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淡坑。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叶周】戒烟

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那么烦,硬生生把自己作得没粮吃,看在她终于把肉炖出来,我又欺负够了的份上,我勉为其难饶过她了,自己来领粮!【。【bushi】

话说弟弟是不是有点抢戏了……

 

 

  有点奇怪。

  看着走在前面的叶修,周泽楷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是哪里不太对劲?

  “小周?”

  叶修回过头来,看起来还是平日里的漫不经心,眉眼里却是温和的认真。

  “想什么呢?”

  他摇了摇头,紧走两步到他身边:“没什么。”

  “有什么就说,虽然不能像黄少天那么话唠,也别什么事都自己闷着。”

  周泽楷笑,偷眼看了看附近人不算太多,手指悄悄碰上了他的掌心。叶修没什么反应,他便大着胆子穿过他的指缝,继而十指相扣。大概是事发突然,被握着的手一时有些僵,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不松不紧地和他的手交握在一起。

  他不是个高调的人,对那些腻腻歪歪的调子也没什么兴趣,但眼下,他需要一点证明来确认自己的勇气。

  毕竟,这是叶修退役后他第一次以私人名义来B市。

  也是,要和某位家人摊牌的时候了。

  当然,现在并不是出柜的好时机,叶修才刚刚到家准备弥补这十三年来的亏欠,周泽楷还要在职业联盟里继续拼搏。就算双方都足够了解自己的父母,知道他们即使反对也不会做出多么出格的事,可不被接受总归是个心结。比赛需要心无旁骛,叶修也不想脆弱的父子关系还没来得及修复得更好一些,再平空裂开一道缝。

  反正时日还长,他们有时间慢慢来让父母接受这个事实。

  不过,提前给自己加个盟友,倒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周泽楷知道这回来B市,叶修要带自己见见他的弟弟。对于这位未来的小叔子,他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不管叶修嘴上怎样埋汰他,话里的那点暖意是掩饰不了的。他多年未着家,弟弟是怎么暗中帮助他的,周泽楷偶尔也有听他提及。要说叶家谁最能接受这件事,不用说,肯定是这个成天和自家老哥抬杠的弟弟。

  “没事儿,就算他不同意,也不会出卖我们的。叶秋他虽然看着叛逆,从来不肯听我的金玉良言,其实心里还是很把我这个哥哥当一回事儿的。”

  这话说的,要让叶秋本尊听见了连个白眼都懒得赏他。周泽楷倒是被逗乐了,盯着叶修的脸想象着他口是心非时的别扭样,闷闷地笑个不停。直到叶修被他笑得浑身都不自在了,勾过人脖子对着笑声的源头堵了下去,屋子里才终于清静了下来。

  没事儿的,见面吃个饭而已,就算对方气得当场撂下筷子走人,又能有多大的事?

  可等事情真的要发生在眼前,他才知道心理准备这种东西,其实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紧张,还有兴奋,隐隐的不安,更多的还是略有些急切的期待。

  那可是他的家人。

  就算有十三年不曾在家,他们依然是他心底里烙印最深的那些人。

  而现在,自己即将要见到他的弟弟,双胞胎弟弟,有着整整十五年的朝夕相处和形影不离。

  他想,大概自己第一次参加出场比赛的时候,都没有那么紧张。他对自己的技术向来有着不动声色的自信,可眼下这件事,他确实一点底都没有。

  “你弟弟……”

  握着的手又僵了一下,看来他也没有外面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自若。想到这里,周泽楷反而安心了起来,笑了笑,手指扣得更紧了些:“嗯,不怕。”

  叶修笑了:“我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从刚才出来到现在就没好好讲过话。放心,他不会为难你的。”说着他先松了手,在一家小店门口停了下来,“小周,要买水吗?”

  叶修不说,他自己都没觉得,两人走了大半天,他才发现自己确实有点渴了。周泽楷迟疑了一下,掏起了自己的口袋。叶修一把按住他的胳膊,从口袋里掏出了三块钱给老板递了过去:“老板,一瓶矿泉水。”

  大抵是天太热,老板收了钱递了瓶冰镇的水过去懒得再多唠嗑。叶修道了声谢,转头晃着水瓶问他:“要开吗?”

  周泽楷想了想,只是拿过了水瓶:“我来。”

  “你还真是……”叶修哭笑不得。周泽楷总会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格外坚持,这一点最让他头痛不已。说起来明明他才是前辈,有时候这个后辈却表现得比他还有前辈的架子。

  无可奈何,却,也是暗自欢喜。

  毕竟这样的坚持,并不是对谁都是如此的。

  不过总是这样,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比如,看见他在开盖子,他下意识掏出口袋里的烟盒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一只手已经悄悄按了上来。

  “不要抽烟。”

  周泽楷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音都咬得很实。他的手按在叶修手上,不是很用力,轻轻一挣就能挣开来,只是略略收拢的动作,让人实在狠不下心甩开。

  青年微微皱着眉,叶修叹了口气,挠挠头说:“就一根,我保证不多!”

  周泽楷是想说不行的,可刚戒烟的人,要他一下子改掉多年积下的瘾头也实在为难人。原本就没有用力的手指稍稍松开了些,但又没有完全离开,执拗地把自己的温度烫在上面:“半根。”

  “……半根我还抽什么?”

  松开的指节蓦地又收紧:“半根。”

  不能再多了。

  叶修看起来不是一点点纠结,最后他一咬牙,把整张脸挤成了一团皱巴巴的海绵,从嘴里憋了七个字出来:“行吧,半根就半根!”

  青年脸上的神情一下子柔软了起来,他移开了手,看着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一边摸着打火机,一边冲他笑:“你不怕我偷偷摸摸把整根都抽完了?”

  “不会。”他想了想,也跟着笑了,“监督。”

  “那看看是你眼睛快还是我手快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修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些笑,似乎有些别有用心,又似乎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周泽楷咬了咬下唇,正想说点什么,却突然扭过了头,捂着嘴狠狠地咳咳两声。

  叶修本来正点着火,被这一咳吓得差点把火烧到自己手上。他赶紧把打火机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背说:“小周,你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轻轻说了声“没事”。叶修皱了皱眉头,拿过周泽楷手上的水拧开盖子,递到了他的嘴边:“来,先喝点。估计是B市太干了,你又一直没喝水。”

  周泽楷顺从地接过水喝了起来,放下瓶子的时候,他看见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烟塞回到盒子里装进了兜。没来得及收回自己困惑的目光,对方一抬头,朝他勾了勾嘴角:“走吧,反正也不差这一会儿,先找个地方吃晚饭,叶秋等下下班了就过来。”

  对方的好意周泽楷一眼就明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盯着他的眼直看。就算对方是个帅哥,这样直勾勾的眼神也一样瘆得慌,叶修笑着说:“看什么?不习惯哥那么体贴?赶紧先想想要吃什么,我带你去尝尝正宗的老北京!”

  说着他一把拉过周泽楷的手腕继续朝前走,周泽楷垂下眼,被他拉着走了好长一段路,直到被再次说及“小周,你什么都不说,我就只好随便挑了”,他低下头,终于开了口。

  “他,怎么样?”

  “什么他?”叶修有些莫名其妙。

  “叶修,怎么样?”

  叶修沉了口气,带着笑说:“你在说什么小周?玩笑开得太过我也要生气的。”

  “你不是。”周泽楷侧过头看他,眼里像一汪黑色的湖,“你是叶秋。”

  脚下步伐顿止,握着手腕的手缓缓松开。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叶秋侧过了身,面对面着,平静地看着他。

  “一开始,还是刚刚?我以为我装得已经很像了,只是这么走一段过会儿再吃餐饭,你应该发现不了才是。”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不来接机,也是?”

  “这倒不是。”叶秋说,“进了局里就不能想出来就随便出来了,他想请假,我阻止了而已,现在应该快下班了吧。”

  “见面,你提的?”

  “这个……算是我提的吧。”叶秋爽快地承认了,“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周泽楷,或者说,小周,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我哥他自己也有这个意思,不过以这种方式,完全是我的主意。”

  果然不是他。

  叶秋的姿态和刚刚并没有什么分别,非要说,无非是说话的语气更客气一些,站得更挺拔了些,但周泽楷却觉得他身上的整个气质都与先前完全不同了。同样的从容不迫,眼前的人要少了几分懒散多了几分矜持,明明看起来更温和,他却觉得他与他的兄长,骨子里都是如出一辙的锋锐。

  这是几个意思呢?

  周泽楷并不觉得,叶秋假扮成叶修这件事,叶修本人毫不知情。说不上愤怒却有些失落,他本以为他们之间不应该这样的。

  他也不应该这样的。

  叶秋见他没有说话,眨了一下眼,兀自笑开了:“生气了吗?不过要是我,被这么耍得团团转肯定火冒三丈了。别生他的气,这事和我哥没有半点关系,都是我自己要求的。如果你要打,劳驾不要打脸,本来他对我的任性就已经很不爽了,要是带个熊猫眼回去,那真是要被他嘲笑整整三年。”

  叶秋说话的时候会看着别人眼睛,很真诚的模样,让周泽楷无法不相信他。他觉得他应当是要对眼前的人生气的,至少也得板起脸做足姿态。可看见对方带着笑的示弱,脸没板成,一下子笑了出来。

  “刚刚。”

  “啊?”跟他相处不到两个小时的叶秋显然还不太摸得准周无口讲话的习惯,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方是在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刚刚是怎么……”

  周泽楷抿了抿嘴,轻轻地说了一个字:“烟。”

  “烟?”问题没能解开,反而更加一头雾水,叶秋忽然觉得自家老哥的小日子,看起来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甜。

  “他,会给我。”

  一瞬间,叶秋决定收回自己刚刚想的那句话。

  后槽牙有点疼,他是不是该去看个牙医?

  他眯起了眼:“你是故意的吗?”

  然后他看见他哥的相好,他未来的哥夫,极其无辜地冲他笑出了一口白牙:“不是。”

  口袋里的手机被紧紧攥住,又慢慢松开,叶秋舒展了眉眼,也一道跟着笑了:“是吗?”

  什么不是。

  什么刚刚。

  明明一开始,就发现不对了。

  说是要考验他,结果反被测试了。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这小子也就看着乖巧,一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兄长要用那样不屑的语气说,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种把戏,叶秋你还是小孩子吗?

  其实他实在没有必要做这些多余的事。虽然他老哥又懒又宅又任性,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水深火热过了这么多年,但这货,真的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

  在外头混了那么多年,回家还能云淡风轻说一声“我回来了”的家伙,哪里像是会亏待自己的人?

  但,总是要亲自见一见才能放心的。

  总要用自己的眼睛仔仔细细核查过一遍,才敢把人交出去的。

  要说满意?才见一面,他实在说不出个什么好歹来,但至少,就随便你们这样处着吧。小伙子也不是什么好拿捏的人,不过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有个能治住叶修的,别说,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叶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周泽楷起先有点不知所以,而在电话接通的一刹那,他的心跳陡地加快了起来。

  “喂。”

  “见到了。”

  “嗯,马马虎虎吧。”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就不答应,你求我啊。”

  “算了,懒得和你吵。我说你接个电话不是为了和我聊天的吧?”

  “滚!你信不信我回去就把家里所有能上网的东西全都手动处理了?”

  “就这样吧,今天晚上你最好别让我看到你的脸。——喏,你的电话。”

  周泽楷接过电话,那头还吵吵嚷嚷着“你想看也看不着,哥今天去外面住,你小子就跪安吧”,熟悉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嚣张的孩子气。他从来没有见过叶修这副模样,印象里的前辈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内里靠谱稳妥得很。可这样的叶修,也挺可爱的。他笑了,对着电话轻轻说了一声:“是我。”

  那一头的呼吸声骤然屏住,接着是他在自己面前,一贯带着笑的低哑嗓音:“认出来了?”

  “嗯。”

  “这么聪明,怎么认出来的?”

  “嗯……”

  小小的坏心思一点点爬上心头。

  被他们兄弟两个这么欺负,报复一下也没关系吧。

  他向上弯起了嘴角。

  “该戒烟了。”

 

-终-


评论(19)
热度(145)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