三打直接冒着炮火冲了过去!
  “靠!你这个猥琐和强硬的切换有没有缓冲啊!”
  “你倒是彻底放下了啊!”唐三打穿越火线的姿态豪迈得无以复加,和之前满地打滚的模样判若两人。他的操作者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是和角色截然相反的沉稳镇定。
  “还是说你打算一个人全部背起来,张佳乐!”
  霸王连拳!
  近身成功。
  第一局打下来,最后唐三打以15%的血量宣告胜利。往常那边的人输了都会忍不住喊一声“靠”,今天却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句“再来”。林敬言没有多言,陪他重新又开了一局。两人输输赢赢不知道来回打了多少次,等最后停下的时候,林敬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探头朝窗外看了看。
  暴雨早已歇止,天色也完全暗沉了下来。
  他猛一拍头:“完了!”
  那头还没摘下耳机的张佳乐“啊”了一声:“什么完了?”
  “……下暴雨呢,我忘关窗了。”
  “没关窗会怎么样?”
  林敬言远望着窗边那桶半脏不新的衣服,痛苦地抹了把脸:“大概……明天就没衣服穿了……”
  “噗!”他听见那头的那个家伙直接喷了,紧接着就笑得根本停不下来,“老林我说你是把衣服都洗了吗!哈哈哈哈哈!搞错没有下雨你都不知道把衣服收收好吗!”
  他把耳机扔到一边彻底远离了噪音,走出去看了看那堆衣服还有没有能够抢救下的。事实上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要好得多,雨水大归大但并没有全部冲进屋里来,衣服篓子紧贴着墙靠着,反倒不容易让雨水进去。除了最上面几件衣服湿了个透,下头基本还算干燥。林敬言拎了几件没什么味道又不脏的短T出来,拍了拍,想接下来几天大概也不用担心要洗衣服要弄干的问题了。
  回到电脑前面时,眼前还是竞技场的画面,唐三打还在,百花缭乱也还在。他戴上耳机,对面传来极轻的哼小调的声音。他没有出声打扰,静静听了一阵,突然开口道:“《朋友》?”
  “啊?”张佳乐显然没反应过来,等知道对面问了什么,那头传来一阵乱七八糟的声响,“卧槽!林敬言你是鬼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听起来像是耳机差点要掉了。
  林敬言没有理会他的吐槽,他在想刚刚和张佳乐对战的每一个细节,一样的百花式,可已不是原先繁花血景里的味道。那豁出一切铺天盖地的弹药枪火,让他在某一瞬间恍惚想起那个不顾一切似要斩断一切的狂剑士。
  可他们分明不是一个人。
  他们本来也不是一个人。
  他听见张佳乐漫不经心地问着“哎,你衣服没事吧?不够要不要乐哥给你顺丰寄过去,江湖救急一下?”,也不知是不是刚下过雨的缘故,眼睛莫名有点点潮。他答非所问说:“乐啊,都挺好的吧?”
  “啊,有什么不好的?”耳机里的声音带着一点笑,连这点洒脱似乎都和孙哲平如出一辙,“你们都把我当什么了?方士谦这小子也就算了,怎么,老林,连你都信不过我?”
  我没有信不过你。
  只是,你哭出来也没事儿,真的没事儿。你别这样,你难受,我们看着也难受,他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好受。
  话已顶在舌尖,林敬言闭上嘴抿了抿,再开口已不是先前的台词。
  “你最近有空吗?”
  其实这句话出口更似无心之言,还没有随后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在里头。可很久以后他明白了,很多事,很多话,很多不知所起,不过是来自某一瞬的不假思索。
  “啊,有空。”
  他还是笑着,嗓音却也向被雨水过了一遍似的,带了点湿。
  “随时有空。”

  到达K市,是张佳乐亲自来接的机。见到他人就直接勾上脖子嚷,可算等到你了!走!乐哥带你去吃全K市最正宗的汽锅鸡!林敬言都懒得笑话他,凉凉地飘出一句,上次我们来你也是那么说的。
  张佳乐摸了摸鼻子,笑出一口大白牙。
  夏休期说是夏休,大多数战队还是会如常安排训练,刚刚走了核心的百花自然更不例外。一边当地陪一边顾着训练两边都讨不了好,张佳乐干脆跟着林敬言一道请了两天假。经理批假也爽快,还嘱咐着难得假期,好好放松两天。
  两人最后还是去了那家张佳乐口中有全K市最好汽锅鸡的店。先前林敬言来过一回,那时候孙哲平还在,一道的还有张伟。四个人吃得热热闹闹,百花的正副队长互开嘴炮,嘴皮子功夫都不怎么好的人,打嘴仗只剩热闹倒没了吵;张伟有一搭没一搭地给两人打太极,眼睛一直盯着菜,一个人闷声不响扫了半桌;他只管吃菜喝水,K市的菜于他还是辣了点,多余的火气水浇不下,他全逮着空帮孙哲平去集中火力了。被逗了三四次,张佳乐终于毛了,一拍筷子大喊,林敬言你哪边的!他立刻正襟危坐,我热闹这边的。
  立刻被塞了一嘴没撇去剁椒的鱼肉。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了。
  “张伟呢?”
  “他说不在他得照看着队伍,就不来了。”
  老板早不记得林敬言了,和张佳乐倒熟得很。看起来他是早来打点过了,进店就同他招呼:“哟,朋友带来了?”
  “可不是,带他来见识K市最好的汽锅鸡来了!”
  老板乐呵呵地接过了话:“都这么奉承我了我也得拿出真料了啊。——老何!看家本事拿出来!让人见见我们K市最好的汽锅鸡!”
  里头隐约传来一声“好咧”,老板招呼两人说:“坐坐坐,饮料在那自己拿,看看还有什么菜要点,点好了叫我。”
  这家店店面不大,菜单都直接贴到了墙上。摆饮料的柜子就在张佳乐常坐的位子边上,他坐着转过半个身去拉柜门,低着头问:“哎老林,你喝点什么?”
  “你喝什么?”
  问题被抛了回来,张佳乐说:“我吃饭不喜欢喝饮料。”
  “那就来点酒吧。”
  拉着门的手似乎僵了一僵,他转过头来,林敬言笑着,却不像是玩笑的样子:“你真要酒?”
  “偶尔一次,少喝点,没事。”林敬言冲他笑笑,“一个人喝也没意思,要不要陪我一起来点?”
  张佳乐没说话,定定地看了他很久,林敬言也不回避,陪着他大眼瞪小眼,目光坦荡而平和。张佳乐不再说什么,冲店老板喊道:“老板,你们这儿最好的酒,给我们来一瓶!”
  老板一听就乐了:“你不是说你不喝酒的吗?最好的酒,你们两个吃得消吗?”
  林敬言长得挺有欺骗性,白面书生的模样,确实不像会喝酒的料子。张佳乐也不说穿,没压住话里那点小小的嘚瑟:“你拿上来不就知道我们能不能喝了?”
  “能的你!”老板笑骂道,“给我等着!”
  他弯进了厨房,一会儿拿了个瓷瓶子出来搁到两人桌上:“家里自己酿的,算你们有口福。这回我请客,要真喝不完别硬撑着啊,这酒度数挺高的,别回头我请的人还得我打120把你们送出去。”
  张佳乐也不扭捏,见老板不是开玩笑的意思,也就大大方方收下了:“老板,谢了。”
  “谢啥谢,菜钱一分都不能少!以后记得多照顾照顾我生意。”
  “那不是必须的嘛!”
  林敬言已经看好了菜,顺道报给了老板。老板记好菜名亲自去厨房催上了,他看着老板风风火火的背影啧啧感叹:“真是个好老板啊。”
  “那当然,他这儿可有最好的汽锅鸡。”
  这两者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林敬言留了个口德没去吐槽,看张佳乐给两人满好酒就说着“来来来,先来一口”,倒是先管上了:“菜都没来你急什么?再等等。”
  “穷讲究,不还是你说要喝的吗?”
  “空腹饮酒伤胃。”林敬言好声好气劝着,“要是回头我送了个横着的百花队长回去,你们老板还不杀到呼啸来炖了我?”
 张佳乐嗤笑一声:“他要有这气魄,生拉硬拽的都要把孙哲平留下来。”
  “两码子事不是?”林敬言笑着拿起杯子和他碰了碰,酒水放到嘴边抿了抿,没喝,舌尖有些烫,“让你们老板省点心吧。”
  汽锅鸡做起来费时,张佳乐一早过来说好了,连带着先点了几个小菜。见他们来了,厨房就已经做上了,没多久几个小菜先端了上来。考虑到林敬言的口味,辣椒明显少放了一层。他夹了几个菜,辣得还在承受范围内,依稀还是曾经熟悉的味道。他喝了口酒,家酿酒烧灼和酸辣的烫热让他眯着眼忍不住说了个:“爽!”
  这点程度的辣对张佳乐来说就是有个辣的意思,也就没有林敬言那个感觉。可见人吃着高兴,他也跟着乐,喝了口酒说:“这还不算什么,等鸡上来才是真爽。”
  “鸡归鸡,酒也是好酒。”
  手指不自觉在酒杯上划过,先前入口的辛辣已经淡去,后味有些甜,还有粮食熟透了的香味,胃里暖乎乎的,不是市面上有些白酒下去后的火辣。张佳乐低头笑了笑:“老林,你大老远跑过来,该不会也是要我搞什么借酒消愁吧?”
  “还借酒消愁……就这么点,醉得了吗你?”林敬言又和他碰了一下,“就是难得碰上喝一点,想那么多做什么。”
  张佳乐呵了一声,晃了晃酒杯,透明的液体在里面翻滚,他看着,眼神有点空:“你也说我想那么多做什么,他也要我别想那么多,按照自己的来,连老板都叫我放松放松。你们都以为我怎么了?我没事儿,大孙的事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要安慰他才比我更需要吧。”
  林敬言幽幽地插了句:“没,我觉得他半点都不需要。”
  “你少说话!”张佳乐瞪了他一眼,仰头灌了一大口酒,又猛地放下杯子,“孙哲平他老说我想太多,我管不了所有人,把自己整整好就成了。那时候他是队长,我听他的,现在他走了,我还只管着自己,这现实吗?林敬言你也是干队长的,要我把自己整好就行,这现实吗?不说粉丝,队员都看着我呢,我已经不仅仅是百花的弹药专家了,现在,我是百花的队长。”
  放到嘴边的酒被拿开,林敬言苦笑一声,到底还是叹了口气:“我们都没别的意思,只是老张,你要知道你不是孙哲平,你也不可能变成他,你没必要。”
  “不是有没有必要的问题。”张佳乐盯着杯里的酒,一字一句说道,“打辅助的百花缭乱是撑不起队伍的,百花因为繁花血景闯荡联盟,现在血景没了,总不能连繁花都散了。”
  林敬言想说点什么,可到头来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他闷了口酒,听张佳乐一个人慢慢地说了下去。
  “大孙走的前一晚我也陪他上这儿来了,他没和我说什么,就随便聊了点,可他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你知道这人酒量不好,偏要和你一样,跟我喝,三瓶啤的,他下去了一杯,还是没往下喝,剩下的全我喝光了,结果等要走了还是我走得稳当。他最后和我说,走了,别惦记着,以后自己加油。我知道他自己心里不甘心得很,我也想留下他,可真等离开的时候,偏偏那人比谁都要痛快。
  “所以我跟你说啊老林,你别劝我,我下了决心,你们不能把我敲得自己都怀疑自己。我相信我可以,百花也必须可以,大孙不在了,可百花都是他留下的东西。我觉得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可就算他再也不回来了,这接下来的路,我还得连他的份,一个人走下去。
  “真的老林,有时候我也想要不直接喝醉了了事,痛痛快快的,有什么东西睡一觉就过去了。可有时候要醉,真比清醒着还难。”
  家酿的酒通常是反后劲,这家的也不例外。酒量好的大多酒气散得快,张佳乐就是上脸,开始还没什么,一串话说下来,现在脸红得像火烧,眼睛却越来越亮了。林敬言和他正好相反,酒气不从脸出,全从脚底散,看起来状态比张佳乐好得多。但他知道,张佳乐并没有醉。
  他一直都清醒得很,从孙哲平第一次缺赛开始,到现在他接任了百花。改变对他或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对百花最好的决定。
  所以到最后,孙哲平也没直白地说不要变,他没这个立场,除了张佳乐,谁都没这个立场。
  他听见对面又响起了小声的哼唱,歌词含含糊糊,但他知道他唱的是哪一段。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伤,还有痛
  还要走,还有我

  火从胃开始慢慢烧起,连带着整个胸膛都被烧得滚烫。如果要说改变,大概就是从那一刻起,林敬言觉得自己大概是明白了什么,可还有什么在心底里摇摆不定,让他最终也没能把那一点心思对自己挑明。
  此刻,他只有举起酒杯,对上他明亮的眼,笑着说出自己的全部祝福。
  “那就等下个赛季吧。”
  “下个赛季,再好好的干他一场!”
  哼唱声止,张佳乐看向敬到面前的酒杯,起先有些呆,而后轻轻抿上了嘴。他也举起酒杯,用力在另一个杯子上磕出清脆的声音,还有他微微发颤的声音。
  “干!”

-tbc-

————————————————————————————
什么都不想说……【望天泪长流】
我更新了更新了更新了啊!!!!
还有虽然晚了一天,在乐林里说可能也不太合适,还是要说,大孙,祝你生日快乐呀!!!就算离开,你也是百花曾经最好的队长,最狂的剑刃,也永远是张佳乐……最好的搭档和朋友。
过去只能过去,放下或是背负,路都要往前面走。
一首《朋友》送给你,祝你,祝你们,祝百花,未来一片光明坦荡。


评论(4)
热度(30)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