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妖客

YGO沉迷,是个愉快的杂食全员粉,天天拆逆,很雷的。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一起来玩~

【全职/叶周】红绿灯(《区间车》番外)

 @焚砚 好了好了产粮给你顺毛,哦不对恐龙没毛那顺顺鳞片好了(。

因为番外发生在第五赛季夏休期,又是小周视角,所以基本都用叶秋了,不过tag还是打老叶的~不要问正文……其实番外意思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嘛~_(:з」∠)_【滚!】

顺便发表一下一个在江浙沪浪了二十年的妖真实的感慨……

帝都……真是个……神奇的城市啊……



  站在街口的红绿灯旁,眼前是车辆来回飞驰时留下的彩色影像,如同画布上水笔随意刷开的颜料。没有堵车的街道上,B市的车往来间少了几分S市风驰电掣的气势,古老的国都比年轻的都市要更多些沉稳与从容,同样的斑驳纷乱,他能看清这里的色彩都有着自己分明的轮廓,一如它喧嚣热闹之下秩序井然的堂皇。

  周泽楷安静地在人行道上等待,他的运气不错,这两天的B市正值多云,与S市的闷热相比真是凉爽得很。落日在云层背后默默烧灼,整片天空都被烤成了浅淡的金黄,一直延伸到天的边际,渐渐变成近于黑色的焦黄。对面的姑娘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马路太小,他能清楚地听见她皱着眉头说了声,这也太慢了。

  是太慢了点。

  他在心里默默定了个倒计时。

  三。

  似乎有什么向这里走来,他并没有在意。

  二。

  脚步声在背后停了下来,看来也是要过马路。

  一。

  他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接着是半个身子遮在了他的面前,半弯着腰按下了红绿灯上那颗绿色的钮。

  “怎么,到B市来连马路都不会过了?”

  周泽楷眨巴了下眼,微笑着说了声:“前辈。”

  叶秋向后退开半步,不是过分亲昵,也没有太过疏远。他把两只手插进裤袋里,是一贯漫不经心的姿态,开口随意得如同和老友在街边闲谈:“不是第一次来B市了吧?你们S市没有这种红绿灯吗?”

  周泽楷从来都不善言辞,却是最好的倾听者。叶秋说话的时候他一直认真地注视着对方,可对方的目光却始终游离在外,淡淡的,让人不太琢磨得清那双眼里到底有些什么意思。如果没有得到回应,盯着别人多少有些冒犯,他收回视线,逐渐黯淡的日光给色彩斑斓的行车覆上了深色的剪影。

  “有,自己会亮。”

  叶秋愣了愣,侧头向他看去,很快又笑了起来:“怎么那么懒?多按一下都不肯,年轻人,这样可不讨女孩子喜欢。”

  周泽楷朝他笑了笑。有旁人在当然另当别论,可这种话并不需要刻意回答。叶秋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等回答,见他不回应,就再一次看向别处。可这回周泽楷却莫名其妙觉得他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是错觉吗?

  倒计时很快结束,绿灯在对面明晃晃地亮了起来。叶秋在旁边低声说:“走了。”一个人先走了过去,看起来是真的要过马路。周泽楷也跟了上去。

  这种手动会转绿的红绿灯他并不是没见过,可这样非手动不合作的,他还真是头一回碰上,对面的姑娘显然比他更加吃惊,等红灯转绿,他们在斑马线上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还是一脸二逼了的呆滞状态,全然没回过神来。周泽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走在前头的人向后转了转头:“怎么了?”

  周泽楷习惯性地摇了摇头,很快意识到叶秋的视角大概看不见,赶紧补了一句:“没什么。”想了想,又说,“很可爱。”

  几次对话下来,无需追问叶秋也大概能猜出后辈话里是什么意思,而他没有回应。话语间,两人已走到了人行道上,他停了下来,周泽楷也跟着停了下来,见他侧过半个身来问:“小周你这是要去王府井?”

  讲真,要是没了电子地图,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叶秋看起来对这一块儿都挺熟,这有点在他预想之外,但也不是太值得惊讶的事情。他点了点头:“嗯。”

  “这么巧,我也要去那里。”叶秋转过了身,“这一带我熟,我带你过去吧。”

  见前辈一副要陪自己到底的架势,周泽楷心底里有了些小小的庆幸,弯着眼应了声“好”。虽说有电子导航在,在他乡遇见故知总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何况他和叶修多少也算有几分交情,还免了尴尬。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过分的安静让周泽楷忍不住神游天外了起来。话少的人大多内心比较活跃,因为不善于表达而沉寂的那部分脑补运动总要转移到别的地方去释放一下能量。因此当叶秋问出“小周喜欢女孩子?”的时候,他还想着到底是去稻香村随便拎点糕点回去给人分了算数,还是明天去故宫的时候给人带点特色纪念品,别说,故宫的小周边做得还真是别出心裁。思维慢了半拍,声音传达到大脑却没能组织成相应的词句,他下意识地问了声:“啊?”

  叶秋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见少年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的无辜,眼里不经意地带了点笑:“没什么,我说,你去王府井做什么?”

  “呃……”

  他之前说的似乎并不是这个,可既然换了问题,显然是不打算再提起。而后面这个问题……真实的理由实在不怎么好启齿,但说谎并不是他擅长的事,看叶秋把头转了回去留下一句“不愿意说就算了”,他抿了下嘴,还是说了出来:“去……国内第一家M记。”

  “噗!”这次叶秋转过来的幅度就大多了,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拧了过来,“你去哪儿?”

  肯定是听见了。周泽楷闭上了嘴,严丝合缝的,丝毫没有再开口的意思。叶秋瞧着他,两只手拍上膝盖,突然就爆笑了起来:“我说……不是……小周,你来趟B市去个王府井就是为了去个麦当劳?以后我去S市,你一定要亲自带我去南京路的肯德基逛逛!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再笑会儿……小周你别糊我,你到底要干啥去?”

  周泽楷现在真的半句话都不想多说。可旁边的人笑成这样,就算是他这样好脾气的都忍不住要出声辩解了:“不是,弟弟想去。”

  “弟弟?亲弟弟?”

  “堂弟,我是独生子。”

  叶秋揉了揉肚子勉强自己站直了些:“和家里人一起来旅游的?怎么不见你带他出来?”

  他老实回答:“累了,走不动了。”

  这个理由太过实在,叶秋笑着摇了摇头,语气里莫名多了几分难言的感慨:“还真是小孩子……你也不用特地跑过来了,去宾馆门口,随便叫家外卖,不就给你送过来了。”

  “住的不远。”周泽楷说着,扬了扬嘴角,“也想,过来看看。他们要照片。”

  叶秋啧啧说道:“你就是太实在了,其实你放张南京路的照片过去,小孩子八成也看不出来。”

  “不一样。”周泽楷认真地反驳,“树,不一样。”

  这样的回答完全在意料之外,本意只是调侃,被这样正经地反驳,叶秋罕有地不知道该接什么才好了。南京路他还算熟,毕竟苏沐橙最喜欢吃那里卖的云片糕和芝麻片,每次去S市都要顺道过去称个两斤。说起来现在她的名声大了起来,不方便一个人跑太过热闹的地方,他跑南京路的次数大概比苏沐橙本人还要多一些。

  其实哪里只是树不一样?一砖一瓦,分明哪里都是不一样的。

  正如街边的信号灯,就算挂在同一个地方,亮着不同的颜色,就是明明白白的两个意思。

  不必宣之于口,彼此也是心知肚明。

  掌心传来一丝钝痛,又飞快退下。手指有一瞬的冰凉,马上又燃起了血液涌动时才有的热意。

  周泽楷有那么一刻以为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毕竟叶秋这般慎重认真的表情是他此前从未见过的。而下一秒,他又回到了平日里他所熟悉的那个模样,轻快地冲自己笑了笑:“行吧,我就先陪你过去。”

  “前辈有事?”

  让别人放下手头要做的事来配合自己这种事,不符合周泽楷自己的处世哲学。叶秋倒是很快打消了他的疑虑:“我没什么事,就是去稻香村随便买点给人带回去。小周有没有什么人要送东西的?要不也跟着买一点,稻香村的东西味道还可以。”

  “家人?”

  这次叶秋回答得并不那么爽快,等了一会儿,周泽楷才听见他不怎么大声的回复:“算是吧。给妹妹带点东西回去,弟弟那里,就先欠着了。你想好了要给弟弟买什么回去吗?”

  “已经挑好了。”

  “是吗?”叶秋没有再回头,“那挺好的。”

  很久很久以后再回想起这一幕,周泽楷才恍然醒悟,这大概是叶修第一次在他面前暴露了自己毫无防备的样子。过去和现在,故土与异乡,顶着的名字,还是青年欠了一份礼物的那人的名姓,而三个小时前,他才刚刚从那个真正的家走出来。那时他只知道那个傍晚的光影真的特别的好,穿透云层的光芒落在眼前的人周身,浅金的辉光笼在深色的人影外,暖得让人鼻子发酸,眼眶发热。这个背影隐藏了太多的秘密与背负,他忽然发觉,这位看起来比谁都锋锐随性的前辈,大概比很多人想的要温和得多,也坚定得多。

  定好目标,又有熟人领路,接下来的行程也轻松了起来。M记的人不算太多,这让周泽楷大大松了口气。叶秋并没有跟他进来,反正相隔不远,知道排队避免不了,他干脆先去附近买了糕点。周泽楷对帝都的点心没什么了解,干脆让叶秋一道给他带一份。等叶秋提着两盒稻花村进来的时候,周泽楷正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问服务员能不能换成两个款式不同的玩具。人长得帅到底是有些好处的,站在里头的服务员遗憾地对他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只剩这一个款式了。一会儿又突然一拍头说,稍等一下,我再给您找找,可能还剩一个两个。叶秋看了直想笑,走上前拍上了后辈的肩膀:“这要是你的粉丝,估计都要尖叫了。”

  突然出现的一只贼手让周泽楷小惊了一下,他朝叶秋看看,笑里有几分不好意思:“不会。”

  “怎么不会?不相信自己的人气还是不相信自己的颜值?”叶秋揶揄说,“大小伙子,要对自己的资本有点自信啊。以后出门记得给自己做点伪装,也幸好是在B市,要在S市你小心被当街围追堵截。”

  周泽楷还是笑,这次没有反驳。自己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就算他是五期最凌厉的一把枪,是轮回最不可思议的领头人,可那时的《荣耀》尚没有日后庞大的影响力,他也毕竟只是一个新秀,还远不到要把自己全副武装了才能出门的境界。但对他人的好意,他从不会驳了人家面子。

  等待比较无聊,叶秋干脆继续自顾自说了下去:“还有礼物这种东西,给小孩子的话还是一模一样两份的好,不用吵架,给自己省心。”

  这话听着不像建议,倒更像是亲身体验后的切身感慨。周泽楷想了想,忽地翘起了嘴角:“前辈,和弟弟吵过?”

  “咳咳咳!瞎猜什么?你看我像那么幼稚的人吗?”叶秋义正言辞地否认了他的猜测,他偏过头去,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未曾把叶秋当作严肃的前辈看待过,可那么可爱的一面依旧在他意料之外。叶秋也知道周泽楷转过头去是在偷笑,他挠挠头,还是有些丧气地承认了:“好吧,小时候是吵过那么一两回。”

  周泽楷不笑了,有些好奇地看他:“为什么会吵?”

  “因为自己没有的才是最好的啊。”叶秋说着,自己先笑出了声,“其实我也不记得了。”

  短暂的沉默,柜台后响起服务员惊喜的“找到了,还剩一个”,周泽楷礼貌地和人家道了谢,装着东西,忽然轻声说:“真好。”

  叶秋没有说话,直到周泽楷把所有东西都放妥当了,才低低应了一句:“我也觉得挺好的。”

  准备提东西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又恍如无事地拿好晚饭顺便半拉半抢地硬是把叶秋手上的东西拎到了自己手里。叶秋扭不过他,空着手无语地看着他提着大包小包往外走的背影,撇过头笑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真是,半点空隙都不会留给别人啊……”

  先一步出去的周泽楷抵着门等人出来,看着原本透着亮的浅色街道已被暗金熔成透着灰的昏黄,行人影影绰绰,在暗色里沉静地留下自己的色彩。他恍惚发觉,这里似乎真是个适合怀旧的地方。

  叶秋很快就出来了,两人沿着原路返回,他没有多说什么,周泽楷也不多问,只当两人真的只是顺路而已。他察觉到今天的叶秋不太对劲,可能是因为这座城市,也可能有别的原因在里头,他能感觉到这座城市于叶秋恐怕不只是一座城市那么简单。

  或许是故乡,至少也是故地。怀旧是一种安定,何况熟悉的地方本身也能让人安心给予人更多勇气。但他不想对别人的私事探询太多,叶秋愿意对他展露一些他所不熟悉的角落,不代表他能就此有恃无恐。对分界线的拿捏,他心里清楚得很。

  再一次走到最初相遇的路口,叶秋按下了打开绿灯的绿钮,顺便终于抢回了自己的那盒糕点。这次周泽楷没有坚持,只再一条马路就要分道扬镳,过多好意反倒会成矫情。事实上在叶秋向他手上的袋子伸出手时,他就主动把东西递了过去,体贴地跟了一句:“前辈,你的。”

  这样的细心让叶秋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后,他接过袋子,低着头,突然笑了起来。

  “小周你啊……还真是……”

  突兀的笑声让周泽楷有点手足无措,他动动嘴唇,却想不好怎么开口才比较合适,一时僵在了原地。叶秋边笑边冲他摇摇头,他还没琢磨出来这摇头是几个意思,空着的手蓦地被人给握住了。

  “走了,先过马路。”

  指间传来的力道和先前两人相隔的距离一样恰到好处,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挣开。两个男人在大马路上手牵手过马路未免也太过奇怪,可周泽楷乖乖让他拉着,直到过了马路,对方先松开了手,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那只手,熔着金的灰色长街,青年嘴角温和的笑意,还是……

  然而怪异感的始作俑者看起来并没有要给他思考余地的意思,松了手就直接朝他挥了挥:“那我先过去了,你自己回去路上小心些。”

  “前辈!”

  已经转头迈出一步的叶秋闻声停住了脚步:“怎么了小周?”

  “我……”想问的有很多,一下子梗在胸口,让口拙的他更加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用力闭了闭嘴,再次开口,“前辈今天,为什么要刻意陪我?”

  “啊,有刻意吗?”另一条腿也向前迈出,他站在原地,两人隔着一米远的距离,周泽楷能看见他脸上的笑意,在槐树打下的斑驳阴影下,有几分难言的意味深长,“陪你过了两趟马路而已,说起来的话,我在二号线上的区间车debuff不还是小周你帮我打破的吗,这样也算扯平了。”

  区间车debuff?

  周泽楷觉得莫名其妙,来不及问出更多,那人已挥着手在树荫下渐行渐远了。他站在原地看着,嘴角慢慢扬起了一个弧度。

  现在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机会有的是。

  绿灯已被按下,他总有走到对面的时候。

  不是吗?


-终-


评论(4)
热度(34)
©打牌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