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高升】不具名

 七夕到了,给大家安利一个CP~_(:3」∠)_
对你们没看错,就是高升,高英杰X唐礼升,高英杰,唐礼升!本来想叫高唐,可高升这名儿实在太逗了!!完全对上了我对这两人因为名字产生孽缘的最初萌点!【话说这个CP名居然还不是首杀我真是笑尿了】
私设小唐同学第六赛季出道~
逗逼小短文,虐虐自己,虐虐大家,祝众狗啊不大家节日快乐~XD



  不顺眼这种事,总是不需要特别的理由的。

  不过唐礼升不是一开始就看高英杰不太顺眼,虽然他并不承认就是了。

  第一次听见高英杰这个名字,还是自家队长主动去挑起的话头。那是第七赛季,虚空去微草主场比赛的时候。李轩是个和谁都能处得来的脾气,不是黄少天那样的话唠型自来熟,但也是个喜欢打交道的主,联盟里和他关系好的有不少,方士谦就是其中一位。微草治疗晃过来和他唠嗑两句,他往那边的选手席一瞥,一眼看见坐在那里的一副陌生面孔。

  “哎,那小孩是谁?怎么好像多出来的,之前没见过啊。”

  “你说小高?”方士谦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队长的得意门生,带出来见见世面。”

  李轩立刻把脸贴了过去:“哟,还得意门生,玩魔道的?”

  方士谦瞪了他一眼:“唠归唠,少跟我套话!”

  李轩摸了摸鼻子,笑嘻嘻地转了话题:“都多少年了,老方你还这么个脾气,难怪养出来的徒弟比你都爆。说起来小孩叫什么名字?”

  “老方什么,叫前辈。”方士谦哼了一声,微微眯起眼,向着那个坐在那里低着头又时不时抬头看看的男孩扬了扬下巴。

  “他啊,他叫高英杰。”

  坐在后头的李迅登时笑开了,小声吐槽着:“八成就是魔道没跑了,我看他们微草魔道一定有什么特殊的魔咒在里头,被选中的少年名字里都带‘杰’。”

  紧接着就换来副队长手刀一记:“没事少看点岛国动画!”

  李迅抱着头嚎了起来:“老吴,不带你这么歧视岛国动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购物记录里还有O琴的等身抱枕!”

  吴羽策也不辩解,转过头就对一旁的队友们说:“以后李迅再让你们帮忙抢周边,都别答应,就说是我说的。”

  “老吴!策爷!策娘娘!队副!我错了还不成吗!”

  唐礼升和其他人一道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抬头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的时候,正看见那个一直有些拘谨的少年也抬起了头,和他们自己的队长聊着天,笑得眼睛都有些亮。

  他们隔得挺远,其实他并不太看得清对方脸上的神情,可能是这里灯光太亮了。

  他还在想着,方士谦已经走了回去,体育馆的灯光忽然暗了一圈,葛兆蓝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还看啥呢?要开始了。”

  “啊,哦。”

  唐礼升收回了视线。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以后应该还会经常听到。他们迟早会碰上,那就先记住这个名字吧。

  高英杰。

  他想,或许这会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

  不过谁在乎呢,反正都是要给虚空打败的。

  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是第七赛季结束后,微草的冠军发布会上。方士谦宣布退役,在所有人听着他中规中矩的发言稿都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忽然拍上了一直坐在他和王杰希中间紧张得不行的少年的肩,笑着留下一句,以后就交给他们了,然后起身离去。

  事后唐礼升才从李迅口中知道,其实方士谦为在那时候把高英杰推上风口浪尖的事还差点和王杰希吵了起来,他那人虽然看着脾气有点爆,骨子里却还秉持着一个治疗的稳重与谨慎。高英杰是个什么脾气他清楚得很,对于王杰希这样张扬得嚣张的做法,他实在不觉得这是那个孩子能吃得消的场面。

  “你有没有想过英杰的感受?给这孩子那么大的压力,他吃得住吗?”

  “为什么吃不住?他有足够的实力,能担得起。”

  “我说话你不听是不是?王杰希,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似的?英杰他很出色,可这种给他这么大的担子,你不怕把他压垮!”

  “你的意思我清楚,但没有必要把英杰想得太低。我王杰希看上的人,我说他可以就一定可以。就算还不能很好地正视自己的实力,冠军的信心还不够吗?”

  “……万一我们不是呢?”

  “不是冠军?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

  说完八卦,李迅不忘习惯性加一句吐槽“场上魔术师风骚不在,场下王大眼嚣张依然,下次见到必须第一个打死以绝后患”。唐礼升第一个起哄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我建议,以后可以让小蓝子上去对付他,等我方华丽胜利后,再打上一句‘马达马达大内’。”①

  “等一下?为什么是我不是你啊呸,不是迅哥儿和小杨子?你对他俩没信心是不是?”

  “哪儿的话,这不这里就你身高最合适吗?”

  “高丽参我告诉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要不谁都别想活着出这个门!”

  嘴上胡乱跑着火车,心里想到的,却是那天在电视前看到的影像。半大的少年对着镜头,全程几乎没有抬头,显而易见的不知所措。看那个样子,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将会是微草的继承人。跟当年面对镜头从容不迫的王杰希相比,他在气势和气度上就差了一大截。

  可越是这样,唐礼升反倒警惕了起来。王杰希和方士谦亲口承认的天才,在微草冠军之际被推到最前方的新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实力不够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他见过不少,实力得到一致推崇还要那么小心翼翼的,他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扮猪吃老虎吗?

  他在心里笑了一声。

  《荣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游戏。

 

  如果说那个时候,虚空的守护天使只是对微草的小魔道有些提防,后来的一系列事件直接把这点微妙的情绪当做导火线炸得面目全非。

  第八赛季的开头,冠军队微草保持了与上个赛季末夺冠时一样的气势与魄力,和那时江河日下的嘉世形成了极鲜明的反差。偏巧虚空打下了嘉世,下一个对手就是微草,李轩生怕一群人大胜之后松懈,特地在前一晚上召开了动员大会。

  虽然有某葛姓同志和某唐姓同志想对这种落后的官僚主义做派发出抗议,可在肉夹馍和酱烧肘子的贿赂下,两人顶着贾姓小伙伴和杨姓小伙伴鄙夷的目光,贯彻了动嘴不动耳的信条。

  动嘴当然包括在领导发言的时候冷不丁抽他一棍子。

  李轩当然知道下面这帮家伙都只顾着手上的肉夹馍和酱烧肘子,最善良不过吴羽策,还记得一边吃一边端正坐姿给他一点继续往下说的鼓励目光——当然也可能是在说你到底有完没完,这种多重含义我们就不在此多做分析了。不过动员动员,过程都不重要,只要达到目的就是成功的。终于说到最后一句话了,李轩长舒一口气,举起右手,大声喊道:

  "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蛀牙——”②

  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李轩在之前设想过很多回答。

  比如总冠军啊,干死微草啊,就连炸掉联盟、称霸宇宙这种中二气息爆棚的口号他都给想到了,万万没想到会蹦出那么一句“没有蛀牙”来。

  虽然这个的确是无可争议的原版。

  李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唐礼升,我不管你到底什么时候和高英杰勾搭上的什么时候成了微草在我们这儿的卧底,既然被我发现了,现在你给我放下你手上的肘子,出去面壁!”

  “哎,不是,队长李迅他还喊了‘星辰大海’,你不觉得他比我更像卧底吗?你不能因为我嗓门比较大就只针对我啊!”

  等后来两人在一块儿了,高英杰听着唐礼升自暴自弃地自曝黑历史,笑得话都说不出来,直捂着肚子,眼泪都出来了。唐礼升开始还耐心等着,后来被他笑得青筋都快蹦出来了,一鼓一鼓地在脑门儿上跳,一手肘戳到他胳膊上:“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

  “抱歉抱歉。”高英杰赶紧收住了笑,转过头去看他,噗地一声又笑出了声,“我在想,难怪那时候你看我眼神都不对,一帆还和我说,嗯,可能是你把我想得太厉害了。”

  这话说得听起来有些自恋,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颈,略微偏过了头:“还有呢?你总不会就因为这么一件事就看我不顺眼了吧?”

  高英杰的问话里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小心,还有一点点的委屈。他现在已是微草的队长,曾经的胆怯裹足早已在这些年的锤炼下变作了谦逊从容,而场上的他,倒是从一而终的犀利锋锐。可唐礼升听得出来,那些藏在言语后面的心情,正如他一直记得青年第一次出现在镜头前时,明明紧张得连头都不敢抬起,却一直努力想要挺直肩背。

  他笑了笑,躺了下去,把背靠在了另一个人的劲瘦的背上。

  “当然还有,你一定不知道你那时候到底有多烦……”

 

  小学以后,唐礼升就再也没有尝过罚站是什么滋味。虽然他最后也没站成——他出卖的队友的行为让李迅同志不得不为了自保而努力把猪队友也保了下来,但梁子,是结下了。第二天和微草队员走形式的时候,他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把高英杰的手当面团往死里捏。

  哦,不过幸好他没那么做,在日后的相处中他才知道,这个比他小了三岁的对手,手劲还比他要大些。

  这件事说白了高英杰就是个无辜躺枪的,唐礼升跳了两天,慢慢地自己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但命运X之门告诉我们,这孽缘一旦结下了,就算硬扯也扯不开。新一年的全明星周末上,虚空和微草正巧坐了前后排,唐礼升和高英杰刚好前后位,一转头就能去攀交情。不过唐礼升对这个微草新秀实在没什么太好的印象,低着头只顾玩自己的手机。

  就是在这个时候,世界线的走向告诉了李轩,报复的时候来了。

  “我手机找不着了,小高,是不是给你那儿了?”

  哦,我前面有没有说过唐礼升的外号是高丽参来着?

  这事儿真不能怪高小同志自己搭腔,毕竟被叫的正主自己都没回过神来。直到高英杰莫名其妙地说:“前,前辈,你没有把东西放我这儿啊?”唐礼升才猛地回过神来,也不管手上一个手滑满是数字小旗只差最后五个空位就能通关的游戏界面一下子炸开了花,扭过头就是一声怒吼:“队长,我姓唐啊!”

  “……咳,外号叫顺口了……小高没事啊,我叫的不是你——呃那个,小唐啊,我手机在你那儿不?”

  “本来在的,现在不在了。”

  “可,可是……”

  高英杰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又看看嗷了一声向自己扑过来的李轩,后半句话化在嘴里,慢慢地勾起了个笑来。

  只是现在的高英杰显然就没那么矜持了。

  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笑那么厉害的,所以对他笑弯腰的时候唐礼升一个没稳住差点摔下床的事,虽然很抱歉,可绝对不是有意作弄他的。

  “对不起!丽参,呃……礼升,你……没事吧?”

  唐礼升一只手撑着地板,察觉到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很有可能因为他的主人憋不住笑而松掉,终于悲愤地喊了出来:“你笑就笑吧!能先把我扶上去不!”

 

  在知道唐礼升跟高英杰处一块儿后,作为两人孽缘或者说唐礼升单方面受劫的全程见证人——联盟第一八卦李迅,在第一时间托着下巴瞪圆了眼睛求证真相:“唐礼升我真是看错你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抖M!”

  “……迅哥儿,你别以为你顶个大文豪的小说诨名我就不敢揍你了。下一次你再耍‘舍命一击’,我铁定放生你!”

  其实就连唐礼升自己都没想到,他怎么就慢慢和高英杰好上了。

  明明怎么看都不顺眼。

  和人说话一直都那么副谨小慎微的模样,装,差评。

  新秀挑战赛,不顾全队内前辈的面子把人打败了,不懂事,差评。

  团队赛少了队长就和丢了主心骨似的,没用,没见过世面,差评。

  自家队长划水,从不知所措到终于找对方向勇往直前,那么迟钝,菜,差评。

  明明输了之后难过得不得了,还是要撑起笑容说“谢谢指教”,逞什么强,差评。

  能接替王杰希带起队伍了,已经有了能抬头挺胸、却一直习惯微微低下头、骄傲和谦逊都在的风度了。

  威胁到虚空冠军的人,当然必须妥妥地要给差评。

  这样回想起来,那时候畏畏缩缩的他,更是要因为扮猪吃老虎,给他大大的差评。

  变化是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开始的,点破的居然是九赛季才正式进入队伍的后辈。在新一轮赛季的季后赛前,一群人围在电脑前做着战术分析,盖才捷看了看正对高英杰的行动做着详细分析的唐礼升,在他说完的那一刻,不经意地接上了一句话:“前辈对高英杰是不是有点过分关注了?”

  “我……啊?”

  “没什么,就是觉得每次切到他这里,前辈反应都特别快。”盖才捷指了指屏幕上暂停的画面,“这一局袁柏清用的是防风,先前大家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一场微草的战术偏防,总体来看也确实如此,据守地形,再借此反击。不过按照前辈刚才的分析,木恩的攻击性分明比在冬虫夏草在场的时候,更强。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对高英杰的战术定位应该重新评估才是。”

  唐礼升看着队友们又继续围绕高英杰讨论了起来,讷讷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高英杰是王杰希一手带大的弟子,战斗风格上多多少少有些昔日魔术师的影子。可他们却是完全不同的,比起王杰希的天马行空,高英杰的出其不意更能适应队伍整体的节奏。

  比如在所有人都被误导,误以为高英杰是被战术分割的时候,唐礼升知道,这小子分明是故意的。

  故意深入虎穴,看似被人隔离,其实是在配合队伍,切割了对手的团队。这样的战术,但凡有一点失误,就极有可能被困在敌营最后被大力集火,甚至一波带走。可他却冲了出去,其大胆和他的队长比起来,完全不遑多让。

  因为,他或许压根儿没想过自己会失误这件事。

  就和那时候的王杰希一样。

  明明平时一点也看不出来,场下腼腆得总让人怀疑会不会一碰就充血炸掉。这样的人哪里是扮猪吃老虎?分明是一头猛虎要伪装成大猫,看似温温柔柔地一口咬断了对方的脖子。

  直中要害。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不顺眼得让自己多看两眼都嫌碍眼的人,却已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成长成这副模样了?

  而他从头至尾,一点也不曾错漏。

  不像魔术师那般刺目,却光芒耀眼的他。

  而那句”马达马达大内“一直都没能有机会说出口。

  手抚上了胸口。

  他坚决否认是在确认心跳是否加速。

 

  高英杰最后还是把他扶上了床,当然也没有再笑。他本就是个温和的人,最看不得别人尴尬。唐礼升清楚得很,要是现在坐在眼前的是方锐或是黄少天,打死他都要把这些黑历史打包封存挖个大坑埋到最底下再用力摁实。

  他看着他,眼底还是笑意,只是努力想笑得诚恳。他抿了抿嘴又松开,这样来回几次,才小着声说:“其实这样挺好的。”

  “哪里好?我都快被那些混账笑话死了!”

  “呃,可是……”

  “所以就别提名字了。”唐礼升笑了笑,冲他努了努嘴,“真要表现诚意,来点别的成不?”

  又不好意思了,真是的,床都上过了,到底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过还好,他对象虽然内向点,不过也是个标标准准的行动派。

  他抱紧了他的腰,努力让两个人贴合得更紧密一些。

  一如,唇齿相依。

  至于那些黑历史的名字,笑都笑过了,就别提了吧。

  毕竟沉淀下来的那些东西,从来不具名姓。


-终-


两个感觉应该没人不知道但还是说一下比较好的梗:

①《网王》里龙马的经典台词。

②高露洁的经典广告词。


评论(4)
热度(21)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