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客

ES全员P。
全职亲情向一生推,总体杂食,毫无洁癖。
聊天无所谓CP和拆逆,但不要在单篇下ky。
以上提醒所有亲友和熟人不在此列。
一个话唠,还是刷屏党,关注前可以先看看我的喜欢【
欢迎大家一起来玩~

【全职/喻王喻】分地记

《英雄无敌》paro,走的是第三部《埃拉西亚的光复》的背景,是个好老的战棋游戏了,暗搓搓腿一发~XD



  谁都知道,魔法平原的微草和苜蓿园地的蓝雨是一对死敌。

  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连块草地都要抢的死敌的。

       有人说,可能是格芬率领亡灵大军打入埃拉西亚的时候,蓝雨趁乱多抢了微草的一个水晶矿;也有人说,没准是因为凯瑟琳皇后把大陆北边的魔法平原划给了微草,蓝雨被迫南徙。

  不过据某地下城领主叶X说,只是微草的大小眼德鲁伊对蓝雨那个名为终极九头怪实际只有六个头强制对称的究极兵种很不顺眼罢了。

  对此,蓝雨的首席剑客愤愤地往自家飞龙王嘴里多倒了半桶肉。

  “放屁!叶修他有脸说我们蓝雨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养的邪眼个个都是大小眼!六个头怎么了?六头就对称了?六头没有那么容易,每个头有它的脾气~过了再长头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吃鸡……”

  “少天。”喻文州合上书站了起来,冲他微微一笑,“邪眼只有一只眼睛。”

  “……哦,随便啦,我说的其实是毒眼……不是,队长,你是站哪边的!”

  “站在飞龙王这边的。”喻文州怜爱地摸了摸飞龙王一鼓一鼓的腮帮子,凝视着它瞪得鼓出来的大眼珠,“可怜的小飞,快噎死了。”

  同样快噎死的黄少天翻着白眼伸手把堵在飞龙王喉咙口的肉挖了出来扔回到桶里,那双鼓得和球一样的眼睛瞬间漏完了气变回到了平常的眯眯眼状态。它欢快地嚎叫一声,咽下了嘴里的肉,低头吃起了桶里还粘着它腥臭口水的烂肉块。

  黄少天擦着手上粘糊糊的口水:“……队长我觉得我们务必要减少和微草的联系,身为一头飞龙王它居然连反刍都学会了!”

  “少天,不要那么大惊小怪,只是把嘴里吐出来的又吃回去了而已。”

  喻文州耐心解释,不远处传来宋晓惊喜的叫声:“队长!我第一次看到蛮牛反刍诶!哎,黄少,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面对黄少天质疑谴责的眼神,喻文州欣慰地说:“看来它终于找回属于自己的本能了。——景熙,以后日常开支适当减少一下。——好了少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一趟微草?上次我答应小卢要给他带头飞马回来。”

  “哎,不是,队长你敢不敢正面直视我的问题!——别吃了!”


  “我想了想,这个锅我们微草还是不能背的。”王杰希敲了敲面前的水晶球,“马怎么会反刍呢?”

  屋外的草地上,刘小别一手握着剑鞘一手按上剑把,扬着眉和漫不经心靠在飞龙王身上抱着手臂叼着草的黄少天对峙着。他的银飞马看了看一脸餍足的飞龙王,歪了歪头,低头啃了把草。

  现场的剑拔弩张在那一低头的瞬间灰飞烟灭了。

  黄少天别过头笑了一声,刘小别那个气啊,怒而拍头:“别吃了!去学反刍!”

  银飞马无辜地看了他一眼,把嘴里的草吐了出来,又咬了回去,继续嚼。

  刘小别:“……”

  黄少天张狂地笑了起来,捧着肚子就差没岔气。喻文州看着水晶球里的景象,若有所思:“应该就是这样学去的。”

  王杰希淡定地一抹水晶球,当年大战龙之国,飞龙王趴在龙王宝库里嗅着风干的肉块,吃一口,吐了一口,砸巴砸巴嘴又叼了回来,嚼着嚼着咽了下去。

  “你看。”王杰希指了指飞龙王吃得心满意足眯得更细了的眼睛,“这锅,你们蓝雨打算怎么背?”

  喻文州沉思了起来,手指扣着桌面,诚恳地说:“要不这样吧,魔法平原外的草地交给蓝雨打理,我知道贵城最近水晶稀缺,我们愿意送出一个水晶矿。”

  “喻城主是在开玩笑吗?本来就是微草的东西,还是用还比较好。”

  “一个水晶矿换一个魔法平原,现在还要在下把水晶矿还回去,阁下真是好大的气派。”

  “我说,我们每次都非要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吗?”

  王杰希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大小看起来没有平日里差得那么大,喻文州跟着笑了起来,少了些过分随和的温和,有点小小的狡黠:“那魔术师先生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方法有很多。”

  被称作魔术师的德鲁伊站了起来,视线往下,阴影打在人类术士的脸上,只有一双眼亮着光。

  “比如,像这样……”

  他隔着桌子俯下身,吻在那双闪着光的眼睛上。微颤的睫毛轻轻柔柔地扫过他的唇,像风中呢喃着散开的蒲公英。他退后了些,把身体压得更低了,平视着术士眼底没有波澜的海,只有星空映在了海面。

  “到微草来。”

  喻文州扬起嘴角,似笑非笑。海是平静的,人们总以为自己到过海洋就拥有了它的记忆,其实它从来都只属于它自己。

  “我还以为,你还是个务实派。”

  他捧住对方的脸,呼吸之间只隔着一片树叶的距离。

  “不过魔术师果然喜欢异想天开。”

  谁先缩短了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重要,气息纠缠,呼吸都只能依靠彼此唇齿间的热度。他们一个是星,一个为海,看起来都是冷的,只是远望的东西总是很难带上温度,太过广博也意味着太过深远,线条和颜色都被单调了时候——

  还是用身体,来感知吧。


  草地的归属最后还是没能确定下来,虽说紧贴着魔法平原,不过双向碑毕竟不只是用来摆着看的。归途与来程并无分别,只是这回喻文州手上多了套着飞马的缰绳。刘小别没肯把银飞马交给蓝雨,黄少天挖苦着微草的剑客都比蓝雨的小家子气,气得他差点抽出剑说“决斗”。

  “三言两语就要被挑衅得刀兵相见,喂,我说你们微草的战斗素质也太差了吧。你要是碰到叶秋和他带的大恶魔,还不得气得连自己的银飞马都不要了。”

  刘小别冷笑一声:“黄少天,你以为你能逞点口舌之利就算赢了吗?”

  黄少天笑嘻嘻地说:“怎么?你觉得是我赢了吗?”

  “你!”

  都说黄少天话虽多,可那张嘴远没有叶秋毒辣。不过一个日常以讲话来释放精力为乐趣的人,一张嘴巴要利起来,也是能往人心口上捅出个洞来的。刘小别和他接触并不算多,显然还没能适应他那张又烦又臭的嘴,眼看着他都把剑抽出来了,一把熟悉的嗓音从背后沉定地响了起来:

  “黄少天,你已经菜到要在后辈嘴上讨便宜了吗。”

  刚刚还气定神闲的黄少天闻言一下子炸了起来:“王杰希你说谁菜!”

  “唔,这里还有第二个叫黄少天的?”

  这回轮到黄少天把剑亮出来了:“我看今天天正清月正明正是决斗的好天气,什么都不用说了,来吧王杰希抄起你的扫帚我们来好好交流一下!”

  喻文州按上他的肩,另一只手半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少天,天还没黑呢。”

  一直站在一旁不出声的袁柏清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所以队长你到底是站哪边的!”

  “站在有草地的那边的。”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权作安抚。他最后一次看向了王杰希,王杰希也正看着他。阳光在林间跃动,从枝叶间嬉笑着跳进了他的眼,现在他们隔得有些远,那点光看起来像两颗小小的星,喻文州笑了起来:“还望王城主再好好考虑一下我刚刚的提议。”

  “这话应该由我说。”王杰希挑起了眉,“太麻烦的事,想必喻城主也不喜欢。”

  “王城主既然知道就不要为难在下了。”转身的时候顺手拉上了术士袍上的帽子,宽大的黑色布料下,青年脸上的笑意也分外明显,“蓝雨随时恭候微草的好消息。”

  两人一马一龙很快穿过了双向碑,王杰希站在远处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很快回过头,对着跟他一道前来送行的两人拍了拍手:“走吧,该回去了。”英杰一个人管那几头龙应该还有些吃力。

  刘小别恶狠狠收回视线:“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他的。”

  袁柏清显然还没缓过劲来,揉着笑痛的肚子凑过来,一掌拍到他背上,老气横秋地说道:“年轻人,有目标总是好的。”

  “比我小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

  “你这是年龄歧视你知道吗?——队长,刘小别他看不起年纪比他小的!”

  王杰希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一双大小眼扫过,两人多少都收敛了起来。刘小别快走两步跟上:“城主,这个草地的归属有结论了吗?”

  正主还没回答,袁柏清在后头嘟囔了起来:“要我说还商量什么,就算草地比较适合蓝雨的要塞,本来就是我们微草旁边的地盘,还和他们客气什么?”说完他才觉得这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太对头,心里虚了起来,可他确实不觉得自己有错,只好梗着脖子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去瞅自家城主。

  出乎意料的,王杰希非但没有不满,反而露了个笑出来。

  “就因为不是唾手可得,拿到手才有意思,不是吗?”

  刘小别愣了一下,慢了王杰希半拍,落在了后面,差点被袁柏清撞上。没有理会好友的骂娘,他琢磨着话里的意思,再正常不过,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头。

  说起来,城主和喻文州一道出来的时候,嘴是不是太红了些?


  牵着飞马穿过双向碑,不管重复过多少次相同的动作,那一瞬间形体与世界剥离的飘忽感依旧深刻,因而脚落在地面的踏实感在脑海中也烙印得格外鲜明。蓝雨所处的要塞城镇和微草的壁垒俨然是两个世界,浓密葱郁、生机勃勃的树林变得阴暗又潮湿,泥土因为潮热变得黏软,水洼一个接着一个,留下了每一个过客的足迹,又很快消失。这里和精灵神奇的魔法很不搭调,却是最适合巫术滋长的土地。生长在这片大地上的生物多多少少都有些奇奇怪怪的能力,不像壁垒里那些有着光鲜传说的兵种,它们沉默却狡黠,懂得伺机而动,在需要正面对抗的时候,也不比其他阵营的兵种逊色半分。

  正如蓝雨这座风格有些奇怪的城。

  作为当今埃拉西亚的五大城之一,这是唯一一座坚持中立阵营的城镇,而以城主喻文州为首的六位主事人和下任城主接班人卢瀚文,还没一个是土生土长的要塞英雄。

  就连喻文州这个术士,都不是他最初选择的职业。要塞里精通巫咒的女巫往往不屑外来者所谓的魔法,魏琛的黑魔法让他离开塔楼在这里逍遥快活地安营扎寨,正统魔法体系出身的他却偏偏继任了蓝雨前城主另类的术士身份,让这块土地上的所有民众都对他言听计从。

  他本是一个全才的学习者。

  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多,黄少天无疑是其中之一。

  飞龙王一边走一边打饱嗝,看见路边积着水的蕉叶,直接扯过一片在嘴里嚼巴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为了解渴消食,还是纯粹的嘴痒。黄少天已经懒得管它了,自己扯过一片凝着水珠的草在嘴里叼着,双手背在脑后走到了喻文州身边。

  “我有时候觉得,你们两个真是像得不得了。”

  “哦?怎么说?”

  离主城尚有一段距离,他拨开了遮挡在眼前的棕榈叶,牵着飞马徐徐前进。飞马对眼下的环境极不适应,它习惯了壁垒平实的原地,湿软的泥沼让它走路都不太稳当。黑褐的泥点溅在它雪白的四肢上,它扯住缰绳干脆站在原地不动了。喻文州也不生气,手顺着它银色的鬣毛轻轻抚摸着,小声说:“再走一段就到了。”

  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一路走过来都不怎么配合的飞马在他细致的安抚下慢慢乖顺了起来。喻文州笑笑,牵着它继续前行。黄少天跟在后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嘴边叼着的草上下晃荡着。

  “现在就挺像的。”

  喻文州停下来转过了头:“管马?”

  “……好吧,你非要这么说也没错。”对自家城主言语上不动声色的挤兑他早就习以为常了,也正是这一份妥协与信任,让他总会不自觉想起微草那个看似严肃认真、骨子里依旧走着天马行空路子的魔术师。

  他觉得大多数人对他的这两位好友似乎都有所误解,然而要解释,似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不是个喜欢在细枝末节上花太多心思的人,他喜欢顺从直觉,若非如此,他也未必能那么快发现,两个被称为死敌的城主,早就已经不是普通的知交关系了。

  “那片草地你们是都没打算要了是吧?”

  “怎么会,我可是很想要的。”

  “少扯了,你们真的有好好在谈判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当初争抢魔法平原的时候我们先输了一筹,借着双向碑占了苜蓿园地也不算太亏。这片草地夹在我们中间,不算太重要,怎么也是个地吧。草地本来就更适合我们要塞,要占过来我们有的是理由,大不了打一场,我们还怕了王杰希那个大小眼不成?队长你这是以权谋私你知不知道?还有回去的时候整理一下形象,你要怎么和小卢解释你的嘴?被蚊子咬的已经用过一次了,你以为谁都和郑轩一样懒得去想。”

  “理由要找总是有的。”副手前面的大段分析他置若罔闻,林木间的高脚屋渐渐出现在视野里,喻文州看见自己的终极九头怪听见这里窸窸窣窣的动静抬起了一个头,冲着他发出了明快的吼声,他微笑着向它招手,脚下维持着刚刚不紧不慢的步伐。

  “少天,以后你也会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没有理由,也要找出个借口去做。”

  黄少天杵在原地愣了三秒,猛地冲术士的背影叫开了。

  “我操!队长你那么秀信不信明天你的屋子就会烧起来!”

  “是吗?我拭目以待。”


  星空与海洋之间,大概隔着世间最远的距离。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碍。

  毕竟,它们总会在目光的尽头与彼此相逢。


-终-

———————————————————————————————

啊……隐退前最后摸完一篇,因为很短就干脆写完了……其实是前阵子突如其来的日狗的灵感【喂!】,本来计划着同系列小短篇边复习游戏边有空就摸一点完善故事,结果手残被禁电脑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可能……就没有后续了……大家一定记得对自己的手好一点,经常码字打游戏也要记得活动关节……【泪流满面】

会回来的,说好的坑会填啦,可能哪天就拍几张手稿上来2333(你的字就算了吧)希望有机会能把这个小故事的前因后果写完整,很想好好写写自己心目中病病的喻王喻~【你走】

那么民那桑,我们休息一阵再见~ヽ(;▽;)ノ


评论(8)
热度(17)
©妖客 | Powered by LOFTER